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六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1-12

    第六章 告别斯特林


    早晨,是万物苏醒的时候,当金色的三足乌鸦照耀大地,光之神祝福自己的人民时,新的一天就开始了……但是可恶啊!不要把我算进去,我是夜族的一员,黑夜才是我活跃的舞台。

    “伊露莉姐姐!菲蒙大人醒了吗?”

    一时间我的“搞不清状况综合症”再度发作,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大声回了一句:“伊露莉不是我们宿舍的!”

    “噢……啊!对不起对不起!”

    惊叫声和着慌乱失措的脚步声一起离开了,我的脑子还处于半睡眠状态,头沉落枕边,一个翻身继续睡,顺便抱住了旁边的面团。

    这一睡起码又过了两个小时,我的美梦不惊自破,但是我依然闭着眼睛,想和以往一样在床上多赖一会儿,天气这么好,床这么舒服,面团这么柔软,我为什么要急着起床呢?

    ……面团?

    不对头!我的抱枕面团应该在家里,没有道理会出现在游戏中。

    我睁开了眼,伊露莉的脸近在咫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睁大了眼睛一直看着我。唔?我一直抱着的是她吗?!我明白过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流鼻血?不是!我不是清纯少年;趁机卡油?更不是!我又不是菲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擦自己的嘴,生怕睡觉时候有流口水,还好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的嘴睡觉时闭的紧紧的,没有流一枕头的口水让我丢脸。

    “呵呵,不好意思,一直抱着你,很热吧?我睡糊涂了。”我摆出笑脸,避重就轻。

    伊露莉的脸不负重望的泛起了潮红,“我不是故意吵醒您的。”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醒过来的,不是被你吵醒的。”我连忙申明。

    “那……我可以起来了吗?”

    “可以呀,请便。”

    “您的手……”

    说到这儿我才发现我这个笨瓜的一只手还恋恋不舍的搭在人家腰上,忙不迭道歉松手,还她自由。伊露莉轻盈的跳下床,连鞋也没有穿好就飞快的跑开了。

    “事情好像严重了。”

    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的做法有多么欠妥,不管我本身怎样自恃光明磊落,没有动任何歪脑筋,但对于伊露莉来说却是和一个男子同床共枕了,而且这个男子还是“风流成性”的同义词,出了名的毫无节制,更糟糕的是我居然睡迷糊了,把她当成了抱枕面团,一直舒舒服服的抱在怀里,那就更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这张床这么大,我明明已经离开她很远的睡了,怎么还会碰到?难道我的睡相真的那么差?!亏得我昨天是和衣而睡的,希望伊露莉能注意到这一点。

    我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的说:“傻瓜,现在知道了吧?不要老是用自己的观点来考虑问题,也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啊。立场不一样,结论也是不一样的……咦?我什么时候能说出这么拔高调的话来了?牙齿好酸……”

    就在我学着星际中虫族刺蛇的样子龇牙咧嘴好像要吐口水的时候,伊露莉又进来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已经梳洗完毕,石青色的长发简单的挽在脑后,手上捧着干净的衣袍,放到我身边。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羞涩的表情,似乎还在介意刚才的事情。

    “今天的早餐有菲蒙大人您爱吃的耶丝蛋糕。”

    “是吗?太好了。”听到这话,我虽然还在思索该怎么让伊露莉释怀,仍然忍不住喜笑颜开。我和菲蒙的口味并不一样,所以花了几天的时间来扭转伊露莉记忆中的“菲蒙大人挚爱的菜肴列单”,伊露莉接受的教育就是即使心中有疑惑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对这个突然的转变没有提出一点疑问。

    “不用再换衣服了吧,这身可是昨天才刚刚换上的,还很干净。”我把伊露莉拿来的衣服放到一边,习惯性的提出反对,因为在宿舍里都是要自己洗衣服,顺延着惯性也不想勤换衣服累死自己。

    “可是您常说上过战场的衣服带有污秽的浊气,从来不会穿第二次的。”

    “我有那么说过吗?好吧,也许曾经有说过吧,那么容许我现在更正一下我的观点:没有弄脏的衣服没有必要替换!”我高声宣扬着和正牌菲蒙完全相左的生活原则,伊露莉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闪动着,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昨天晚上一直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想把衣服弄脏也办不到,除非叫火爆喷我一记咆哮弹,不过那样的话这件衣服也完蛋了,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换。”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啊——对了,早上的时候好像有人进来找你,我睡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谁。”

    “那是哥菲斯特。”

    我“哦”了一声,原来是菲蒙的那个小侍从兵,然后马上发出了醒悟过来的叫声,气急败坏的追问:“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那个时候就已经醒了?!”老天,不会吧,我那种睡相居然让人看了这么久,虽然没有留口水……但是要怪她好像又说不过去,毕竟把她当抱枕抱住的人是我,想必她也不想长时间看着那么一张标榜着“色狼”、“不可理喻”、“冷血混蛋”诸如此类负面标签的人的脸的。难道、难道所谓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吗?但是,神明在上,拜托你们搞搞清楚,做坏事的是菲蒙又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善良而平凡的学生罢了。

    ※※※

    我没有忘记宰相来信中所提到的事情,准备回王都之前在斯特林搜寻传说中的宝物上贡给即将来临的第一王妃陛下,以图个破财消灾,买个平安度日。如果是普通游戏的话,现在我应该在城内居民家中挨家挨户的翻箱倒柜了,NPC们即使看到也绝对不会出头干涉,但是在这个逼真的虚拟游戏中我可没有做入户强盗的打算,更何况斯特林城民居数量近千,在找到宝物之前我一定会先累死的。

    这种时候当然就需要超级能干的马萨特拉出场了。

    “走粼,你有没有看到马萨?”因为到处都找不到马萨特拉,我最后跑进龙舍向他的坐骑打听。巨大的幻兽用标准的好奇宝宝眼光看着我,反问道:“为什么昨天你骂了人却没有血洗积水森林?你的脾气和以前怎么不一样了?这几天你身边怎么都没有出现漂亮的女性?还有,你什么时候开始叫他马萨的?”

    “你怎么什么都要问啊?”真是想不出怎么会有这么八卦的龙,看样子真的是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走粼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上去非常恐怖!那——么大的嘴,那——么尖的牙!基于上古幻兽的尊严,只要菲蒙情绪还算正常,他们也会以普通的心态来和他相处。我看要是让他们知道真相的话,我大概已经被他们踩在脚下了吧。

    “因为拥有那么漫长的岁月,总得找些问题来让自己思考嘛。”

    说的跟什么伟大的哲学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革命家一样。

    “老头你多老啦?”

    “真是失礼,我才三千岁都不到,还是条年轻的龙,照主大陆种族的说法来说,就是还处于风华正茂的黄金年龄段。”

    真的是很失礼,没有想到这是一条公元前的龙,见证了三千年来的沧海桑田,说起来,不知道菲蒙有多大了,千万不要告诉我他也是一个公元前的遗迹哦……不行不行,不知不觉中思路完全偏离了正题,我旧话重提,问道,“说了半天,你知不知道马萨在哪里啊?”

    “下——官——在——这——里——”

    哇!真是厉害!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声音还在百米开外,收尾的时候已经站在我面前了,这份功夫我只在金庸古龙的书里面见识过,更厉害的是完全无视物理上的加速度的存在,瞬间刹车的干脆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我差点没有疯狂鼓掌大声叫好“再来一个”。

    武林高手显然一点也没有发现我对他的崇拜之情,非常谦虚地问道:“请问找下官有什么事情?”

    “请大侠收我为徒吧,啊不是!”我被自己说出来的话吓了一跳,说错空间了,这种话留着下次玩武侠游戏说才对,整理了一下思绪,我再度开口道,“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帮忙在这里找些好礼物送给第一王妃?”

    “是,不过……”转折词来了,希望不是坏事。

    “不过什么?”

    “王妃陛下身居皇城深处,第一军团长贝利亚鲁大人负责皇城警戒,您打算怎么将礼物送到王妃陛下座下呢?”

    我听的满头雾水,怎么听上去送个礼像做贼一样啊?我又不是要走后门。于是我就说,“应该没关系,堂主……宰相写信来告诉我,王妃过些日子要来克撒了。”

    没有想到我说的话会带来这么大的反应,马萨特拉拼命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不由得让我感到心虚——难道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半天,他才开口说话了:“请恕下官逾越,但是您真的打算放弃中立的立场吗?”

    天呐,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拜托谁好心的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王妃来到我会放弃什么中立的立场呢?而且,我又是中立在哪两方之间呢?

    那个“谁”当然非马萨特拉莫属,在我辛辛苦苦东套一句西套一句的努力之下,终于让我搞明白了八八九九。

    七大军团长并非如理想状态那样以魔王陛下为核心团结紧密似兄弟姐妹,事实上七个魔神各有各的私心,彼此之间明里暗里勾心斗角,并且依照利害关系分为数个派系。大致情况如下。

    第一军团长贝利亚鲁被公认为拥有七大军团长中最高深的个人实力,担负着最重要的守护皇城一责,她笼络了第六军团长芭艾尔。

    第二军团长彼利特的军团则是最强大的部队,不仅体现在数量上,同样也体现在质量上,军团中的高阶魔族是最多的,甚至有数个魔神级别。军团长彼利特野心勃勃,或许是在窥视着比第一军团长这一宝座更高的地位,以上是我的个人推测,因为照游戏漫画设定定理,一般总会出这么一个以下叛上的角色。第五军团长阿斯蒙迪奥斯是他的同伴。

    宰相贝尔施布尔则是另一股势力,他深得陛下的信任,虽然没有掌握兵权,但是有陛下的撑腰,谁也不敢动他分毫。

    第三军团长安普罗西亚同时又贵为第一王妃,身处皇城深处,她的代理人保持中立。

    第四军团长阿秀达诺丝和第七军团长菲蒙冷眼旁观,没有加入任何一个派系,但是比较而言,第四军团长因为和第六军团长私底下交情不错,因此偏向第一军团长他们一边。

    在大致搞清楚魔族统治阶级的派阀情况之后,我不禁扬天长叹:有没有搞错?就这么几个军团长还分了好几派,看来搞内讧并非人类的专利,不过也没有办法,如果游戏不这么设定的话,这片大陆大概早八百年就被团结一致的魔族统治了。如此说来我们几个死党的团结精神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平时会打来打去,但在碰到关键时刻还是会一致对外……不过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碰到过什么关键时刻……说起来,上次没有准确的把粉笔扔进某个家伙的嘴里还真是遗憾呐……

    我跟马萨说放心吧目前为止我还不打算放弃中立的立场,宰相虽然提供给我情报但是并不索取相应的回报。我心里暗想:要我帮堂主?我才不要,不给他再添点乱已经算有同胞爱啦!马萨对我的话很明显不相信,的确很难让人相信这一点。我只好略过所有解释内容直接下达命令,“总而言之你快点给我去找可以拍马屁的礼物!”马萨很听话的就跑开执行任务去了。

    ※※※

    要走了,要离开斯特林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特别舍不得“千睡猫”。我坐在“千睡猫”的吧台前,趴在桌上看着老板娘招呼客人,感觉要离开家人一样。

    “菲伦!昨天怎么没来?找到新的地方玩了?”老板娘西雅招呼完客人,回到我身旁询问道。

    总不可能说实话,说我跑积水森林杀NPC去了吧?而对着一张和我妈妈一样的脸说谎话又违背我一向的好习惯,所以我干脆顾左右而言它,“你请了一个新招待?球球呢?”我纯粹只是没话找话罢了,球球在哪里我可比老板娘更清楚。

    我似乎挑错了话题,老板娘正憋着满肚子的牢骚,一碰到机会立刻全部倒了出来:“球球辞职了,不知道那女孩子心里在想什么,好好的安稳日子不过,偏偏想要成为冒险者。当然啦,做这一行功成名就的人不是没有,但那不过是极少数的幸运儿罢了,现在的年轻人总是容易被表面的风光所迷惑,却从来不考虑风光背后的现实。风餐露宿、漂泊不定还只是小事,冒险者可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高风险职业,受伤就像家常便饭,而且即使在工作过程中受了工伤也没有体恤金可以拿;工作强度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魔兽不会按照你的工作计划表来,所以一定得二十四小时保持最佳状态;还得费心处理人际关系,一旦和其他冒险者关系弄僵,就会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事实上很多城镇都不太欢迎陌生的冒险者,因为冒险者大多是容易招致麻烦的体质,管理者也不希望自己的统辖区出现不稳定因素。我看,要不是因为大陆上魔兽横行、实在不能缺少那些人的缘故,冒险者早就被取缔掉了。”

    没想到我一句引来了老板娘的十句,如果不加以阻止,看样子还能滔滔不绝地往下说,我赶忙再度转移话题,“今天的客人比前几天还多嘛。”

    老板娘的脸色一下子绷紧了,那绝对不是为了客人增多盈收上升而高兴的表情,她拿起吧台上的酒杯用力擦拭,嘴里咕囔着什么。

    “怎么了?要是客人太多让你觉得累的话就休息一天好了,金钱方面你不用担心。”看着老板娘酷似母亲大人的脸庞,我真心实意的说道,并且期待着真的有一天我能够站在妈妈身边,底气十足的说出一句“金钱方面你不用担心”,好让她不再操劳。

    “不是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关心。”老板娘的笑容十分勉强,随即压低了声音轻声对我说,“听说‘深渊管理者’在找什么东西,把斯特林城弄得天翻地覆……不知道为什么魔族都不来我这里,所以大家都到这里来避难。”

    那个什么“深渊管理者”该不会是在指我吧?

    “‘深渊管理者’是谁?”我战战兢兢地小声询问。

    老板娘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老妈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我条件反射的想要认错道歉。这时老板娘靠近我,说话的声音更轻了,几乎接近耳语,“你是外来人,你很幸运,不必生活在那个阴影下面……那个‘深渊管理者’是莫西亚【注一】的魔神,他的名字是……菲蒙,不要再让我说一遍那个名字了。”她打了一个寒颤,脸色变得很差。

    我的脸色也不好,就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一样。环顾周围,人们都在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着,静下心来听果然大部分的话题都围绕着“深渊管理者”在打转,其中当然不可能有好话。我坐在那里,感觉锋芒刺背,尽管没有人知道吧台前这个一脸迷糊的客人的真实身份。

    “你还好吧?”我注意到老板娘的眼色越发不对劲,忍不住问道。

    “没事……我没事……只是有点想起了从前的事情。”

    说是没事,看她的眼睛都红了,看到这一幕我连继续询问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惟一做出的决定就是——嘴上装拉链,以后在外面打死也不说出自己在游戏中的真名。


    【注一】:“莫西亚”是人们对冥法王的称呼,而“深渊”是冥法王所处的空间。
    分享到:

    评论

  • 对不起……我一直很懒,懒得搬贴……
  • 这么老的文章终于又更新了
    泪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