• “走蚀?”

    他忍不住将这个陌生的词语又重复了一遍。

    老头没理会他,在桌下的书堆扒拉了好一会儿,最后钻柜子底下才翻出一本书。

    好一本让人肃然起敬的旧书,就连翻页时飘起的灰尘都仿佛带着光绪年间的标印。

    老头手指抹抹嘴角,小心翼翼地翻过两页,眯着眼睛研究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舒出一大口气,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错,你看到的那个,和老年头里发生的那些事一个样,是走蚀没错。”

  • 突然想起来这篇东西上次就已经写完了,但是一直忘记放出来

    老实说写到后面,就和前面的味道不太一样了,想找回最初的感觉已是不能

    交出这么一篇自己都不甚满意的东西来,真是……抱歉得紧啊

    要看第一篇的大力点

    要看第二篇的大力点

    要看第三篇的大力点

    以下开始是结尾的第四篇

     

  • 这故事来源自penpen和我不知所谓的养宠经历。
    penpen说,她养的鸟和乌龟统统都淹死了,而我则同病相怜的告诉她,我家的鸟上吊死了……

    另外,虽然下面的tag分类是童话,而故事从标题到走向好像是灵异鬼故事,但我向大家保证,它的最终出路,按照计划将会是拯救世界的英雄故事!(话说这个宣言连我自己都想吐槽……)

    接下来,请就欣赏新开的坑,完全不靠谱之英雄传说——蘑菇家的落水鬼



    0、    蘑菇和神棍
    首先我们先交代一些事情。
    蘑菇是本故事的第一主角,至少,在活着的那票人物里面,他是第一主角。
    十六岁,性格不大靠谱,随随又便便,正适合这个不靠谱、随随又便便,坑在哪里都不奇怪的故事的整体氛围。
    神棍,同样十六岁,性格与其说不靠谱,不如说是不着调。具体哪里不着调,看他的绰号就能知道一二。

  • 今天整理抽屉,居然给我找出了古早写的片段,当时的反应是“我靠!原来我还写过这种调调的东西啊”

    录入,以做纪念

    写这段肯定是看古龙看得最high的时候

    不过当年这东西到底是想写啥的?完全忘记了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领好了毕业证书,一路上,就有许多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同学跟蒂娜打着招呼,邀她一起结伴去狂欢庆祝,蒂娜全都嘻嘻笑,一个一个推托掉。

    卢卡斯果然在校门外转角处等着她,正歪着头,安静地看着校门那边进出的人群。蒂娜偷偷绕到车后面,突然弹簧松手一样跳到驾驶座边。

    Surprise!!

    卢卡斯转过头,蒂娜就顺势低头亲了一下,再抬起头来,阳光落在短发上,一脸肆意笑容,青春又张狂。
  • 上次说到牛奶人的敌人们,其中有方便面狂徒,然后突然想起当年我还真写过那啥的无聊文

    翻出来一看…………疯狂抓头|||||我学生时代都在想些什么啊???

     

    方便面终结者vs柠檬侦探


    三月下旬,柳色增浓,长条垂地,花气袭人,芬芳无比,别处樱花已过盛期,此间正在盛开。(开头抄自《源氏物语》)

    然而此处气氛却与春色不合,盖因此间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恰巧案发时鼎鼎大名的柠檬侦探也在此地度假,自然成了破案的不二人选。

    正是时,案子正发展到巅峰时刻,侦探本人站在场子中央,眉飞色舞地挠着他那头标志性的鸟窝头。
  • 现在让我们调转枪头,转而介绍一下来到卢里塔尼亚的龙面前的两位来访者。

    就一句话。

    姑娘是魔女,猫是魔女的猫。

    很多人认为,魔女就是长着长弯钩鼻脸上留着痦子的老太婆,她们手如棘爪笑声如枭,脚趾头是方形的,吐口水是蓝色的,逮着小孩子就下锅,月圆夜还喜欢脱光了衣服围着火篝跳降灵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