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伪童话]魔女和魔女的故事(4) - [原创小说]

    2007-10-12


    魔女和魔女的饮食[真]


    魔女不是凡人,她不会生病,不会死亡,所以即使她的双唇不沾任何人类的食物,也能长久地活下去。但是魔女的五脏六腑并不比凡人少上一两个,所以当腹中空空,饥饿的感觉仍然存在,因此如非必要,魔女不会去测试自己的忍耐力。

    魔女的饮食供应基本上自给自足,远方的来客送上精美的食物,最终有口福的还是村里的孩子。她的饮食很简单,由于她的身份特殊,可供选择的食材十分有限。

    魔女不沾荤腥,因为她的天赋让她知晓一切语言——包括凡人的耳朵能听见能听懂的和无法听见无法听懂的,所以动物的尸体摆在餐桌上她没法面对。虽然诸多生灵都抱定一个信念,认为能被魔女烹调下肚是一种莫大的光荣,总比让一个连它们名字怎么拼写都搞不清的农夫大饱口福来得有面子,但魔女坚定地拒绝授予它们这种荣耀。

    素食方面魔女的选择也颇多无奈,因为那个(有时候跟受诅咒没什么区别的)天赋,魔女同样能听懂植物说的话。萝卜会兴高采烈讨论叶子舒展的方式(略略下弯比较时髦),丝瓜偏爱在深夜低语交流(星星的闪烁预示着明天会是个大晴天),土豆靠八卦而活,一件事情能在瞬间传遍整个村子的田地(知道么知道么凯萨家的莉莉和外乡的走唱手私奔了),只有莴苣总是保持沉默。

    寡言是莴苣最显著的品质,也许是因为它们总是被层层菜叶包裹的缘故。它们从不轻易吐露字句,把所有的一切都深藏在自己菜芯里,因为舒适的阳光适当的养分而发出“啊——”的感叹就足以算是一篇莴苣的长篇大论。

    所以,魔女屋后的田圃中清一色的,只种莴苣。而在某次采摘晚餐食材时一个莴苣说了一句“永别”之后,连莴苣也从魔女的餐桌上消失了。

    魔女的选择剩下更少,少得让人一筹莫展。最后,她在院子里养了胖乎乎的小母鸡,在小母鸡们咯咯叫的时候取走鸡蛋,它们出生不久,还来不及学会说话,魔女把它们摊成蛋饼的时候不会心生愧疚。她还在山丘上放养了山羊,日出时分客客气气地询问能否讨要羊奶。此外附近的蜜蜂会经常殷勤地送她最甜美的蜂蜜,狗熊知道魔女喜欢哪窝蜜蜂酿造的蜂蜜,所以特意记住从不染指。

    夏天的晚上,魔女会用撒上糖浆的冰块犒劳自己,唱起冰雪的咒语的时候,她笑得好像还没换牙的小孩。

    冬日降临之后,魔女喜欢用奶油、羊奶、鸡蛋、糖来做蛋酒,抿上一小口,不需要任何特殊的咒语,就能让人从心底温暖起来。

    次回预告:魔女和魔女的非人类访客(可能)
    魔女和魔女的消遣娱乐(或许)
    魔女和魔女的下回休刊(可能性非常之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