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同人]代入2之十五年(3) - [同人小说]

    2008-03-20

    见到麦克托尔少爷也有好处,那就是我们不必出去住旅馆了。他与我们、更确切的说是与你一见如故,当下就邀请我们住在他家,你用力飞快的点头,眼中放出的光芒使得我不忍心说出一个“不”字。不过就算我一意孤行的反对,恐怕你也会装作没有听到。

    好吧,反正住这里省钱又安全,不会有哪个小毛贼敢摸到这边来行窃吧?

    托兰的国庆节是九月末,据小少爷介绍大型的庆祝活动从入秋就会开始。我看看窗外,院子里的树木绿得十分嚣张,夏天的尾巴还晃晃悠悠的荡在那边,看来我们来得太早了些。

    来托兰的目的……我们来这里是要干什么的来着?

    “不是来看卢卡陛下的吗?”你一脸纯真的看着我。

    “是啊是啊,人要找死的话城墙也挡不住。”

    先扔下到底是为何而来这桩事情不管,我现在担心的是尤巴那个家伙。因为怕错过他,我天天上街溜达,顺带执行一下萨萨拉伊大神官所嘱托的业余间谍任务,你这个博爱主义者则快乐的和小少爷一起消磨着时间。

    某天,我终于在街上看到了那套熟悉的黑色铠甲,隔着很远我用力挥着手,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尤巴!这边!我在这边!”

    全身隐藏在黑色铠甲中的高大男子回过了头,然后我真心诚意的希望我刚才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

    那个人不是尤巴,而是百修梅尔加。

    黑骑士以猛兽捕猎的气势向这边直线冲来,凡是档在他面前的路人全部被撞飞。我的反应非常正常,第一时间转身逃命。

    和正牌货比起来我的逃跑姿势或许差了许多,但重要的是逃跑成功,我管他什么优美的姿势。但百修梅尔加的身高腿长摆在那里,随便迈两步就顶得上我全力奔跑,x的,该死的真之纹章,害我不能长高。

    这种情况下往空旷的地方跑等同于找死,既然不能拼速度,那就只能寄希望于灵活度,也许上天有好生之德,来个奇迹派送也说不定。

    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叫着:“等一下站住——!”

    傻瓜才听话站住呢!

    诶?为什么是女子的声音?

    我百忙之中抽空回头,却看见一群女孩子汹涌而出,堵在百修梅尔加前面,黑骑士被这个意外拦住了前进的脚步,想要绕过去的时候连退路都被堵住了。

    啊啊,这个版本的奇迹大派送还真是诡异。

    “这边!”从旁边的小巷中斜冲出一个人,劈头就冲着我嚷起来,然后推着我进了小巷,几个一拐就彻底甩掉了黑骑士。

    “谢谢叔叔。”我表现出足量的对长辈的尊重,结果对方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近乎歇斯底里,“什么什么?我已经是叔叔了?混蛋!为什么??”

    我只是叫了他叔叔而已,要是叫了伯伯或是爷爷,他还不当场哭出来?

    “好了,老大,你就别在意你的年龄了,老实说刚进入游戏的时候你就已经像叔叔了。”

    他听了这话之后掉头就走。

    “你原路返回干什么?”

    “我去把我的手下撤回来,然后亲切地告诉那个黑骑士你家住址。”

    “啊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这还不行吗?”

    “晚了!我水晶般纯真的心已经受到了无情的伤害。”

    如果说我损人有错的话,这个家伙如此信口雌黄是更大的错吧。

    我回到住所的时候,你正在厨房看着麦克托尔少爷下厨。你从来都不知道一主的厨艺水准如此之高,搞不好可以和海遥一较高下,然后小少爷一脸寂寞的笑容,说这是以前格莱米欧教他的,自从格莱米欧去世后他一直都自己做饭。听到这话你安静了下来,在这里住了这么些天,早就可以确定小少爷那个时候没有能够收集全108个同伴,那个一脸清秀却拿着大板斧的年轻人也没有复活。

    纹章的继承者最需要学会的就是忍受寂寞。你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感触,不等你继续深沉的感触下去,我推开厨房门跑了进来。

    “哎呀真香阿!肚子饿死了!……哇咧!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你别过头去,表示不认识我。

    “哥哥姐姐叫我们去。”不管你认识不认识我,我干脆的转达了来自大白鸟和人头马的邀请。

    于是吃完饭之后,我们一起登门拜访了白鸟商会本部,门口的看守在我们说出了“纽甘西亚万岁”的暗语后就挥手放行。商会里面的人来来往往,虽然熙攘但却又显得井井有条,每个人都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一个注意到陌生的我们。

    其中一个男子的声音显得威严而智慧,“那样做就可以了,至少要保持原本价格一个半月,即使会赔本也没有关系,如果考虑到日后的话,现在的付出是值得的。”

    虽然这个声音对我们而言并不熟悉,也已经隔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了,但你还是一下子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修……先生。”考虑到对方比我们年长许多,你慌忙在后面加上了一个称谓。

    从师西尔巴巴古家族的拉达托街商人转过身,他看到我们时候的表情并不意外,应该早就知道我们会出现在这里,他稳重的回应了你的招呼:“很高兴见到你们,雷汀大人,乔伊大人。”

    唔唔唔?大人?——哦,说起来也是哦,努力回想一下的话,其实我们在名义上是被友军借调到哈鲁莫尼亚去的,而在海兰,我们还高居军团长之位。更不可思议的是,据希伊德说,虽然我们被通缉,但是两人的军队职位一直都没有被撤除,卢卡陛下估计是忘记了这点,其他人也不敢去提醒他,结果就出现了现在的这种可笑的情况:这14年来海兰一直都在支付两个通缉犯的工资,而这笔工资经过特殊渠道转到哈鲁莫尼亚,由萨萨拉伊大人转交给我们。古往今来作通缉犯作得这么舒服气派的,除了我们不做第二人之想。

    “姐姐在……不,请问妮娜小姐在吗?”我询问道。

    “请这边走。”

    两边都很郑重的使用着敬语,对话中说的“请”比我这几个月说的都多。

    修把我们带到了顶楼,老大们果然都是住在最高的地方的。叫我们过来的两个人都在房间里面等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也在。

    “啊啊啊,你怎么也在这里?”你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第三个人。

    “真是伤感情,好歹也应该叫一声姐姐吧?”原本应该是元气少女结果却沦落为昏睡少女的那那美——也就是KAGALIN懒洋洋的回答。

    然后姐姐掩口而笑:“噢呵呵呵呵呵,当然是我接她过来的,这些年里面要不是我一直照顾她,这个人早就在不知名的地方变成一具干尸了。”

    KAGALIN眨着眼睛不说话,似乎无意反驳姐姐的话。

    某方面来说,诺大一个世界,其实只有这个房间里的五个人拥有着另一个世界的回忆。但撇除旧友重逢的喜庆气氛,很明显哥哥姐姐叫我们过来并不只是老朋友聚会这么简单。

    “呀,已经被发现了吗?”姐姐露出了俏皮的笑容,“其实我想拜托你们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愿意接受吗?”

    “先说来听听。”你自然深晓要在姐姐面前时刻保持警惕。

    “除掉海兰的狂皇。”

    乓!

    砰!

    哐!

    你、我、人头马以不同的姿势撞到了旁边的家具,第一个大叫起来的不是我们,而是人头马,他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气急败坏的喊道:“为什么这件事情连我都不知道?!”

     “噢呵呵呵,现在你不就知道了吗?”

    “理由啊,给我理由,为什么你要找人暗杀邻国的统治者?而且还是那样恐怖的统治者。”人头马似乎和自己的头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死命的揪着。

    姐姐啪的打掉了人头马揪头发的手,“停手,我讨厌秃子。”

    随后她打开了折扇,挡在自己面前,从折扇后面传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如果不那样的话,恐怕海兰就要对托兰下手了。”

    哐!

    这回倒下的只有人头马一个人,这是他不了解卢卡陛下的表现,如果了解的话,就会像我们一样,不管他想对哪个国家发动战争都不会感到惊讶。

    “为什么这件事情我还是不知道?!”人头马的叫声已经接近惨叫。

    “前段事情你一直在忙海外的生意,国内的情报动向你当然不会知道。”姐姐白了人头马一眼,解释道。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海兰要吞并托兰,是那个狂皇的计划,该怎么办怎么办?”人头马碎碎念着,看来那个时候的卢卡陛下给他留下了足够深的印象,这个童年阴影落得太深了,以致他紧张的无法正常思考。

    “有可能成功么?”我问道,托兰可不是当年的都市同盟那样的小地方,即使是如今的海兰也比不上她的疆域。

    姐姐露出了悠闲的笑容,“几率不是没有哦。他可以直接挥军西进,以狂皇最擅长的铁蹄踏破一切阻碍。”

    “联姻,”人头马也着实了得,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镇定的说,“他没有必要打仗。首先在现在的大统领西奈获得大部分国民支持的时候修改法律,通过统领终身制度,然后继位改称王,恢复王制,最后由西奈和吉尔公主的孩子来继承父母双方的土地。”

    “这种事情可能吗?”这回连KAGALIN都表示关注,难得啊难得。

    “没什么不可能,”姐姐接口道,“根据我们的不公开调查,其实在托兰,支持王制的人非常多,他们不反对现在的共和国只是因为‘那位’的缘故。”

    那位,前赤月帝国六将军之一德奥•麦克托尔大人的独子,范特西•麦克托尔,那个总是露出寂寞笑容的少年率领着解放军推翻了帝国的统治,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失去了所有的亲友,最后甚至被迫亲手打倒自己的父亲,解放战争结束后,他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悄悄离开了同伴,从此浪迹天涯。在托兰,他是最受民众崇拜的英雄,其声望远远超过实际的大统领,如果他登高一呼,托兰的局势能在瞬息之间彻底改变。

    “你的意思是大家维持着共和制只是因为小少爷?”我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

    姐姐轻松的点了点头,“赤月人太喜欢他了,他们可能是觉得,一定要守住托兰共和国,因为这是这位小少爷牺牲这么多之后换来的国家。”

    “也就是说,如果小少爷出面说自己不在乎国家是什么制度的,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说不准了是吗?”

    “孺子可教也。”姐姐微笑着夸奖道。

    “那又为什么要暗杀卢卡陛下?”你追问。

    “狂皇一定会让麦克托尔说出不在乎国家制度的话……”姐姐回答道。

    “不可能,小少爷不会那么说的。”你打断了姐姐的话,斩钉截铁的说。

    “那也没关系,”姐姐缓缓的说,“那样的话,英雄一定会死。”

    就连KAGALIN的脸色都变了,姐姐却依然像在说今天晚上的菜谱一样的轻松,“不是吗?他一死,这个国家还有谁能和狂皇抗衡?不论他选择什么方式征服托兰,麦克托尔都是必除的障碍。”

    你我皆哑然,的确,就如同卢卡陛下是海兰的象征和支柱一样,麦克托尔少爷亦是托兰的灵魂人物,只要他活着一天,托兰就绝不会沦陷,所以,卢卡陛下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

    “如果麦克托尔死了,托兰就完了,那样还不如先下手为强,让狂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你希望我们去暗杀卢卡陛下?”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姐姐优雅的点头,我很没有样子的呻吟。

    你和我都清楚,卢卡陛下有多恐怖,即使是有真之纹章的我们,在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也会有无尽的寒意从心底窜起,当他暴怒的时候,就连萨萨拉伊大人都不敢引起他的注意,现在居然有人叫我们去暗杀他!

     “意下如何?”姐姐再次询问。

    你没有回答,反而问我:“你说我会不会去暗杀卢卡陛下?”

    “哼哼,不跑去通知他就已经算不错的了。”

    姐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们不是早就被海兰通缉了吗?除掉狂皇对你们也有好处啊。”

    “说到好处我正想问你呢,阻止卢卡陛下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瞥着姐姐提问。

    这话问到点子上了,虽然姐姐性格明快容貌漂亮才思敏捷外加优点若干,可热心公益从来不是她的美德之一,若说她突然爆发了小宇宙想要为大地的爱和正义尽一份绵薄之力,还不如说卢卡陛下突然转型为“加油好男儿”更有可能一些。

    “废话,真要打仗了我东西卖给死人啊?”

    对不起,对姐姐还抱有一丝希望是我们不对。

    KAGALIN打了一个哈欠,“我说的吧,elena不会答应的,如果你叫我去暗杀弗利克,我也同样不会答应。”

    我倒觉得如果是kaga的话,拒绝的原因更可能是因为懒。

    姐姐依然不气不馁,“再考虑一下吧,哈鲁莫尼亚的大神官不也是出差不多的目的才派你们来托兰的么?”

    你我对视一眼,都很清楚地在对方眼里读到了一句话。

    那只褐毛狐狸!

    站在哈鲁莫尼亚的立场上,萨萨拉伊大人当然不希望看到海兰和托兰合并,过于强大的邻国会给大陆最初的霸主之国带来威胁,更何况狂皇这个人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存在。但是在一切没有眉目之前,又不能直接加以干涉,所以才会想到利用我们这两枚棋子的吧?

    萨萨拉伊大人唯一失算的地方在于你的内心。就算是他,也不可能知道隐藏在真实之后的感情。当年关于你我的风言风语传得到处都是,所有人都以为你我之间是龙阳之好,不过事实却是你我都抱着和外表不符的少女之心爱慕着其他人,不同的是我告白成功——姑且算是成功吧,而你则为了生命安全着想,把感情隐藏了起来。

    狂皇陛下一定打死都不知道部下对他抱着这样的感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