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2同人]牵牛花观察日记 地之章(上) - [同人小说]

    2008-01-19

    苏文,雷的快退!

     

    《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未来》后续

     

    某年7月3日

    从侍官长手中得到太阳之颜的种子,并亲手种下。

    连我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突然决定种植并观察某种植物,但我就是如此决定了,让那些追在我后面喊着“殿下不要这样殿下不要那样”的人见鬼去吧!

    啊,果然还是能够随便说话比较轻松一点,总是要保持所谓王家的尊严实在是累死人,不知道父皇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不过现在敢于当面对着他说“不”的人,似乎只有母后大人和小吉尔。

    我?我从来不会说“不”,最多半途溜号。



    7月4日

    悄无动静。

    今天父皇的心情极好,连我没有完成剑术训练都不在意,若是平时,被训斥一顿是决逃不了的。

    因为母后和小吉尔从卡罗街的离宫回来了。

    父皇把我叫到座前,吩咐我出城迎接她们,虽然他说话和平时一样言简意赅,但有不少话重复了好几遍。唉!明明就是心里高兴,却不肯明朗的表达出来,身为一国的统治者就一定要隐藏自己的感情吗?

    后来我偷偷问了母后,她眯着眼睛笑起来,“他啊,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正面的感情罢了。”

    表达自己的感情有这么困难吗?

    我想小吉尔决没有继承到父皇的这一点,她表达自己的感情可算是淋漓尽致,爱憎分明,喜欢和讨厌非常强烈,一点都不含糊。只要是她看不顺眼的人,即使是克罗冈大公家的瑞尔,她也不会假以颜色。

    写观察日记的感觉真好,能够用这样随便的口气说话。



    7月5日

    同昨日。

    小吉尔一回来就没得安宁,整个皇宫再度生机盎然起来。父皇是讨厌失去控制权的人,唯独小吉尔能够面不改色的破坏他定下的规矩,当侍官长向父皇报告皇宫的喷泉被公主堵住了出水口而水漫金山的时候,我注意到父皇的嘴角甚至露出了一丝隐约的笑意。

    这个小鬼就是被父皇宠坏的。

    说起来,当我用“小鬼”来称呼小吉尔的时候,侍官长看上去都快晕过去了,他用颤抖的声音问我是从哪里听来这种粗俗的语言的,我本来想老老实实的告诉他,是母后大人教我的,但侍官长的年事已高,我怕他受不了这个刺激撒手西归,所以最后什么也没说。



    7月6日

    太阳之颜依然悄然无声。

    今天母后告诉我,我现在在种的植物,在民间有另外一个名字——牵牛花。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好好的花朵要叫“牵牛”,它明明和牛一点关系也没有嘛,太阳之颜这个名字就很适当了,当晨曦洒下,展录笑颜,非常的漂亮。

    结果母后说我太文绉绉了,不像父皇的儿子。这话让我很沮丧,似乎在责备我一样,接着母后又安慰我,说像父皇也没什么好的,一个时代出一个那样的人就可以了,老百姓也受不了一直都是凶神恶煞的统治者。

    我以前还以为母后期盼我成长为父皇那样的人,因为我的名字和父皇的一样,都是卢卡。母后听了之后又笑起来,说如果你像你父皇的话可没有女孩子敢喜欢你。我马上回答说还有母后这样的女孩子啊。母后几乎笑的喘不过气来,说她这样喜好的女孩子可说是绝无仅有。

    这样说的话,父皇可真幸运,遇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那个人。



    7月7日

    在我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太阳之颜,或者说牵牛花,发芽了。

    瑞尔听说小吉尔回来了,马上也跟着进了皇宫。

    瑞尔的全名是瑞尔•海兰•克罗冈,从中间的姓氏就可以看出来,他带有我们王室的血统,他的高高祖母是父皇的妹妹——吉尔公主——和我的小妹妹同名。以辈分上说他比我们小好多辈,但因为算起来太麻烦了,所以我们还是以年龄来划分彼此。

    小吉尔到今年年末也不过满13岁,说好听点她是活泼好动,说难听了她根本就是一个野丫头,调皮捣蛋一顶一的拿手,但不知道为什么,瑞尔就是死心塌地的喜欢她,不管她摆出怎样的态度来,都非常温和的对待她,就好像她是一个淑女。

    好吧,老实说我是一点也不明白瑞尔的想法的,如果我是他的话,我是决不会对一个比我小十岁、还只知道玩的小女孩感兴趣的。母后说那就是传说中的罗莉控,这话说的我满头雾水,什么是罗莉控?

    但是母后叫我不要光想别人,也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然后我想起自己前年就已经成年了,似乎是家中有适龄女孩的贵族家庭都虎视眈眈的样子,毕竟未来的海兰王妃这个头衔是非常诱人的。不过话说回来,父皇和母后的治世已经超过了一百四十年,至今也没有衰弱的迹象,就让他们一直统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我何必往自己身上套重担?结果母后说我没有理想,和某人家的儿子是一路货。

    很想知道这个“某人家的儿子”到底是谁。


    7月8日

    持续发芽中。

    近来母后一直在和父皇商议着什么,可以看到父皇紧锁着眉,什么也不说。但所有人都知道,最后父皇一定会遵照母后的意见来行事的。

    我们的国家是由皇王来统治的,但到父皇这一代,却是联合统治,皇和后都拥有权杖,有着同等的地位。因为这个原因,这百年来我们国家女性的地位有所好转,到现在也有女性出外工作了,这在百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在以前,我国的女性完全附庸在男性身边,被母后概括起来就是三从——从父、从夫、从子,听上去很可怜。在那样的背景下,父皇竟然把国家的统治权交给母后分享,实在是了不起的魄力,而母后也向世人证明了她无愧于这样的荣耀,以强硬中带着温柔的手腕治理着这片土地。

    据说父皇在登基之前就有狂皇子之称,母后则一直被世人称为“白狼皇后”,结果他们俩的后代,却是我这样和霸气无缘的人,每天写着观察日记,在日记里发发牢骚说这个说那个,一点也没有要君临天下的意愿,不知道他们两位要是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7月9日

    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是长累了,要休息一下。

    父皇宣布要出巡,并命令我以皇子的身份代为打理整个帝国。我的悠闲时光啊,看来要和我暂时告别一段时间了。

    母后笑的很有内幕,似乎在策划着什么,不管我怎么旁敲侧击她都笑而不答,只说以后总会告诉我的。小吉尔可不想那么多,只缠着父皇说要一起出巡,我看她是不想留在皇宫中被瑞尔烦,最后母后答应她一定会给她带礼物回来才算打发了她。

    我抽空看了一下母后亲自安排的出巡安排表,这一看可看出问题来了,排除那些幌子,其实他们只是想去其中的一个小镇吧?那个小镇上有什么?回头我要查查看。



    7月10日

    长高了一点点,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随着父皇和母后的出巡,所有的事务都压到了我的头上,虽然有宰相大人在,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在我手上,今天一天我都忙着往公文上盖玉玺,连喘气的工夫都欠。说到这里真是感谢小吉尔,她居然能耐住性子陪我坐了整整一天,帮我阅读整理公文,虽然年纪尚幼,但眼光已经相当锐利,看问题能够一针见血,分析起来更是头头是道,很多公文我都是照着她的意思来批的。



    7月11日

    怀疑它缩水了,

    小吉尔今天又陪了我一天,现在我知道了,她是躲着瑞尔,瑞尔能进入皇宫的大部分地方,但皇王处理公务的书房是禁地,连他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进来,所以小吉尔才选择在这里消磨时间。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不禁苦笑,问小吉尔为什么这么讨厌瑞尔。

    平心而论,瑞尔在贵族家的女孩中相当受欢迎,即使撇除他的家世不看,他的条件也很优秀。他的相貌清秀,据说和父皇的妹妹有几分相似,所以父皇对他很照顾,也颇有意成全他的心意,不过看另一个当事人的态度,恐怕要成功会很难。

    小吉尔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说:“因为他太粘了,赶也赶不走。”

    看来我的小妹妹不喜欢太主动的男性。



    7月12日

    仔细测量了一下高度,证明它的确是在努力的生长,虽然成果非常不显著……

    这次轮到瑞尔来向我倾吐内心的苦恼了,我体贴的神游太虚,并不时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事实上,我对他说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实话说,我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长久的兴趣来。

    我只喜欢站在旁观的立场上观察、分析,不投入任何的感情。

    我观察周围人,观察周围的一切,其中也包括自己。我发现自己对任何事物都没有留恋的感情,拥有的时候不会珍惜,失去的时候也感觉不到悔恨,简而言之,我是一个薄情的人。

    这也许和我的身份有关,既然出生就注定未来是立于权力的顶峰,自然受到尽心之极的照顾。无论什么东西,心念之间就能得到,无需付出丝毫的努力,结果造成了现在的性格,体会不到执著的感情。

    有时我会害怕自己的薄情。特别是那次我做梦了,梦见父皇、母后和小吉尔全都死在了我的面前,但梦中的我却冷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醒过来之后我光着脚跑到小吉尔的卧室,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迷蒙,看到她安然无恙的时候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幸好只是梦,幸好……

    我是海兰的第一皇子,未来皇位的继承者,但我不知道一个不爱这片土地的人是否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分享到:

    评论

  • 回头我解释一下好了
  •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苏文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