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同人]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未来(6) - [同人小说]

    2007-11-27

    卢卡王子的心情近来似乎一直不错,很少摆出扭曲的面孔给人看,当然这点对你没什么影响,反正你喜欢他,不管他如何你都照单全收,不过对我等来说就是一个好消息。

    “哼哼哼哼,那些贱民的血也流得够多的了,为什么兽之纹章还是没有苏醒呢?”卢卡在帐篷中踱来踱去,自言自语。

    “艾利!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转转吗?”

    掀帘而入的我在看到帐篷中只有卢卡王子后瞬间石化,就连怀中的木克木克拧着我的脸颊都没有感觉。

    “对、对不起,我只是过路的路人甲。”结果这种时候我也只能借用人头马的说辞,来做苍白无力的解释。

    “我问你,为什么兽之纹章到现在都没有苏醒?”

    有没有搞错,随随便便就问这种问题,你以为是个人就是先知啊?

    当然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人面前给予如此无礼的回答,我也只能打着哈哈搪塞过去,‘我想这大概不是量的问题,而是质的问题。“

    卢卡王子若有所思,我突然感到一阵心寒,反思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突然大声笑起来,“明白了。”他笑着,然后以难得平和的语调说,“Elena在仓库里检查储备吧,你可以到那里去找她。”

    “噢……谢谢……”我鞠了一个躬,然后抱着木克木克落荒而逃。身后依稀还能听见模糊的笑声,“还需要足够高贵的血吗?”

    数天之后,海兰皇王在骑士册封仪式上突发疾病,抢救无效,驾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关我的事,本来那个优柔寡断愁眉苦脸的大叔就是注定要死在自己儿子和女婿手上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莱昂·西尔巴巴古,那个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男子终于出现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参和到和他无关的迪南地区战争中来,虽然他一直宣称自己是为了让迪南早日迎来和平的统一,但你我一致认为他只不过是在托兰混不下去了才另谋出路的。

    你并不喜欢莱昂,何况他出的计策其实对海兰没什么好处,因此当他献计要除去席巴将军父子的时候,你在一边忍不住摇头。

    可笑的计策,竟然牺牲整个军团来埋葬两个志向不同的伙伴。莱昂不是海兰人,不能指望他珍惜海兰军,虽然你也不是海兰人,但你喜欢卢卡王子,不过话说回来,指望莱昂对卢卡王子抱着同样的感情是不道德也不现实的。

    卢卡王子注意到了你的反应,皱着眉头说:“你反对对付席巴父子?”他的声音显然不太高兴,他不喜欢一个会心软的部下。

    “我反对,”你直截了当的回答,不等上司的皱眉转换为怒火,你继续说,“我反对的是对付他们的方式。”

    “噢?借刀杀人的方法不好吗?”卢卡王子饶有兴趣的反问。

    狗屁借刀杀人,你在心底暗骂,根本就是增强同盟的实力,真怀疑莱昂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其实早就和修串通好了。

    “要除掉席巴将军,明升暗降也好,派人暗杀也好,政治迫害也好,什么都比在战场上抛弃自己的部队来的强,那样做对我方的损失太大。即使最后能消灭同盟,我国的实力也将会大大削弱,到时候周边的国家……”

    同盟覆灭,海兰积弱,无论对于哈鲁摩尼亚还是托兰,都是值得庆祝的好事……

    话说到这里就够了,不需要点透,也不需要实际的证明什么,只要在卢卡王子心中留下不信任的种子就可以了——来自托兰的军师也许是怀着二心的。

    莱昂·西尔巴巴古,我会让你如愿以偿吗?你在心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另一方面,我也跑去做了一回阴险的小人。

    “因为最近有流言说席巴将军对卢卡陛下有反叛之心,所以西尔巴巴古家的莱昂大人向陛下献计要除去您及令公子。”我开门见山的说,隐瞒了是卢卡先萌生除去两人之意的事实,“他如此如此那般那般的献上计谋。”

    我将已经夭折的阴谋一五一十的透露给两人,听得两人满头大汗,席巴将军坦言若非我告知,一定会中小人的圈套云云。

    “放心,陛下否决了这个阴谋,并且怒斥了莱昂。陛下说席巴将军家世代侍奉海兰皇家,即使其他人背叛了,您也绝对不会有二心。虽然现在可能有不利于团结的流言,但彼此之间的误会一定会解除的。”

    “陛下这么说吗?真是羞煞老臣了!”虽然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但席巴将军毕竟还是一个单纯的武人,简简单单就全盘相信了我的说辞,当下脱下铠甲和上衣,背负着荆条前往叩见皇王,老泪纵横的再度发誓永远效忠皇帝陛下。

    木克木克、妮娜、席巴将军、克劳斯……二主啊,恐怕你的基地都没法升上四级了哦!

    经过此事后,新任皇王对你我都更加信赖,在做出决策前经常会询问意见,我七成以上会保持沉默,反正你比我更清楚同盟军的动向。

    “陛下,也请考虑一下和托兰结盟吧。”你说。

    我在一边偷笑起来,和那个国家结盟的目的是什么,彼此都清楚,只是为了堵死同盟那边的路,抢走他的援军罢了,至于双方的诚意是否足够,不是需要考虑的东西。

    于是秘密使节团被派出了,你以“因为非常重要所以务必请让我一同前往”为辞,换来卢卡的首肯。不用说,他一点头便一下放走了四个,现在在海兰军中,“古怪四人组”可是赫赫有名。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你也很希望能够和卢卡一起外出,可惜的是鉴于立场等问题,他无法随随便便行动,更何况海兰若少了这号人物坐镇,恐怕立刻会遭到同盟军的反扑。

    被称为托兰共和国的国家,就在三年前还是一个帝制的国家,被推翻的皇家仅余公主一人下落不明。海兰和赤月同为皇权国家,因此在接待我们的时候,有一种尴尬的气氛飘散在空气中。

    大统领莱潘多是一个相当认真、刻板的人,实在让人不相信这个人就是希奈的父亲,果然是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幸好我们把克罗冈也带来了,就让这两个人互相对着认真去吧,我们要到处逛逛了。

    “啊啊,总觉得这边的景色很令人怀念。”尤巴的话让我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拜托!三年前你还在这里打过这个国家的解放军好不好?”我压低了声音提醒道。

    他四下环视了一下,摇头,“三年前,实在太久远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胡说,他明明在三百年前就和温蒂是一伙的了,只不过过了三年就全忘了,这个人和猫一样薄情!同理可证我要是离开他,用不了一星期他就会把我忘个精光。

    “看来你会很辛苦哦。”你低声笑着说。

    “你家的卢卡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条件反射立刻回敬。

    铺在我们面前的路似乎全都路漫漫兮修远兮……

    略过繁琐的部分,海兰和托兰的同盟顺利缔结,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两个国家都是以“兰”字结尾的,那就是兄弟国家了……真不知道这种理由是谁胡诌出来的,他们真的打算用这么不入流的理由来昭告天下吗?算了,反正不是丢我的脸。

    临行要走的时候,又很巧的撞上了前来要求结盟的二主他们,大熊先生的记忆力远比你形容的好,看到我的第一刻就认了出来,“啊!小卡的朋友。”

    然后可以看见KAGALIN不紧不慢地从后面走了过来,旁边理所当然是弗里克,看来他们两人相处的不错。

    我们不敢久留,其实没有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就撒腿跑已经很有定力了。离开之后我在纹章店买了一个上位的大地纹章,虽然其实我更喜欢雷鸣或者烈火,但要获得那两个太麻烦了,特别是前者,所以放弃了。

    往身上按纹章真可怕,下次我会要求吃麻醉药后才按。

    “你还要按啊?”你问。

    我点头,当然,没有真之纹章的话,总有一天,尤巴会忘记我的。

    海兰和托兰结盟后,同盟的处境愈加不妙,当前方卢卡陛下大军疯狂压下,背后的托兰又在暗中搞着小动作,同盟的军师也是厉害的角色,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尽力撑起一小片天空,不管派出多少大军,同盟最后的根据地——悲怆就是攻陷不了。

    榻边岂容他人睡卧?更何况海兰的皇王其实要的是毁灭而非征服,面对弱小但就是不倒的对手,白狼露出了愤怒的獠牙。

    上次攻占绿山时,驸马爷不知所踪,这次他却主动请缨。卢卡陛下受你的影响越来越大,遂转过来问你有什么看法。

    该怎么说呢?乔伊这个人的确十分聪明能干,假以时日或许能成长为一个不输给那修的能人,只是在面对他的童年好友时,心肠超乎想象的软,“果断”、“英明”之类的形容词完全用不上,堪称一等一的放水王者。这一点对海兰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或许,剧情改变的今天,他的性格也有了变化也说不定。

    你抱着一丝的期待,对此项人事安排没有做出任何反对。

    于是乔伊统帅着第四军团的一半部队出发了,麾下人数远远多于5000人——那本该是他真正第一次带兵的人数。

    保险起见,“古怪四人组”也跟在队伍中一同前往……总觉得近来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跑,倒是统帅部队这种分内的工作放着不做——特别是两个顶着将军之名的人。说起来你的头衔颇为含糊暧昧——总军辅佐代理官,至于我的更加含糊——外聘将军辅佐代理官,两个全都在编制外。但反正我们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了那两个含糊不清的头衔不仅能名正言顺呆在某人和某人身边,每月还有金币可以进帐,实乃人生一大乐事,而且最近甚至发展到某人和某人的工资全都交由我们代领,更猛增我们的信心。

    “你说这次乔伊会不会放水?”你问。

    希伊德显然不信任他,“他?哼……”

    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希伊德根本没有机会接触了解那个年轻人,原本属于他的出头机会几乎全都被你抢走了,照这个趋势下去,希伊德、克罗冈也不会支持乔伊而放弃卢卡陛下了。

    尤巴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头盔,我也不指望这个人会有什么反应,但是没想到片刻之后他突兀的开口了,“皇冠和权杖衬着白金色的长发很好看。”

    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卢卡陛下的头发和吉尔公主一样,是漆黑的夜色,整个布莱特王家从来都是这个颜色的头发,王室中唯一的例外就是公主的丈夫,拥有第二继承权的乔伊?布莱特,他的头发正是淡淡的白金色。

    真是的,没想到这个人时灵时不灵的预言又来了,在希伊德面前说出来真是让人伤脑筋。

    希伊德笑了起来,“噢?未来降生的皇子殿下会长的比较像爸爸吗?”

    真羡慕……这个人想的如此单纯明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