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了一下,这个接龙快接了四年了……居然有快结尾的一天,真是意外

    本章执笔:leftdio 

    第二十二章(上) 

    库索捧着睡衣走进餐车,XR先生立刻眦着眼睛瞥他。

    “朋•友,我真的没有想到您还好这口,”他说。“大白天的带着女士的贴身衣物满火车显摆。”

    库索发现自己已经想起来了,那张IS09002国际认证诅咒大师的名片就搁在橱斗底下,但在跟亲王•马联系上之前,他仍然得在XR先生面前选择恭卑的态 度,“您真是贵人多忘事,这可不是我炫耀自己奇妙爱好的道具。瞧瞧这直立行走智慧恐龙的刺绣图,昨晚上那位神秘女郎就是穿着它招摇过市。”

    XR富有经验的转移了话题:“那么,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 无责任演员表

    人头马XR一世:X·R
    白鸟夫人:姐姐
    巴尔•冯•阿瑟斯坦:阿瑟
    亚列克斯•KOKO介伦:KOKORO
    弗雷尼希特:弗雷
    ki里安•敏兹:KIRI

    第二章 帝国的落日余晖

    行星奥丁的西半球现在正被柔软的黑夜笼罩着。在这天晚上,群臣都齐聚于皇宫的“黑珍珠室”中,为艾雷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举行帝国元帅杖的授杖仪式。一听到号角吹着《我有一头小毛驴》的乐声响起,大家马上站正了身体,聆听司仪直着喉咙大声嚷嚷:

    “支配全人类、全宇宙的统治者,绝对不可靠近的银河帝国皇帝人头马X R一世陛下驾到!”
  • 版权声明,自由小剧场框架全部来自其他小说,自由英雄传说的框架属于田中芳树先生,角色和扑棱属于我和我的朋友。

    无责任演员表

    艾蕾娜——艾雷哈特•罗严克拉姆伯爵
    莱蒂奥——齐格飞·迪奥菲艾斯
    莱克斯——莱克海特少将
    雷蒙——羊•雷蒙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宇宙深处,有一个名为“卢克•天行者”的年轻人……

    cut,重来。

    很久很久以后,那时人们已经遗忘了名为地球的母星,他们穿越宇宙,在辽阔的星际之间播撒着生命的种子。不过,不论科技多么发达,国家的存在总是不会改变,因此,现在的政治格局就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和我一样清楚!下面迅速跑正题。

    [最后一次警告,银河英雄传说的簇拥者三思,下面开始将大肆破坏原著剧情和人物形象]
  • 执笔者:leftdio 

    第二十一章 旅客的行李

    库索说了不少的客气话——或者你管那叫谄媚也成,他告诉艾蕾娜太太,他这就唤阿瑟把咖啡送来。艾蕾娜太太瞥了他一眼,坚持咖啡的品位问题。

    “我可从来不碰那种便宜货。”

    “当然,我们很荣幸送上XR先生个人珍藏的考比·努瓦克咖啡。”

    艾蕾娜太太以她专业的眼光鉴定出这个考比·努瓦克咖啡的价值为每磅300美金,表示满意地点了点头。库索在两个朋友的陪同下,离开艾蕾娜太太新换的寝宫。

    “您瞧瞧,我们一开头就扑个空。”XR先生的口气中带着一股子难以言明的火药味,库索深知此时不要搭上这个话头比较好,但是XR先生接着就指名道姓了,“现在,我的朋友,下一个要查谁的?”

    库索不得不勉强回答:“不如沿过道一个包房挨一个包房查,也就是说从十六号──从三分钟奥特曼先生开始。”

  • 执笔者:leftdio 

    第二十章 证词摘要

    现在,包厢里重新空了下来,也就是说重新恢复到只有X·R先生、库索、凯伊大夫和车长的状况下。库索真不知道刚才三个列车员是怎么有能耐把脚踏入这个斗室之地的。

    X·R先生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手指在空中划过的痕迹很像灭绝了恐龙的那颗彗星轨迹。“这可真叫奇妙,对吧,朋友。那位小姐提到了一个不存在于我员工名单 上的工作人员,你觉得这世界上还有光干活不求薪水的峰·雷么?显然是没有的。也许这提醒了我,以后招工该招些长得像盘子的老实人,哪怕像碎盘子也成,这样 再发生些什么不幸的事情的话,也方便找人证。”

    “说得好,你的决定很有创意,要找的那种长相也很有创意。”库索悲哀地发现,自己在生存的压力下已经养成了时刻准备恭维X·R先生的习惯,更悲哀的是,X·R先生对他的恭维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现在,你能够跟我说说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库索瞬间大汗淋漓,看上去很像考试铃打响时还有一半题目空着的可怜考生。

    “先、先生,您得知道,这案子错综复杂,人员纠葛密集,进展异乎寻常。”

    “您瞧,大家彼此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体面人,为何不痛快点说这案子毫无进展,原封未动呢?”X·R先生不愧是道上混的董事长,一针见血直指事物本质。
  • 本章执笔:总管

    第十九章 德国女佣人

    玛西小姐所赐的一身的冷汗还没有落净,库索猛地感觉脖子后面又一阵发冷,回过头去果然不出预料地看到X·R·鲍克先生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朋·友,刚刚你的态度转变实在叫人摸不透,你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我不太明白你所指为何……”

    “我说,我很了解你,我·的·老·朋·友,所以,你肯这么快就让这位美丽动人的小姐离开,实在是让人感到很困惑。通常,就算这位小姐身上没有任何嫌疑,不 和她攀谈够3个小时你也不会放人的,更何况就我和凯伊大夫这样的刑侦外行也能看出,这位小姐所能提供的情况远不止这么点儿……”

    说到这里,鲍克先生低头看了看车厢上的挂钟。

    “而从毛利、唔……是玛西小姐走进这车厢还不到20分钟,你就打发她离开,这绝对,绝对不符合常理。”

    “这个……让我解释……要知道,这区区20分钟就让我知道了这是位自制力很强的女士,我这么做只是想冲击一下她的镇静。成功了吗?还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她准没想到我办案会用这种方法。”

    “如此说来,你是怀疑她的?”X·R先生依旧用那种慢吞吞的语气说。“肯怀疑像她那样年轻迷人的小姐,看来我要考虑一下收回刚刚所说的关于我很了解你的那段话。”

    “这我同意。”凯伊大夫说。看到库索不爽的挑起眉头,又接着补充,“我是说我的观点是——这个玛西小姐非常冷静沉着。一点也不动感情。有事,她不会去杀人,宁肯上法庭解决。”

    库索叹了一口气。
  • 执笔者:leftdio

    第十八章 德贝汉小姐

      玛西·德贝汉小姐的玉足还没踏进餐车,库索就已早早候在门口,要不是X·R先生在椅子上又咳嗽又喷气的,恐怕侦探会溯游从之,从到包车厢。就算这样,他的殷勤也够全套的,鞠躬、自我介绍、引路、拉开座椅、再度鞠躬,就差没嘴里叼根玫瑰跪下弹个小夜曲了。

    平心而论,玛西小姐完全当得起库索的殷勤。她穿一件金色的及膝外套,脖颈处打着蓝丝镶边的白色领巾,白色蕾丝边的手套精致优雅,短俏利落的金发披散脸颊两 侧,柔顺如丝。她的出现使得室内所有的男性都站了起来,包括只对铁锤柄感兴趣的凯伊大夫和咳得仿佛肺结核末期的X·R先生。

        她在库索和X·R先生的对面坐下,目光漫不经心地在室内飘移。

        “咳咳,您的姓名可是玛西·米德加·德贝汉?”库索试图让小姐的注意力只放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