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方面而言……也都算一种记录吧……

    e在继续玩天龙八部,而我在wow……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我是在wow中……

    ELENA  17:01:29
    我玩了个逍遥
    一星期到75

     leftdio 17:01:48
    ………………

    你可以

    leftdio 17:03:30
    wow29 级了!

    ELENA  17:04:11
    ……

    leftdio 17:05:21
    我们都使对方惊讶了,对吧

    ELENA  17:05:59
    是啊,好厉害啊

  • 在广大同志们的关怀下,我终于艰难地爬到了20级!

    终于可以骑着科多兽奔跑了!

    当我骑上科多兽,奔驰在贫瘠之地的时候,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的心情是这样的欢乐

    又是这样的得意非凡

    要知道,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是几天之内就能轻易达到的等级,但对于我这个迷路狂外加晕3d的人来说,能走到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广大同志纷纷表示祝贺

    堂主发来贺电:照这个速度你有望在国服艾泽拉斯大陆被毁之前学会飞行

    而郭郭则提出更高要求,希望我在毁灭之前到顶级

    leftdio:……恩,那个……我尽量吧
    郭郭: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leftdio:因为我觉得我不太靠谱
    郭郭:嗯,我也觉得不靠谱

    那你还要求我……

    阿周则非常难得的米有打击我,爽快地给了我一个大拇指

    这么好说话的阿周简直跟假的一样!

  • 对于关心着我山口山进展的诸位同事们,我觉得非常的……有愧
    大家晃过来时,时不时就会突然想起这茬,关切地问上一问“对啦,你的猎人多少级啦?”
    这种时候我只能用一种非常蛋定的语气回答,“哦……十六了。”
    然后问话的人就会转过头,看着我旁边另一位比我更晚开始玩的哥们的屏幕,只见屏幕上一个快五十级的骑士在欢快地打战场……

  • 申请失踪 - [游戏闲扯]

    2010-07-25

    新入手NDSI,所以这段时间诸君就不要指望我有多勤快了(不过本来就已经够失踪人口)

    顺带谢谢亲爱的顾小妞,她的出手帮助让我达到了“只负责出钱”的地步,其他的从挑到买再到烧录啥啥的,都由她包圆了(至于她是不是又转手扔给了其他劳力去负责,这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兴致勃勃又下了一堆游戏

    结果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玩的最多的,不是太鼓不是牧场不是火纹不是雷顿教授不是逆转不是大航海,而是…………数独…………md,这玩意儿怎 么这么上瘾啊!!

    再这么下去我做梦都可以做到九连格了啦

  • 这几天都么更新博,因为被e拖着一块儿掉天龙八部坑里去了

    1、选门派可有讲究啦

    e在群里说了句,“谁做一下牺牲,去峨嵋,负责加血”

    我听了没敢吭声,别的牺牲倒也罢了,但要叫我负责加血……这真是组织上放心我也不放心

    后来说需要肉盾,这我行,问清楚投师少林不需要做秃瓢,于是快快乐乐地选择了少林(只是每次被陌生的队友提醒“和尚,你快没蓝了”的时候,都反应不过来那是在跟我说)

    后来发现,选少林真是太赞了,现在我都是游戏窗口一开,旁边并列再开一个word窗口,开始看小说,这几天一口气看掉了n本电子小说。我如此向e推荐的时候,她很郁闷地驳回了:“谢谢,少林皮厚,我天山的,不一直看着操作的话就死了。”

  • 现在已经明显开始不是游戏流程记录,而开始豁边到小说了,于是我在犹豫接下去到底怎么着,是迷途返归,还是干脆一路这么豁下去算了……

    不过有一个好处,为了查资料,我补充了n多的三国知识,简直有点本末倒置地high起来了

    我好像专干这种遗忘初衷的事?


    继刘太守之后,现在轮到张太守到了生死危亡的关头。

    原本,胖嘟嘟、有着和气生财仿佛大掌柜般相貌的张鲁屡次派兵骚扰上庸,只不过是因为他的军师给他出主意说,要在乱世立身,需得摆出强硬的姿态,然后又因为左右相邻的三座城有两座各有城关相守,难以攻克,而上庸又看起来兵力空虚,大将们都杀去了襄阳,三选一,抽中了上庸。

    基本上,张鲁抽中了一支下下签。


  • 说是趁火打劫也好,善用时机也罢,反正对于刘表来说,这日子绝对大凶。南方的不要脸假装仁义刘派来自己的结义兄弟张飞、关羽,他正应付地吃力呢,又惊闻中庐港失守,三万陆家大军浩浩荡荡开来捡一个称心的皮夹子,成武侯先生泪流满面。

    可惜的是,刘备善哭,刘表哭却没屁用。勉强拨出四千余残兵败将,迎敌于城外,城内仅剩下老弱病残孕怀抱幼儿妇女,不足五千矣,其余所有兵力,全部被桃园三结义那三分之二牵制在老远的地方。刘表除了收拾细软安排家眷,无一计可施。

    次月,襄阳城破,满城将士悉为俘虏,而陆家大军损伤,不过千余人。

    这个便宜占得太开心了。



  • 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当我们这个游戏、我是说当我们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正是处于如此一个纷争四起、军阀混战的年代。

    游戏、我是说故事,开始的时间是公元251年。当然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并不这么计数他们的年月,因为要东方人认识耶稣先生,还得花上三、四百年的时间,得再等好几个朝代更替。况且就算到了那时,我们的祖先还是会用当朝天子定的年号来记时间。

    扯远了。

    末期的汉不是一个想过安稳日子的人会选择穿越的时代,他们该选盛唐(或者清,姑娘们尤爱),但有志于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计划着逐鹿中原的野心家倒是可以前仆后继往开来而不往非礼也。

    又扯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