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救赎2·大黑暗始降(5) - [同人小说]

    2007-10-17

    终于,火烧云同学帮我要到授权了!!

    Good luck with "Redemption." I don't envy you the job of translating THAT one. :)。
    Nightwind and Frostbite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3480900/1/
    by Nightwind and Frostbite
    警告,女性向,慎入

    我迷茫地闪动着光学镜头,有那么一会儿,我惊讶到不知所措,不晓得该说什么,也不晓得CPU该琢磨些什么。在一片混淆中我不由松懈了抓着红蜘蛛的劲道,他轻易摆脱后立刻飞快撤开数步远,拉开了足够远的安全距离。

    “你永远都没法理解的,天火。”他几近哀伤地看着我,我则纠葛于他先前所言。我CPU飞速旋转,努力想把红蜘蛛和我之间的关系整出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可他对着我摇了摇头。“没人能够理解。”他继续说,“所以……别管我。你帮助也好,怜悯也好,我都不需要。什么都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援手,也不需要其他人,你明白么?别管我!”

    说着,他转身从我身边走开,步入广阔无际的荒芜冰原。

    可是,他没能走开多远。

    他的步伐最初还自信满满,傲然挑衅,可很快就摇晃起来,步履蹒跚,最终不支倒地。

    如同宿命一般,我就在这儿,能守着他护住他。我滑过冰面,赶在他迎面摔倒在地之前及时跪地拉住了他。

    我小心地抱住了红蜘蛛,尽管他在我的臂弯间虚弱地挣扎不休,可眼下,他丝毫没有抵抗我的力量。(这话怎么看怎么邪恶,不过话说,其实就算平时,他们俩之间力量差也是满大的吧)之后,他原本还残余的微薄力量消耗殆尽,只能无助地靠着我,他背抵着我的胸膛,浑身颤抖不已。

    我就这么抱着他,在他耳边喃喃低语着些什么,那些话语毫无意义,但却柔和,让人安心。而我自己,则全身心尽情享受着这一瞬间,在度过了那么漫长悠久的岁月后,我终于再一次,将他拥入怀中。

    现在,他虚弱不堪,毫无防备,我们彼此相依,紧密无隙。当我终于能拥抱住红蜘蛛时——尽管眼下实在不能说是理想状况,那份曾将红蜘蛛和我牢固牵系在一起的羁绊,那份曾被我视若至珍的羁绊,突然有所反应。

    当长眠的羁绊再度苏醒时,眩目日光笼罩下的北极景象瞬息消失无踪,一切让位于无边黑暗,我就此无助地陷入到红蜘蛛此刻半昏迷半清醒的混乱思绪中去。

    在最初的迷惑不解消退后,我渐渐意识到我……他……我们正身处一间房间中,整间屋子陌生黑暗,我从未来过这地方。尽管四周一片漆黑,没法看见四壁,可我能感到这是间小房间。陈腐的空气静滞不动,就好像这辈子没听说过“空气流通”,整个房间散发着压抑沉重的气息,静默中透着恶兆,让人打芯眼里感到不适。

    我试着确认自己到底是在哪儿,当我绕着房间兜圈时,无意识地颤栗起来。地板上有什么粘糊糊的东西,说不清是什么,我也没费神停下来作成分分析,全神贯注忙着确定自己所在。

    “我这是在哪儿?”我哽咽着开口了,奇怪的是,我发出的是红蜘蛛的声音。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包含着畏惧和强烈的不祥之兆。

    这是红蜘蛛所走过的可怕经历,虽然对我而言整个事态还满头雾水,可在芯底某处,除了和红蜘蛛羁绊在一起的那部分我之外,立于旁观者的那部分也感到了恐惧在升腾,仿佛我成了一个精神上的吸血鬼,吸取着红蜘蛛的恐惧。

    他认出了自己在哪儿,也明白了接着会发生什么……恐惧从芯底油然而生。

    “我在哪——?”

    “你孤独无助。”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我没能在第一时间内意识到这是有人在说话。它轻如耳语,微若细丝,失真不清,就像用一台糟糕的联络仪试图联系数百万光年之外的人一样。可同时,这个声音就在我身边,紧挨着我,正对着我说话,轻柔而急切。当他说话时,我简直能感到他的呼吸轻抚过我的脸颊。

    我喘息着猛转头,四下搜寻,满以为会看到有什么人就站我旁边,离我只有咫尺之距,可是,没人在那儿。

    整个房间里陪着我的,看来只有地板上那些粘忽忽的东西,可到这会儿我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这些东西正一刻不停地往上涨,飙涨的速率还不是能一笑了之的那种。从这……这蹊跷事开始,它没花多少时间工夫就没过了我的脚面。我努力想把脚拔出来,却收效甚微。它拽着我死不放手,宛如一个迫切的爱人,不顾一切地将我紧紧拥抱。

    一小撮恐慌开始在我思绪中蔓延,侵蚀着我的内芯。此时此刻,我还是不清楚为什么,可眼下这会儿,也容不得我有那时间慢条斯理地分析状况。况且也无须费心分析,我总也觉得,随着事态的发展,谜底终将在我眼前揭晓。

    “这是什么?”我问道,突然之间,我重又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虽然嗓音颤抖更甚于前。

    “你需要我,”这是那声音唯一的答复,而且那声音极富诱惑,充满说服力,带着无庸置疑的决然。它不再轻如耳语,可仍然失真扭曲,仍没法辨认出说话人的身份,而且那声音仍贴近着我,近到侵入了我的个人空间,我因此感到不适,甚至可说令人不安。我伸手探去,盼着能触碰到什么,能碰到某人平坦冰冷的金属皮肤,可是,我身边仍是空空荡荡,空无一人。

    整个房间,除了我和那些粘乎乎脏兮兮的东西,再没有其他事物存在。目前它已经攀爬到了我的膝盖,这团粘嗒嗒的东西险恶而混沌不堪,黑色和红色的卷须盘旋得到处都是。现在,不管我用多大力气,都没法挪动自己的双腿一分一毫。

    而且,这团粘乎的东西不是只裹着我的身子,它还从薄弱的装甲接合处渗透侵入,满满当当充斥我体内每一分空间。它牢控我的身体,甚至牢控我的精神。显然它自有头脑,那头脑冷酷残忍,只为力量所驱动,满芯满愿只想着完全的操控。它想控制我,想支配我,就和它想掌控宇宙间所有一切一样。

    突然之间,我打芯眼里感到了恐惧,在我的漫长生涯中从未真正体验过的恐惧。

    突然之间,我得用尽全力才能抑制住尖叫的冲动。

    就好像事先预定好了时间一样,充斥着我的全身,禁锢我的灵魂的令人恶芯的东西,仿佛腐蚀度最强的酸液,开始将我一寸寸的侵蚀,剧痛随之而至,这痛痛得远超以往所有,痛得从头到脚由里而外。我在它的魔爪下束手无策,我放声尖叫,竭尽全力想挣脱这个狰狞沼泽,却徒劳无功。我在绝望中意识到,自己已无路可逃,无法可想。

    “没有我,你一无是处。”那声音突然强调道,它的声音盖过了我的叫声,“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你属于我。除了我,别人连看你一眼都不乐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