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二集 第五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1-19

     

    人鱼法师(by 菲)


    第五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瑞维尔在众多的旅店中选中的旅店名为“双树酒馆”,环境、价格、服务质量都很不错,但是我怀疑他只是单纯的冲着漂亮的女主人来的。

    我们要了两个房间,不过在具体安排的时候,我和奇拉薇雅、球球同屋,瑞维尔单独一个房间,这种会让不知情的人大吃一惊的布局。虽然游戏中是菲蒙的样子,但是并不代表我的心理也和菲蒙一样,和漂亮的人鱼、可爱的球球同屋,我一点也没有要犯罪的想法,最多想在某个混蛋入睡后在她脸上画个乌龟。当然我要郑重声明一点,和吟游诗人同屋的话,我更加没有要犯罪的想法。最好的安排当然是要三间房,不过出于金钱上的考虑,还是算了。

    前一段时间都在野外宿营,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睡得并不舒服,好不容易今天可以住在有屋顶四壁的房间里,几个人都很高兴,早早道了晚安便休息了。同屋的三人躺在各自的床上说着悄悄话,没过多久也都一个个被梦神带走了。

    果然在屋顶下面就太安逸了,在野外时天亮就会自动醒转,住店就一口气睡到日上三竿,就连一向睡眠浅的奇拉薇雅也没比我早起多少。迷迷糊糊地梳洗,等晨起准备都做完之后,瑞维尔敲响了我们的房间门,真不愧是队长,已经叫好了早饭……虽然实际上是午饭。于是大家坐下来解决民生问题,略略填饱肚子后话题又转到了我的等级恢复问题上。

      奇拉薇雅在弄清楚祝福无效的原因后,提出了另一个方案。

      “怎么样?试试我的办法吧。”

      “……”

      “你拿着纸和笔在算什么?”

      “我在算经过你的魔爪后还能够存活下来的概率。”

      因为这么实话实说,我的脑门上挨了一下九阴白骨爪,还被威胁要再给我来一套降龙十八掌外加灵犀一指,我只好不情不愿的投降了,表示愿意接受她的帮助。

      方案很简单,原来这个家伙的角色是高级召唤师,能够召唤各种与她签订了契约的魔兽,她这次打算召唤出噬魔兽,让那个噬魔兽来吞掉那股一直缠绕在我身上的攻击魔力,解除魔力禁锢。

      我犹豫了一下:“如果魔力等级太强会不会反噬那个噬魔兽?”

      “笑话!由我这个天才美少女法师召唤来的噬魔兽等级可是很高的!绝对没有问题!”

    “可是……”我在想要不要告诉天才美少女法师把我打成这样的其实是魔族的统治者,但是不等我把话说完,那个家伙就已经开始召唤她的召唤兽了,连我反对的时间都没有。

    下一刻房间中光的折射有了变化,回应了主人召唤的魔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原来是个史莱姆……

      “你说的等级很高的噬魔兽就是这种东西吗?”不是我看不起史莱姆,只不过以那种果冻布丁一样的身躯,实在是配不上噬魔兽这个名字。球球则发出了“哇……好可爱!”的欢呼声,张开双臂抱住了史莱姆,那种富有弹性的软软的样子,惹得我也想抱抱看。

      “你有什么疑问吗?”奇拉薇雅悠然地回过身,看着我。

      “我有着山一样高、海一样深的疑问。”我以一如既往的实话实说的态度应答。

      “事实胜于雄辩,就让真相来说话吧。”就这么说着,她不再理我,对着史莱姆做了一个手势。可爱圆滚滚的小东西瞬间充气般涨大,几乎不曾把球球挤到墙上,然后……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进了它的肚子……等、等一下,你确定这个家伙不会把我也一起消化掉吗?!

      史莱姆的体内充满了粘稠的液体,引起我多方面联想,没有一个方面是好的……恶心……但是我可以确实的感觉到,那股不属于我的魔力正在慢慢的流逝,感觉渐渐轻松,这个发现让我喜上心头,对于此处环境的恶劣也不再放在心上了。

      唉!什么叫“峰回路转”?什么叫“一波三折”?就在这几天里我可算体会到了,就在这时也不例外,仿佛是要加深我对这两个成语的认识一样,变化再度降临。

      魔力流逝停止了,将我包围的史莱姆发出了剧烈的颤抖,就在我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唉!我发现最近我说这句话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搞不清状况综合症”已经越来越严重了——“轰”的一声爆炸,我已经被弹到了外面,倒在房间的一角,狼狈的动弹不得。其他三人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房间里到处都是已经自爆的史莱姆的粘液,看上去好像刚刚有鼻涕虫大军通过,呕!

      “四季——”我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的噬魔兽——”奇拉薇雅发出了远比我凄厉的叫声,她凶狠的目光投向了我,似乎准备把这笔账算在我头上了,“你这个死人!”

      “混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的愤怒也是有着正当的理由的。

      正当我们两个准备开始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楼下的人好像听到动静要上来看看了,瑞维尔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连同球球一起阻止了我们俩的较量。自知心虚的四个人不需商议就达成了共识,赶在店主进来之前跳上屋顶,然后顺着长长的屋脊落荒而逃,跑得那么的义无返顾,就好像可怕的年级组组长在后面追一样。

      也许是教育上的偏差,我和我身边的人很显然都是一些不喜欢负责任的家伙,所以毫不犹豫的从双树酒店逃之夭夭,就连一向最有道德规范的球球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事后她解释说“真人姑且不说,留下来被一个NPC训半天未免太傻了”。

      其实说到底就是不想赔钱。

      因为逃跑的途中感觉比先前轻松多了,我调出数据查了查,发现现下的魔力值比刚才高了大概两百点。针对这个现象,我们几个一边跑路一边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个噬魔兽因为无法吞噬那股过高的魔力爆体身亡,它的魔力因此而被我反噬,推论就是我想恢复元气,就需要PK NPC长经验值,等到突破某一个临界点,就可以解除禁锢,迅速回复到原先的等级。

      在这里强调NPC,因为player们在游戏中相遇向来相亲相爱,即使是四季,我也无意对她痛下杀手。

      讨论完毕,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把身上恶心疤瘌的粘液清理掉。瑞维尔在前面带路,剩下三人紧紧跟随,眼见穿过茂密的集市,前方视野中迅速出现一条清澈的河流,吟游诗人一声令下——“跳!”就身先士卒地蹦进了河流,奇拉薇雅和球球也一前一后在空中划过两道弧线,以优美的高难度动作跃入水中,水花压得很好!我亦不甘示弱,来一个3176b抱膝向后翻腾三周半,扑向水的怀抱……哇!我可不可以load重来?我突然想起来我不会游泳这个事实!

      莫西亚保佑!菲蒙会游泳,才免去了我在游戏中溺水身亡的下场。我浮上水面,抹去脸上水珠,耳边传来瑞维尔的歌唱声,曲调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谷香两岸……”歌词则是“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扑通一声跳下水”,如此回旋上升。大家可以自己试着唱唱看,其实一字一字对应,深情演唱效果极佳。

      已经恢复人鱼本相的奇拉薇雅冲我使了一个眼色,于是我游到瑞维尔前面,对着他大做鬼脸,对方立刻应战,灵活的脸部肌肉配合以手指的助力,做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表情,简直超越了人类的界限!我憋住爆笑的冲动,认认真真的回应着。

      就这样,我在前线牵制住目标的注意力,奇拉薇雅则偷偷游到他背后,乘他没有防备的时候一把把他摁到了水下,作为他糟踏音乐的惩罚,我和球球全都没有良心地笑成一团。瑞维尔的手挣扎着露出水面,不知何时已经撕了一小块白布,疯狂挥舞着表示投降,吟游诗人虽然实力不差,但现在却是在人鱼的地盘上,无力自救。

      “怎么样?”奇拉薇雅征求我们的意见。

      我做出了沉思的样子,“嗯……以一般外交手段而言,不能立刻答应对方的投降条件,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做出答复。”

      如果人鱼真的依言行事的话,第一个退出游戏的荣耀铁定被阿笑夺走。

      好在人鱼法师并无意让队友夺走这个殊荣,没一会儿就轻笑着松开了手。受害者慌忙把脑袋露出水面,贪婪地吸收着空气,一付劫后余生的庆幸相。

      在和平时一样打闹了一阵之后,终于想起了最初的目的——清洗身上的粘液。奇拉薇雅带着球球游到远处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去,瑞维尔朝着相反的方向游去,我因为不太放心自己的游泳技术,所以乖乖的在靠近河岸边的地方游荡。

      可恶!那个史莱姆的粘液还真不是普通的难弄!要不是它已经爆体身亡了我非得教训教训它不可。这件衣服算是彻底废了,我看连什么504万能胶都不是它的对手嘞!下次我要是要用胶水的话,就叫一只史莱姆出来让它喷点口水算了,生物胶水,可随时召唤省时省力保证无环境污染……

      ※※※

      我仰面浮在水面上,静静地看着天上的白云从我的视野中轻轻地流过,来了,又走了,天空像水洗过的蓝,云淡风清,恬静淡然。我举起手,透过手指的缝隙看着太阳,水顺着手臂往下淌,溅在我的脸上,可以闻到清新的水汽。

      这一切都真实得不像一个游戏。

      不知道现在克撒王宫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缓缓吐出肺中的气息,任凭手重重落下,溅起高高的水花。我不喜欢想太多,我是来这里玩的,是来这里放松淤积多时的压力的,此时此刻,我没有必要尽菲蒙本身的义务,身为一个player,我有权利做出我自己的选择,而现在我的选择就是——和四季他们几个一起,以一个冒险者的身份踏上冒险的旅途。

      虽然我很想念阿秀达诺丝,也舍不得每天下午园丁的大麦茶,伊露莉同样很让我挂念,不过对不起各位,请原谅我的任性吧!

      因为今天一天折腾了不少时间,刚才没来得及休息就逃出了旅店,体力有点跟不上了,所以我干脆在水里打个盹,为了避免睡着睡着结果淹死这种无聊的死法,我预先在自己身上施了“龙息”咒语。

      为了找到这个能够在水中呼吸的魔法,我查找了半天,把等级在五以下,属性为水的魔法一个一个实验过去,累死我了!早知如此,就应该在魔力充沛的没地方用的时候就把咒语全部搞清楚用途,这就是没有预习这个好习惯的可悲下场。至于等级五以上的咒语,我现在没有能力施用,勉强施用的下场就是全身魔力榨干,成为被历史遗忘的可怜角色。

      这个时候路过这条河的过路人,如果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看见“伯里七大怪谈”之一——“打呼噜的浮尸”出现在护城河的某条分支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喧哗声吵醒了,带着怒气醒转过来。喧哗声的源头是一队岸边的士兵,看样子正在巡逻中,一群人差不多二十来个,正冲着河流指指点点说着些什么,虽然离开我颇远,但那副快流出口水的难看模样还是被我看得清清楚楚。我迅速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我倒!球球她们两个什么时候在那边玩起水来的?

    在夏日的午后,远远的看见清澈的河流中有两个身材姣好、容貌优雅的少女在嬉笑戏水,飞舞在空中的水珠折射出七彩的余辉,就好像出尘的妖精降临人间,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不过很遗憾的是,在许多人眼中他们根本欣赏不了这种诗情画意,美神出水和三级片在这种人看来毫无差别,照我看现在岸边的那队巡逻兵也是同样等级的家伙,之后让我听清的他们所说的我根本不想重复更加不想记住的话,更是让我怒自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找着手头有什么可以砸人的东西。

      不用魔法,因为刚才一轮试验,把魔力用的差不多了,虽然还可以用二级以下的魔法,但是你叫我用什么?特别版风盾?

      还没等我出手,一个大浪突然打上岸,把口无遮拦的混蛋们全部打成了落汤鸡,一队巡逻兵被弄了个措手不及,在愣了好一会儿后才毫无目标地破口大骂。

      唔……很有疑问,现在又没有起风,怎么会起这么大的浪?!

      我急忙四下搜索,不出所料看到了瑞维尔在离岸边不远处,冷冷的盯着那些士兵,身上还残余着咒语的余波。

      这时岸上的人也发现了瑞维尔,虽然并不清楚刚才的事情就是他的杰作,但可能是出于迁怒,可能是对瑞维尔的眼神看不顺眼,一群人把怒气转到了吟游诗人头上,骂出了一筐一筐比刚才更加难听的话,言语多牵涉到我们队伍中的女性成员,要让球球她们听到是会弄脏她们耳朵的。

      虽然我自认是一个还算好脾气的人,这个时候也按捺不住了,窜出水面,以“浮空”【注一】飘浮在空中,并且以巡逻兵为目标释放出了我所有的魔威。

      想死的话就继续卖弄你们的污言秽语吧!

      他们可能是读懂了我的潜台词,可能是不想得罪这里的统治种族的成员,总之整个小队骂骂咧咧的迅速离开了,我不依不饶的要追上去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却被瑞维尔一把抓住脚踝,一个跟斗重新掉进了河里。

      我一钻出水面就大叫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没想到他竟然来反问我。

      “废话!当然是要让他们彻底记住今天这个教训,我要叫他们明白,随便对女孩子说出那样的话来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何况还是对我的朋友说出那种话,那更加罪不可恕!

      “你想被通缉啊?”瑞维尔泼水到我脸上。

      “我管它!”就算被满城满城的巡逻兵追杀也无所谓,“别拉我,这口气我咽不下!”

      “你真的要教训他们?”

      “难道还有假的?!”我差不多已经在用吼的了。

      “好,你等在这里。”瑞维尔把我的脑袋摁下水面,自己游向了岸边。我呛了一口水,浮出水面冲着他叫,“你去哪儿?”

      “待着别动!我很快回来,如果她们问起我来,你就随便编个什么理由,别告诉她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含糊其词的回答着,瑞维尔跳上岸往城中心跑去,我想问清楚,这个家伙却已经跑得没有影子了,真是的,没想到脚程还不赖嘛。

      远远的,我看见戏水的人正在冲我挥手,奇拉薇雅把手放在嘴边,大声地喊着:“喂……那家伙去哪里啊?”

      其实她不用喊,以菲蒙的听力也听得见。

      我施了一个“风语”,把临时编辑的答案送了过去:“那家伙好像吃坏肚子了,现在去找公用厕所了。”可以听见随即那边发出了没有恶意的笑声,球球也冲着我喊:“赛壬你过来啊!”

      “我还是算了吧。”我回了一句,虽说四季大概不会这么早就把我踢出游戏,但是让我在水里吃点苦头我相信她还是做得出的,目前来说,我没有办法在她的地盘中与之抗衡,因此还是离她远点比较好。奇拉薇雅仿佛是听出了我的话外音,故意朝我笑了笑。见鬼,下次没有外人的时候我就用个菲蒙特制风盾给你瞧瞧!

      说起风盾,它说不定能派另一种用途。我在心里思量着,再度飘浮到空中,念起了这个天底下只有一个人会的特别版风盾咒语,凛冽的风顿时涌起,将我整个包围……果然,能够起到烘干机的作用……不一会儿湿嗒嗒的衣服就全部干了,真不错!又能春光无限,又能除虫,现在又追加一个烘干机,搞不好风盾是菲蒙的咒语中用途最广的也说不定。

      我站在岸上没一会儿,瑞维尔就跑回来了,他看了看还在水中的奇拉薇雅和球球,低声向我说道:“那是伯里城第十一巡逻小队,三天后换班负责夜间巡逻,小队一共二十七个人,几乎都是人族,只有三个是半兽人……”

      我打断了他的话,“等等,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

      “你不是要教训他们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句话没有学过吗?”

      “直接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瑞维尔斩钉截铁的否定了我的提案,“记住!我们是冒险者,是不可以被通缉,不可以在冒险公会的纪录上留下污点的,如果明着来,会带来很多后遗麻烦。”

      “那你的意思是说来阴的?”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孺子可教也。”瑞维尔缓缓点头,慢条斯理的样子,只差手里没拿一把羽毛扇了。

      “冒险者法则第四十六条规定,冒险者不可以来阴的吧?”所谓冒险者法则第四十六条云云,当然只是我瞎说的,但是我玩游戏这么长时间,看到的冒险者向来堂堂正正,全都视自己为候补勇者,没有一个会采用阴险的手段来战胜敌人,更何况这次的对手不过是一队巡逻兵。

      瑞维尔不以为然地看着我,一条一条掐着手指说道:“学生手册第二十三条规定,学生不许在考试中作弊;第十七条规定,学生不许抄作业;第三十一条规定,学生不许上课看与本学科无关的书本……”

      “够了够了!阴的就阴的,”上述条例几乎一一犯遍的我只好表示同意,“那你具体准备怎么办?”

      “我们在这里等三天,晚上乘他们巡逻的时候躲在暗处,一个一个偷偷干掉。”

      “干掉?你确定要PK了他们?”我表示反对,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够了吧?

      “当然,被他们看到我们的脸同样也不行,最好就是灭口,再说了……”说到这里,瑞维尔的脸上原本淡淡的表情突然显得可怕起来,“不要以为这件事只引起了你的愤怒啊……”

      我哑口无言,虽然阿笑平时总是笑脸迎人,脾气好好的样子,不过实际上他心里在想什么没人清楚,发飙的劲头让人心头发毛。

      这时那两个毫不知情的事件引起者也上了岸,笑着跑了过来,打断了阴谋的对话。球球让我帮她施展魔法,“就是你刚才用的那个,快速风干衣服的魔法。”

      “那、那个啊?”我发出干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个不能对你用的,因为有次数限制,每天只能用一次。”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会向有着精神洁癖的毛毛说出那个咒语的真相的,打死也不说。

      ※※※

      伯里城在第六纪元[注二]时曾经是北部最大的城市,亦是亚斯特尼亚帝国[注三]六王家之一的克鲁斯•列塔利亚分王家的领城,在帝国统治整片大陆的时期内,伯里城的辉煌有目共睹,内外三层的护城墙全部以垩晶岩堆砌而成,其超强的防御力大概连当时的王都马杜克城都自叹不如。

      不过守城的毕竟是活的人,而非死的城墙,第六纪元末期主大陆陷入内乱,六王家彼此之间争权夺势,家族内部也弑父杀兄,闹的好不热闹,实力消耗的都差不多了,最后白白让远道而来的魔族捡了一个大钱包。

    自古以来,伯里城有着许多别称,因为分王家而得名的“无冕之王居”,以白色护城墙冠名的“雪岩城堡”,年年举办的隆重而盛大的丰收祭而得名的“金麦城”等等,其中最为出名的莫过于“迷宫之都”,这点我们在之前就体会到了。伯里城最有名的建筑布局,据说最初的布局雏形出自克鲁斯•利塔利亚分王家某位成员之手,不过因为年代太过于久远已经不可考,整个城的布局完全不合理,用“随心所欲”来形容还算客气的,领主馆被一条旅馆街给分割成两部分,最热闹的酒馆后门打开能看到一片坟地,坟地中间还有一个喷水池……

    设计者搞不好是以制造迷宫的初衷来建城的,密密麻麻的小巷可能通向任何地方,也可能哪里也不通。即使是一辈子居住在此的老居民也不敢打保票说自己熟知每一条路径,而外来者更是必备地图人手一份,说起来地图发售业也是伯里城重要收入来源之一。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适合开展城市游击战的地方。

      队伍在伯里城逗留了一个星期,在我们逗留的期间,城里的某一支巡逻队伍遭受了不明来历的诅咒,人数一天一天的减少,一时间巡逻兵们全都人心惶惶,不知道厄运何时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结果各种神殿中的士兵信徒在几天之内猛增,其虔诚的样子让人觉得神如果不保佑他们的话也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造成这种现象的两个人躲在暗中,对于自己的战绩非常满意。

    球球曾经质疑我们为什么要在一个城市里无所事事的待这么长的时间,瑞维尔以我需要养伤为理由,轻松地打消了球球的疑问。但是这个回答似乎不能让奇拉薇雅感到满意,结果在第五天的时候,她发现了我们两个昼伏夜出的秘密,因为隐瞒不下去了,于是我们干脆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这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个家伙在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立刻宣布她要对全城的巡逻兵做出更阴险更可怕的报复,慌得瑞维尔费了半天的口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在最后打消了她庞大的报复计划,没有把事情闹得更大更不可收拾。

      离开伯里之前我到城里的冒险者公会去了一次,在名册上签了一个名,填了一份伪造的个人资料,以“菲伦”的名字登记在案,成了一个冒险者。由于公会的要求,我测试了一下等级,结果综合等级是三十六级,据说在冒险者中已经是不错的等级了。顺便一提,奇拉薇雅四十三级,瑞维尔三十八级,球球十九级,换句话说现在我还不能得罪他们两个人。

      我多嘴,多问了一句“军团长们的级别是多少”,对方在回答了一句“那个衡量指标不一样的”之后就把我扫地出门。

      再顺便一提,由于这一个星期的狩猎活动,我的魔力值回复了一百九十二点,二十七个大活人还比不上一个史莱姆有用,真让我失望。


    注一:“浮空”,这个不是魔法,而是高阶魔族天生的能力,不需消耗魔力,所以用用无所谓。

    注二:人为划分的历史纪年,游戏现在的时间是第七纪元。

    注三:亚斯特尼亚帝国,第六纪元惟一的国家,首都为马杜克。帝国共有六个王家组成,以阿特尔斯坦王家为首,其余的为列塔利亚的克鲁斯王家、塔塔罗斯的斯维德王家、西比尔的洛克斯利王家、时的赛德里克王家和特尼达的布瓦吉贝尔王家。当阿特尔斯坦王家没有适合的王位继承人的时候,由其他五家中选出一人坐上王座,直到本家有合适的人选为止。当王位空悬时,整个帝国将暂时由马杜克太守代为管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