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好戏连台(1) - [同人小说]

    2007-11-28

    A Twisted Act To Follow
    作者:PuraJazzBot
    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274090/1/A_Twisted_Act_To_Follow

    授权书
    Sorry, I didnt receive any emails from you before this one.
    Yes, you may translate it, just send me a link to the translated version once you post it up. Thanks!
    Pura.

    这篇我以前跳跃翻过的,这次既然到手授权,干脆全盘搞定拉倒,于是重新拉幕~~~


    所有在场的汽车人,包括擎天柱在内,从休息室的各个角落——有的窝沙发上,有的靠扶手上,有的坐椅子上,还有的干脆直接盘坐在地——无一例外,全都盯着他们面前的蓝霹雳和大黄蜂看个没完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俩刚提议大伙儿一块去霸天虎基地大声嚷嚷“给糖还是捣蛋,您就看着办吧”。

    “好吧,我得承认,”铁皮说,“我的确半截身子快入土成报废品了,音频接收器一年不如一年。我琢磨着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能否麻烦你们为我这个老头子再说一遍?”

    蓝霹雳叹了一口气,“你们知道,大黄蜂和我这几个月来都在圣特勒撒儿童救济院作义工。今年的世界儿童日他们想弄点别出心裁的活动,于是他们问我们,还有其余的汽车人——也就是诸君——是否愿意排一出戏。孩子们都盼得不得了。”

    (Teresa:特勒撒修女,献身于扶助印度贫困无助和濒临死亡的人们,1950年建立了一个罗马天主教修女组织-慈善传教会,1979年获诺贝尔和平奖。上帝保佑她)

    “且慢,你们已经答应了?”警车追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礼拜,”大黄蜂回答,“孩子们兴奋得上窜下跳,我们只能一口答应下来。”

    “孩子的问题姑且不论,我势必得提醒你们,未经长官就擅自作出决定答复是违令的。”警车说道。

    两个汽车人全都为之一畏。

    “你没有看见他们的表情,”蓝霹雳辩解道,“他们开心得不得了。这些孩子有的是孤儿,孤苦伶仃举目无亲,有的绝症缠身,根本没有好转的可能,还有些孩子遭亲生父母的虐待。生活中能让他们笑逐颜开的事情太少了,要是我忍芯说个‘不’的话,我的芯都会跟着碎掉。”

    “我也是,”大黄蜂附和道,“整一星期,蓝霹雳和我一直在忙活。我们确定了剧目,选定了剧院,排定了各人职务,所有的事情全都已经安排妥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你们的点头同意了。”

    “只是一幕短剧而已,伙计们,来吧,就算是为了那些孩子。请听听我一生唯一的请求。”蓝霹雳摆出了他最哀求的小狗表情。

    擎天柱站了起来。“综上所述,我想这次就放你们一马。”警车听天由命地点了点头,“不过,我认为以我们的声誉而言,短剧并非恰当之举。”

    大黄蜂和蓝霹雳沮丧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闷闷不乐,失望不已。

    爵士蹦了起来,“大哥,拜托!”

    擎天柱伸手示意安静,爵士重新坐了下来。

    “容我说完,”他说,“我们不会排演短剧,因为我们要全力以赴,排出整档全幕剧目,精彩到让所有人都津津乐道到下一个儿童日。”

    “万岁!”蓝霹雳大叫起来,手舞足蹈跳起八丈高。他刚一落地大黄蜂就跳到了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噢噢,小蜂儿,现在松开你的劲,我们得继续我们的活。”

    “噢,对,抱歉。”他放开了蓝霹雳。

    “我们预订了公众大剧院,那儿地方大,足够容纳我们所有人。参与的人可以在大剧院设一个临时基地。”

    “听起来不赖嘛,”爵士评价,“不过你还没告诉我们要排哪出戏呢。”

    “噢,小蜂儿和我讨论了一下,决定排《雾都孤儿》。我们已经搞定了剧本,派好了演职员表。我是导演,小蜂儿演主角奥利弗。”

    “不错,我们剩下的人呢?”救护车问,“不需要试镜之类的什么玩意儿么?”

    “啊,小蜂儿,麻烦你把资料盘拿过来,”大黄蜂跑向一边一张堆满了资料盘的桌子,拿着盘一一递给汽车人,就连机器恐龙们都共享到了一张。“不不不,你们不必要试镜。我们依据你们的个性能力排定了任务。彩色字体是演员表,白色字体的是职员表。”

    “你们手头的只是大致概要,”大黄蜂加了一句,“到时候我们会跟人类一样,看着打印出来的剧本排练,那样比较真实一点。(for the sake of authenticity,不是很能理解,随便他去)工作人员打明儿起开工,彩排一个礼拜内开始。”

    “嗯……喂!你们该不是都把霸天虎忘到爪哇国去了吧!”红色警报问道,“要他们为了一出无关紧要的地球戏剧停战,怎可能!他们会利用这大好时机把我们打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再说了,孩子们的安全全无保障啊!”

    “别担心,小红,”擎天柱安抚道,“你把威震天留给我来解决。”

    “我打芯眼里希望你说的没错,大哥,不然我们就完完了。”

    有那么一会儿,汽车人们全都安静地研究着各自的资料盘。

    然后,爵士开口了。“我知道我接下去的问题会让我像个傻冒,不过为什么我的台词全都是粉红色的?”

    蓝霹雳抬起头来,满脸乐到不行的微笑,“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恭喜贺喜!爵士大大!你演的可是女一号。你可以翘个鼻子了!”

    “你一定在开玩笑。我?演一位女士?”

    “好啦……没错。由你来演再合适不过了。”

    “你什么意思你?”

    “你的胸部之伟大,在我们中名列探花位,仅次于我和警车。”(显然你不敢挑警车演)

    爵士无视四周的窃笑声,“你有点过分了哦,阿蓝。”(多谢刀公指点!)

    “不过你还是会演的对吧?”

    “对,对,我会演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们嘛。不过我得说,轮胎就比我还要适合这个角色。”

    “我听着呐,爵士。”轮胎在他背后说,“不过,虽然我很乐意让你欣赏一下我身着华服长裙的靓影,但遗憾的是我已经被派了其他活了。我得说,有仇不报非好汉,别怀疑这话。别以为我不知道方舟里乱窜的那些有关我的谣言都是谁的杰作,我会找回场子的,爵士。”

    “你都在胡扯些什么啊?”爵士看向蓝霹雳,“他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轮胎是……唔……负责服装的,爵士。”蓝霹雳回答。

    轮胎一脸反派笑容,“彩排见,爵士,我会为你细心挑选一条绝佳长裙,一条……能使你的伟大胸部愈发高耸的长裙。”他笑着走出了休息室。

    爵士戏剧化地抖起来,“天呐,你们认为把轮胎就这么扔我们中间好么?我是说,他貌似一想到我穿长裙就爽翻了,他显然有问题。”

    “我还听着呐!爵士!”走廊里传来了轮胎的叫声。

    “啊?很好……我本来就是说给你听的!”爵士回喊。(再次感谢刀公出手!)

    不等他喊些别的,钢锁已经大踏步冲向他和蓝霹雳,飞毛腿跟在他后面,同样一脸阴霾。

    “我,钢锁,也想表演!”机器恐龙说,“我•想•表•演!”

    “行行行,安静下来先,”蓝霹雳说,“我分配给机器恐龙的任务是给千斤顶打下手,不过我敢说我们能给你找个配角来演演,钢锁。”(你疯了!把恐龙配给爆炸千!蛮王柯南加科学狂人的结合是要死人的)

    “我,不要配角。我,钢锁,大哥中的大哥!”他指着飞毛腿说,“我,要他的角色!”

    “炉渣你个全家!”飞毛腿怒了,“没门,我是这个角色的最佳人选,没人能抢走它。它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轻松点,飞仔,”爵士插嘴,“你演谁?”

    “比尔•赛克斯。”

    “噢噢~”爵士立马明白了,“哦!没错没错,这次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爵士你真是……骂人不带脏字的)

    钢锁一把揪住蓝霹雳的门翼把他拎高,光学镜头对着光学镜头,“我,钢锁,要说,给我角色,或者脑子打成渣!也许,你的脑子打成渣!”

    蓝霹雳勉力咽下一口气,“唔……要不你来当飞仔的替角怎么样?”

    “替角?那是个啥?”

    “唔……就是说……要是飞毛腿出了什么意外,没法登台演出,这种情况下你可以顶他的班。”

    钢锁随随便便扔下了蓝霹雳,“好,现在,我高兴了。”他不怀好意地瞥了飞毛腿一眼,离开去和其他机器恐龙汇合。

    飞毛腿拽着蓝霹雳帮他站起来,“你是不是脑子坏了?!”

    “才不是,不过要是我刚才没跟他说点啥的话,我的脑子就真的要坏掉了。”蓝霹雳一边检查他的门翼一边回嘴。

    “你这样简直就跟给我烙了个霸天虎标志没什么区别!而且还很亲切地把我给送上门挂他们房间悬梁上!这下他非逮着机会埋伏我不可!”

    “好啦,你表演时我们会尽量确保机器恐龙留在方舟基地。”爵士说。

    “要是他作我的替角,那警车最好给我派一支全方位的护卫队,直到演出结束!”

    “休想,”警车说着,往休闲室门外走去,“我还有一大堆正经活儿要干呢。”

    “行,但到时候我缺胳膊断腿的话,别说我没事先提醒过!”

    “我得说,就算是要把爵士打得缺胳膊断腿也是相当困难的。”

    “我想你最好躲着点钢锁,怎么样?”救护车建议了一句,然后跟着警车往外走,“我可不怎么希望瞧见你这张脸出现在我的医疗室里,霸天虎的导弹追尾你的排气管则另当别论。”

    “你是不是有点被害妄想症?”蓝霹雳问。

    “我们这会儿说的是钢锁!”飞毛腿愤怒地吼起来,“这位大爷可是能为了当上汽车人老大而挑战大哥的主儿!麻烦你记住这点!”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啊,”擎天柱说着,也跟着警车和救护车出去了。

    “你去哪儿?”爵士问。

    “去联系威震天。一块儿来么?”

    “见鬼,当然~这么好玩的事我怎可错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工作存档2 2008-11-28
    工作存档 2008-11-28

    评论

  • 多谢刀公公出手指点!!
  • 爵士无视四周的窃笑声,“你倒是很有胆啊,阿蓝。”(You walk a very fine line)
    fine在这里作为“精细、细小”讲,fine line意思是“底线”,意思是某人正在踩着那条细细的底线行走,可以直译为“你有点过分了”。

    你活该!(you were meant to!不知道)”:
    meant to意思是“原本、应该”,这里可以翻译为“我本来就是说给你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