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三集 第三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2-27

    第三章 临时加插的委托•非常危险


    我知道,有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力而转移的,当你希望事情这么发展的时候,事情却偏偏那么发展,这个就叫做“现实”。这个我能够了解……但是完全不能接受!

    “我们到底发了什么神经要把‘这个’带走?!!”在忍耐了一段路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扭头看着奇拉薇雅,希望她能给我一个答案,一个能让我心平气和地接受的答案。

    “你要是能在毛毛面前保持这个表情重复这个问题,我相信她会给你回答。”奇拉薇雅真是一个武林高手,四两拨千斤的功夫使得炉火纯青,轻轻巧巧就把我的怒气转向了一个最安全的方向。

    被我贴以“这个”标签的小东西正舒舒服服地和球球共骑一匹坐骑,亲密的样子就好像姐弟一样,偶尔瞟向我的一眼,包含着丰富的信息,例如轻蔑、嘲弄、仇视……诸如此类的负面感情,惹得我心头火起。

    哇呀!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啊?!我的好友居然和密谋想杀我的凶手这么亲密!也不知道他和球球说了些什么,弄得她强烈要求带这个麻烦的东西一起上路,法师和吟游诗人都不表示反对,就连我最后的希望——领队莫尔在看到小混蛋后也只说了一句“很可爱的小孩,虽然还比我的七小子差第一点。”

    昨天晚上就应该拍拍屁股走人把这个小混球扔在森林里不管才对!所谓一念之差,所言甚是!

    正想着,球球向后面的瑞维尔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然后驱马靠近我和奇拉薇雅,微微侧头说道:“尤尼卡想委托我们一件事情。”

    尤尼卡就是那个意图在我身上顶个窟窿的独角兽的名字。

    我哼了一声:“该不是委托你们杀我吧?”

    球球笑着说:“你还在生气啊?尤尼卡都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你就别和小孩子计较了嘛。”

    别提这个,一提我更生气,那种最起码的诚意也看不出来的道歉,说“对不起”的时候眼睛都不知道在看哪里,我会相信他才怪!而且说实话,我不喜欢小孩子,十岁以下的小孩在我眼中和怪兽没多大区别,都是破坏力惊人的单纯生物,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做出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来,惟一的不同是怪兽有正义的朋友去收拾,而要是你敢对着小孩子挥舞拳头就准备被人骂吧。

    奇拉薇雅也笑了起来,不过她的笑可没有半点调解的意味,“也没什么嘛,如果他委托,我就接,要杀就得乘早,免得等你恢复了等级我们就没机会下手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直白……

    尤尼卡在旁边听着,转动着眼珠似乎在思忖奇拉薇雅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也许最后得出了“她是在开玩笑”的结论,因此没有真的委托这桩当场杀人任务。如果他真的委托了,我估计奇拉薇雅会接下,然后和我打一架,最后向雇主表示“我尽力了但是很遗憾……”。

    球球低头看向小孩,好声好气地说:“你有什么想委托大家的,就说吧。”

    小独角兽开口道:“我想委托的事情是……”

    “等等!”瑞维尔抬手阻止尤尼卡继续说下去,转而问我们,“你们谁会那种隔音的咒语?”

    “干嘛?”

    “以防万一,万一委托的内容不太能见人怎么办?”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于是我们分头查了一下各自的咒语列表,我找到的两个咒语名字看上去颇符合要求,是“静寂之墙” 和“低语之壁”,分别是等级六和等级四。虽然不太清楚两者的区别,但是想当然总归是等级越高越好,我晃动着手指,开始念诵咒语。

    “言语是另一种魔法,是与非铸成我们的观念,仁慈的吾主,请不要将他人的观点强加于你的侍奉者身上,亦不要将我口中的言谈流传于世,我只愿与我的密友分享我的想法,以我菲蒙之名,铸下静寂约定。”

    手指伴随着咒语划出了光的轨道,微小的淡乳白色结界在半空中浮现,当最后一个字还在空气中传播,迷你型的结界瞬间扩大,将我们四人连同独角兽一起包围在其中,过于灵敏的魔族耳朵在接触结界的刹那还发出了“嗡”的一声耳鸣声,有点不习惯空间密度的改变。

    四周在瞬间陷入绝对的静寂,风声消失了,鸟鸣声没有了,滚滚的车轮静悄悄地带起了飞扬的尘土,马蹄溅起无声的泥水,周围人的嘴巴一开一合,原本热闹的生气全都被隔绝在了结界外面,看着四周,仿佛自己在看没有配音的默片一样。

    奇拉薇雅还有点不放心,她策马退出结界的范围,检验一下里面的声音会否传到外间。我冲着她大喊大嚷,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嘿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这足以证明这个“静寂之墙”运作得非常完美——如果她听得到我在喊什么,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

    人鱼法师催马赶上,一靠近就送了我一个白眼,我装作无辜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法师扭头哼了一声,“刚才喊了些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虽然她没法听见结界内的声音,但是相处这么长时间,彼此也都了解对方的行动模式,不用猜都知道我绝对不会说颂扬她的好话。当然大家都是彼此彼此,若刚才出去的是我,保证她也会趁机喊几句揭揭我的老底,这个咱们都心知肚明,也就不说什么了。

    “我现在可以说了么?”在旁边等了半天的尤尼卡开口问道。他本来还是说那种好像古文一样让人听得累死的语言,但是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有兴趣边听边在心里翻译,所以强烈要求他说我们听得懂的人话。

    瑞维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么,我想委托你们打败大魔王,把不属于这片主大陆的魔族赶出去!”

    听到这话的每一个人都有翻身落马的趋势。

    对这个世界最了解的瑞维尔发出了自嘲的笑声:“司管四方流动的希纳瑞神啊!我没有听错吧?!居然有人这么瞧得起我们这支队伍,将整个世界的未来都托付给我们几个!”

    吟游诗人口中的希纳瑞是这个游戏中的风神,同时也是旅人的守护者,是冒险者们通常信奉的几名神明之一,瑞维尔这个家伙虽然是吟游诗人,却是他的追随者。

    奇拉薇雅也露出了啼笑皆非的表情,她虽然没选全知模式,但在我的描述中已经领教了魔君的恐怖实力,自然也没有要挑战对方试试看自己实力的打算。她仰天苦笑道:“我觉得触发这个事件,就好像是系统跟我们说,你们玩够了可以退出游戏了。”

    换句话说这个委托跟叫我们去自杀没什么区别。

    即使是无药可救的笨蛋,也可以看出我们连一点点活得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而且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即使世界化为乌有也会好好活下去的顽强精神。

    球球轻轻摸着尤尼卡的头,柔声说:“尤尼卡,我知道你的种族拥有很强的正义感,没有办法容忍他族的侵略行为,你想把没血没泪的邪恶种族赶出这片大陆,我完全能够理解……”

    我在一边一个人嘀咕:“反正我是没血没泪丧尽天良邪恶黑暗种族的一员……”

    “喂!毛毛可没用那么多形容词形容魔族。”奇拉薇雅在我耳边轻声说。

    “重点不在这里……快别让毛毛说下去了,小心她感情行事接下这桩委托!”我说这话的时候手心里着实捏了一把冷汗,就怕被我说中,那样的话大家全都会死得很难看,到时候有资格角逐“最凄惨死法”金像奖。

    看来瑞维尔和我的顾虑差不多,他清咳几声,打断了球球的话头,给予了小独角兽最直截了当的答复:“抱歉,以我们的实力接不了这桩委托,你另请高明吧。”

    尤尼卡犹作最后努力:“不听听我的报酬是什么吗?”

    “收获报酬的最基本前提是游戏里的小命还在,我想到了游戏外面是不可能有机会得到你的报酬的。”瑞维尔的话让我们几个用力点头,就连球球也不例外。尤尼卡听了脸上一片茫然,这是一个NPC在牵涉到游戏外事物时的必然反应。

    “总而言之,就是我们不打算接下这桩任务。”

    话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但是小独角兽没有显现出失望的表情,反而一付“早就知道你们会拒绝”的样子,继续说:“那我换一个委托好了。”

    瑞维尔松了一口气:“只要别和魔王搭界,万事好商量。”

    “带我去见龙!”

    我深呼吸一口,以最最自然的表情问道:“什么龙都可以吗?”

    如果是的话,那就干脆把火爆叫过来。

    小混蛋连看都不往我这里看一眼,硬板板地回答:“当然是五爪龙。”

    我的天……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位于龙族的顶端、拥有几乎和这个世界同样长寿命的五爪龙跟神应该是处在同一个级别上的,也就是说比起我们的园丁陛下来,不会逊色只会更恐怖。

    “就算你一心想我死,也拜托别拖累别人好不好?!”我愤怒了,我要变身为超级赛亚人了!什么意思你!一会儿魔王一会儿五爪龙的,尽挑些这个世界上最夸张的,打你一下攻击点数数都数不过来,立马就挂了,简直就是直接被游戏管理员删档!你干嘛不干脆叫我们去屠神啊?!

    “我又没有委托你们去与龙对着干,怎么是要你们死呢?”小混蛋还故意装出一付不明白的样子来,我强忍着才没有一记手刀劈过去。

    第一项委托,大家意见一致,因此不必讨论,pass!而第二项则有了一些争议,尤尼卡这时候满识相的,自己提出坐到随行的马车上去,这样,消音结界中就剩下了冒险队伍的四个成员。

    我是强烈反对接下这项委托的,奇拉薇雅则认为无所谓,瑞维尔态度不明,最危险的是球球,她喜欢那个小独角兽,而只要是她喜欢的,她总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当队伍成员的意见发生分歧的时候,就需要调和了,这时候就看谁能说服对方。什么?你说队长?我们的队长只是对外联系用的,发生内部矛盾的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先听听你的反对理由。”奇拉薇雅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

    那好吧,就让我来阐述一下龙——五爪龙的无限极大危险性。
    “理由很简单,太危险!”我开门见山的加以说明,但是三个人的表情都有点无动于衷,对于他们来说,单单只有危险是不够份量的,照瑞维尔说起来就是“没有危险算什么冒险生活,我们追求的就是危险和刺激!”这种在现实中无法这么帅气的喊出来的话。

    我继续阐述说明:“五爪龙是什么概念?不是西方传说中那种喷喷火没事抓个公主守着一堆宝藏等着骑士去杀的那种!那种级别的最多只是三爪的,实力跟五爪龙比起来和蝼蚁没什么区别。我们刚才拒绝去杀魔王,因为大家都清楚他有多恐怖,他为什么会那么恐怖?因为他和混沌真神有契约。

    “注意啊!五爪龙和混沌真神是差不多级别的——我没骗你们,最多差半个等级。如果要接这个委托,我宁愿去和魔王对打,至少面对园丁还有一点点活路,说不定他念及这么多年的情份不会把我的血砍光。”

    “我们有要和龙对打吗?”奇拉薇雅飞快地反驳。

    “谁说得准?!”我反驳得比她更快更凶,“现在是说不打,但是要知道,选择权完全不在我们的手中,龙的想法和人类可完全不一样,天知道活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是怎么看待人类这种小而脆弱偏偏又很自大的生物的。”

    “我不是人族,你也不是。”奇拉薇雅向来喜欢和我唱对台戏,这种时候也不例外。

    “在龙的眼里都一样!——毛毛,求求你先别说话,先听我说完——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喜欢外界的打扰,说不定一有违禁的马上吃掉,没准一句话说错,他给你来一记咆哮弹连骨灰都找不到了,到时候你找谁哭去?

    “退一万步讲,就算正好碰到龙肚子饱心情好的时候,既不想把我们当点心也不想给我们一下攻击,就算是那样,龙威也已经够你受的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直接就被龙威吓得胆脏俱裂,不信的话咱们先来试试菲蒙拥有的魔威,体会一下被沉重恐惧压迫的滋味……综上所述,我强烈反对接下这种和五爪龙搭边的委托!我要说的话完了,你们怎么想?”

    我看看他们,一个个都若有所思的样子,我的心不犹放下一半,苗头看起来不错。

    但是,我错了,我放心得太早了,我忘了在很多时候这帮家伙的心思和伦敦的天气一样难以捉摸。

    沉思没有多久,瑞维尔开始发出他最擅长的怪笑声,要是具体形容起来的话,倒很像夜枭和鸭子的合唱。我心底马上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每次听到这种笑声,通常都没什么好事。

    还记得上次听到这种笑声,没等众人心中不祥的预感产生,就听到“啪”的一声,亲爱的班主任小马哥脸上已经中了暗器,暗算者手中犹自高举凶器,脸上还挂着神秘的笑容,被害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事后据当事人说,他是一不小心打歪了,本来没想打小马哥的。

    标志着不幸开端的笑声还在耳边回荡,瑞维尔突然一收笑容,正色道:“为什么不接?!接下来没问题!”

    然后在所有人喊出声来之前,他飞快地说出他的办法,众人陷入沉默、眼睛发亮、嘴角露出笑意、点头、彼此握手、一同发出夜枭与鸭子合唱般的怪笑,其中甚至包括球球在内。

    最后一点提醒:不要小看周围人的感染力啊!各位一定要小心选择身边的朋友,我是已经太迟了。

    ※※※

    经过数日的悠闲行进,目的地似乎已经伸手可及,只要稍加快点步伐赶路,当天稍晚就可以进入罗塞尔城城门。不过领队莫尔并没有深夜入城仓皇找住处的打算,他干脆放慢了脚程,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时就宣布今天在一个名为艾伦的小镇上过夜。

    虽然距离罗塞尔城只有半天的路程,这个小镇却像极了偏远的小地方,看得出平时根本没什么外来的旅人,镇上惟一的一家旅舍住满了车队成员,旅舍老板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我怀疑他开店这么久总和起来也没看到过这么多客人。

    待到大家都确定了休息的房间,莫尔慷慨地宣布放假半天:“各位,好好地放松一下吧!”

    好话用不着说第二遍,莫尔高扬的手还没有放下,他的眼前已经没有人了。这点和到哪里都一样,老师跑进来说“这节课考试”,通常要连说两次以上才会被60% 左右的人听见,就算听到也会以一种充满了怀疑的语气询问:“我听错了吧?”,而说“本堂课改为自修”则从不需重复。

    大家的耳朵都会选择性地听自己想听的内容,据说这就是进化的证据,如果这话是真的,我想我们班的同志们全都进化到外太空高等智慧生物的水准上去了。

    虽然领队这么大方地给了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我却不觉得这么个龟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会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白白浪费时间,还不如早早进入热闹的大城市,可能还有点看头。身边的人鱼法师也是一幅兴趣缺缺的样子,无精打采地卷着袍子一角,就差没直接打哈欠了。

    莫尔看到我们没有动弹,挥挥手示意我们也出去,“放心,这里有我看着,再说都到这里了不会再出什么纰漏了。”

    既然领队都这么说了,那就在镇上随便逛逛好了,说不定能在无意间找到些不错的道具,我跟奇拉薇雅说了一句:“等我一下,马上就来”,就往我的房间跑。人鱼法师在后面很大声地哼了一声,扔回一句:“死人!谁等你?”

    我顾不上回嘴,进到房间以最快的动作换下法师长袍——我的忍耐度已经到极限了,去他的!再让我穿这种憋气的衣服我不能保证会不会来场大爆发。当然我也不想一出去就被人追着砍,就算自己不会有事但是看着一堆人争先恐后的杀过来也决非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因此我特地准备了一个咒语。

    “容貌只是一种虚相,却能迷惑他人的视线,若能透过层层的迷雾,便不会被幻影所蒙骗,听到我心愿的深渊之主,请回应侍奉者的祈求,以我菲蒙之名,请将我的真面目隐藏。”

    这个是我在威斯逊城地下图书馆发现的古老咒语“芸芸众生”,能够使被施术者的面貌无法为人辨别,不过对熟识的人无效。虽然只是一个等级三的咒语,但不知为何却鲜有人知晓。

    在经我稍加改变之后变成了专属于菲蒙的咒语,经此事后我开始怀疑像特别版风盾什么的咒语也是菲蒙以前瞎改八改意外地改出来的,说不定我们两个在某方面而言还是满像的。一路上我都乘瑞维尔睡着后偷偷在他身上作实验,直到昨天晚上才彻底成功。

    照了照镜子,自我感觉满意,换上一套普通的套衫便推门离去。

    “四季!走吧!”

    我一路小跑到旅舍前厅,只看到眉开眼笑在算账的旅舍老板,我迅速找了一圈,最后不得不问老板:“对不起,请问你看到我的同伴了吗?一个水蓝色长发看别人的眼光好像别人都是弱智的法师,一个看上去一辈子都是三流水平的吟游诗人,还有一个留着很长麻花辨有半兽人血统总是笑眯眯的年轻女孩。”

    这种描述方式要是让前两个当事人听到,最起码要舌战一番,不过却是相当有效的,旅舍老板很快就给予了明确的回答,“您的三位同伴刚走,那位法师是和吟游诗人一起出门的,还有那个半兽人女孩是带着一个小孩出去的。都没有出去多久,您要是追出去,说不定还能看见。”

    我立刻就遵照NPC的指示追了出去……鬼影子都没有看见一个!

    四季那家伙,说不等还真不等,真是!平时说话怎么就没那么算数?毛毛也丢下我不理,阿笑也……唔,他就算了。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系统非常配合我此时心境的刮起了凄凉的秋风,一片落叶打着旋儿从我身边飘过。

    一只脏脏的野猫窜到我的面前,一点也不怕人,亲昵地凑过来,一边讨好地喵喵叫一边往我腿上蹭,我暗自庆幸今天穿的是深色系的衣服,就算猫身上抹了泥巴也一时显不出脏。

    一想到自己被好友遗弃,它却这么亲近我,不禁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抱起它来,“世态炎凉啊!这种时候居然只有你没有遗弃我,我的知心好友是一只猫……”从野猫身上飘来一股淡淡的伊卡璐洗发水的香味,沁人肺腑,我拍它的脑袋撸它的毛又拉它尾巴,它也只静静地趴在我的怀里,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只猫都乖。

    乖巧到有问题,难道又是触发什么事件的前奏?

    一想到可能是新事件的触发导火线,我就胆战心惊,在仁兽森林捡回来的小混蛋已经够让我头疼的了,我可不想再添新的麻烦。四下左右观望,再看看怀里的猫,目前看来没有跳出个人来大吼“站住!偷猫贼!”的迹象,左思右想之后,实在是舍不得丢下香喷喷的猫咪,还是决定抱着它在镇上溜达。

    镇子非常之小,小到这头的住家咳嗽,那头的人都能听见。居住此处的居民和外界甚少联系,也不怎么会和陌生人打交道的样子,我们大队涌入,他们好像受了惊吓般躲回自家屋子。

    能够感觉到从窗子后面传来的一道道视线,聚焦于在街上游荡的我身上,如果是习惯被人注目的菲蒙,一定继续悠然自若地走自己的路,没准还摆几个造型服务窗后的少女,不过摆到我头上,就只剩下不自在的粘稠感,满脑子充斥“该往哪个方向撤退”的念头。

    这时,一个画着酒杯的招牌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立刻闪身进去。

    不论多小的村子都会有交流信息的酒馆,这是不可撼动的游戏铁则。艾伦的酒馆坐落在小镇紧东头,拥有一个前听后忘的大路名字,我进去才发现车队近三分之二的人员都挤在这个小小的屋檐下。矮矮胖胖的酒馆老板也步上了旅舍老板的后尘,笑得小舌头都可以看到,镇子上会高兴我们的到来的,大概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

    因为客人太多,帮手不足,老板东跑西跑的样子实在很好玩,就好像一个球一蹦一跳般,让我一下子想起前段时间偷袭我的那个西瓜祭司。

    呵呵!要不要我帮忙?我可是有工作经验的哦!

    我当然不可能发神经不好好休息还找事情做,找了个空位坐下,老板在第一时间内像个弹簧一样弹到了我的面前,依然露出小舌头给我看,笑容满面地问道:“客人,请问点些什么?”

    “我要‘白沙’,”我拍拍怀里的猫儿说,“再给这个小家伙来一碟牛奶。”

    老板的笑容突然有点僵化,嘴角更是微微抽搐,仿佛我刚才说出了打劫的宣告。

    “对不起客人,您能不能再说一遍?”

    “白——沙——牛——奶——”我拖长音调一字一字地重复,口齿清楚、声音响亮,免得这次他又装没听清楚。

    “明白了,稍等……”此时的话语明显缺乏先前的热诚,我要是点了更便宜的果汁,他大概看也不看我了,商人就是这么现实,不管是游戏世界还是真实世界。

    老板扔下不打算在此花钱的我,赶去招呼其他多金的主了。我无聊地打量着酒馆的陈设,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创意设计一点没有,大概设计员也没有心思在这儿动脑筋,随便抓来一个范例就用上了吧,不像斯特林的千睡猫,布置得非常有趣味。

    旁边有人在看一张好像报纸一样的东西,但是这种世界应该没那种东西的吧?

    “梵,你在看什么?”我努力回忆曾一起喝酒的黑发年轻人的名字,问道。

    “……噢,是你啊,”梵愣了片刻后才认出我,看来“芸芸众生”的效果还不错,“我在看《北方报》。”

    “……”简单明了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你感兴趣的话你先看好了。”名叫“梵”的年轻人热心而直率,当下就把手中的报纸递过来,向他道谢后,我将报纸摊在桌上,好奇地读了起来。

    名为《北方报》就表明是北域的地方报,大致介绍了上个月北域中发生的事情,当然也稍微提了些主大陆其他区域发生的大事。内容方面,有重要启事、社会新闻、关注热点,也有花边八卦,连征婚启事丧事讣告都不缺,除了时效性不如现实中的报纸,其他的排版什么的倒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沙耶兰陛下亲切接见斯特林城、伯里城、卡纳森城等六城总督……第一王妃陛下近日在公众场合露面……威斯逊城学术大会隆重开幕……艾薇拉巡回歌舞团获得巨大成功……失踪少女重回父母身边……”

    尽是一堆无聊的消息,无聊得我想打哈欠。我趴在桌上,闭上眼闻着猫儿身上一丝一丝飘来的香气,思绪四处荡着,说起来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第一王妃,难道我和她八字相克,注定无法见面?妄费我期待了那么久。
    分享到:

    评论

  • ……为什么,在“有计划写”的后面还加上个“真的”……= =
  • 就跟我的省略号一个效果……
    只不过他的是在句子中间……
    而我的则是段结束之时……
    实际上最让我搞不懂的就是这个 毕业奇__幻之旅,旅.
    后面的旅字有两个的说
  • 真的???
  • 续集有计划写,真的……
    其实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有这么多__存在
  • 加__号大人,我,我好___喜欢毕业,毕业奇__幻之旅,旅.买了实体书2本,天天看不完,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都能让我笑出来.真想有续集.不过貌似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