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美酒之都


    五天之后,天空中的月亮由七轮上升为八轮,这意味着游戏时间七月与八月的更替。不过,照伊露莉所说,是美酒之月和休闲之月的交替,在听到这样的说法后,我只能保持沉默,然后偷偷跑去问丽普斯要了一份月份对照表。

    一月是冰之月,接着是雾之月、春之月、净月、花之月、牧歌月……算了,实在没兴趣记。很麻烦的叫法,除了不以数字来区分月份,每月还有相应的神明对应,疯 狂挖掘设定的人应该会很有兴趣,反正我是不可能记住的,以后还是每天晚上数天上的月亮来确定日子吧。除此之外,和现实中一样,也是有三百六十五天, 12个月,每月30天,多余的5天就算是休假,放在新年中。

    我是这么理解的:夏天到了,天气实在是很热啊,热的不想干活,只想坐在树阴底下来一杯美酒;然后更热了,热得连酒都不想喝了,只能躺在那里喘气,所以就叫做美酒之月和休闲之月。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不认识那个游戏设定人,不敢妄下定论。
  • 第一章 大麦茶的芳香


    温度恰到好处的水温柔的包围着我,我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头枕在浴池壁边,再次把遮挡视线的眼罩戴正,享受着游戏的真实感。接着,宽敞的浴室中开始回荡我的歌声,音响效果还很不错。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

    “呦!心情不错嘛!”应该只有我一个人的浴室中突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我下意识的蜷缩起身子,结果被呛了一口水,我一边咳嗽,一边翻开眼罩大声向来者抗议。

    “喂!我在洗澡哎!”

    走进来的阿斯蒙迪奥斯一点也不在乎,“那我们就坦诚相见一下吧。”看架势也要进浴池来了。我呻吟一声,飞快拉下眼罩,为了保险起见还抓起一条毛巾,“啪”地盖在脸上,这叫双重保险。

    神啊!我什么也没看见,所以你可别让我生偷针眼呀!
  • 第九章 找错目标的战斗


    怪不得以前家长老说“不要太晚回来,到了晚上外面会很危险”,以前都把这种忠告良言丢在脑后,入了夜依旧在外边不知今宵是何年,现在恶果终于显现出来了,果然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真的好危险啊!

    辛苦的躲避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还好以菲蒙的反应神经来应付眼前的情况没什么大碍。抽空观察了一下,确定了对方的人数。

    半兽人战士、矮人战斧手、战斗僧侣、妖精弓箭手、祭司、法师……

    “近身攻击3人,后方支援3人……哇啊!是4人。”

    差点看漏了一个盗贼,要不是黑暗中突然飞来一打的小刀让我手忙脚乱了一阵,大概还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唔!还真是一支职业齐备的冒险队伍。

    “我跟说你们找错目标了!我不是魔王!”
  • 第八章 王宫旅游团


      因为受了那么多年良好的品德教育,我乖乖付了撞坏天花板的赔偿金,一点也没有利用菲蒙的名字来赖帐的打算。餐馆老板因为收到了数倍于应收数额的钱币,高兴的一直送到我们门口,还不住的喊“欢迎下次光临本店哪怕再打坏天花板也没有关系”。

      出了餐馆,伊露莉和马萨两人走在前面,我和丽普斯差了几步落在后面,以只有我们俩能听到的音量耳语着。

      “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一开始装作NPC?”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失望的样子很好玩呐?”

      “去你的!你在耍我啊?”
  • 第七章 另一种模式的妖魔之都


      返回首都的回程很平静,飞龙飞行在云层上方,我享受着高空清新的空气,云雾化成丝丝缕缕的水汽,让我感觉身心都被洗涤一清。脑海中想起的尽是宫崎骏动 画片中的片断——漂浮在蔚蓝的天空之中被人所遗忘的高科技之城、蓝衣的御风使娜乌西卡、穿过月亮的那个小魔女……虽然和她们一样是御风而行,不过我扮演的 是库夏娜王女那样的恶人角色。

      说起来,“要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反面角色”是我目前研究的课题,纵观库夏娜、八神庵、七伽社、大魔王庞恩、迪奥•布兰度、樱冢星史郎、闻仲、志志 雄真实、夏亚、仙水、幻影旅团的众位等等等等,虽然都是站在主角的对立面上,但是放出的光芒把“正义”方都盖住了,要达到那样的境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呢。
  • 第六章 告别斯特林


    早晨,是万物苏醒的时候,当金色的三足乌鸦照耀大地,光之神祝福自己的人民时,新的一天就开始了……但是可恶啊!不要把我算进去,我是夜族的一员,黑夜才是我活跃的舞台。

    “伊露莉姐姐!菲蒙大人醒了吗?”

    一时间我的“搞不清状况综合症”再度发作,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大声回了一句:“伊露莉不是我们宿舍的!”

    “噢……啊!对不起对不起!”

    惊叫声和着慌乱失措的脚步声一起离开了,我的脑子还处于半睡眠状态,头沉落枕边,一个翻身继续睡,顺便抱住了旁边的面团。

    这一睡起码又过了两个小时,我的美梦不惊自破,但是我依然闭着眼睛,想和以往一样在床上多赖一会儿,天气这么好,床这么舒服,面团这么柔软,我为什么要急着起床呢?
  • 第五章 任性的战争


    七轮圆月慢吞吞地爬上了山头。

    记得我刚进入游戏的时候,曾对着一天空的月亮发呆,然后问全知的宰相大人:“为什么有这么多月亮?”当时的宰相慢条斯理的抬起头,给了我一个很了不得的答案:“因为这里的月份计算是看天上的月亮。”

    那岂不是说,到了年底天上都没什么空位置了?

    随着出发的时间越来越接近,待在营帐中的我心情也越来越激动,手忙脚乱的一遍又一遍检查着要带的东西。武器……菲蒙好像是用剑的,好像是这一把……剑鞘 呢?剑鞘被他放到哪里去了?……什么?没有剑鞘?为什么?不要告诉我什么剑是用来杀人的而剑鞘不能所以根本不需要剑鞘这种古龙式的回答,没错这样的答案很 酷,但是碰到我就行不通,剑是挂在我身上的磕磕碰碰的万一弄伤我怎么办?马萨!五分钟之内给我弄一把合适的剑鞘!盔甲?那种东西不需要的,魔族这种东西可 是比大陆上任何一种生物都更加耐打,皮糙肉厚,就算用小火焖它个三天三夜也休想煮烂,那个……我是在说低阶的魔族啦,我们高阶的可不是皮糙肉厚;回复药? 应该不需要吧,本着助人为乐的宗旨倒是可以帮别人带一些……入夜深了天气转凉,要不要多带一件外套呢?……为了以防万一是不是应该带个walkman去打 发时间,啊对了这个世界没有那种东西……伊露莉做的便当在哪里?来回车票钱要带多少?

    到后来我的思路已经完全偏移了,向着“郊游”全速奔去。
  • 第四章 首战前夜曲

    没有准备一个咒语就上战场的法师和没有看一眼书本就参加考试的学生,可以预料两者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我自认没有天才到临阵发明咒语的地步,所以找了一个远 离驻地,没有人、没有魔的地方,开始复习菲蒙拥有的魔法。明天要上阵了,我很想好好的发挥在王都无法全力发挥的实力,这种心态其实和想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 新玩具的小孩儿没什么区别。

    经过这几天我从马萨特拉那里套出来的情报,我大致知道了一些这个世界魔法力量的知识。主大陆上的低阶的魔法师我们先跳过不去理会,高阶的魔法师是通过与神 明缔结契约来获得施用咒语的资格。也有极少数和我们魔族缔结契约以获得更大更不受拘束的力量,相应要付出的代价则是要看当时那个魔族的心情了,似乎菲蒙就 和人类订过契约。

    不是通过冥想而是和高位面的存在结约使用魔法,这边的魔法体系和正统的设定有所不同。

    至于魔族,则一出生就拥有魔力,不需要契约这种东西也可以使用咒语,另一方面来说,能够和魔族定契约的神明事实上很少,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位,所以有契约 资格的魔族少之又少,然而,这些魔族全都拥有举手投足间就能改变天地的实力,军团长们就是这种可怕的存在。什么?你问我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听魔王陛下的 话?废话,那当然是因为魔王陛下的力量比我们几个加起来还更加更加恐怖,否则在实力决定一切的魔界,怎么会有人听他的?和魔王陛下缔结契约的是一切的源头 ——混沌,所以他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身为七大军团长之一的菲蒙,当然也有契约资格,嗯……好像说倒了,应该是有契约资格,才成为了军团长。总之,能够以宽大的胸怀容忍这个问题一大堆的军团长 并与之定下契约的神明是冥法王,统管一切亡灵的王,在黑暗中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绝望与恐惧的气息。马萨特拉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可以听得出来,连他都不希望看 到他的顶头上司出手,菲蒙那个家伙要么一直袖手旁观,一旦决定动手,造成的后果连冷血的魔族都会不寒而栗。虽然我在看小说漫画的时候不会讨厌这种角色,但 是如果发现自己就是这种人的话,感觉还是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