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2同人]牵牛花观察日记 海之篇(上) - [同人小说]

    2008-01-19

    还是苏文,雷的快退!

     

    《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未来》后续

    某年7月4日

    今天种下了牵牛花的种子。

    由于不可抵抗因素,这个假期结束的时候必须要交上一篇纪录牵牛花生长情况的日记报告。老妈知道了之后,很愉快的替我买回了牵牛花种子和记录用的本子,然后郑重其事的把种子、本子交到了我手中。

    小孩子要培养耐心、细心和爱心。这是老妈宣称的教育方针,但在我看来她本人却极度缺乏这三点。更确切地说,她的耐心、细心、爱心全都放在我家老头子身上了。


    7月5日

    没有变化。

    今天被老妈修理了一顿,因为昨天我写的观察日记中叫老爸叫“我家老头子”,结果被修理得很惨,果然是缺乏爱心的人。

    真是的,叫他老头子只是一种亲切的称呼罢了,周围邻居家的孩子在提到自己爸爸时都是这么叫的。当然,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家老头子看起来还是非常年轻的……简直年轻得可疑,每次我填写家庭情况表的时候都会怀疑父亲那一栏的岁数,他真的已经40岁了吗?询问他是没有用的,只会得到一个“谁记得住那种东西”的回答,询问老妈更加没用,她会告诉我一个大得离谱的岁数,当我是傻瓜。

    哪里会有人能够活几百岁的阿?我又不是妖怪的孩子。


    7月6日。

    没有变化。

    我还得好好磨练一下我的藏东西的功夫,再也不能让老妈找到观察日记,不然一定会被她修理死的。

    老妈最讨厌!


    7月7日。

    依然没有变化。

    今天没有任何动静,老妈哼着歌给我做便当,还送我出门,让同行一起外出的朋友羡慕半天。

    仔细想想,老妈虽然在涉及老爸的时候会不讲理一些,但平时还是很好说话的。我和人打架,她通常说一句“别动刀子”就不再说什么,还会以很神奇的方式给我疗伤,只要她的手白光一闪我的伤口就痊愈了,真是非常不可思议。

    结果我却为了检验老妈是否还找到了观察日记而写下了“老妈最讨厌”这样的话来……自我厌恶中。


    7月8日。

    发现一直没有变化的原因在于种子,重新种下新的牵牛花种子。

    今天老爸问我在写什么,我如实告之,当然隐瞒下了关于他年龄那部分的猜测。结果……结果他告诉我一件让我郁闷死的事情。

    前几天我种下的种子是死的。

    翻开土后,证明老爸是正确的,前面的时间全部浪费了。

    想起来了,老爸经常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不过事后证明那些话都是正确的,我问老妈这算不算预言,结果她回答我那只不过是神经搭错。老妈总是管老爸叫“水母脑袋”,听上去很亲切,不过能不能别叫我“小小水母”啊?


    7月9日。

    发芽了。

    牵牛花终于发芽了,本来应该好好的纪录一大笔的。但是今天的注意力完全被另外一件事情给占据了,根本拨不出空闲来观察一片叶子的成长。

    两位陛下近日要来我们小城视察!

    海兰的现任统治者,人称“狂皇”的卢卡陛下及其皇后陛下的治世已经超过了一百四十年,世人大多传言,海兰的盛世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皇后……

    等等!那么说起来的话,人还是能活过几百岁的喽?


    7月10日。

    长了两片叶子。

    昨天我去图书馆查了资料,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原来我们的陛下能够活这么长时间是因为真之纹章的缘故,真之纹章不仅能给于拥有者强大的力量,还能给与无尽的生命。这么好的事情,如果我也有真之纹章就好了,那样就算让我写千年乌龟观察日记也没有关系。

    老妈问我在查找什么,我说了之后她笑半天,然后说她也有真之纹章。

    又当我傻瓜。


    7月11日。

    又长了一片叶子,爬高两厘米。

    整个小镇全体动员起来,为了迎接陛下的到来而作大扫除。我们家因为地处镇子中央而被列为重点对象,镇长甚至亲自跑来苦口婆心的劝说我家人整修一下院子,结果被我老妈“唔噢这样啊等天放晴了再说吧”的含糊蒙混过去了。想想镇长也够可怜的,一大把年纪了到处跑,却还碰到我家人这样无动于衷的刺头。

    我跟老妈说要不我来整修院子,结果老妈嘿嘿嘿笑得非常诡异。

    “开玩笑,我不在院子里挖个坑来陷害她已经算客气的了,别指望我大动干戈。”

    我觉得我是听到了老妈这么说,但是这话说的实在太奇怪了,我想我大概还是听错了。


    7月12日。

    新长出的叶子被穆克穆克扯掉了。

    我龇牙咧嘴想教训这只小飞鼠,可是它被老妈保护的滴水不漏,我完全没有动手的余地。

    镇长今天又来游说,可是老妈的心思全都放在保护穆克穆克身上了,根本没听他在说什么,我说还不如别让镇长进来呢,这样还能省下茶叶。结果老妈说没有关系啦,反正我们家也没有人喝茶。可是我喜欢喝茶啊……她是不是根本没把我算在家人里面?

    两位陛下的行程已经确定了,似乎是后天就会大驾光临。我突然觉得没必要这么急着看陛下的样子了,反正等我胡子一大把的时候,他们还是现在的样子。所以应该是是陛下急着看我们,而不是反过来。


    7月13日。

    发生了非常神奇的事情,昨天被扯掉的叶子居然完好无损的长回来了。

    这件事情实在太奇怪了,我问我家老头子他有看到什么吗,可是他却回答我“真之纹章,带来混沌的永远的痛苦”之类的我根本听不懂的话,再追问的时候,他只说 “不是我干的”就跑开了,看他走路的样子有点让人担心,可不要像上次那样一路晃到卡拉亚族驻地去才好,不过穆克穆克有跟着他身后,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有时候我会觉得老头子的眼睛有问题,他那边红色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东西,不过照老妈说起来就是“他何止眼睛有问题,他是整个人都有问题啊”,一边说一边很得意的笑。

    当初他们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管了,明天狂皇陛下和白皇后就要到我们小镇了,我最后一次问老妈要不要整修院子,她却指示我去挖坑。

    最后填坑的应该还是我吧……考虑了半天后我还是决定忽略掉这个指示。


    7月14日。

    记录情况空缺。

    今天没来得及往花盆那边瞟一眼就被抓住迎接陛下的到来,然后从头到尾都在外面充场面。呼呼,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小镇上有这么多人,他们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真的不是镇长花钱雇来的吗?算了,以我们镇长耿直的脑筋,应该是想不出这么高深的诡计来的。

    人太多了,我根本就没看清楚两位陛下的长相,只能隔着很远惊鸿一瞥,连是老是少都没看清楚就被周围的人群冲走了。可恶啊!如果我也和穆克穆克一样会飞就好了。

    连续治世一百多年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像我这样的平民百姓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到的吧?那种整个国家都压负身上的沉重感。

    话说回来,在如此热情高涨的氛围中,我家人居然还能保持一贯的悠闲步调,留在家里不肯外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7月15日。

    牵牛花长出了两位陛下……

    我是说两位陛下长出了牵牛花……

    我的意思是陛下和牵牛花他们……

    …………

    …………

    让我冷静一下我的脑子,整理好语言能力再重新说。

    和牵牛花没有任何关系。

    我家人和两位陛下是旧识,而且不是那种一年、两年的旧识,也不是十年、二十年的旧识,他们的交情甚至远溯到迪南统一战争时期——任何一个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迪南统一战争是一百四十一年前的事情。

    原来,我真的是妖怪的孩子。

    我今天要早点上床睡觉,一次受太大的打击对身体不好。



    7月16日。

    牵牛花还活着,我只清楚这一点。

    昨天老妈和皇后陛下聊到很晚,房间里一直传出她们的笑声,本来家里有一个笑得很诡异的人已经够了,现在又来一个。那个、我不是说我们的皇后陛下笑得很诡异,我只是想说,她和我想象中的白狼皇后有点不太一样…
    好吧,实话说是完全不一样。

    在我的记忆中,皇后陛下是陪同狂皇一起奔驰于战场之上的女武神,据说士兵们看到她指挥全军的英姿甚至会感动到哭泣,当时她兼任第四军团长和总军辅佐代理官,可以说是百年前统一战争的最大功臣。而在战场之外,她是一位端庄娴雅的高贵仕女,是令只懂得欣赏铁血战争的狂皇也心仪不已的不可思议存在,当时主持婚礼的邻国大神官如此称呼她——世上唯一能驯服白狼的女士,因此,我国的皇后又有“白狼皇后”之称。

    弄了半天白狼皇后和我老妈是同一级别的?

    还是说我老妈和白狼皇后是同一级别的?

    虽然不太可靠,我还是决定去问问看我家老头子。


    7月17日。

    牵牛花大概还活着,不过它现在是死是活都不是重点了。

    早上从来爬不起来、非得要我拼命敲锅砸铁才能勉强清醒的老妈,无论什么时候、看到老爸就会无意识的笑起来的老妈,碰到蟑螂、蜈蚣此类多脚生物就会疯狂的扬起扫帚予以灭杀的老妈……这样的老妈,居然是统一战争中和白狼皇后齐名的武将,在短短的时间内闪电般立下功勋,简直就像完全清楚敌方的计划一般。

    而由我家老头子指挥的特别成立的第五军团则有着高到可怕的攻击力,敌我双方唯一能与之比肩的只有狂皇亲自指挥的本阵,黑色的铁蹄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有满目的荒芜。

    但是所有的记载中都没有纪录他们的姓名来历,只分别以“眩目”和“八房”来代称,我当时读到这里的时候还想,这真是神秘啊。

    我从来没想过这两个神秘就一直生活在我身边。

    我今天还是要早点上床睡觉。



    7月18日。

    牵牛花依然顽强的活着,目前叶子数目5片,缠绕木棍3圈。

    我突然觉得这株牵牛花和我很像,这么几天都没有照顾它也照样活着,我这几天接连受了那么多那么沉重的打击也照样活蹦乱跳……

    虽然知道了皇后陛下和我家人是旧识,但当我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不安得想要转身离开。陛下问我几岁了,老妈抢过话头回答说14岁了,我不禁觉得有些悲哀,老妈觉得我连这样的问题都无法自己回答吗?

    陛下的手很温柔的放在了我的肩上,啊啊啊,我的脑子无法思考了,血液瞬间集中在一点,可以感觉到脸颊发烫。

    我、我、我无法呼吸了。

    “明年就要成年了吗?”陛下这样询问着。突然之间我和当年可以为陛下而战而死的的士兵的感情产生了共鸣,我确切的感觉到,如果是这位陛下的话,只要她下令,无论什么我都能为她粉碎,所以当皇后陛下询问到长大的理想时,我大声回答想要成为保卫祖国的将士。

    其实在之前我完全没有想过要成为军人,每次学校写《我的理想》这样的作文的时候,我总是给自己描绘出一个悠闲的未来,学一门手艺养家糊口,或者在小城里做一个二等书记官终了一生,甚至有想过找一个看得上我的有钱人家的女儿倒插门入赘,这样毫无志气和建设性的未来。老师每次看到我的作文都会找我家人来谈谈,如果是老妈来的话还好,她只会告诉老师说那也是她的理想,如果是老爸来的话就比较麻烦,因为实在没有人能预料到他的行动。

    不过,既然我是“八房”和“眩目”的孩子,立志要成为军人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皇后陛下听了我的话后表情有些奇怪,只拍拍我的肩膀,后来我隐隐约约听到老妈问皇后,“少年部队早就已经废除了吧?”

    陛下回答的声音也非常含糊,我只听见一句话,“当然……可有不好的前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