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好戏连台(15) - [同人小说]

    2011-08-07

    A Twisted Act To Follow
    作者:PuraJazzBot
    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274090/1/A_Twisted_Act_To_Follow  



    轮胎怒气冲冲,扭头就下了舞台。一转头的工夫,大家就听到哐堂一声巨响,紧接着就响起了轮胎的咒骂声。

    飞毛腿乐得不行。“也许我该告诉他,前头炮仔吐了一走廊。”他走向帷幕,“这就是所谓的,腊月的帐还得快!”

    其他人都转头瞅着飞毛腿。

    “干嘛?你们以为我不知道粉红喷漆那事是谁搞的鬼?是谁把我弄出局好让钢锁死命揍爵士?飞标把事统统告诉我了。那个炉渣渣活该摔一身炮仔的呕吐能量。”

    “电话没接通。”铁皮说。

    “挂掉吧,我们再想想别的招。”蓝霹雳说。

    “诅咒你一辈子找不到停车位!”(Go park yourself,不明白这句话放这里何解,所以就秉承一贯的我随便翻翻你们随便看看的传统,随意吧)铁皮冲着话筒嚷嚷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要是让我逮住是哪个小废渣占了线,他就准备好给我去挖一礼拜的战壕!”

    “俺,铁渣,可以试试火焰喷吐。”

    “不成!!太烫了!太烫了!”大黄蜂在棺材里头死命大叫起来。

    “汽车人,都是小鸡仔。”铁渣说。

    “你喊谁小鸡仔呐?你个发()育过头的大爬虫。”铁皮立马问。

    “阿铁,这会儿别介!”蓝霹雳发话了。

    铁渣变形为三角龙形态,一低头,两个尖角就顶入了盖子底下,然后猛地一掀。锁被这么来一下子立刻就挎了,盖子碰的一声阿霍拉洞开了。

    “现在,棺材,开了。”

    大黄蜂颤颤悠悠地爬了起来。

    “呃……今天你还是休息一天吧,小蜂儿。”蓝霹雳说。

    “嗯,好主意。”大黄蜂掉头下了舞台。

    “好啦,清布景,准备下一幕。”

    “磅!下一幕是什么?”

    “呃,谁拿了我的剧本了?我刚就放这儿的来着。”

    “哎哟。”

    大伙儿统统都看向了铁渣。

    “请你告诉我,你没把剧本烧了。”

    “好,俺,铁渣,没烧掉剧本。”

    “好孩子。”

    “俺就是,俺的角把它戳破了。”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因为您是导演嘛。”铁皮奉上官方答案。

    “言之有理。”

    录音机的脑袋从管弦乐队池那里探了出来。“你们这会儿需要一点干劲,等着。”他俯下身,没一会儿,皇后乐队的《We Are The Champions》就回荡在整个剧院中。

    不幸的是,剧院的音响设备不是为此而设计的,但凡比钢琴协奏曲更响的曲子它播放起来都够呛,结果才放了一段就哼哧不出声音了。

    “呵呵,看来我最好得搞好它。”录音机说。

     


    感谢普神,到最后一周排练时,每个人都回复到了最佳状态——这可让蓝霹雳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个个都表现上佳。

    吊车制成了所有的布景,消防车和感知器正在做最后的整顿,在布景装上舞台装置,以便根据需要拉起放下布景。道具也都准备就绪,全都分门别类归整好,摆在各个移动平台上,该修的也都修了一遍——以防再发生“棺材门”。

    此时此刻,爵士、横炮、飞毛腿和救护车正在舞台的一角顺畅地排练,滑车、大黄蜂、幻影和铁皮则在另一边练习,而蓝霹雳和擎天柱、警车一起站在剧院入口,正考虑该给霸天虎安排哪边的座位。

    “我们是否确切地掌握他们到来的人数?”警车问。

    “威震天,声波,轰隆隆,迷乱,六个seeker,两个三变,还有挖地虎。”蓝霹雳说。

    “机器昆虫他们呢?”

    “普神保佑!我可不希望他们来。就算踩死那些蟑螂,他们也不可能懂什么叫做艺术。”(Those roaches wouldn’t know civility if it squashed them underfoot。不太明白)

    “我怀疑他们不会露面,他们可算不上是霸天虎友善的战友。”擎天柱说。

    “好吧,我们让他们都坐最后头怎么样?我是说,反正他们的视线也不会被什么东西挡住,而且说到底,孩子们才是应该优先考虑的,毕竟这出戏是为他们而排的。再说了,要让那些军品坐进座位里,怎么想也不现实嘛,对吧?”

    “你是导演,蓝霹雳,你说了算。”

    “哦,好,那么我们让威叔坐中间,声波坐他左边,接着是小磁带和尖头仨。另外那边就坐红蜘蛛和他那俩哥们以及三变。再来就是挖地虎挨着两边坐。”

    擎天柱点头赞同,“听起来不错。”

    “服装都放这儿了,兄弟们!”轮胎在舞台那头喊,“我希望每个人都来试一下自己的戏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现在都死过来试穿!”

    舞台在几分钟之内人都跑空了。

    “我想,我们几个也包括在内,”警车说,“回头见,蓝霹雳。”

    蓝霹雳找了个视野好的地方坐下,准备着瞧看戏。

    果不出其然,不到五分钟,飞毛腿就跺着脚跑了出来,他穿着一件长得拖到脚踝的双排钮外套,颜色暗得就跟泥巴似的,手里头还抓着一顶褪了色的软呢帽。

    “我打死不穿这个!”他坚持,“这不是我的风格。我帅气潇洒的喷漆全被遮住了!”

    “飞仔,比尔•赛克斯是个混账烂男人,他得穿黑色衣服。我们不能让人看见你那身明亮的黄色涂装。”

    “可这衣服跟我的喷漆不搭。”

    “我管你去死!只不过是一个晚上,我看不出为啥你不能忍一忍,况且你兄弟都能以大局为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17世纪的皮条客。”

    “我兄弟!我兄弟就算在重大节庆时都不在乎自己的仪装,一天到晚都一副脏兮兮的模样。你就没看到他的涂装有多暗么?我一直一直都在跟他说,车蜡应该是他的知心好友。”

    “你肩上有一坨污迹。”爵士站他身后说了一句。

    “什么!?”飞毛腿以第一宇宙速度扭头往后看去,“哪里!”

    “哈哈,只是开个玩笑,让你瞧一下。”

    飞毛腿扑向爵士,后者兴高采烈地躲开了。

     

    “爵士,你能不能消停一下下,别去招惹其他人,然后滚进去试一下你的戏服?!”轮胎很明显已经发火了。

    “我试过了,很合身,不过我为啥得戴假发?”

    “因为需要。我们不能让一个女性角色顶着你那俩兔子耳朵,对吧。”

    “好吧,那个我能接受,不过那个胸罩!是不是大过头了?我说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那尺寸啊?”

    “那戏服是为你定做的,以你的胸围来说你得穿那么大的,而且那年龄的姑娘可是相当的波涛汹涌。”轮胎没搭理飞毛腿在一边嘀咕的“你早该知道”,“让我看看你穿戏服的样子。”

    “干嘛?”爵士问。

    “我是负责服装的,我得确认服装是不是合适。我可不想因为一条糟糕的裙子而被责怪。”

    “这么着好不好?咱们俩一起去后台,我穿上裙子,你看看哪儿有问题。”

    飞毛腿不怀好意地窃笑起来。

    “爵士,我忙得要死,还有一打的戏服我准备看。现在,劳您大驾,请穿上你的戏服!”

    “好吧好吧。”爵士走了出去。

    “还有假发!”Track在他身后大喊。

    飞毛腿都笑得在地上打滚了。

    五分钟后,爵士盛装步上了舞台——包括胸罩和假发。

    “事先说清楚啊,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火种中奔涌的仁慈,都是为了孩子们。”他说

    所有的汽车人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直直看向爵士。几分钟后整个剧院响起了大笑声。爵士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但很快他就弯起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接着他和其他人一起放声大笑。

    横炮穿着他的全套戏服走了出来——包括那身破燕尾服和高礼帽——对着爵士一个鞠躬,而爵士回了一个屈膝礼。录音机立刻开始放一首轻快的华尔兹,两个人一同踏着节拍翩翩起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