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八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1-12

    第八章 王宫旅游团


      因为受了那么多年良好的品德教育,我乖乖付了撞坏天花板的赔偿金,一点也没有利用菲蒙的名字来赖帐的打算。餐馆老板因为收到了数倍于应收数额的钱币,高兴的一直送到我们门口,还不住的喊“欢迎下次光临本店哪怕再打坏天花板也没有关系”。

      出了餐馆,伊露莉和马萨两人走在前面,我和丽普斯差了几步落在后面,以只有我们俩能听到的音量耳语着。

      “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一开始装作NPC?”

      “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失望的样子很好玩呐?”

      “去你的!你在耍我啊?”

      第三个同学,杜。光看外表的话很可能会被她欺骗,认为她只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女生,事实上她会在你快掉下坑的时候大喊“危——”然后等你真的掉下去后才接着喊“险——”,她就是拥有这样让人无可奈何的性格。

      “这样程度就算耍你呀?”丽普斯显得一脸的惊讶。

      我露出尖牙,牙齿很白,在太阳的余辉之下还有点反光,做出要咬她的样子。不过,就像我怎么也没法子怕实际上是堂主的贝尔施布尔一样,丽普斯同样不会畏惧隐藏在菲蒙面貌下的我,她回视着我,一付无所谓的表情。

      “你再这样我就亲你啰!”我耍无赖了。

      “哟!你敢吗?你敢你就试试看!”丽普斯针锋相对。

      去!我不敢?我不敢?!我不敢吗?!

      哎——你还真说对了,我不敢!

      我一边叹息着自己的道德,一边退缩了。虽然以如今所扮演的角色性格和立场来说,我完全可以不负责任的胡作非为,抛开现实中的一切拘束,自由的放飞心 情,不过,说是没有胆量也好、还没有适应新身份也好,我依旧被无形的条款约束着。最起码我不想让人当作色狼,想要扭转菲蒙的坏名声,这项革命事业十分艰 巨,一步都不能走错。

      想到这里我又要抱怨了,该死的随机率!给我抽中这么一个角色,哪怕是个好战嗜血的魔族也比这位仁兄好,就算是《魔法提琴手》里面沃伍卡那样残暴的角色我也乐意,总好过个人作风有问题的家伙。

      “是堂主还是芒果告诉你我是菲蒙的?”

      “你是说他们两个也是魔族身份?”这次丽普斯脸上的惊讶不像是装出来的,“我还没碰到他们,你是我在游戏中遇到的第一个同学。”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好奇心大涨。

      丽普斯一付“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问”的表情,“除了你,还有谁会用国际歌的曲调来唱国歌?”

      原来是这一点暴露了我的真实身份,下次改唱王菲好了。

      接下来我们又交换了彼此所知的情报,我告诉她堂主和芒果的角色,她也说了她的情况。

    杜所扮演的丽普斯是第五军团的参谋长,和马萨的职位一样,而她的顶头上司就是菲蒙的那个朋友——阿斯蒙迪奥斯,就在不久前她还在第五军团的驻地威斯逊城, 前天才被顶头上司以紧急命令莫名其妙的招回了克撒。因为她选择的是全知模式,所以我从她那里挖掘了不少这个世界的常识。这些基本常识堂主都懒得教,一句 “谁叫你不选全知模式的”就把我给打发了。以后笑话可以少闹了。

    ※※※

      我们是跟着一个旅游观光团一起进王宫的。

      不用怀疑你的耳朵,我的确说的是“旅游观光团”这五个字。

      不过当我第一眼看到那群跟着一面红色小旗子走的观光客时,我也在怀疑自己的神经有没有问题。

      “咦?看来这几天我是累坏了……居然会看到幻觉……”

      天天睡到日上三竿的某人喃喃自语着。

      “如果你是在说那个的话,我也看到了。”丽普斯指了指那群观光客,笑嘻嘻的说。

      “那么你能不能解释一下那个是什么东西?”

      “旅游团啊。”丽普斯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

      是哦,除了脖子上没有挂相机之外,怎么看都是旅游团,看他们跟在一个举着一面三角小旗帜的人后面东张西望,一付兴致勃勃的样子。但是问题是……

      “这里是游戏里面魔族统治的中心哎!王宫更加是中心的中心哎!而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剑与魔法的世界里有旅游团这种东西的!更别提什么大魔王的王宫也是旅游景点这种事情了!”说到后面我的舌头都快打结了,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放心!都有收门票的。”

      “混蛋!谁在关心门票啊?!”

      越来越感到无力了。魔族应该是强大邪恶的代名词吧,可为什么现在我却只感到了“无责任恶搞”这个词呢?

      丽普斯好像很满意看到我的脱力,偷笑了一阵之后,才开始向我解释:“其实在北域,魔族的统治非常宽松,税制也不重,基本上只要其它种族不惹事的话,就 不会干涉他们的生活。结果就有很有投资头脑的大商人看准了机会,申请能够参观王宫,陛下没有反对的表示,就这么批准了。这也算是拉近上下关系的办法之一 吧。”

      真是有够夸张!

      “不知道我们进去要不要买门票……”

      “我们有月票的啦。”

      “月票上面还贴有照片然后到了月初就要换新的是不是?”

      我和丽普斯两个人就这样彼此交换着很无聊的笑话。

      “我没想过这里的魔族统治会接近无为而治。”不知道游戏设计员是出于什么考虑才让魔族扮演这么温和的形象的。

      “也不是,事实上上层支配阶级内部也有不同的意见,”丽普斯给我扫盲,“你知道现任宰相和第一、第二军团长之间有很多矛盾吧?”

      “这方面的知识刚刚有恶补过。”

      “三派的政治理念都不太一样,如今占上风的是宰相,他推行的是宽松统治;第一军团长贝利亚鲁主张强权统治政策,完全掌握它族的动向,不给任何喘息叛乱 的机会;至于第二军团长彼利特,他的那套最恐怖啦,说简单点就是灭绝政策,他的理念就是魔族应该成为主大陆上惟一的智慧生物,其他智慧生物没有存在的必 要。”

      “为了大地的爱与正义,堂主还是继续当他的宰相吧。”一想到政治上的变化会导致主大陆的腥风血雨,我就宽宏大量地决定不努力推翻宰相的统治了。将旅行团引发的政治格局放在一边,我接着又问起另一个好奇的问题:“哎,威斯逊城是个怎么样的地方啊?”

      “我不知道,”丽普斯撅起嘴不高兴的回答,“进游戏这么长的时间,我都被公务困在领主馆里面,成天都听见‘丽普斯大人这件事情怎么办’、‘丽普斯大人 那个人该怎么处置’,根本没能好好的逛逛玩玩。而且我都快忘记自己到底是谁了,有一段时间听到侍从喊我‘丽普斯大人’,我还真以为自己是那个魔族女子 了。”

      “一个人的定位其实是来自社会对你的评价。”我煞有其事的说着,事实上我比丽普斯也好不了多少,被放置于新的环境中顶着新的身份,托了身边两个朋友的福才不至于像丽普斯这样会迷失自己。

      “别光说别人,那你自己又怎么样?名声远播的第七军团长菲蒙大人?”丽普斯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

      “什么怎么样?我很好啊!”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几乎是条件反射,“不说芒果和堂主,就连其他的NPC也很好相处,比如你上头的那位阿斯蒙。”

      “你叫他什么?‘阿斯蒙’?”丽普斯追问道。

      “就是阿斯蒙迪奥斯,阿斯蒙是我对他的简称,反正他是菲蒙的朋友,不介意我随便缩减他的名字。”

    丽普斯的语气突然变得非常语重心长,“我跟你说,现在的你呢,虽然有着这样的外貌和这样的身份,但其实并不是真的菲蒙对吧?”不等我有所反应,她继续说 道,“我也好,芒果也好,玩家都是如此,表面和内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点不用怀疑。不过你要知道,有些时候并非只有玩家才是戴着面具行走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无奈地问道,杜总是不肯直接爽快地公布答案,在将别人的胃口吊得十足前她是不会放弃享受绕圈子的乐趣的,虽然她自己辩解说是“在设置了障碍的迷宫中找到宝藏更加有成就感”,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她个人的恶趣味罢了。

      “我想说……”丽普斯的嘴角绽放出了某种意味的笑容,“……接下来的你就自己去推算吧,我已经说太多了,一次性就揭露谜底可不是我的作风。”

      当杜露出这样的笑容的时候,就表明在这个话题上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说下去了,虽然我还是很在意她到底想和我说什么,但现在再怎么追问也于事无补了,我只得换了一个话题,与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然后和伊露莉、马萨一起跟在那个观光旅游团后面,慢吞吞走进王宫。

      旅游团里面有的游客个子未免太高大一点了,菲蒙已经算高的了,但和他一比好像一个身形尚未长足的孩子。那个半兽人堵在那里,其他人都别想通过了,可惜 那个人还不自知的样子,兴奋的四处张望,不时指一个方向大声问同伴“那里是什么地方?”,倒是与他结伴的两个年轻人很不好意思,一个全力拖着他往前走,一 个不停的向周围人抱歉。

      “唔,营养过剩……”我用力把视线移开,虽然和菲蒙的出发点不一样,但至少两者欣赏的眼光相差无几,比起壮的好像牛一样的筋肉男,我更喜欢看到花朵一般纤细的妹妹。

      我的视线停在了举着红色小旗子招呼着大家跟上的年轻女子身上,是一个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妹妹,就像书上形容的那样,有着乌鸦的羽毛般乌黑柔顺的长发。

      “88,58,89.是四季喜欢的女孩类型……”

      “你在说什么啊?!”丽普斯踮起脚尖扭住了我的耳朵,我吃痛才回过神来。

      “我只是继承了菲蒙的能力而已……”我表现出一付无奈的表情,刚才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脱口而出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判断出那三个数字来的。

      丽普斯拉着我快步向前,超过了旅游团,“管好菲蒙那家伙,不要让他再胡作非为。”

      我发出了标准的坏人笑声,就是快失去控制了才是最有趣的时候,这可是田中芳树大神说的。吓唬吓唬人也挺好玩的。不过大前提是,不能真的失控,真的失控的话下场会很惨!包括别人和自己的下场。

      ※※※

      在阔别一个礼拜之后,再度见到堂主那张苦瓜脸还真是让人高兴啊!虽然贝尔施布尔的脸实际上离苦瓜脸有着光年以上的距离,不过我想我已经达到了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境界。

      “放心了,你还没有被别人的诅咒给咒死。”

      这是久别之后从友人嘴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真是让我感动莫名。

      “去往地狱的路上没有堂主给我引路,我怎么能放心的前进呢?万一一不小心拐到天堂那边去了怎么办?”我一边表示感动的拭着泪花,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一脚揣了过去,可惜被躲开了。

      “没有关系,你一开始就以天堂为目标前进就能到地狱了,不用我带路也行。”说着,贝尔施布尔的视线移到了在场的另一个人身上,“你找到同学了?”

      “如果我说我只是一个NPC呢?”丽普斯反问。

      又来了,不肯一次正面回答问题的性格。

      贝尔施布尔沉默了片刻后,回答道:“PK掉一个NPC,我是不会手软的。你还坚持刚才的回答吗?”

      “反对!这个NPC是我罩着的!你要想PK掉她,先得问问我!”我挡在丽普斯前面,临时决定站在她这一边。虽然和堂主作对向来是由666负责的,不过既然现在666不知道在哪里,那么就由我来接任这个革命的重担吧。

      “你罩着的?铜锣湾的抗霸子啊?”贝尔施布尔显出了很无趣的表情,“算了不闹了,到底是哪一位?”

      这么快就收尾啦?我还没玩够呢,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你来我往打上十几个回合对砸火球各发雷电互念禁咒相喷咆哮弹……唔,最后那个就算了吧,好像是龙专用的攻击方式。我失望地看着宰相,猜测他是不是因为阿秀达诺丝不在而没心思和我吵嘴。

      丽普斯好像也挺失望的,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我是杜,现在是第五军团的丽普斯。”

      “原来是‘战场上的疾风’。”

      “嗯?丽普斯的外号?”我随口问道。

      “不是她的难道还是你的?放心,你只会被叫做‘情场上的疾风’、‘温柔乡中的徘徊者’。”宰相不动声色地捅了我一刀,刚才还认为他没有心思运动他的毒舌……这个观点显然是错误的。

      “唔……拜托,那个不是我,请不要毁我的名誉……”

      我的名誉……现在还存在吗?和菲蒙混淆在一起的话,恐怕已经没什么希望了吧?

      我再度陷入无力状态。

      ※※※

      “这里是哪里啊?”

      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我迷茫的环顾着眼前的场景。

      好像不应该独自走在王宫里面的。

      刚才和丽普斯他们聊到半夜三更,宰相一句“太晚了不太好,不送,慢走”就把我赶了出来,而丽普斯也随即扔下一句“那就这样了”便不见了踪影,只剩下我一人,站在漆黑幽静的走廊中,独自一人面对漫漫长夜。

      两个家伙该不是故意的吧?……可能性不排除。

      随便挑了一个看上去有几分印象的方向走的结果,就是落得现在的下场。

      走了半天,都没碰到一个会动的,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难道魔族有着良好的作息时间表,全都有着早睡早起的好习惯?这么说来,我还真是比魔族还不如啊……

      话又说回来,这张宫殿地图做的也太大了吧?!

      我愤然的抱怨着地图制作者,真是一点也不为玩家考虑,所以我最讨厌那种要走迷宫的游戏了。

      如果时间变一下的话,我会很乐意漫步在这个大气磅礴的建筑之中,欣赏着眼前壮丽的景致;如果再加上四季和阿笑两人的话,我大概会以为时光倒流,回到一年前我们三个游览故宫的时候……唔,想到故宫的珍宝馆,又要流口水了……

      耳朵突然捕捉到轻微的动静。太好了!终于可以问个路了!我忙向声源处跑去,一边擦去快要流下来的口水。

      “Excuse me,请问……”

      响应我的,居然是猛烈的攻击!

      “等一下!我不是小偷啦——”我抱着头,以离“优雅”这一形容词十万八千里的动作险险的避开了。管它,能不被伤到就好!为了停止对方的攻击,我大呼小叫着表明自己不是坏人。

      不过仔细想想对于非魔族的来说,菲蒙就是一个坏蛋吧?搞不好对于有些魔族来讲也是坏蛋……

      很遗憾的,对方接下来的发言,让我明白过来,他们不是因为以为我是小偷而出手攻击的。

      “以白昼的守护者,至高的神明,光之神瑞迪亚斯的名义,我们要把你消灭在永劫不复的黑暗中,受死吧!万恶的大魔王!”

      罗嗦的台词!要是我的话,最多一句“你去死!”就搞定,有多余说话的时间还不如用来念咒语……等等,重点不在这里吧?

      “喂!你们找错目标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