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不出有何奇怪,殿下您挚爱这些美丽的花卉,而我同样钟情于有着柔曼的容貌、会说话的花儿,这些纯属于私人的爱好,没有其他魔神说三道四的余地。”

        “可是……我听到其他魔神都说有这么平凡的爱好一点也不像魔王的继承者。”

        “哎呀,殿下!您会说出这话来就说明您还没有掌握我族最核心的实质。我族个个狂妄桀骜不驯,惟有力量与荣耀受到无比的崇敬,而立于力量与荣耀最顶峰的就是 王座上的那个魔神,也就是未来的您。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族宣誓效忠的永远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像不像这种说法,陛下该是什么形象,只有您自己才 能决定,如果有魔神胆敢质疑这一点的话,我想我君的力量会好好匡正他错误的观点的。”
  • 弥诺斯念诵着咒语,原本分托双手的咒语球在空中快速旋转相互撞击,在青色的火花中咒语球分裂出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迅速的增多,在我觉得大事不妙 的时候它们已经分布在房间四周,叠加起来的效果好得过分,现在只是站着也觉得非常吃力了,想脚底抹油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不禁后悔起刚才的决定来,一时冲动想要修补这对父子间的裂缝,但现在弥诺斯的反应让我明白,自己实在不擅长说服人,更何况这道裂缝是用六十年的时间造成的。一般故事中主人公几句话就能消除仇恨……事实上哪里有那么好糊弄啊?
  • 第七章 因父之血、因子之名


        犹如被鬼附身了一样,我叫出了他的名字,就好像理所当然我应该知道他的名字。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迷惑,接着又感到恐惧。

        弗特拉很意外:“弥诺斯是谁?你记错了吧,老大的名字是索尼穆。”

        我在心底发出了苦笑,Sonim,Minos,不过是将字母反过来使用的一种方法。虽然不清楚为何自己能叫出这个名字,但可以感觉到淡淡的魔力波动,这个名字是受到某种力量保护的,就像所有的高阶魔族的名字一样。

  •     在知道自己要进高塔后,比起刚才的赞叹来,我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塔里有电梯吗?……算了,当我没问吧。”

        弗特拉困惑的表情说明设计员并未在这个世界中添加这项伟大的发明,或许设计员认为在一步一步接近高空的过程中能培养对神明的敬畏,但我敢肯定自己心中滋长的那股感情不叫“虔诚”而叫做“牢骚”。

        越靠近雷之塔,我的心情就越紧张,毕竟这里是反魔族者的聚集处,我顶着某个恶名昭著的家伙的身份来到此地,如果被人发现的话,就会和被狼群包围的小羊一样 遭到围攻……虽然以实力等级而言,谁是狼谁是羊还不一定。我浑身好像绷紧了的弦一样,现在施展咒语“芸芸众生”大概是来不及了,我所能做的就是将所有防护 结界全部展开。
  • 对面的人保持沉默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忘了他的存在,盯着桌面的纹理惦记着分手的同伴现在怎么样了,当他再次开口的时候,我甚至想:这个人什么时候坐过来的?

        “弗特拉又唱‘幻影七英雄’的歌了吧?”

        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想来弗特拉吟唱“幻影七英雄”相当有名,但我不明白沙伊努提这个问题做什么,所以只沉默地点了点头。
  • 存稿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10-03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第六章 雪岩和迷宫的伯里

        两旁路边的风景飞速后退,马车奔驰在大道上,赶车人的声音穿透寒风传到车厢中。

        “已经可以看见目的地了。”

        搭乘的乘客探出脑袋,纯白色的城墙出现在颠簸的视线中,那并不是口中呼出的热气造成的错觉。雪岩城堡、无冕之王居、金麦城、迷宫之都,这些从各个侧面描绘着这个城镇的称呼,汇总起来便组成了“伯里”二字。
  • 黑龙听完了小独角兽的讲述,陷入了片刻的沉思之中。由于龙的时间观和一般智慧生命体的时间观有着极大的差异,所以在他“片刻”的沉思时间中,我们几个在草 原上铺上了野餐毯,把准备好的午餐一一摆在上面,开始享受美食,慢条斯理地吃好午饭,还有工夫小睡了一会儿,直到被黑龙咆哮般的说话声吵醒。

        “独角兽族的小孩,你很幸运地向我询问此事,我正好对这件事情略知一二。”黑龙很骄傲地挺起胸,扇动着双翼,直到我们提出愤怒的抗议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