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斗士同人】心血来潮的童话……坑 - [同人小说]

    2011-08-28

    我角的这玩意儿必定……是个坑……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北方有一座城堡,城堡中住着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国王很爱他的王后,但是他们俩之间一直都没有孩子,这让国王和王后感到难过。

    国王最信任的大臣提议说:“也许您该去请教一下长者。”

    于是,国王摘下金色的王冠(因为他知道他将要去一个门很矮小,他必须低头弯腰才能进入的地方),来到王国中最老的老妇人的屋子中。

    老妇人接待了客人,就像接待一个真正的国王一样(他也的确是一个真正的国王)。

    国王把自己的烦恼告诉了老妇人,老妇人把水壶吊到火炉上,等水烧开的时候给出了答案。“因为您的王国太偏僻了,所以鹳鸟没法把王子送来。”

    国王承认他从未考虑过这个原因,但如今要搬动城堡可能已经为时过晚,他再次向老妇人请教该怎么办。

    老妇人又换了一壶水开始烧,等第二壶水烧开的时候,她给出了第二个答案。“向神祈祷吧。”

    国王满意地回去了,他答应给老妇人一个金子做成的水壶。因为他是国王,所以可以送出奢侈的谢礼。

    回到城堡后,国王开始准备向神祈祷。

    国王准备了十九种不同的贡品,供奉在山顶,向天上的神明祈求赐予他一个继承人。老妇人曾告诉他,如果贡品不见了,说明神接受了他的祈求。

    七天过去了,十九种贡品依然在山顶。

    国王又准备了十九种不同的贡品,供奉在平原,向地上的神明祈求赐予他一个继承人。

    七天过去了,十九种贡品依然在原地。

    国王又准备了十九种不同的贡品,供奉在海边,向大海的神明祈求赐予他一个继承人。

    七天过去了,十九种贡品依然在海边。

    王后哭了,多么悲伤啊,天上、地上和海中的神明都抛弃了他们,整个王国都和王后一起陷入了悲哀之中。

    只有国王没有哭,因为他是国王。大臣也没有哭,因为他想到了还有一位神明。

    大臣说:“也许您可以向地下的神明祈祷。”

    国王有些犹豫,因为没有人会向地下的神要求什么,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位神明的存在,但没有人会提起他的名字。可是最后大臣说服了国王,国王最后准备了十九种不同的贡品,供奉在谁也看不见的深洞中,同时向地下的神明祈求赐予他一个继承人。

    七天过去了,深洞中的贡品不见了。国王松了一口气,王后松了一口气,大臣松了一口气,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大家都以为地下的神明接受了祈求,王后很快就会生下王国的继承人。

    但这事没这么简单。

    不久之后,城堡外来了一个渔夫,渔夫的头发是银色的,眼睛是银色的,手中拎着的那条鱼也是银色的。渔夫说,他来把捕到的银鱼献给国王。

    城门的卫兵领着渔夫进入城堡,但不知为何,他一直哆哆嗦嗦,总觉得背后有一把镰刀搁在他的脖子边。

    渔夫踏进大厅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他们转过头,移开视线,就好像不想看到有人走过自己的墓碑前面。只有国王和王后没有移开视线,王后是因为她不想失去女主人应有的礼貌,而国王是因为他是国王。

    拎着银鱼的渔夫向国王鞠了一躬,但那感觉并非是出于对国王的尊重,而更像是因为在渔夫眼中每个人都一样,而他不在意这一个小小的鞠躬。就在渔夫直起身的那一刻,国王以为自己听到了教堂钟楼为葬礼敲响的哀悼的钟声。

    渔夫说:“国王陛下,这条银鱼理应属于你。但如果你愿意的话,记住我的话。把银鱼煮成汤,鱼的身体由王后吃,鱼的尾巴给大臣的妻子,鱼的头给你的狗,鱼的汤给你的马。这样做的话,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说完,渔夫走出大厅,从城堡中消失了。

    国王按照渔夫的嘱咐,把鱼的身体给王后吃,鱼的尾巴给大臣的妻子,鱼的头给国王的狗,鱼的汤给国王的马。

    十个月之后,王后生下了一个银发的男孩,在同一天,大臣的妻子生下了一个银发的男孩,国王的狗生下了银毛的小狗,国王的马生下了一头银色的小马驹。

    国王非常非常高兴,他给王子起名为米诺斯,然后为天上的、地上的和海里的神都敬奉了贡品,也在谁也看不见的深洞中放入了同样丰厚的贡品。(顺带一提,大臣给他的儿子起名为路尼。)

    回到城堡的国王看着王子恬静的睡脸,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自己更幸福的人了。

    但这事没这么简单就完结。

    不久之后,城堡外来了一个渔夫,他和第一个渔夫长得很像,但是他的头发是金色的,眼睛是金色的,手中拎着的那条鱼也是金色的。第二个渔夫没有看城门的卫兵,像是在梦中呓语一般说,他来把捕到的金色的鱼献给国王。

    第二个渔夫走进大厅的时候,城堡里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打起了瞌睡。壁炉里的火焰打了一个哈欠,接着也沉沉地睡着了。就连王后也没有抵挡住安眠的诱惑,坐在雕有百合花的王座上,垂下了头。只有国王依然努力睁开双眼,因为他是国王。

    拎着金色鱼的渔夫向国王鞠了一躬,他的金发从肩头滑落的时候,国王以为自己听到了睡眠之沙洒落的声音。

    渔夫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是在耳边发出梦中的低语,他轻声说:“国王陛下,这条金鱼理应属于你。但如果你愿意的话,记住我的话。把金鱼煮成汤,鱼的身体由王后吃,鱼的尾巴给大臣的妻子,鱼的头给你的狗,鱼的汤给你的马。这样做的话,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说完,渔夫走出大厅,从城堡中消失了。

    国王按照渔夫的嘱咐,把鱼的身体给王后吃,鱼的尾巴给大臣的妻子,鱼的头给国王的狗,鱼的汤给国王的马。

    十个月之后,王后生下了一个金发的男孩,在同一天,大臣的妻子生下了一个金发的男孩(虽然那金色有些可疑,好像偏粉红),国王的狗生下了金毛的小狗,国王的马生下了一头金色的小马驹。

    国王非常非常高兴,就好像他得到了第一个继承人一样高兴。他给第二个王子起名为拉达曼迪斯,然后为天上的、地上的和海里的神都敬奉了贡品,也在谁也看不见的深洞中放入了同样丰厚的贡品。(第二次的顺带一提,大臣给他第二个儿子起名为巴连达因。)

    王后很高兴,因为她现在有了两个孩子。城堡里的人也很高兴,因为现在他们有了两个小王子。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还有什么比这事更美的么?”

    当然,有的。

    不久之后,第三个渔夫来到了城堡外,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身上穿的衣服是黑色的,手中拎着的那条鱼也是乌黑的。第三个渔夫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看着城门口的卫兵,然后卫兵就低下头,垂下手中的长矛,任由渔夫自己走进城堡。

    渔夫这么一路往前走着,一直走到了国王和王后的王座前。顺带一提,国王的王座上雕着鹰与荆棘,王后的王座上雕着鹿和百合。

    大厅里的人只匆匆用眼角瞥了一眼渔夫,就移开了视线。这次,就连国王也看向了别的方向。

    国王知道,有些时候,就算是国王也必须向有些存在低头,比如现在这个时候,比如他眼前的这个年轻的、有着一头黑发的渔夫。

    第三个渔夫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站在国王的王座前,就好像他理所当然就可以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打破沉默的是国王最为信任的大臣,他说:“我知道,这条黑鱼理应属于国王。把黑鱼煮成汤,鱼的身体由王后吃,鱼的尾巴给我的妻子,鱼的头给国王的狗,鱼的汤给国王的马。这样做的话,国王会得到国王想要的东西。”

    黑发的渔夫看向大臣,庄严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出大厅,从城堡中消失了。

    又一次的,国王按照渔夫没有说出口的嘱咐,把鱼的身体给王后吃,鱼的尾巴给大臣的妻子,鱼的头给国王的狗,鱼的汤给国王的马。

    十个月之后,王后生下了一个黑发的男孩,在同一天,大臣的妻子生下了一个黑发的男孩,国王的狗生下了黑毛的小狗,国王的马生下了一头黑色的小马驹。

    国王不能更高兴了,他给第三个王子起名为艾亚哥斯,再一次为天上的、地上的和海里的神都敬奉了贡品,也在谁也看不见的深洞中放入了同样丰厚的贡品。(第三次、不、应该是第四次的顺带一提,大臣给他第三个儿子起名为法拉奥。)

    国王和王后,以及城堡里的人等待着新的渔夫的到来,但是他们等了很久,也没有第四个渔夫出现。于是他们相互之间点点头,满心喜悦地说:“三个正正好,没有比有三个王子更妙的事了。”

    这句话说得再对没有了。

    三个王子慢慢长大了,他们就像真正的王子一样(他们也的确是真正的王子)。

    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根金子做的笔,上面缀着银色的水晶、黄色的宝石和乌黑的珍珠。小的时候他们用这支笔来画画,稍大一点他们用这支笔来学习写字,如果他们的学习不用功,王家的老师就会拿出藤条。但是他们是王子,所以老师只能惩罚大臣的儿子。看到自己的小伙伴受到惩罚,三个王子会像真正的王子一样感到内疚,变得更为用功。

    时间过得飞快,十八年过去,大王子米诺斯成年了。在生日舞会上,大王子宣布他要去东方寻找他的新娘。

    王后哭湿了三条手帕,但国王说:“不要哭泣,我的王后,这是王子必须经历的,而我们的孩子,毋庸置疑,继承了我们的血统。”

    王后是一个通情达理的母亲,于是她抽泣着亲了亲她心爱的儿子的额头,给了他母亲的祝福。

    大王子带走了和他同一天出生的大臣的第一个儿子,银发的路尼,以及和他同一天出生银毛的狗,还有和他同一天出生银色的马,然后出发前往东方,寻找他命中注定的新娘。

    也许你想知道大王子米诺斯和他的侍从以及狗还有马,在东方的经历,我能告诉你的是,大王子到了东方,发现了精灵的国度,在那里他发现了一朵世界上最美的玫瑰。但大王子的经历并不是这个故事所要述说的重点,所以就让我们快速翻过这一页吧。

    然后到了第二年,二王子拉达曼迪斯也成年了。他和他的哥哥一样宣布,要去西方寻找他的新娘。

    王后哭湿了五条手帕,不过她是一个通情达理的母亲,所以她还是亲了亲她心爱的儿子的额头,再一次给了他母亲的祝福。

    二王子带走了和他同一天出生的大臣的第二个儿子,姑且算金发的巴连达因,以及和他同一天出生金毛的狗,还有和他同一天出生金色的马,然后出发前往西方,寻找他命中注定的新娘。

    二王子(以及他的侍从以及狗还有马)到了西方的海边,他在渡海的时候遇到了风暴,幸好被海王的王子所救。大海的君王有七个王子和一个公主,救下二王子的是最骄傲最俊美拥有最强大力量的海龙王子。不过二王子的经历也不是这个故事所要叙述的重点,所以就让我们再一次快速翻过这一页吧。

    最后,到了三王子艾亚哥斯成年的时候。王后对此又高兴又伤心,高兴的是,她最最疼爱最最宝贝的小儿子长大成人了,伤心的是,她知道三王子会和他的两个哥哥一样,离开她出发寻找他的新娘。

    小王子亲了亲王后的脸颊,他说:“母亲啊,我会回来的,也许比我的两位哥哥更早回到您的身边。难道您不祝福我么?就像祝福我的两位哥哥那样。”

    于是王后擦干眼泪,亲了亲三王子的额头,给了他母亲的祝福。但是当她最后一个儿子离开城堡踏上旅途的时候,她还是躲入了城堡最顶层的小阁楼里,哭湿了她所有的七条手帕。

    三王子带走了和他同一天出生的大臣的第三个儿子,黑发的法拉奥,以及和他同一天出生黑毛的狗,还有和他同一天出生黑色的马,然后出发寻找他命中注定的新娘。

    接下来我们不会快速翻过,因为三王子的经历将是这个故事所要讲述的。

    三王子骑着他的马,唱着歌,快快乐乐地进行在大路上。当太阳升到天空的最高处时,大臣的儿子问:“我亲爱的小殿下,请问我们正往哪里走呢?”

    三王子说:“我们不会去往东方,因为那是米诺斯哥哥去的地方,我们也不会前往西方,因为那是拉达曼迪斯哥哥去的地方,年幼的弟弟和年长的哥哥争夺东西是一件很没有教养的事情。”

    年轻的侍从点点头,一部分是因为习惯,一部分是因为亲爱的小殿下说得很对。好吧,主要是因为习惯。

    三王子歪着头想了一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巧克力和蛋糕除外。”

    大臣的儿子再次点了点头,一部分是因为习惯,一部分是因为他没有必要和三王子争执,被抢夺甜点的人又不是他。

    过了一会儿,大臣的儿子又开口问:“那么,我们是去南方?还是去北方?”

    三王子说:“我们去南方,因为南方有好吃的巧克力。”

    大臣的儿子说:“可是北方也有好吃的巧克力。”

    三王子又说:“因为南方有松软可口的蛋糕。”

    大臣的儿子也说:“可是北方也有松软可口的蛋糕。”

    三王子挠了挠脸颊,最终说:“因为南方暖和。”

    于是王子和随从走上了往南的道路,他们一路往南,路上没有遇到过往的旅人,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在路边看到坐着一个流浪汉。那个人看起来比王子和大臣的儿子年长十岁左右,长着金棕色的头发和一副讨人喜欢的温和的脸,衣服破烂但干净。

    流浪汉看着王子和大臣的儿子骑着马走近,依然坐在路边,只是快活地打了一个招呼,“日安。”

    小殿下勒住了马,也向对方回了一个问候,“日安。”因为他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王子,知道各种待人的礼貌。

    流浪汉说:“好心的老爷啊,我的名字是西绪弗斯。您和您的同伴是否能带我一程呢?我的脚扭伤了,没法前往下一个镇子。”

    三王子是个软心肠的人,对于别人的央求总是难以拒绝,于是让大臣的儿子和流浪汉同骑一匹马。大臣的儿子并不喜欢这个决定,可还是让流浪汉上了马。

    (未完and不要指望后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