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同人]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未来(1) - [同人小说]

    2007-10-29

    谨以此文献给亲爱的老板娘,如果没有你那时候天天天天天天在我身边罗索催促,这篇文就不可能写完啊~此外插图都是了不起的yufy的杰作,大心~yufy万岁!!!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苏文了,雷苏的人速速退散啊!


    你今天早上醒来——很不幸的——短的那根时针已经指向钟盘上第九个数字。你慌乱地跳起,咒骂着沉默的闹钟,同时心中羡慕着无需天天前往公司报道的kagalin,她现在还在被周公招待,不知何时返回尘世。你抓着包冲下楼,开电梯的阿姨照例的喋喋不休,说着近日大楼中的琐事,张家的狗暴毙、李家的猫失踪诸如此类,你只在心中感慨:为何在我差点养不活自己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养着宠物呢?

    电梯门一开,你快步前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你皱着眉头加快脚步,前面小区门口站着一个个子高挑的男子,一头灿烂的金发披肩散落。

    好一个美男子!

    你发现金发男子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心跳不禁有点加速。你很想走慢一些,多看几眼帅哥,但你很清楚多看几眼的代价会是白花花的大洋从自己的工资袋中溜走。你在色与财中选择了后者,虽然内心在哭泣,但还是坚定地加快步伐。

    但是金发男子却要和你的全勤奖过不去,在你走到他面前时侧身挡在了你面前。你的血液加快循环,心跳怦怦,不知道是为了眼前的人还是为了月底的大洋。

    “对不起,麻烦请让开。”小区的门做的非常狭窄,被人挡住便无法通行。

    但是金发男子没有动,你怀疑他是外国人,也许那头发并非染成而是天生,于是你用结巴的英语重复了一遍。

    “终于找到了。”金发男子开口了,说的不是英吉利语而是汉语,口音之标准,更胜似中央电视台主持人。你不觉诧然,然后又更加生气,原来这假洋鬼子分明听得懂你在说什么,却装聋作哑不挪窝。

    “请让一让!”你大声说,虽然还带着一个“请”字,其中所带的杀气却已显然匹敌杀虫剂。

    金发男子动了,身形一闪便已从你眼前消失,倒是符合“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描写。但是别高兴得太早,把你的视线下调30度,你就可以看见那男子,他还是没有挪窝,只是单腿跪下了而已。

    没错,他对着你,跪下了。如此的恭敬,如此的真诚。

    “我向您发誓,从此不离御前,不违王命。请允许。”

    你摸摸肚子,果然不该不吃早饭就外出的,居然严重到出现幻觉。

    你大踏步前进,驱散幻觉。

    下一刻你双脚悬空,非本意地飞上了天空——不对吧,就算是遵照本意,你也是无法飞上天空的。

    “雀又!”金发男子发出严厉的斥责,于是你被看不见的东西放开,重新回到地面。然后男子再次重复:“请允许。”

    你发现这一幕很熟,你也清楚若被对方气势所压一时无知而说出“我允许”三字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你侧头想了想,现世的东西还有太多无法放弃,还是装作没听见比较好,虽然今天铁定迟到,但或许有谁顺手帮你提前签了到。于是你绕开男子出门。

    金发男子伸手想拦住你,你干脆小跑步跑起来,只要跑到小区外,叫一辆小车就可以了。

    “请不要走那边!”后面传来了金发男子的叫声,一概忽略。

    你抱紧包,跑出小区门,一头撞到一个穿着皮甲的士兵……

    等一下!再确认一次!

    你抱紧包,跑出小区门,一头撞到一个穿着皮甲的士兵……

    没错,你撞到了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你的世界的人。好吧,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为了躲避奇怪的人,你不小心掉到了奇怪的世界。

    没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脆弱,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奇怪的裂缝,通往奇怪的地方。

    现在你知道了为什么金发男子会叫你不要走这边,你仔细想了想,发现就算再给你一次弥补的机会,你还是会走这边,因为你不想被他莫名其妙的带走,然后莫名其妙的坚强起来,现在的自己就已经很好了,不需要过分的改变。

    在你进行这些混杂逻辑和哲学的思考的时候,被你撞到的士兵已经把你带到了此地负责的军官面前。

    “报告队长!发现一个可疑人物!”

    你应该是想反驳的,但是士兵并没有说错,你的确非常之可疑,无论从服饰还是举止,所以你只好保持沉默。唯一幸运的是语言相通,大大幸运。

    队长约摸三十岁出头,一头短短的非常淡的金发,那颜色让你有些心悸,生怕那个金发男子突然出现把你带走。

    “不过是个小孩子,”队长不在意的说,“一定是队里谁的女友,偷偷来探望他的。”

    没想到居然会被当成小孩子,西方人果然不会判断东方人的岁数。为了自身着想,你不打算纠正对方错误的猜测。更重要的是,你察觉到了这是哪里,哪一个世界。

    金发的劳德队长,少年队据守的天山,以及,那两个命中注定走上不同未来道路的少年。

    你被带到了客人的住所,说是明天便能见到你来探望的人。但你知道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再有明天,因为今天晚上,海兰少年兵团便将迎来覆灭的命运,除了那两个孩子外,无人生还。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自己要去哪里,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些问题是无需考虑的,无论如何,海兰是你喜欢的国家,而狂皇子是你在意的人。只是现在的问题是,在获得相应的能力前,在这个世界是无所作为的,想要能力,就得有纹章。况且,没有纹章的力量,待在卢卡身边只有死路一条。

    省略一切我懒得详细描述的内容经过,长话短说,从天山跑路后,你找到了纹章,比你期望得到的高位纹章更恐怖的纹章——27真之纹章之一的异之纹章。当天你就赶往海兰的皇都路路若由,欲投效卢卡皇子,当然和希伊德在一起也不错。

    你被拦在皇城外面,很自然,一个普通平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晋见皇子殿下?何况在这战争已经开启的非常时期。不过没有关系,只要稍微展现一下纹章的力量,他们的态度马上会改观。

    包容了世界之力的真之纹章,只是释放第一级的咒语,就将守卫吓得面无人色,慌慌张张带来了高阶的军官。

    红发的年轻人,你的候补目标。

    “希伊德!”你亲切地称呼对方的名字,宛如呼唤月底的大洋。

    这让希伊德产生了严重的迷惑,他根本不认识你,但他以为自己该认识你,因为你如此亲密的态度。于是他开始深刻反省自己的记忆。

    你敏锐地察觉对方的动摇,立刻抓住这一点不放:“讨厌啦,枉费人家一直这么惦记你,结果你把我忘了个精精光光。”

    有效的一击!希伊德马上就接受了你的说词,认为你是他妈妈的舅舅的二姑的孙子的女友的叔叔的外侄女,并且由于他的过错而遗忘了你的存在。

    希伊德带你见卢卡皇子,这并不是你第一次见到这位殿下,早在天山,少年兵团遭到偷袭的那天晚上,你就已经在暗处偷窥到了这位狂皇子了。当然你没打算如此套近乎:“殿下,我们又见面了,你还记得你去偷袭少年兵团那天见到的女孩子吗?”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有几条命都不够死,尽管你有真之纹章。

    卢卡皇子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你很幸运咧,否则说不定你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被他下令拖出去砍头了——你知道,以狂皇子易怒难测的性格来说,这种事情他绝对做的出来。

    “听说你有上位纹章?”卢卡皇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你。

    “不是上位纹章,是真之纹章。”

    “真之纹章会自己选择主人,这次选择的是这么个小姑娘?”

    你对于别人估小自己的年龄已经习惯了,事实胜于雄辩,你直接伸出手,发动了三级咒语。霎时间殿厅中一片混乱,等纹章效用过去之后才平静下来,大部分人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小部分足以自保的人撤去了保护的光圈。

    希伊德看上去非常紧张,你竟然在御前发动了纹章,严格算起来你可以算是弑君,卢卡皇子倒是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大声笑起来,一付很欣赏你的样子。他就是这样,强硬的、有足够实力的人才能获得他平等的对视,如果带有点疯狂,那就更对他胃口,比如你现在看见的那边那个全身被黑色铠甲包裹的男子就是如此。

    黑色铠甲男子,是刚才唯一一个没有释放保护圈也没有倒下的人,当然皇子殿下也没有释放保护圈,但希伊德和克罗冈两人同时保护着他,所以他也没有必要保护自己。

    黑铠甲男子看来受了些伤,站的有些不稳,你在想这个人到底是疯子还是过于托大,面对真之纹章三级咒语竟然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措施,这时从外面冲进来一个人,踢了黑铠甲男子一脚。

    “你居然都不防御!到底在想什么!”

    “和平常一样,什么都没在想。”

    “我经常都会有种想打死你的冲动。”

    你无言地看着两人对话,走过去拍拍那人的肩膀,“你和我一样也迟到了哟。”

    现在“那人”升级变成“我”了,从这个时候开始,你和我同时出现在故事中,齐头并进推动着这个不知所云的故事。

    我那天准时到了公司,等电脑打开的时候倒了一杯水,拆看了几封信件,等到电脑完全启动完毕,你还没有来。但那时候我还没有想到什么,只是想是不是过一会儿你就该打电话过来说“今天请病假”;那个时候,你正在让金发男子让开。

    人头马族族长来了,背了一书包的书,所以脸色不太好看,当发现自己带错书之后更加难看,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离他远一点;那个时候,你从半空落下,重新脚踏实地。

    新的邮件来了,满满的堆满过道,大家都围过去开始拆新的信件;那个时候,你抱着包往外冲。

    我出去上厕所,地面上洒着水,我心不在焉地踩了上去,大理石的地面让我滑倒,我胡乱挥舞着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平衡住自己,结果一把抓住了身边的铠甲,才稳住了下滑的身子;那个时候,你撞上了穿着皮甲的士兵。

    结果我也来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真的是很不可思议,居然摔跤还能摔到异世界来。然而我的运气稍微好一些,你在来到此处之后还花了一些周折来获得纹章,以接近卢卡殿下,而我直接就碰到了尤巴。

    他对于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抓住他手臂以保持平衡的人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的表情,事实上他好像经常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做什么,从某种角度来说要骗他实在太容易了,只要有这个胆子就行,甚至不需要脑子。

    因此理所当然的,我留在了这个脑子经常罢工的人身边。我问他现在他要去哪里,他侧头思索了半天,之后回答说:“好像有什么国家的皇室叫我去当将军……但是忘了是哪个国家了……”

    如果现在胡说八道一通,这个世界的历史说不定都会有所改变吧?但我还是指出了正确的方向:“是海兰的卢卡皇子叫你去的啦。”虽然我也很喜欢未来的同盟军一方,但怎么想我都不觉得这个家伙会适合成为108星宿中一员……不要和我提三代,那种诡异到最终boss是路克的剧情,是不能拿来作准的。

    作为外聘将军附带品来到海兰一段时间后,一天上午,我听到晋见大厅中传出狂暴的风压,非常的气魄,好奇心旺盛如我,自然不会因为危险就犹豫再三,跑去看的结果——完全没有想到你居然也在这个世界中,不过我想你看到我的时候也是同样惊讶的吧。

    我说:“某人一定会疯掉的,我们两个同时失踪。”

    你一付大义凛然的样子,“又不是我们自己想玩失踪,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困扰的是自己阿。”

    “噢?可是你看上去连眼睛都在笑诶。”

    “我总要保持一部分的诚实吧?”

    从我们站的地方可以看见希伊德和卢卡,所以也就可以理解你一脸的幸福之色,当然我也没什么立场说你啦,毕竟我到现在也没有积极的寻找过回去的方法。

    “现在是什么时候?”虽然玩过两次游戏,但我向来不对自己的时间概念报以信心。

    你拿出一本本子翻了翻,“那两个小家伙应该已经获得了纹章,现在妙芝快沦陷了。”

    妙芝的沦陷也就意味着未来的皇王即将来到这边,意识到这一点后,你我都激动起来,当下决定一定要目睹这历史的一幕。于是你便去拜托希伊德,说得开门见山,“我们要去妙芝。”

    希伊德的反应很正常,“不行,那里还在都市同盟的控制下。”

    “有什么关系,反正马上就要落入海兰手中了。”

    你说的轻描淡写,希伊德却有如头上打了一个炸雷,颤抖着手指问:“你、你怎么知道这项机密的?”

    希伊德也相当好糊弄,随便找个不符合逻辑的答案都能应付过去,说实话,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你会发现这边的人都很容易相信别人——除了西尔巴巴古一家的人之外。所以你以“月亮与潮汐的关系引发的预知能力”为借口,解除了他的疑惑,并且获得首肯,最后我们由专门的谍报人员护送,来到了目的地妙芝,刚好赶上最后一刻。

    血顺着匕首往下滴,地毯被浸染成沉重的红,金发的少年木然地看着自己种下的果,即使门被大力推开也没有转身逃跑的意思。

    但是出现的门口的并非预想中应该出现的人,头戴紧箍咒的少年和他的姐姐不知怎么晚了一步,抢先到达的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此地的人。

    事实上,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她本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醉生梦死泡着泡面度日才对。

    她对着乔伊挥帕告别,“我是来和你告别的,到了海兰请代我向亲爱的卢卡王子问好。”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目瞪口呆:“骗、骗人的,怎么可能是kagalin!”

    你倒是很平静的样子,似乎并不惊讶,“没什么奇怪的啦,既然我们都在这里了,为什么这个人不能在这里?”

    现在,我、你、她,三项人称齐全,叙述也更趋于混乱了,故事日后的发展会如何呢?就连我自己都开始期待起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