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同人]代入2之十五年(4) - [同人小说]

    2008-03-20

    结果我们退一步,答应暗地里充当麦克托尔少爷的保镖(虽然大家都表示怀疑,这个人真的需要别人来保护他么?),然后就匆匆离开了白鸟商会的本部,满怀心事回到了麦克托尔少爷家。

    我们是吃完午饭走的,回来的时候已临近晚餐时间,但是小少爷并没有在厨房间里,这让我们慌张起来,生怕卢卡陛下已经派出了可怕的杀手,把小少爷抓走了或者怎么样了,那样的话,我们这俩保镖倒可以和诸葛先生交流一下“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心得。

    但显然是太多虑了,就算是孤身一人,麦克托尔少爷也不是会被随随便便抓走的角色。听到动静,他从二楼走了下来,微笑着看着我们,“你们回来了?有兴趣和我一起到大统领府上去参加晚会吗?”

    “啊?”

    虽然这次麦克托尔回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托兰的情报人员毕竟不是薪水小偷,在他踏上格尔明斯达的一刻就已经将消息告诉了大统领西奈。

    “没有想到你会接受邀请。”

    “这次比较特殊。”小少爷解释道。他无法推托掉这次的邀请,因为邀请是以西奈的私人名义发出的,“西奈做爸爸了。”

    “什么?没有品味的托兰花花公子已经做爸爸了?!”你不禁脱口而出,我想捂你的嘴都来不及。

    还好麦克托尔少爷只是笑,没有任何反对你说法的样子。

    于是三人结伴一起前往大统领府,也就是前赤月帝国的皇宫。

    当年只知道追着女孩子跑的西奈已经完全看不出年少轻浮的样子了,当小少爷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三步并做两步迎了上来,热情的抓住了Leader的手。

    当他的视线扫过来时,麦克托尔少爷指着我们介绍,“嗯,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雷汀和乔伊。”

    于是接下来双方又交换了一堆“幸会幸会久仰大名”之类的场面话。

    “范特,我等着你给我们家小毛头起名字呢。吉尔有些不舒服,和孩子在里屋休息,请你进去吧。”西奈说着,便吩咐人带小少爷去看他的孩子,“你的朋友我会招呼的。”

    小少爷离开后,西奈的表情随即就变了,“我并不认为在这样的场合下露面是明智的做法,雷汀大人,乔伊大人。”

    啊啊啊,就连托兰的大统领都用这么郑重的态度来和我们说话吗?

    “真是太惶恐了,请不要那么称呼,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外国人。”你做出慌慌张张的样子。

    “普通?能够在短短数月内瓦解都市同盟的两位?”

    “……大统领应该没有见过我们吧?”

    托兰一方的将领中见过我们的只有巴莱利雅将军,而那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再加上雷汀和乔伊这两个名字都相当普通,因此认为没人会认出我们来,才会大大咧咧地跟着来参加晚会,看来是太小看西奈了。

    西奈摇了摇头,“认出两位的不是我,是吉尔。”

    “吉尔公主?”这是我们两个一起喊出来的,然后都在心底吐了吐舌头。

    被吉尔公主认出来?那么说来,所谓的“不舒服”只是一个托词,还是不想和我们正式见面吧。

    仔细算算,吉尔公主和你我都有牵扯不断的关系,按原本的剧情她本该是我的妻子,而按后来的走向她又会嫁给你,但在一片混乱之后你我全都着空,不仅没有娶得美人归反而不得不逃往哈鲁莫尼亚,结果最后白白便宜西奈这小子。

    西奈正要说什么,旁边的管家急匆匆走过来,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两位,请原谅,你们不得不回避一下了,”西奈急切的说,“卢卡陛下来了。”

    你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我抢在你开口之前抓住了你的手臂,“不行!绝对不行!”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不管你说什么我全都反对驳回。”

    开玩笑,要是让卢卡陛下看见你,那还了得?我不由分说拖着你就往别的房间走,你不死心想往回走,差一点就要爆发辉盾和黑刃的最终决战。

    还好,从躲藏的房间里趴着窗缝还可以看到那边的情况,这样你才没有坚持要面见陛下,只在一边偷偷的看着就已经满心洋溢着幸福。

    海兰的狂皇气势不减当年,虽然多了几根白发,脸上多了一些皱纹,但凌厉的眼风扫过依然能给人莫大的压力,我只看了他一眼就拍着胸口挪开了视线,你却捂着脸发出无声的欢呼。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中出西施吧,要你说的话,你同样会反驳:“水母脑袋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噢噢噢噢,偶们家的卢卡陛下还是这么的帅气!”

    “是啊是啊,如果他取消对我们的通缉的话我也会觉得他很帅的。”

    “西奈站在他旁边完全没法比嘛……那是怎么回事?!”你突然用力抓住了我的胳膊,“快过来看!”

    我转过头,顺着你指的方向望过去,然后和你做出了同样的反应,“那是怎么回事?!”

    站在卢卡陛下身后的那个人正对着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面具下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路克。”我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人都快石化了,但是你好像还嫌我石化的不够彻底似的,拍着我的肩膀让我的视线继续往那边挪一点。

    “你再看他们后面。”

    “……上帝啊,这一定是幻觉!”

    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的。蛇和蠓怎么会安然相处呢?水和火怎么会相处融洽呢?

    所以我看到两个黑骑士左右开弓守在卢卡陛下身后,这一幕一定是幻觉。

    你我配合默契,都不用商量就一起挣扎着爬起来,推开窗子跳了出去,跌跌撞撞的逃跑了。此时小命最要紧,保镖之责,暂且无限期请假。



    夏夜的风温柔而清爽,带走日间的酷热,但是在璀璨的星空之下,却有两个人不顾颜面的落荒而逃。过路的巡逻队目送我们狼狈的背影,发出没有恶意的笑声:“放心,后面没有姑娘生气的父亲在追着你们啊!”

    md,你们这群安逸于和平生活的傻瓜!以为我们的惊恐是来自于便宜老丈人么?!

    我们几乎从格尔明斯达的这边逃到了那边,当确定后面绝对没有追兵的时候,惊弓之鸟才停下了逃跑的脚步,然后停下来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你……能不能……给我总结一下……我们刚才……看到的景象?”我结结巴巴的央求。

    “我还希望有人来给我解释一下呢。”你没好气的回答。

    “刚才我还以为自己会心脏麻痹。”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坐倒在地。

    “去!早就该有这觉悟了。”你一脚踢了过来,“既然二代的剧情已经被我们毁得惨不忍睹了,没理由三代的历史还会按照原样行进。”

    “可是现在还不到15年,而且三代不应该发生在托兰……”我的声音几近呻吟。

    按照正统的历史,三代的纠葛应该在捷克森联邦同格拉斯兰德各部之间产生啊……就算是外邦参和也该是哈鲁莫尼亚的戏份,根本没有托兰或者海兰什么事情,难道是路克先生认为在如今的托兰和海兰之间更加容易挑起纷争?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尤巴会跟在路克身边啊?剧情明明就已经改变了!

    你掩口大笑:“噢呵呵呵!一定是因为那个水母脑袋以少有的判断力判断出路克才是真正的BOSS的缘故。”

    “我不能容许我家尤巴被人拐走!”我“噌”的站了起来,可以确定自己脸上放着坚毅的光芒,然后我回过头,握住了你的手,“e,请看在那么多年同居的份上,帮我个忙。”

    “请长话短说。”你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一个哈欠。

    “作为天魁星去集合108星吧。”

    “你说啥——?”

    独属于少年的清朗的声音回响在格尔明斯达的上空。虽然少年自己无法意识到前方的道路,虽然少年自己并没有想选择这样的道路,但是所谓的命运就是如此,就算因为种种的原因使得少年既定的命运推迟了整整14年才姗姗来迟,但是属于你的就是你的……

    “喂!喂!不许你在旁边加这么恶心的旁白!不要装的和你完全没有关系一样!你也是二分之一的纹章继承者!”你咬牙切齿的掐着我的脖子拼命晃。

    由剑与盾繁衍出的所有的悲哀,即将蔓延开来……

    在被掐死之前,我坚持着配完了最后一句旁白。

     

    我们乘夜摸回了小少爷家,整幢房子死寂一片,麦克托尔少爷还未归来,我们自不用人帮忙开门,熟门熟路的翻墙进去,连邻居家那只敏感的狗都没有吵到。

    我一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成堆成堆的事情涌入脑海,搅拌成浆糊,最后我叹着气坐起来,抱着枕头溜进了你的房间,“今天和你一起睡,行吗?”

    尽管房间里一片黑暗,你的枕头还是准确的砸中了我,“就是因为你这种暧昧的态度才会让我们被人误解!”

    “什么话,比起你对狂皇的态度来,我已经算是很……”

    后面的话被谋杀在喉咙中。

    我说你怎么有这么多的枕头啊?!

    半夜时分我醒过来,迷迷蒙蒙的看见你站在窗前,我第一个反应是你因为要重新作主角而紧张得睡不着。于是我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决定本着日行一善的宗旨来安慰你一下——尽管前不久你还企图用枕头来谋杀我。啊啊,我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大好人。

    但没等我开口,你就抢过了话头,“小少爷现在还没回来。”

    我看了一眼窗外,月亮已经过了天顶,现在差不多是深夜2点左右,的确不是乖宝宝在外游荡的好时候,但是小少爷虽然长着一张宝宝脸,实际年龄却是叔叔级,即使彻夜不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

    既然你是在等在你心中排行第五的心上人,我也就没必要自作多情的来安慰你了,翻了一个身,继续沉睡。

    邻家的小狗转瞬即逝的吠声,什么东西轻轻落地的声音。

    我立刻支起耳朵,捕捉着任何一丝微小的响声,你甚至把呼吸也摒住了。但是接下来一直没有别的声响,对方似乎也在等待着确认周围情况。过了很久以后,沙沙的移动声才继续。

    你在黑暗中滑了过来,没有一点声息,右手上的辉盾亮起隐约的光芒。

    ——怎么样?

    你的声音没有通过空气的传播,直接传入我的脑海,这是辉盾和黑刃给予其继承者的赠品能力之一,最大的缺陷是通话质量会随距离拉大而降低,不知道其中受了什么信号干扰。

    我表示疑惑。

    ——有哪个不长眼的小毛贼会偷到魂之英雄的头上来?

    不管我们怎么狐疑,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倒头睡觉,于是两人偷偷摸摸下了楼——奇迹般的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没有发出一点响声。

    在楼梯上的时候,我们就看见了站在大厅中的潜入者,更确切的说是看到了一个黑影,高大而沉默,其个头不是我们这两个永远停留在成长期的小孩能够比拟的。

    要打倒对方并不困难,我们的自信是建立在嚣张的实绩上,普天之下没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住初始纹章的联手攻击。困难的是如何悄无声息、尽量少影响周围的解决掉他,毕竟我们现在是人客,多少得为房主考虑一下。

    两三句简单的内部交流之后,确定了作战计划,你抬手使出了二级纹章攻击,瞬间刺眼眩目的亮光充斥整个房间,晃得人成睁眼瞎。我早已确定方位,你一抬手我就闭着眼冲了出去,狠狠撞上了黑影的背。

    但是对方并没有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因突如其来的亮光而乱了阵脚,也没有被我一撞失去平衡。可以感觉到他巧妙的转身,卸去了大部分的冲力,几乎同一刻我心头闪过没有理由的惧意,顺势往地上一倒,好死不死正好躲开凌厉的一剑反击。

    哦哦哦哦,果然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呸呸呸,我在说什么啊?分明就是我平时积善甚多,现在回报来了。

    没等我重新站起来,明晃晃的剑已经抵上我的脖子。

    “楼梯上的那个,不许动。”

    我不禁有些愤愤然,剑是抵着我的,他却没正眼看我,只叫“楼梯上的那个”不要动,就好像他吃准我不敢动一样——虽然我的确是没打算乱动。

    剑是好剑,寒气逼人,寒得我想打喷嚏,但我不知道我打喷嚏他会有什么反应,搞不好一紧张过度,顺手就割拉了我的脖子。即使是纹章继承者,脖子也是普通的脖子,不是钢筋混泥土的,也没有AT防御壁,所以我拼命忍住想打喷嚏的冲动。

    瞥向你的方向,看到你果真没有动,我又感到一阵欣慰,好歹你也没有随随便便害我的脖子割拉掉的打算。但随即我越看你的表情越觉得不对,你绝对不在担心,倒更像是……惊喜。

    难道这个小毛贼——哦,有能力迅速控制住局面的应该不算小毛贼了——难道这个大毛贼是个一等一的美男不成?

    我立刻期望他回一下头,现在他抬头看着你,我连他的侧面都只能看到一半,所以无法给予全面的评价。

    我咳嗽了一下,他微微转头,再度警告:“不要想耍花样。”

    啦啦啦,我已经耍花样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在心中唱着无意义的凯歌,仔细打量着对方。嘿嘿,这可不是一张盗贼的脸,很明显他只可能是战士,岁月和无数敌手一同培育出来的顶级战士,他的眼睛就像他手中的剑一样寒气逼人——不过只有一只,另一只眼睛的颜色淡得多,淡到几乎看不见。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你认识眼前这个人,而我也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初收留我们的……

    “青雷的弗利克。”你已经抢先一步叫出了那个遥远的名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