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日流水游戏帐 - [游戏闲扯]

    2007-11-10

     e的临别礼物ps2周四送到,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包裹,让人爱得都没话说,但那日不巧我午睡受了寒气,一路拖着脚步晃着回家,只鼓起残余的力气对远方的爱人赞颂了一句,然后就手脚并用爬上床睡觉去了,一气睡了十二个小时才算缓过感冒大军穷凶极恶的第一波进攻。

    前几日我夜袭了熊娘,周五邀请熊娘礼尚往来反夜袭一下我家,于是熊娘携太鼓达人和记忆卡而至。太鼓真乃好游戏也!曲目中居然还有古老游戏《猫和老鼠》中的配乐,极赞!两人玩得桀桀桀桀狂笑。熊娘无意抬头才发现头顶时钟已近夜11时,两人忍痛作别。

    周六,扛着新买的强手棋跑到了堂主家。摆下英雄擂,广发英雄贴,阿周、堂主、我,细分了财物,分三方坐下,便开始一下午的厮杀。

    话说阴谋之友堂主果然骁勇异常,越战越勇,一时间高楼遍起无数,落脚一次就要花上七百五十大洋,惹得我和阿周“流氓!地主!恶霸!阶级敌人!”骂不绝口。他还占据了最早的一条街阿童木大街,每次过路费两个大子儿,可每次我们踩了进去,他喊“谢谢惠顾两块钱”的劲头,倒是比喊“七百!”的更足,所以我们也就用很派头的架势甩白色的一元票子给他。此外,堂主还是付奢侈税的纪录保持者,一共踩进去五次~不枉费我们喊他阶级敌人。

    我虽奋勇造楼,奈何路段不佳,一次不过三百大洋,但是生意不错,阿周、堂主都爱来小木克大街,虽然每次都是哭着来的,我就完全靠这小木克、皮诺曹、唐老鸭三条街死撑下去才没有破产。堂主爱去付奢侈税,我爱进局子,经常连着闯入“进停留地”,据不完全统计,一下午我最起码蹲了十次牢房,都快蹲出感情来了,幸好阿周好兄弟,时不时来陪我一陪。

    阿周更凄惨,一条完整的大街都没有,没法起楼,每次就只能收些二十来块的蝇头小利。最后她宣布“喵的老娘不来了!”,堂主马上和颜悦色,双手捧上查尔斯大街,价钱从五百大洋一路下滑到一百大洋,阿周才勉强收购了下来,于是这一路段收集齐,开工造楼。

    玩到晚饭时分,银行几近破产,这时游戏目标改变,变成维护银行的存在,大家都想尽办法给银行塞钱,维持不倒,银行因此多撑了几轮,直到最后付不出过起点费才最终宣告游戏结束。

    因为堂主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胜利,所以当天晚饭由他请客。不过晚上风好大,看着堂主在路边拦车,不由要担心一下会不会变成《随风而去的玛丽·堂主阿姨》。

    吃完饭回来看了《死神来了1》,因为太家庭危险化,所以到后期我就不争气地躲旁边去了,阿周随后跟进,堂主留守,负责告诉我们人到底死好了没有。之后分手各回各家,临别都告诫对方千万要小心注意安全。

    回家继续玩ps2,战国basara是好物,华丽爽快,不用动脑筋的一路轰杀即可,深得我心。政宗个不正经的,一边开打一边吹口哨,你当钓马子呢?乖仔问我对兰丸感想如何,是否觉得可爱。我的回答是“我从来不会觉得讨死我的家伙可爱”,她回了一句“会被他讨死,你也不是一般人”。口古月!乖仔你也和我有仇么?小幸村倒是很可爱,可是为什么打出固有技的时候会一个趔趄摔出去?我第一次打的时候正站楼梯上面,于是就看到他一路滚到底,我看得都倒吸一口冷气,这该多疼啊……另外,为什么他喊“主公大人”的时候,我觉得一股浓郁的kuso味散布其间呢?

    最后,我被《旺达和巨像》煞到了。玩游戏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在看到敌人的时候,产生了“拜托这一定是电影吧?千万不要是游戏,我可一点都不想操纵着角色冲向这么个东西!”诸如此类的想法,那么巨大恐怖的东西,我面对它唯一能拟定的作战计划就是转身跳下好不容易爬上来的悬崖。t居然跟我说巨像有多可爱,不能理解它可爱之处的我实在应该反省一下自己。 orz,对不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真的不能领会到这其中的奥妙,虽然也有感到心跳加速啦,但那恐怕和觉得它可爱没有什么关系。

    但就是因为这样,向来拒绝出门买东西的我,决定要亲自买记忆卡好早日干掉巨像!恩恩,知道我的人应该能够明白这是一项壮举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