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二集 第七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1-24

    菲蒙(by 菲)

    第七章 夏季通缉令第四十一号


    主大陆上,夏季的雨势凶猛,仿佛天上有神明一盆接着一盆往下倒水一样,不过好在它来的快去的也快,赶路的旅人一般都会在路边找个避雨的地方,极少会有人冒着大雨前进。

    所以,威斯逊城的守卫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们队伍就很能够理解了,我们在人鱼法师“这么一点点小雨算什么”的鼓舞下,在狂雨中坚持赶路,其精神可嘉,落汤鸡般狼狈的样子就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地方了。

    当队伍来到威斯逊城城门口,上一次委托的报酬已经全部散落在路上了,就连那辆平板车,也在最后送给了路边的农人。一行四人摸着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脑子里除了热菜热饭已经容不下其他的存在,守城的卫兵查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就遭到瑞维尔愤怒的白眼。

    酒足饭饱之后,几个人的表情显得和缓了很多,换上干净的衣服,心满意足的躺在旅馆的床上。这时离天黑还早,外间的雨也已经停了,于是就商议着派谁出去进行补给、收集情报、接受新的委托等等各项任务。

    阿笑因为当初选择的是全知模式,所以很多时候都由他出面和人交涉,也就成了队伍的队长,换句话说也就是队伍的打杂工,这种时候自然非他出马不可。然而他可能是心里不平衡起来,死活坚持要另一个人一起去。剩下的三人抓阄,不幸中彩的人是我,奇拉薇雅和球球庆幸着自己的好运,继续躺倒在床上,我嘀咕着爬起来穿鞋跟了出去。

    “为什么我要和一个男的一起行动?”菲蒙式的抱怨有时候也要用一用的。

    “怎么?你是怕风头被我这个大帅哥全抢走吗?啊嘎嘎嘎嘎!长的太帅果然还是不利于内部团结。”

    “笑话!怎么可能。”我对瑞维尔的说法嗤之以鼻。

    “不要不服气,不然我们随便问一个过路人好了。”

    “问就问……那边那位小姐,麻烦请留步……”

    我真是越来越无聊了,居然会为了这种事情和别人争执不休,还会真的拦下过路NPC来问无聊的问题。

    冒险者公会、武器铺、魔法道具店、各个神殿、城里最热闹的酒馆等等地方,我们一个一个逛了个遍,将我们所需的,无论是物品还是情报全都囊括怀中,顺便又接了两个城附近的委托,因为最近手头开始紧了,所以特地挑选了难度系数大报酬优厚的任务。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离开武器铺的时候,我问瑞维尔。

    “嗯。”瑞维尔点点头,我们结伴穿过一个小型的露天集市,往旅馆走去。路边有人在卖苹果,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就跑过去买了几个给奇拉薇雅当晚饭,那个家伙在现实中吃饭就不爽快,游戏中亦是如此。我回过头问瑞维尔,“你要不要?要就多买几个。”

    吟游诗人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他的视线越过我的肩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别的什么东西,专注的样子让我吓了一跳,然后我听到他喃喃的骂了一声。

    “你在看什么?”我疑惑地问着,也想回头。

    “弗要维抖!(不要回头)”瑞维尔情急之下说了上海话,而在游戏的公共场合中,我们只有在需要保密的情况下才会舍普通话选上海话,我闻言一下子僵住身子,努力不往回看。

    瑞维尔的声音低而短促,有着一股不容反驳的力量,“你就这么往前走,别回头!前面拐弯到一个小喷泉,顺着石子路走,看到黑色的宝剑标志再左手转弯,回旅馆去……如果迷路的话就问人,我们住的地方叫‘歌者旅馆’,记住别回头!”

    急匆匆地说完,瑞维尔大步往前走,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不为人注意的推了我一把,我没有了迟疑反驳的时间,只能在满头雾水的情况下依照他的话行事,拼命克制住想回头的欲望,抱着满怀的苹果往前走。

    小喷泉……石子路……宝剑标志……啊,我好像没有付苹果钱……现在我在哪里?……

    如果能够照着指示回到旅馆的话,也就不是我了,站在完全陌生的街道上,我迷茫地看着周围,不论是走来的路还是接下去要走的路,我都没有一点的印象。

    果然不负瑞维尔的期望,我迷路了……问路吗?可是随回去的路一起被我遗忘的还包括旅馆的名字。

    “好像是叫‘舞者旅馆’的。”我拼命回忆着旅馆招牌上的字。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我的肚子又饿了,虽然吃完了所有的苹果,但是菲蒙的胃并没有感到满足。我走在路上,已经开始在考虑干脆惹点儿麻烦叫人把我扔进监狱算了,这样至少还可以吃到一顿监狱晚饭。

    就在我已经自暴自弃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与瑞维尔分开行动的地方,只不过这时人已经少了许多,卖苹果的小贩也已经收摊回家了,本来还想还钱给他的呢。我跑过去站在刚才瑞维尔站的地方,模拟着他先前所见的场景,然后我的视线也一样停住了。

    那边的墙上贴着各色的布告,其中好像刚贴上去的一张布告让我在瞬间明白了吟游诗人打发我跑开的原因。

    “夏季通缉令第四十一号:

    通缉对象姓名:菲蒙性别:男

    罪名:游荡四处的色狼

    曾经xxxxxx

    通告其下落者获一千金币”

    xxxxx部分的内容是我完全没有勇气看第二遍的具体罪名,如果真的有人犯下这些罪行的话,能够形容他的只有“人渣”这个词了。

    下面贴着菲蒙的画像,相当的传神,只要眼神没什么大碍的人全都能把我现在的这张脸和画像对号入座,见此我慌忙低下头,四下张望见没什么人,一把把布告撕了下来,塞在怀里然后撒腿就跑。

    肯定是宰相干的好事!

    我在心里把我所知的所有脏话全部复习了一遍。

    因为同学这么几年对彼此的了解,奇拉薇雅在知道瑞维尔让我一个人回来之后,等了没一会儿就出来找我,找到之后一顿臭骂,比如“你多大了还迷路?”之类的质问倾泻而下,虽然我认为迷路和年龄大小是没有什么必然联系的,不过这种情况下我还是选择了闷声大发财,谁叫我自己理亏呢?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这个家伙会出来找我只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骂我一顿。

    溜回旅馆之后,四个人聚在房间里,瑞维尔已经跟两人说了刚才的事情,现在我也知道了他为何让我先走,那是因为看榜的人有一个注意到了我,他叫我离开后自己上前故意挡住了那人的路,不让他追上我。

    奇拉薇雅叹了一口气,拍着我面前的那份通缉令,说:“不麻烦的话,解释一下吧。”

    “可是我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可以的话,我根本就不想在外面提起自己真正的游戏身份,直到现在四季、毛毛和阿笑还以为我在游戏里叫菲伦,只是一个无官无职到处瞎混的普通魔族。

    奇拉薇雅又叹了一口气,一脸诚挚地看着我说:“赛壬,我们在一起有那么久了,我真的不想这么对你……”

    一旁瑞维尔配合默契,把他的N把剑一古脑全都摆上了桌子,脸上还很刻意地摆出一副准备严刑逼供的表情,我闻出苗头不对的味道,迅速目量着逃跑的路线。奇拉薇雅慢慢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脸上的笑容就好像一朵花慢慢绽放一样越来越浓郁,就这样发出了轻柔的威胁,“赛壬啊,不要忘了,不管你的角色原本有多厉害,现在你的等级还比不上我呢……”

    更何况你不是单独一个,还有一个同样惟恐天下不乱、等级和我相仿的同伴,是吧?

    我身边怎么尽是这么些人啊?!不过所谓物以类聚,恐怕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开始反省。

    “等一下,四季,我也请你不要忘了,我的角色种族是魔族,同样等级下绝对比其他种族更强悍,即使相差一两级也有可能靠其他因素来扯平。而且,现在为了这种事情就闹翻,很无聊吧?”我也摆出了无所畏惧的笑脸,以攻为守,绝对不能让奇拉薇雅抢得先机,不然我会失去所有气势。关于这点,驯兽师很有体会,“绝对不能在野兽面前示弱!”

    看得出奇拉薇雅犹豫了一下,可能是在考虑我说的话,毕竟大家彼此级数都差不多——球球肯定不会参战的,如果为了这种事情打起来结果一不小心收不住手打成三败俱伤最后手拉手一起退出游戏,那才叫得不偿失呢。

    球球在这个时候打破了沉默,插了进来,“赛壬,我很好奇这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跟我说说?”

    我呆呆地张着嘴巴,就好像鱼儿在发出无声的呐喊。为什么连你都这么问我呢?真是伤脑筋啊!对于毛毛,我可不喜欢说谎。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毛毛在一起的时候,会感觉很安心,充满了什么都不用担心的轻松感,发现这一点后,我开始缠着毛毛,不过毛毛有时候会嫌我烦……嗯,老实说我是挺烦的,过一段时间就会在她耳边反复“毛毛、毛毛,我喜欢你!”好像划破了线的唱片。她大概是这个游戏中惟一一个能够让我做我不乐意做的事情的人,哪怕她说“让我们一起努力奋斗,一起消灭万恶的魔王吧!”我也会一边念叨着“死就死吧”,一边挥舞着那把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名字的佩剑杀向魔王,那个本来这辈子都不想再和他起任何冲突的沙耶兰十七世。

    既然如此,那就说了吧。于是我就直筒子倒豆子,把刚刚我还死都不肯说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从进入游戏碰见芒果讲到不小心闯祸关了半个月,从平定斯特林的叛乱结果遇上他们几个讲到我莫名其妙扰乱了魔法阵最后被沙耶兰十七世一个大咒语给不小心打出来,将我的口才发挥的淋漓尽致,三个听众听的聚精会神,不时发出感慨的拟音。我一气呵成将事情讲完,喘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水!”人鱼法师难得配合的递上一杯茶水。

    正当我喝水的时候,奇拉薇雅将我所说的整合了一下,做出了她的结论,“也就是说,这张通缉令很有可能是堂主瞒着魔王发出的通缉喽?”

    和我差不多的想法……或许在大家眼中,堂主就是那么一个适合与阴谋为伍的人吧。

    只不过那个混蛋为什么要为我安排那么一个罪名呢?!比起被通缉这个事实来,我对于被冠上“色狼”这么个有损我名誉的罪名更加感到愤怒!

    “堂主为什么要这么做?”球球问道。从某种意义上说,球球和我一样,与阴谋在一起的话有着一种违和感,不同的是,我是因为更喜欢直拳出击而懒得想什么阴谋,而球球则有如一股清新的风,感觉阴暗的东西都无法近她的身。

    “谁搞得懂瘦子的想法?”瑞维尔称呼着堂主的另一个外号,“那个惟一能搞懂他想法的天才现在也在克撒,没法问。”

    “哦,芒果向我声明过,她也搞不懂堂主在想些什么的。”我立刻为芒果辩护。

    “堂主还真是一个被谜团所笼罩的男人啊!”奇拉薇雅突然感慨了起来。

    因为好像有点……事不关己的意思,所以除了我之外的两个人都用力的点着头,完全把这件事情当成笑话来看。如果我不是通缉单上的当事人的话,我也很想附和几句“就是、就是”,只可惜我的记性还没有烂到会忘记这么性命攸关的大事。

    “通缉令是哪个组织发的?能够取消吗?”我提问的对象是选择了全知模式的瑞维尔。

    “让我看看,”吟游诗人凑近桌上的布告,细细研究了起来,“通常通缉令都是当局和冒险公会一起发的,不过这次嘛……”他拖长了音调,存心吊着我的胃口。

    我拉过奇拉薇雅的手,开始帮她看手相。

    “……从你的掌纹上看,你最近有水难相。”

    “拜托你有点敬业精神好不好?就算蒙人也蒙的像一点,我是人鱼耶!”

    “也对哦,那我重新看一下好了。”

    “先说好,算得不准不给钱的。”

    “其实我看前世看得很准的,因为有冥法王这个后台……”

    我们两个一搭一唱,把瑞维尔晒在了一边,彻底破坏了他原先的意图,他觉得无聊,只要把原先想吊人胃口的内容全部说了出来,“这张通缉令没有通过政府,是直接由冒险公会颁发的,按性质分是私人恩怨。不过堂主还真是狡猾,只在上面写着‘通告下落者获一千金币’,完全没提如果活捉到或把人打死了有什么报酬。”

    瑞维尔已经彻底把这张通告当成堂主的杰作了,看来就算堂主站在我们面前,呐喊着“这不是我干的!”,也没有人会相信他的了。

    “那说明堂主很信任赛壬的身手,他知道冒险者没可能抓到赛壬,更不可能PK了她,所以就没有费功夫写。”球球说着她的推测。

    不愧是球球,一切都往好的方面想。不过照我的看法,他不写,不是出于什么对同学毫无保留的信任这种温馨的理由,而是故意留下一个空白悬念,让那些冒险者看到之后不禁产生这样的想法:天呐!只是通告下落就能拿到这么多钱,那如果抓到或杀了这个家伙,那更不知道会有多少好处了……如此浮想联翩。比起单纯的写出赏金多少多少,更能刺激人的欲望。

    唔……好阴险……会这么猜测,看来我也中了堂主的毒了……发现这一点让我冷汗直流,所谓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辨其味,俱与之同化矣,此言甚是啊!这样说的话,我更加要留在球球身边了!球球,你就是芳香四溢的芝兰。

    至于鲍鱼,不用看别人了,就是你啊,宰相大人!

    分享到:

    评论

  • 同感
  • 图很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