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年 - [动漫闲扯]

    2007-10-29

    在摆渡上翻找TF同人,却在某个私人收藏文库里找到了以前写的一大堆幻水同人,既然如此,今天干脆搬幻水旧文。

     

    十八年

    十八年的时光流逝,带走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


    十八年,带走了爱普鲁的青春、弗奇的莽撞、马克西米利安爷爷的天真、佣兵搭档过往的身影……

    喂!爱普鲁,或者,该叫你小苹果?

    你还记得吗?第一次在大堆的伙伴中见到你的时候,小小年纪的你总是用力的皱着眉宇,每次对话都会质问为何要把你的马修老师拖入战争中。

    我说你啊,难道就不知道小少爷也有他自己的痛苦吗?背负着奥德沙交付的重担,在前进的道路上一个一个失去心底最珍惜的人,最后把幸福的安宁交到你们的手中。

    皱起眉头的你,还无法理解吧?即使如此,我不责怪你,因为你不过是一个幼小任性的孩子,十二岁的时候眼中只崇拜着远远站立的西尔巴巴古家的那个男子。

    离开了故乡托兰,开始在迪南地区奔波,原本以为这次你能独当一面,结果却因为能力不足而导致失败。

    不对,和能力无关,爱普鲁,你的性格原就不适合作军师。你无法抛却感情彻底理性的思考,也不能冷静的操纵掌控的资源最大效的加以利用,当你为了士兵的死亡而犹豫痛苦的时候,也注定了你一生也只能作军师辅佐。

    那时是马修,之后是修,十五年后,则是西撒。

    结果,最绚烂的青春年华,你全部给了西尔巴巴古家的人。

    也许没有你在身边的话,那几个男子会变得只知道战争,有你在一边,也许能提醒他们,这个世界上除了运筹帷幄之外,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感情。

    (什么?你说修不是西尔巴巴古家的?哼哼,他可是精神上的西尔巴巴古,比起奥德莎和马修,他才是继承了莱昂的人,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老狐狸莱昂都输给了他)

    我问你,值得吗?陪着这样红发任性的小孩,在遥远的草原上为了陌生人而战,为什么不去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看到褐发的女子沉静的笑着,抱着书本转身离去。

    ——西撒,走慢一点啦。
    ——爱普鲁老师你就是平时看书太多,缺乏运动。
    ——你这个多嘴的孩子。

    好吧好吧,这就算你的幸福好了。



    嘿嘿,别扭开脸,让我看看你,龙洞的弗奇。

    然后让我恭喜你,终于成为正式的龙骑士了。

    还清晰的记得吧?失去小黑时痛苦自责的心情,在洛帝山抱起刚刚孵化出的小龙时欣喜若狂的心情。

    但是你是否还记得,最初时候遇见的那两个少年?

    一个相遇于格尔明斯达王宫,一个初见在魔法岛。那个时候,你们第一次见面就互相嘲讽,甚至别扭到大打出手,不过小孩子的打架出于无心,再次见面时仍可笑容以对。

    你侧过头,努力回想着,很久之后才开口。

    ——是的,我想起来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想还是不要告诉你比较好,因为你是唯一获得幸福的人。

    泰托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路克挣扎着想打破宿命,却只能迎来失败。

    弗奇,十八年前相遇的三个孩子中,只有你仍然过着平静的日子,不必背负什么沉重的命运,不必作出痛苦的选择,不必一人留在时间的缝隙中,看着身边人生老病死而自己依然如故。

    弗奇,你一定不知道你有多幸运,你的团长没有把龙之纹章传给你。

    现在,带上你的小黑走吧,不要再提醒我那两个孩子的事情了,那实在很让我痛苦。



    马克西米利安爷爷……马克西米利安爷爷……

    啊……是的,突然想起,那个永远都精神抖擞正义感十足的老人已经不可能再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挥舞着西洋剑冲进城门向Leader毛遂自荐的光杆骑士团团长从此刻开始只能封入记忆。

    翘起山羊胡子,高昂着骑士的头颅,他断然宣誓——吾剑永远只为正义而挥。

    那一刻,你可曾感受到老人天真的热情?

    即使是赤月六将军,即使是马蒂尔红蓝骑士,也全然比不过这个说起话来疯疯癫癫的爷爷。

    不被狭义的忠诚和骑士条例所束缚,只忠诚于自己的心,毫不掩饰的憎恨世间的邪恶,忘记自己的年龄,热情满满的投入战斗,这才是真正除恶扶弱的骑士!

    只是,再强的骑士,也斗不过名为“时间”的敌人,十八年过去,爷爷奔驰在战场上的英姿只有故人们还能记得。

    喂!羡慕吧?那边看着的主角们,羡慕小少爷和迪南统一战的英雄那个时候能够获得这样的仲间。

    也许……你们不必羡慕的,你看那边林间小道走来的黑发少年。

    ——失礼了,我是马克西米利安骑士团的团长……

    我说,你们还不快点跟着我一起拔剑致敬?

    让我们一起高呼——正义万岁!

    顺便申明一下,所谓正义是忠诚于自己的心而行动,所以下次你们看到我出现在某个黑衣双剑男子身边,可别露出惊讶的表情哦~



    ——圣战士克里夫托的子孙,战士之村的弗利克啊,现在承认你为战士,给予取剑名的资格,我代表战士之村,祝福出现新的战士。

    无论是说这话的人,还是听这话的人,那个时候一定都没有意识到战士之村开创以来最了不起的战士已经诞生了。

    在星宿下出生的人将顺应命运而行,被敌我双方敬称为“青雷”的弗利克显然备受重视,短短几年中两次被命运选中,即使在108个同伴中也迅速崭露头角,无论是在门之纹章战争还是迪南统一战中都是绝对的一线主力。

    我谨以一句话来概括定义此人——“新同盟第一战士、第一或第二帅哥、第三或第四魔法师”。


    此评价决无夸大。

    绝大的讽刺吧……拥有这样的实力也对于心上人的死无能为力。

    更讽刺的是,如果奥德沙没有死的话,弗利克或许会发现自己并非单相思。

    因为奥德沙曾经和小少爷说。

    ——我想追求一个女子普通的幸福。

    还记得《touch》中,小南追求的幸福吗?

    ——达也,在那之后,请实现我另一个梦想。
    ——妈妈,普通高中女生的梦想是什么?
    ——傻瓜,普通高中女生的梦想当然是嫁给自己心爱的人。

    嘘!请保持沉默,即使发现了这一点也不要告诉那个人,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请不要让那个人发现自己曾经离幸福有那么近,近到伸手可得……

    值得庆幸的是,弗利克的身边有着能将后背托付给他的同伴。

    高大到连熊都自叹弗如的男子,却有着比谁都敏锐的眼光,少爷和二主,全都是他带回来的。在粗线条的豪爽下,隐藏着深深的温柔。

    大熊先生最能打动我的两句话。

    ——这是格莱米欧的斧子,那个时候我保管起来的。我怕你伤心,一直没有给你,但明天是大决战,也许我会死掉,所以还是交还给你吧。
    ——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长久到我已经记不清楚你的模样了……

    唯一让人不满的是,他推开了阿娜贝尔伸出的手。

    是自觉身份不同高攀不上吗?

    真该请乔伊给他上上课,消除这个心理障碍才对。

    后来,门之纹章战争、迪南统一战争,全都结束了,于是战士之村最强的战士成了传说,星辰剑陷入了沉睡,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数年。

    就算等待着,也不再会有人说

    ——你没有听说过吗?我就是人称‘青雷’的弗利克。
    ——嘿,加入我们解放军怎么样?


    十八年,已经十八年,仅仅十八年。

    有些沧海桑田,面目全非。

    绿衣的少年站在石板前,回首询问你干什么。面具的男子站在燃烧的村子中,冷眼看着你痛哭嚎叫。

    天魁星下的leader东奔西跑收集伙伴战争打了一场又一场。天魁星下的leader苦苦经营着破破烂烂的小城,整天为了营生而发愁。

    有些不变依旧,熟悉之极。

    十六岁的少女永远莫名其妙的出现,迷路到根据地。

    性感的纹章店姐姐慵懒的步出,为你宿上新的纹章。

    黑影般的男子依然紧随着最终boss,享受杀戮与血的悲鸣。

    门之纹章的拥有者半夜出现,告诉你不想知道的事情。


    也许传说会遗忘,英雄会更替,但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比如闪烁在他们手上的纹章。
    比如铭刻在约束之石板上的108个名字。
    比如我又写到了半夜两点的无聊行径……
    xxoo的,为什么我写该写的东西的时候没这么大的劲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