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最后完成的委托


        游戏进入风之月的第一天,法师和我赶回了罗塞尔城,将剩下的书送到该城的明荃神殿后,运送书籍任务便圆满完成了。队伍四人会合,拿到剩下的委托金意欲去好好狂欢一下。

        唔……关于“圆满完成”的评定结果,这里需要稍微解释一下。

        失窃的《第四纪元传说》虽然被我毁了,但在男爵城堡的书房里我们发现了一本和它名字差不多的《第四纪元古传说》,这本书就被冒充成失窃的书籍,混杂在托运的书中,同时书目单也作了相应的手脚。

  •     男爵夫人轻轻靠在爱人的身边——有着乳白色柔软长发的贵妇人和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庞大怪异生物,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这对组合没原先感觉的那么诡异了。夫妻俩人平静地凝视彼此,长久以来的默契平淡着两人的对话。

        “下一辈子,换我守护你六十年。”

        “我希望你算上利息,要有两个六十年才好。”男爵的声音温柔之极,仿佛能触及心灵最深处。
  • 第四章 六十年守护的落幕


        妻子回到人世的代价是女儿一生的幸福,可怜的男爵刚刚从绝望漩涡中艰难地游上来,却立刻掉进了另一个名为“自责”的大坑。内疚的泥石砸得他满头满脸,以致 他一看到利雅的物件就会勾起回忆大受刺激,佣人们只好处理掉所有和利雅有关的东西,送的送,卖的卖,惟一还留在城堡内的就是那幅全家福画像,并且从此三缄 其口,再不提起男爵小姐的事情。就好像捧着易碎的瓷器一样,周围的人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城堡的主人。
  • 单纯服从命令的骷髅兵不会停下脚步来思考背后可能所隐藏的阴谋,只一门心思地向前冲锋。它们手里拿着各色各样的武器,有条件的手持厚背九环鬼头刀,次一级的就提着后山砍柴钝斧,最穷的也拎着一根同伴失落的大腿骨。

        看到自己原先的手下倒戈,男爵圆圆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话说回来,就算有细微的表情变化,也因为脂肪堆积太多,根本无法分辨。一层一层折叠起来的下巴这个 时候飞快地动了起来,流利的咒语难以想象地从他的嘴中流泻而出,让我们目瞪口呆之余只能感叹“剑与魔法的世界果然不一样,连猪都会魔法”。
  • 第三章 邪神降临


        在专门记录神器的宝典《幻一录》的记载中,荆棘之冠是诸多神器之中,少数既非出自创造神之手,也不是出自神佑创师[注一]的作品。它来自深渊,浸染着止息 的君王沉重的祝福,在生命女神照抚之下的生灵无法承受它的气息,也无法用双眼确定它的存在,只有冥法王的信徒才能感觉到它的脉动,感受到它的威严,并且, 在它的拥有者面前无一例外地表示顺从。

        系统在我耳边念叨着背景资料,我这才明白过来,对面的白骨先生们嘴里说的是荆棘之冠而不是什么经济直观。
  • 史上最强剃须刀在冒险者人群中掀起了红色的浪潮,偶尔因为种族的缘故还会看到粉红色、绿色或者金色的血液,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在冒险公会册子上以战士等级十二、弓箭手等级十五这种高阶冒险者身份登记在案的冒险者们,就这样纷纷化为高额的经验值,结束了丰富多彩的一生。

    值得庆幸一下的是,这些敌手中,没有一个职业是法师,大多是格斗系职业,而擅长近身战的又在其中占了绝大多数。我这打起来真叫轻松,脑子也不用动,拿着剑 来个“疯狂大回旋”,就可以搞定两、三个;接着再以手握镰刀割小麦的架势扫荡一番,又砍倒一批;然后又换独孤九剑方式,来一通“破剑式”、“破箭式”、或 者“破剪式”什么的乱七八糟。这个时候攻击力、防御力的差别就出来了吧?就算我动作再难看,随便砍人一下,他的血槽就空了,他的招式再优美,砍我砍到累 死,也不过伤我十点血。
  • 第二章 追逐


    “糟糕!没想到这么快……”奇拉薇雅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低声咒骂着,风一样冲出门。等我跟出去的时候,法师已经从门外卫兵口中得到了她所需要的信息。她转过身,飞快地说:“肥猪已经在五分钟前接见铃鹿了,现在马上去普通接见室!”

    我对她的说法表示异议:“好歹你现在也在人家的家里,起码给这里的主人一点面子,‘肥猪’这种称呼,放在心里叫叫就可以了。”
  • 这倒提醒我了,以后得小心别人用胡椒粉之类的东西来打扰我施展咒语,如果咒语也能用快捷键什么的就好了。嘿嘿!ctrl+c,施展特别版风盾,ctrl+v,使用恒暝之纱,快捷方便,无需担心被人中途打扰!

        好不容易满天乱飞的灰尘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脚底下,我定睛往帷幕后看去,在我预计发现暗门、保险箱之类的保密物品的地方,只看到了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