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军外传·宝泉 - [幻水自由军]

    2008-01-26

    巴纳山上最近流传着一个奇妙的传说,据说山上某处有个神明守护的宝泉,如果往泉眼丢下东西,神明就会拿着金制、银制和原物出现,问出以下问话。

    “诚实的人啊,告诉我,你丢失的是这金子还是银子?”

    如果给予诚实的回答,就能一概通吃地拿下两件宝贝。

    这个传说在巴纳相当吃得开,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心头惦记着这事,以“诚实的xx啊,告诉我”为开场白也成了一种新的流行时尚。

    “诚实的koko啊,告诉我,今天晚上有什么菜?”

    “诚实的尤伊啊,告诉我,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这一把能不能用打扫房间来代替?”

    诸如此类。

    在这一股快乐的寻泉风中,只有少数人没有席卷其中。莱克斯扛着铁锹,故意发出居高临下的哼哼声迈出大门,纳辛弹着琴,唱着“金美人、银美人,哪里比得上活色活香的真美人”,一旁的骑士也附和着,“就是,金酒……那还能喝么?”但在这几个少数分子之外,还有一个不为所动的人却让人惶恐万分。

    那个人,就是巴纳自由军的首领,旅店老板娘艾蕾娜。

    当众人发现漫天飞舞的“金子银子”都不能使她的眉毛挑动一下时,诸人陷入了不安的漩涡。

    “老板娘的眉头居然没有挑动!她的耳朵居然没有竖起来!她的算盘居然没有划拉!难道坐在那里的那个人是假冒的?”

    “我知道了,明天是世界末日!”

    面对这些质疑,艾蕾娜的回答简单明了:“你们都几岁了还在相信这种床边故事?还是你们打算故布迷魂,让别人小窥我们自由军的平均智商?”

    结果这次风潮就被艾蕾娜一手打压下去了。

    (好倦,后面不折腾了,速战速决)

    轻而易举消灭了潜在对手之后,艾蕾娜正式着手寻找宝泉的下落,也许是1.5主的特权因素影响,先前众人下了苦功夫遍寻不至的宝泉,很快就出现在老板娘的面前。

    扔什么好呢?她这么愉快地思索。

    发卡?小家子气,就算换得金银也一丁点的分量,这么点收获还不如直接填一张请款单(或者叫抢款单)塞到莱克斯跟前。翻遍身上所有的东西,老板娘都觉得还不够大。

    这时候一个够大的东西出现了,1子晃晃悠悠出现在她眼前,按照惯例,这个小东西又迷路了。

    送上门的目标。

    胖过头的麻雀,不,灰色的小企鹅只来得及“咦”了一声,就被扔下了泉眼。

    省略描写若干,一个放光人形出现在艾蕾娜面前,一次不错地说出了她期待已久的台词。

    “诚实的人啊,告诉我,你丢失的是这金子还是银子?”

    镇静!镇静!

    老板娘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要一时冲动说错对白前功尽弃,她摆出最最天真无辜的表情,念白:“泉水的神灵啊,我不敢撒谎,我丢失的不是金子企鹅也不是银子企鹅,而是那只有血有肉的胖麻雀,不,灰企鹅。”

    发光体微笑着点头嘉许。

    “为了赞许你的诚实,我把这只胖麻雀,不,灰企鹅还给你,同时附上我的礼物。”

    老板娘的双眼放出了光芒,她张开双臂准备大力拥抱昂贵的企鹅。

    1子从泉眼中爬出来,跌跌撞撞,接着是另一只,又一只,三只一模一样的胖麻雀,不,灰企鹅站在艾蕾娜的面前,随后泉眼没有了动静……

    艾蕾娜看看眼前的胖麻雀,不,灰企鹅,又看看平静的泉眼。

    所谓的礼物,是指复制的胖麻雀,不,灰企鹅么?

    怒火慢慢地、慢慢地从眼眸深处燃起。

    “金————子——————呢?!!!”

    就这样,宝泉的故事落寞了。

    后来的影响一:巴纳山上的泉眼一夜之间全部被破坏,不知道谁干的好事。

    后来的影响二:继宝泉之后,旅馆又开始流传一个关于丢失了金子而整日狂吼“金子呢”的怪兽传说,传说的传播者莱克斯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听到了那些凄厉的嘶吼。

    后来的影响三:牧场新来了两只胖麻雀,不,灰企鹅,一只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吓得整日啼哭,一只则直哆嗦,结果它们被分别起名为克莱(cry)和克莱尔(cry2)。

    后来很后来非常后来的影响四:很多很多年之后,自由军中那几个能够穿越时光而永存的同伴总是拒绝阅读《克莱尔手记》,理由是,“我没兴趣看胖麻雀,不,灰企鹅的胡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