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三集 第一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1-24

    第一章 明荃神殿的梦幻假期

    事后我好几次拼命回想,当时我到底有没有失态,有的话就糗大了,不过具体情况怎么样,老实说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当她走向我们的时候,我居然不可思议地听到了天上传来的仙乐——不过也有可能是系统搞的鬼,配了一段背景音乐。

    虽然先前我已经领受过她的魅力了,但是这么近距离的与她相对,我突然感到一阵难过,后来才发现自己忘了呼吸,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美得令人窒息”吧?我不觉想起史诗中对海伦的描写——“她的美令老人们也肃然起敬”,而眼前的这位高阶祭司,也完全配得上这句赞美。

    天呐!这样一位天仙!这样一位不应当存于俗世凡尘的女神!

    为什么偏偏是一个player?

    而且还是一个男生!

    我只要一想到撕开幻象后这位的真面目,原本有如朝圣般的虔诚心情立刻烟消云散,忍不住悲上心头痛哭流涕。唉!造化弄人呀!

    平时一贯对美没什么免疫力的奇拉薇雅看来是彻底被魅惑的幻影套进了,激动的握住了耶妮丝高阶祭司的手,急急地说道:“我不管你是NPC也好,player也好,不管是教主也好,谁也好,哪怕你是小马哥我也不在乎!美女就是美女!”

    太差别待遇了,为什么对我就那么苛刻?

    耶妮丝的表情相当奇妙,颤抖着嘴唇,半天终于发出了声音:“赞美维诺里斯神!终于碰到真人了!我是教主……”

    一脸小媳妇受委屈的样子,楚楚可怜的表情,要是让别人看到就会发疯的,就算是知道真相的我,也禁不住想尽力安慰她,保护她……好像连女孩也无法抵挡这位智慧神侍奉者的魅力,更别提男性。瑞维尔干脆已经把视线固定在天花板上了,以图眼不见心静。

    “我常常会想,我一定是得罪这个系统了,不然干什么让我扮演一个女生角色,而且还是……还是这么、这么……”接下去的话说不下去了,我估计她天天被热烈的目光包围,要不是是祭司的身份,大概会被天天求婚吧。

    我用力地点头:“嗯!我能够理解你,我有时候也会这么想。”

    耶妮丝转身看着我,似乎在猜测我的身份:“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们……”

    “拉着你不放的那个傻瓜是四季,这是毛毛,看天花板的是阿笑,我是赛壬。”我简单地介绍了我们的真实身份,耶妮丝立刻尴尬地咳嗽一声,离开了法师的魔爪,然后下上打量着我,好像想从中找出一两处相似点。

    “赛壬?”

    “别看了,这个家伙和我一点也不像。”

    怎么可能相像呢?嘴巴坏,个性差,脾气拗,没有同伴观念,冷血到令人发指,再加上好色到无药可救,要是和我像的话我可真的完蛋了。

    “真的是麻烦死了,早上爬起来还要刮胡子,手一抖剑就在脸上划个口子,别人还以为我大清早的就和别人动刀动枪,还老是忘记现在的身高,进门都不低头,常常撞得叫不出声来,还有吃饭也麻烦,吃到不耐烦也不觉得饱……我爸要是知道他的宝贝女儿现在和他一样有喉结,一定会难过死的。”不能再抱怨下去了,再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我及时收口,以老爸的反应为结束语,总结收尾。

    “唉……刚开始那会儿,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哪里放……”

    还是教主比我有水平,简单一句话,就彻底说清了他、或是她的痛苦。不过显然她也不想再抱怨下去了,马上换了一个话题。

    “不过现在我越来越忽视这个角色的性别了,能够在这里学到这么多知识,仔细想想,也许系统对我还不坏吧。”

    这个家伙,看她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星光闪烁的,搞不好天生拥有对未知充满了探索热情的她,真的很适合这里。

    “你在开幕式上讨论那篇蟑螂文章,是故意放出风声来找同学吧?”瑞维尔的眼睛还在搜索天花板上的蜘蛛网。

    不过看来我们是想得太复杂了,耶妮丝高阶祭司茫然的表情显示出她当初根本没想那么多:“不是,他们叫我在开幕式上作报告,什么都可以,我一时间想不出说什么题目,所以才……”

    真是输给你了!

    居然是这么歪打正着地碰到同学,真是让人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耶妮丝突然一本正经地说起话来:“在程序设计过程中,我们需要在程序中调用其他的应用程序,我认为我们可以使用函数来解决问题,关键在于元素的运行周期能否与之匹配,如果不能的话,恐怕催化剂的剂量就要重新计算了……法师小姐,你认为怎么样呢?”

    唔?你在说什么天书啊?!

    正当我满头雾水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见习祭司小心翼翼地端着茶水点心走了进来,我背对着门没注意,耶妮丝却发现了。

    奇拉薇雅心领神会,接着胡诌:“我觉得阁下考虑得太多了,即使运行周期不能匹配,但是只要将万有引力稍加改变,还是能够制作出理想死机状态,就算考试超纲也能轻松应付。”

    这样的话我也会:“我有不同看法,你想要是λ的值被第三级消费层代替的话,阳光的反射角度就会被中和反应,再加上激活第二次有丝分裂古来万事东流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样的话,无论如何曲线的斜率也计算不出来。”

    别问我到底在说些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见习祭司放下东西后,带着海一样深的崇敬眼神轻手轻脚地出去了,估计现在正在努力思考想弄懂一点我们之间的深奥对话。

    ※※※

    五个人聊到很晚,最后耶妮丝邀请我们以后几天都住在明荃神殿,正好队伍的钱包差不多也快见底了,我们当然很痛快地答应了。因为天色已晚,瑞维尔决定明天再回旅馆退房。耶妮丝对一个见习祭司吩咐了几句,很快就有人带着我们去了各自的客房休息。

    唔,很久没有一个人睡了,突然不和奇拉薇雅她们同屋好像有点不习惯,不过在别人家里还是顾忌一点世俗眼光吧。我把自己化身为炮弹,投到了床上,床板硬硬的并不柔软,不过白色的床单散发着阳光的温馨香味,闻上去很舒服。从床边的窗户望出去,天上悬挂着九轮明月,从明天晚上开始就又要多一轮了。

    唉——睡不着……这就是身为夜族的悲哀,在世界沉睡后精神饱满,到阳光普照之时却像死人一样。我的上辈子大概是生活在地球的另一边,有着截然不同的作息时间表吧?

    睁着眼睛数绵羊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越数越清醒就更无聊了,我干脆爬了起来,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后,悄悄推开门走了出去。

    屋外的走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球球她们大概已经睡了。我深呼吸一口,凉飕飕的空气绕着我打转,毕竟已经九月底了,不过我还没有听说过魔神会感冒的,所以放心大胆的穿着单衣跑了出来。

    考虑到可能会找不到回来的路,所以我决定就在这附近散个步。沿着漆黑的走廊,我信步向前,一个拐弯后,月光透过稀疏的廊柱洒到地面,一个被四面回廊包围的小小花圃出现在我的面前。

    月下赏花……听上去满不错的,还有月下老人、月下追韩信、月下狼人、月下吸血鬼、月下……就此打住,越想越没好事了,我对于每次都会越想越恐怖的漫游思考方式表示不满。在花圃边坐下,然后抬头呆呆地看着满天的月亮和繁星。

    和现实完全不一样的星空图,陌生的星座,大概也有着它们自己的名字吧,这样度过了亿万个年头,静静地看着下界虚幻与现实相交织……

    “在赏月吗?真是好兴致。”

    谁这么讨厌?打断我偶尔浪漫一下的思索!

    我愤愤然地朝声源处看去,然后瞬间表情化为了局促:“嗯,嗯,因为睡不着……所以……”

    耶妮丝的身影就好像从阴影中滑出来的一样,站在我面前,身上的祭司袍仿佛是以月光编制而成,我简直觉得自己看见了那上面流动着淡淡的皎洁光芒。我只好不停在心里告诉自己,“他是教主、他是主席”,并不断回忆他的原来面貌。

    “你知道那些星星的名字吗?”耶妮丝是不可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的,她温言问道。

    “原来那个世界的我都不清楚,更别提这个世界的了。”我很老实地回答。

    她微微笑起来,抬起头,注视着我先前凝视的星空,指点给我看。

    “你看中央的那四颗星星,那个是大地母神的星座。旁边那七颗连成书本样子的星星组成了智慧神的星座,等到智慧神星座移到中央时,星星的亮度会是现在的三倍。再过去是风神与冒险之神希纳瑞的星座,要等三十三年后他才会移到天幕的中央。希纳瑞旁边的星座是普通人看不见的,只有不久于世的人才看得见,因为那个是冥法王的星座……”

    我要不要告诉她我看得见那个星座?而且还特别清晰特别明亮。

    为了她的心脏考虑,还是算了吧。

    “你往那边看,看见了吗?那个是自然之神的星座,他旁边是酒神星座,看上去很像一个酒杯的形状吧?”

    教主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总是很热心的教别人,很多次在其他人都忙于复习自己的功课的时候,教给我习题的技巧、书本上没有的公式,在我咬着笔杆翻着白眼对一道物理题没辙的时候,会转过身指着书上的某一页,让我再看看一条定理公式。

    堂主会让我明显的意识到自己平凡到家,而教主却能让我觉得做平凡人感觉也不错。

    “教主,你报的第一志愿是复旦吧?”

    正在做天文研究的高阶祭司的动作停顿了下来,仿佛无法马上回到现实的问题上来。

    “嗯,不知道行不行啊……”

    “肯定没问题的,你家智慧神一定会保佑你的。”

    “我想他大概帮不了我,体系不一样,越界办事很不方便的。”

    我们两个一起笑了起来,我的视线慢慢抬高,将天上的星座收入眼底,一丝哀伤不可思议地侵入了我的心头。

    “……毕业,大家已经快要分离了。”

    “什么?”耶妮丝转过头问道。

    “没什么。”我对她报以菲蒙的笑容。

    ※※※

    随着游戏的时间进入菊石月——也就是十月,威斯逊城的学术大会也在如火如荼地召开着,身为主办方的高阶祭司,同时又身兼学术大会形象代言人的耶妮丝,忙得分身乏术,只能在夜深人静之后悄悄来找我们,弄得跟做贼一样。

    说起来,真的没想到明荃神殿在这里这么受欢迎,在知道我们是里面神职人员的客人之后,原先的旅馆老板死活不肯收我们的住宿费和餐费,瑞维尔感叹着“宗教的力量真不可思议”,回来和我们说了这件事。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我们不是沾神殿的光,而是因为耶妮丝的缘故,这位几乎站在美貌与知性顶峰的神眷之女,是被视为这个城市的象征的,在知道了真实缘故后,瑞维尔的感叹改成了“女性的力量真不可思议”。

    看来丽普斯当初真的是被繁忙的事务困在领主馆内,不然以耶妮丝的名气来说,她们两人早该碰面了。

    因为耶妮丝的邀请,我们在这里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

    我现在整天呆在明荃神殿里,不像奇拉薇雅他们,还经常跑出去旁听智者们的讨论大会,然后面色苍白晃晃悠悠地跑回来,接着拼命说一堆无聊笑话来解毒,瑞维尔为此辩解说,“至少这个我听得懂。”既然如此就接受教训下次不要去了嘛,可是屡教不改,一听说有什么好玩的讨论题目又飞也似的去听了,之后重复先前的过程,学习能力奇差无比!

    我不往外面跑,一来是躲避那张通缉令,因为根本没有犯下的罪名而被通缉,实在让我很窝火,好在耶妮丝知道我的情况后,答应运用教团的影响力来消除通缉,只是得等一阵子;二来也是没心思,我现在的魂都被神殿的地下图书馆给钩走了。

    这个占地面积庞大,隐藏在威斯逊城城下的图书馆,据说是主大陆上藏书量第二丰富。排名首位的图书馆是北域之外疆域面积最大的帕特国的国立图书馆,其前身是第六纪元的亚斯特尼亚帝国的第七古代图书馆,我恐怕是无缘一见了,除非魔族打到那里去。

    好!如果是以书为原动力的话,下次请让我做先锋吧!园丁陛下!

    耶妮丝领着我漫步在地下,只是逛了一个神话书区域就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问她馆里一共有几大区域,她侧着头想了一下,给了我一个答案:“每层有五个分类区域,只有第三层是四个,一共有七层,不过最下面两层是只对极少数人开放的。”

    听得我全身水分都化为口水流出来了,真羡慕她可以在这里呆着。

    “你看了多少了?”

    “耶妮丝她已经看的差不多了,我还没看多少。”

    我听了目瞪口呆,“差……差不多了?这是什么速度啊?”

    “噢,她是在这个神殿里长大的,识字的启蒙读物就是一本《论形而上学与辩证统一思想》。”

    我哑口无言,我的启蒙读物非常标准——《看图识字》,之后就看《大灰狼》、《娃娃画报》,很朴实的进程。

    “教主,你的启蒙读物是什么?”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一本《组合数学及其算法》。”

    难道做一个普通人都有罪吗?!

    “开玩笑的!我看的大概是《幼儿世界》。”耶妮丝扭头看着我一付沮丧的样子,禁不住笑了出来,“好像说耶妮丝出生的时候,她妈妈梦见了智慧神来到他们家,结果她家人就在她满周岁的时候把她送进了明荃神殿,所以她才能年纪这么轻就已经是高阶祭司,她的父母好像还很高兴自己当初的选择。”

    “难以想象,”在现实中的话,是碰不到这种情况的,至少我们身边不会出现这样的父母,“耶妮丝怎么想?”

    “我不知道,”教主淡淡地说,“我只接管了她所有的记忆,其中不包括她的感情……不过,我想,她会宁愿自己只是一个在双亲身边成长起来的普通女孩。”

    “为什么会这么确定?”我好奇地问。

    耶妮丝沉思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如何组织语句,最终她说:“我觉得,有些东西,比起洞晓全世界的秘密、比起掌握无尽的能力,更加的重要。这个道理,我希望她也理解。”

    “人与人之间感情的羁绊,是吧?”对于耶妮丝的说法,我也深表赞成。

    ※※※

    之后,我就独自一人下到地下去看书,虽然我是一个陌生人,但是里面的人根本就不管我。更确切地说,在这个地下图书馆里的,全都是一些将周围人视为空气里的尘埃的出世研究者。有一次我不小心踩到了一个蹲在过道中找书的人的脚,慌得我连声道歉,但是对方只是专心地找着自己要的东西,找到之后点点头说了一句“果然在这里”就拿着书扬长而去,从头到尾就没有看过我一眼,我怀疑我就算把他踩个半死他也不会理我。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里可真算一个天堂,我带着吃的、喝的东西下去,能在下面泡到我想出来看看太阳为止。饿了吃,渴了喝,看累了就躺在过道里睡一会儿,通常醒来后会发现自己身上多了几个脚丫印,那帮学者就这样无视我的存在直接从我身上踩过去。我居然从来没有被踩醒过,是他们踩得太有技巧了还是我太迟钝了,一直没有搞明白。

    而且,这里也没有人会突然蹦出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叫:“快来啊!价值一千枚金币或者更高的色狼在这里!”

    能够在这里这么平静地看着我喜欢看的书,我真是太感动了!时光渐渐流逝,我简直快要忘了自己的角色是魔界军的军团长,我忘了阿秀达诺丝对我的关心,我忘了克撒的园丁对菲蒙的友情,我忘了马萨特拉对上司的忠诚,我忘了伊露莉对菲蒙的体贴,我忘了阿斯蒙迪奥斯对菲蒙的玩笑……我忘了我离开克撒已经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我销声匿迹音讯全无,将遥远的焦虑丢弃在另一个时空。

    如果我这么冒冒失失地回去的话,恐怕先给担心了两个月的阿秀达诺丝轰上一打契约大咒语,然后再被园丁骂个狗血淋头,可能还轮不到园丁开口骂人我就已经先挂了……我还是等等再回去吧。

    所以我依然悠然地在暗无天日的地下看着书。

    一天,我正在看一本《被遗忘的国度》系列小说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回荡在图书馆里。

    “死人!你在哪里?还没死的话就快出来!”

    我想起我有时会有幸被四季叫做“死人”,连忙放下书跑了出去,因为跑得太急了还绊了一跤,一头撞在书架角上。还好菲蒙的脑袋够结实,不怕会撞成脑震荡、白痴什么的,我揉着脑袋继续跑开。

    果然奇拉薇雅站在阶梯那里,看到我跑过来,皱起了眉头。

    “还活着啊?整天就呆在下面,死了也没人帮你收尸的。”

    “干什么?你该不是特意来看看我有没有死的吧?”

    “差不多啦,如果已经死翘翘的话我们就再找一个吃得不那么多的新同伴,这样还可以省下一大笔伙食费。”

    “那还真是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着。”

    “没有办法,现实就是不能事事如人愿。好了,上去收拾一下,准备走了!”

    奇拉薇雅的话让我一时之间难以理解。

    “要走了?怎么这么快?”

    人鱼法师嘲讽地看着我,道:“老兄啊,你是在下面用着另一种日历的吧?今天是菊石月第十六天,我们在神殿里就已经呆了超过半个月了,更别提之前在这个城市里滞留的一个月时间。”

    她的话让我吓了一跳,不会吧?时间过得这么快?一晃一个半月都已经过去了?

    “知道了吧?知道了就别再做出这付傻呆呆的样子,收拾包裹走人。冒险者可不能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坐吃山空。要是动作慢,就把你丢下了。”说着,奇拉薇雅转身上楼梯,我犹豫地看看广阔的大片大片还未被我涉足的区域,叹了一口长气,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她。

    “接下来去哪里?教主会和我们一起走吗?”我随口问道。

    “去罗塞尔城,对于你这个在学校附近也会迷路的家伙来说,跟你说它在哪里也没什么意义。教主不和我们走,不过她委托了我们一件任务,阿笑已经接下来了。”

    “什么任务?”我知道我该在这里问一句。

    “类似于保镖的工作吧,”奇拉薇雅回答,“跟着威斯逊城一个车队一起,护送一批书籍到罗塞尔。”

    什么书籍会这么重要,还要雇保镖一路护送?

    我兴致勃勃地猜测:“你说会不会是攻关密技?”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坚守自盗!”奇拉薇雅斩钉截铁地回答。

    重新回到地面上,我才发现奇拉薇雅还真的是在最后一刻才来叫我的,瑞维尔和球球都已经等在出行的队伍中了。很怀疑他们是到了临走前才想起我的存在的……算了,总比出了城才发现队伍少了人好。

    这么自我安慰着,我匆匆回到客房,换了一件法师长袍,拿了东西就冲了出来,远远听见某人刻意提高的声音:“不要管那个家伙了,我们走吧!”

    “你敢丢下我,我就要你好看!”

    威胁人的同时却忘了脚边隐藏的危险,迈出的脚与黑色的长袍产生了突如其来的友情,当凶恶的话语还挂在嘴边,等在外边的车队人员就有幸看到了一个年轻法师和大地亲密接触的一幕。

    不知道算不算我做人失败,球球是在场人中惟一一个跑过来扶我的。

    事后领队的半兽人队长跟我说:“我第一次看到像你这样毛毛躁躁的法师,从那以后我对法师的印象好了很多,因为我发现法师也和我一样是人,而不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神秘生物。”

    瑞维尔则说:“下次用不着再做那样的试验了,我已经知道你的脑袋有多硬了……硬到可以把青石路板撞碎。”

    至于奇拉薇雅,她什么都没有说,只不过她那种眼神就已经够我受的了,老实说,我宁愿接受她的冷嘲热讽。

    ※※※

    因为告别威斯逊城时,耶妮丝送行送了很长的一段路,临别时还语重心长地吩咐我们要自己照顾自己,所以随行车队的人全部都用那样的眼光偷偷打量着我们一行四个,好在我们班有一个好传统,就是对于周围的眼光通常都很迟钝,向来都我行我素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因此在这样充满了好奇与嫉妒的环境中依然浑然不觉、坦然处之。

    瑞维尔将他自来熟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不到一天的功夫已经和队伍里半数以上的人勾肩搭背,无话不说,亲热得好像换帖兄弟一样。对于他这样的本事,我向来是佩服不已自叹不如的,并且自知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他的境界。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在朋友面前显得活跃无比、说什么话都毫无顾忌的这位仁兄,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会却会变得相当腼腆,不会说任何花言巧语,只会用无微不至地关怀温柔以待,被四季划分为默默守护型。

    至于四季自己,她向我解释过她独特的感情观:她不想承受对方的感情。她喜欢的人如果对她的感情做出了回应,她就会抽身而退,仿佛只追逐彼岸虚幻美丽的幻影,而不敢面对幻影之后的真实。从某种方面说,她和阿笑一样是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人。

    毛毛和我,目前没有定论,一个是被视为有精神洁癖的,一个则高呼“自由万岁”,想要告别与同性好友共度情人节的日子,估计还有漫长的岁月要度过。

    说起毛毛扮演的球球,她原本在队伍中担任后方支援型的弓箭手,不过一次两次后,我们三个就没一个有胆量站在她的周围了,因为球球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弓箭手的隐藏绝招——无差别暴射。现在想想那段日子真是一个可怕的噩梦,要不是我们的血还算长,早就稀里糊涂去了深渊了。

    为了她和我们共同的安全着想,前一段时间在耶妮丝的帮助下,球球顺利转职成了一名鉴定师,职业等级一。我问过耶妮丝,为什么原本等级已经达到二十的球球在转职后会一落千丈打回原形,向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耶妮丝高阶祭司马上就热心地为我解释起来。

    原先达到二十的等级是综合等级,用我们所能理解的语言说来就是经验值的等级,而无论你的经验值等级有多高,转职之后的职业等级一律从头开始计算,除非你以前就做过这个职业,那样的话可以接着以前的等级来。有些人有事没事就转职,所以综合等级虽高各项职业等级却很可悲,有的人正相反,从一而终,两种等级也就相差不远了。

    当然等级远非绝对,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喜欢到冒险公会去测等级,所以极可能在公会记录上是个菜鸟实际上却是个狠角色。

    在我们队伍中,奇拉薇雅是召唤师等级九,法师等级五,战士等级一,瑞维尔是吟游诗人等级十一,法师等级三,战士等级五,我则是战士等级十四,目前为止都没有转过职。

    耶妮丝又解释了一堆如何转化各个职业间不同的数据,我大部分有听没有懂,又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再说一次,只能一路点头假装听懂,反正听不懂也没有关系,要头疼怎么转化数据的是冒险公会的工作人员,又不是我。点到后来脖子也酸了,于是我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鉴定师到底是什么职业?”

    耶妮丝用纯理论的语言跟我解释了半天,没明白。瑞维尔在旁边听了半天,对于这样咬文嚼字文学化的解释大不耐烦,大喝一声用他的方式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

    “就是你在路边捡到一把剑,在没有鉴定过之前你是不知道它可以加多少攻击力多少防御力的,而且没有鉴定过的物品按规则是不可以装备使用的。”

    “这样的职业在队伍里面有什么用啊?”

    “可以省下很多鉴定费……”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马上就没辙了,对于我们这样富的时候富得流油、穷的时候穷得叮当响的队伍来说,能够减少一笔开支总是好的,而且从另一方面说,这样也确保了球球无需与人正面交战,安全度大大增加。

    好像扯得太远了,拉回来好了。

    因为通缉令还没有解除,我现在一直都做法师打扮,整天穿着一身直筒式的长袍,从头蒙到脚,要多憋气有多憋气,我无法理解法师们是怎么能够忍受这种不透气的衣饰的,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奇拉薇雅特地警告我,做着这样的打扮,我既不能够乱跑,也不能有鲁莽的动作,以免引起车队中人对我法师身份的怀疑。我想这个你倒不必担心,出发的时候我的那记精彩前扑,早就在他们心中奠定了毛糙法师的印象。

    我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这次还是乖乖地听话了,既不乱跑行为也不鲁莽。不过要事先说明一下,我平时就不鲁莽的!时时刻刻和我的坐骑粘在一起,这匹名为“宝十洁”的牡马性子温和,跑起步来四平八稳。相对于我的“宝十洁”,球球的爱马则叫“珐拉丽”,这两个名字估计都是设计员寄托自己梦想的杰作。

    我因为被火爆美人宠坏了,已经习惯骑着坐骑打瞌睡,这次也没有例外。还好宝十洁在没有骑手约束的情况下也仍然和和顺顺的赶着路,一点也没有要撒野的意思,所以你是没有机会看到脱缰的马驮着和周公约会的家伙到处乱蹦的场景了。

    然而,虽然有着这么优秀体贴人意的坐骑,骑手却没有与它配合,我时常会在睡意朦胧中向前一点一点地晃着脑袋,在身体的倾斜度超过某条界限后义无反顾地一头栽下马背,然后被后面的马队呼啸而过,尘烟散尽才出现在路的那一头。

    这样的事情一天至少发生两次,我因此而被车队的人认定是半兽人中最耐打的火蜥蜴一族的成员,虽然我长的和火蜥蜴一点儿都不搭边。我愤愤不平地向他们更正说我是魔族的成员,而且还是高阶的,这只要看我的样子长得和人族这么像就知道了,他们的回答则是一阵没有恶意的大笑。

    “是啊,如果高阶魔族都像你一样的话,我们一定会很喜欢和他们一起生活的。”

    如果我跟他们说魔王不为人所知的真面目,他们大概会笑得更大声吧?

    就在这样的欢笑声中,我们离罗塞尔城越来越近……
    分享到:

    评论

  • 多么不幸的消息啊……
  • 某种程度上 ……是得……
    主要是没有时间修改并且打出来……高三变态啊……
  • 这段难道还在你的脑海中么……
  • 不要着急的说……
  • 同问,同人在何方
  • 同人……在哪里在哪里……
  • 对了对了 我的同人里有一段就是和这个图书馆有关(貌似是全部……)
    大概就是两个人无聊没事闲着了,然后在我的提议之下两人一起跑去找大祭司看小说(顺便聊聊怎么样烹饪萝卜)。
    大概就是这点 另一个片段就是菲蒙吃苹果吃出来一条虫子(半截的……我有过这样的经历……),然后吃葡萄发现里面还有很多蠕动的、白色的、传说中的【哔——】。
    恩 就是这样
  • 这一段奇拉薇雅对教主的态度,更喜欢初版呢,呵呵,表象与内里截然分开的奇拉薇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