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难以置信的家族画像


        整片主大陆被纳入黑夜的统治已有近六个小时,与夜幕一起降临的还有倾盆而下的大雨,临近午夜时分,更是闪电加上雷鸣,要多热闹有多热闹。有着悠久历史的红 兀鹰城堡走廊中,固定在墙壁上的火把散放着昏暗摇曳的火光,一个黑色的影子被拉长投影在灰色的墙壁上,这时一道闪电打下,黑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唔,不必惊慌,在犹如古老恐怖故事发生背景的城堡中,行踪诡异的黑影其实是我。
  • 第八章  塞兰弭尔奇特的追随者


        法师发觉到矮人的存在,挥手间消去了密语回廊。煎饼的香味仍然飘散在空气之中,但一时间我对面前的这位吟游诗人的兴趣盖过了手中的早饭,仔细打量着对方。

        主大陆上矮人族的数量并不多,除了主要聚居地吉尔多山脉和淘金山脉的三千族人,还有大约一千三百左右的矮人散居在外,人口数量与人族、半兽人族相比,显然是一个不足一提的小种族。不过在这种剑与魔法的世界中,单纯数量上的多少并不能决定一个种族的强弱。

        山的子民自有其生存之道,传说创造之神以岩石创造了矮人的身躯,同时也赋予了他们硬磐般坚强的性格,面对侵略的敌人会沉默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以自己的生命保卫着他们所热爱的家园,任何胆敢染指矮人领地的人都会付出超出他承受能力的代价。
  • 一、五大岛屿:
    五大岛屿分别是斯格瓦希岛,龙岛,阿特雷特岛,卡尔梅克岛和马吉克岛,因为各自的原因而被人所知:斯格瓦希岛是都泽玫瑰姐妹会的总部据点;龙岛是属于五爪 龙的圣地;阿特雷特岛是亚斯特尼亚帝国时期世袭太守阿特雷特家族的封地;卡尔梅克岛位于世界尽头,居住着在第四纪元的“水瓶战争”中失败而被流放的莫里塞 族;而马吉克岛则因为三个顶尖大魔法师——比希斯、贝洛纳、帕尔玛•玛格达鲁都曾经居住于此而赫赫有名,传说在岛上留有这三位大魔法师毕生的研究精华和珍 贵的魔法道具,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找到这个岛屿的确切位置。
  • 第七章 红兀鹰堡激烈的早晨


    阳光还没有斜射入窗户,我已经醒了。

    其实我根本不想这么早就睁眼的,不过当有一个起码十公斤重的弹簧兽在你胸口上跳下窜跳着哥萨克舞的时候,我想不管谁都会痛苦地醒转过来的。

    把叽叽喳喳不知道叫着什么的弹簧兽拎到一边,我从床上爬起来,弹簧兽仍旧绕着我跳着叫着献着殷勤,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用,法师召唤它向来只用来弄醒我。半眯着眼晃晃悠悠走出了房间,隔壁屋里法师的床铺是空的,大概醒了之后就不知道晃到哪里去了。
  • 第六章 龙领幻月


    与其说风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还不如说我从风的耳边呼啸而过。我在空中睁大眼睛,将广阔的景色尽收眼底,在我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瑞汶河曲折蜿蜒,消失在向量苔藓原的尽头。

    稍微调整一下视线,高速移动的幻兽以及坐在幻兽身上的人鱼法师落入我的眼中,她正低头看着高阶祭司给我们的方向仪,当她抬头望向天空中飞行的我的时候,我 冲她比了几个损人的手势——我们自己创造的简单的手语。奇拉薇雅皱起了鼻子,飞快地回敬了一个更损的手语,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立刻被远远的甩在了 身后。
  • 第五章 两位贵妇人


    古希腊神话中,黎明女神厄俄斯爱上了凡间最美的男子提托诺斯,她祈求宙斯赐予他永远的生命,宙斯满足了女神的祈求。之后似乎一切顺利,但到后来厄俄斯才领 悟到提托诺斯虽然可以永生,但仍然会进入古稀之年。提托诺斯因为活的太久而老得皱缩成一团,像一个只会发出啾啾声的小动物,如同看不见听不到的大虾米一 般,只能坐在那里结结巴巴地自言自语,最后被关在俄厄斯女神金色宫殿偏远不为人知的房间里。

    这是一个伤感的神话不是吗?我会在此时提起它来,并不是想探讨一下爱情与时间的关系,也不是想提醒你愿望要提得滴水不漏,更不想感慨一下“永恒”这个难以 想象的概念,我只是想让没有和我一起看到眼前这一幕的人有点感性认识,以便让大家在脑海中初步勾勒出梅奇夫人的肖像来。
  • 第四章 仿冒与盗贼


    当悬挂天际的日头开始被远方的群山遮蔽住一小块时,我走出了小小的酒馆,猫儿很有技巧地蜷成一团趴在我的肩头,伊卡露的香味阵阵飘来。这时整片天空好像快要燃烧起来一样,布满火烧云,我站在酒馆门口忘记了迈步,傻傻地仰头凝视。

    除了自然之神外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使用这么大气的画笔,将灼目的红色一层一层极尽渲染。不知不觉中我迈开步子追逐起天边的一朵云来,因为觉得它的形状像松软的面包,还是夹心的那种。

    “跑这么快干嘛?投胎啊?”
  • 第三章 临时加插的委托•非常危险


    我知道,有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力而转移的,当你希望事情这么发展的时候,事情却偏偏那么发展,这个就叫做“现实”。这个我能够了解……但是完全不能接受!

    “我们到底发了什么神经要把‘这个’带走?!!”在忍耐了一段路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扭头看着奇拉薇雅,希望她能给我一个答案,一个能让我心平气和地接受的答案。

    “你要是能在毛毛面前保持这个表情重复这个问题,我相信她会给你回答。”奇拉薇雅真是一个武林高手,四两拨千斤的功夫使得炉火纯青,轻轻巧巧就把我的怒气转向了一个最安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