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鲁民众围攻日本使馆[其实我是想说别的……] - [小说闲扯]

    2007-10-02

    先来一段新闻

    祖籍日本的藤森1938年出生于秘鲁利马,于1990年6月当选为秘鲁总统,1995年和2000年连续两次蝉联。2000年9月,前总统顾问、国家情报局局长蒙特西诺斯收买反对党议员的丑闻被揭露,从而引发全国政治危机。

      两个月后,藤森仓皇逃亡日本,宣布辞职,并申请日本国籍。日本政府于当年12月“高效率”地承认藤森拥有日本国籍,并允许其居留日本。

      而秘鲁政府则对藤森提出了21项指控,其中包括:为铲除异己,1991年授权制造了首都利马巴里奥斯·阿尔托斯区大屠杀事件,造成15人死亡;为拉拢反对党议员而向其行贿;非法挪用上千万美元公款以中饱私囊等等。

      秘鲁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将藤森引渡回国受审。日本对此坚决拒绝,理由是日本与秘鲁之间没有缔结罪犯引渡条约,并且藤森拥有日本国籍,而日本不会将本国公民引渡给外国。

    今年11月6日,在流亡日本5年后,藤森突发奇想,飞赴智利,幻想重返秘鲁,参加总统竞选。但是在他抵达智利后,随即被智利当局逮捕。67岁的藤森总统梦成泡影,牢狱之灾近在咫尺。

    以下摘自《克里奥佩特拉的葬送》by 田中芳树

    帕鲁玛共和国在南美洲,无论以国土面积、人口、经济实力、军事力量而言都只算是中等规模以下的国家,属西班牙语系,从明治时代以来就有很多日本移民。

    何塞·森田现年六十岁,从五岁起由双亲带着移居帕鲁玛共和国。他通过刻苦学习成为医师,经营着在该国内一代之中屈指可数的大医院,可谓卓越人物了。但是因他对参政的兴趣更超过从事医学事业,后被选为国会议员,先经出任内务大臣,终于在知天命之年就任了帕鲁玛的总统,更是风光无限。

    因为他是从日本移民过去成为的总统,日本政府总是十分慷慨地向帕鲁玛提供援助金,而森田总统都将这些四处“运动”以加固其政权基础。帕鲁玛的总统任期为四年一届,不允许连选连任。然而森田强行改变了宪法,通过用军队和警察镇压反对派的武力手段再次当选。

    最近森田愈加嚣张,以日本提供的援助金为名义中饱私囊,将反对派的首脑人物以叛逆罪逮捕并在狱中暗杀,把发表批判新闻的记者全部投入牢狱,接着甚至再次改变宪法打算第三次连选连任,帕鲁玛国民的不满终于爆发,引起了暴动。军队向示威人群开枪、杀害了二十名无武装的市民,导致国际舆论对森田予以激烈的抨击。


    原本森田在出马竞选总统时就有人提出疑惑:“他是不是实际持有日本国籍,却隐而不发参选帕鲁玛总统?”。森田对此表示否定,声称自己是日裔帕鲁玛人,不具有日本国籍,帕鲁玛国民相信了他而选举他为总统。

    然而,在乘坐豪华专机经由墨西哥进入日本时,森田突然声称自己具有日本国籍,从出生至今始终是日本人,就此稳居日本雷打不动。隐瞒具有日本国籍的事实骗取帕鲁玛国民的信任,明明白白是欺诈行为。帕鲁玛新政府已经认定森田的当选无效,以虐杀反对分子和贪污公款的罪名要求向日本政府引渡其回国。日本政府拒绝了此要求,允许了森田在日本的滞留。

    在森田总统自我标榜的九年内,日本政府合计向帕鲁玛政府提供了八十亿美元的巨额援助金。这其中的六十五亿似乎的的确确投资于大坝、道路、学校、医院等的建设之中,然而其余的十五亿美元中,四亿两千万由帕鲁玛国内森田的党羽和子弟瓜分;三亿三千万用于笼络日本的政治家和官僚;最后的七亿五千万美元则入了森田的私囊——平均年收入超过一亿八千万美元,让人眼红得不得了的高收入。

    ————————我是快乐的分割线——————

    很有趣,不是么?

    好吧,不管怎么说

    田中居然敢写,而这出版社居然敢出版,审核居然能通过

    最后一点才是我真正惊讶的东西

    反正我是没有指望在这便能看到类似的情况发生,除非你不在这片红土上

    p.s:跟大黄说的时候,他说藤森这件事很有名的。好吧,我承认今天才意外翻到了这则新闻,反正我就是和外界脱节。

    话又说回来,在作品中影射现实感觉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可是影射其他作品就是kuso,真是天地两重待遇。

    p.s又p.s:前天偶然上了酵母的blog,他通嘴都是“kuso、深邃、哈皮”,害我对这几个词的印象分大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