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同人]代入2之十五年(6) - [同人小说]

    2008-03-22

    不管是以第一代108星同伴的身份,还是以现在边境警卫队成员的身份,弗利克都有决定调查发生在麦克托尔少爷身上的理由,而我们以“应该要关心房主的安危”为借口,也临时加入了边境警卫队第12小队,于是我们一行三人再加上一只鸭子,结伴踏上了前往捷克森联邦的道路。

    我问你要不要和姐姐他们打个招呼再离开,被你果断的否决了。

    “小少爷被挟持这件事情是机密中的机密,绝对不能透露出去。”你刻意装出鬼鬼祟祟的样子说,“你想想吧,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一个走哪儿破坏哪儿的祥瑞,再加上一个老奸巨猾的修,要让他们几个知道了,事态的发展就绝不可能再被我们掌控了。”

    “kagalin呢?”

    “她?”你怜悯的看了一眼弗利克,摇摇头,“就算是可怜弗利克也好,就别让她知道了。”

    我想象了一下弗利克被kagalin缠得欲哭无泪的表情,于是决定好心的拯救他。

    结果我们一个人也没有通知,偷偷摸摸离开了托兰共和国。

    过关卡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绘有你我画像的通缉令,幸好弗利克的情报网事先传来预警,我们才没有冒冒失失一头撞入通缉圈。

    “好感动,我们从国家通缉犯升级成国际通缉犯了。”

    “真是的,托兰太小气了,两个人加起来的悬赏金额也不过五千金币,还比不上海兰通缉的一份金额。”

    “而且画的真难看,我都画的比他强。”

    我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彻底缺乏危机意识,好一会儿才留意到弗利克的表情,他看上去一脸的“我可不可以装作不认识这俩人”的表情。

    颁发对我们俩的通缉令,一方面可以向海兰示好,另一方面也是向和我们同行的弗利克传达一个信息:不要再回来了。

    读懂了西奈潜台词的弗利克,在最初的愤怒过后感到了深邃的无力。

    彼此信赖、相互鼓舞、并肩而战的门之纹章战争,属于108星每一个人的黄金时代,已经永远的逝去了。

    鸭军曹安慰的拍拍弗利克的肩膀,开始和我们商量怎么乔装混过关卡的检查。其实在此方面我们颇有心得,似乎是因为经常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阴谋的缘故,所以乔装打扮可说得心应手,最拿手的便是男扮女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恢复真实面目。

    于是,海兰和托兰的边境关卡的士兵就有幸看到了一队旅行艺人。带队的是身上挂满了乐器的鸭子,后面跟着一个背着杂技箱的高大男子,最后是一对活泼的姐妹花。

    by yufy 

    士兵愉快的迎接我们的到来,说到底这里还是一个信息落后的世界,平时缺乏娱乐,能看到旅行艺人到来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旅行艺人不受国界的限制,无需通行证便可去往大陆各处,这也是我们选择这个身份的原因。

    但是意外的因素随时都会杀出来,守卫关卡的队长向鸭军曹提出了表演的请求。

    就算军曹在心底把这位队长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脸上也没有显露出半分端倪。他礼貌的点头答应,然后和弗利克联手表演一套非常专业的江湖把式,最后在一片叫好声中开始绕着场子收钱,不禁让人怀疑他们的本业到底是什么。

    遭了瘟的队长意犹未尽,搓着手——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队长——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能否请那两位小姐表演些什么?”

    军曹看过来的眼神有点担心,弗利克也是,他们好像在担心以我们“男子汉的自尊”忍受男扮女装已经是极限,若还要以女子的身份来表演节目可能立刻会暴走。

    啦拉拉啦,要不是怕他们会误会,我真想告诉他们穿女装让我们很自在。

    表演什么好呢?飞刀是别想了,就算弗利克信任我们,我自己还不信任呢,其他的临时上阵也不行,或许我们可以用纹章弄出黑白光圈来糊弄他们,不过这样的话这里的人恐怕会少掉至少四分之三。思来想去半天,发现最有可行性的还是唱歌。

    “唱什么?王菲么?”

    “什么都好啦,反正都十几年过去了,什么流行歌曲都落伍了。”

    “是从来就没在这片大陆上流行过吧?”

    我们咕哩咕哩这样交换着意见。

    在军曹的伴奏下,我们合唱起来。你的雷汀尚未进入变声期,声音清脆而嘹亮,天籁般的纯净,我干脆彻底压低乔伊的声线,以略带沙哑的低音配合着你的节奏,一高一低两个音阶相互缠绕着盘旋回绕,歌唱着这个世界沉重的历史。



    “或许就在剑与盾交战的那七日间
    世界繁衍出了所有的悲伤
    闪耀着的是铁器的锋芒
    鸣响着的是剑戟的声音
    剩下的 只是满目的荒凉
    永远消失不掉的战争之炎啊
    这官能的火焰 时时如此美丽地
    将人们蹂躏 驱逐”

    啊啊啊啊,能看到弗利克下巴脱臼的样子真值了!

    顺利通过关卡后,我甚至有点舍不得换下女装来,于是我问你我可不可以继续如此穿着,你很温柔的笑起来:“不要给我丢脸丢到外国去。”

    虽然企图被粉碎了,但至少短短时间内重新温习了一下几乎已经忘记的女装记忆,还是很让人高兴的。而且弗利克真是一个胸怀宽广的人,就算他有想起当年我们那些谣言,也没有疏远我们。

    来自战士之村的战士,被敌我双方用同样程度的敬意以“青雷”相称的弗利克,可以说是你我来到这个世界后最早接纳我们的人——如果不算上那个硬逼着我们跳瀑布的人头马队长的话。在那条湍急的河流中大熊先生把你捞了起来,好心的收容了你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外国人”。当你在佣兵基地里以拙劣的骗术骗取波尔的香蕉苹果的时候,我却在费心巴拉地学开锁技能,老天可以证明我学的多刻苦。

    我们在那里不知人间疾苦的生活着,后来还多了一个kagalin——这对弗利克来说是一个小小的灾难,本来照这种趋势下去,怎么着我们都会成为他们的同伴。直到战争爆发,狂皇率领着他的部下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接下来我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跑路,忠于自己的心情行事了。

    有一次弗利克提到了过去的事情,他说:“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那么发展下来,不管是你们的离开,还是那个哈鲁莫尼亚人的到来,还有最后我们的失败,这一切都仿佛假的剧本一样。特别是你,”他看着你,“最初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种奇怪的想法,你才应该是我们的leader。”

    ……这个人的直觉未免好的太过分了吧?世界的运行根本已经乱的一塌糊涂毫无挽回的余地了,他居然还能察觉最初的原色。

    “因为不论发生了事情,海兰都是我们的祖国。”你闭着眼睛,手置胸口,准备开始乱洒狗血了,“即使被背叛,即使被利用,也永远是挚爱的祖国。只要她一声呼唤,无论身处大陆的哪个角落,也会义无反顾的回到她的身边。”

    我看把你话语中的“海兰”替换成“卢卡陛下”会更加符合真相一些。

    弗利克对你的话相当感动,再加上那时我们最后放水放走了一大批新同盟成员,害我们被狂皇通缉,这些理由重叠起来,造成了现在的现象,那就是他完全没有把我们当作应该防范一下的敌人——至少稍微防范一点也好,反而把我们看作同伴,弄得乔军曹还以为我们是迪南统一战争时期的108星之一。

    说起来你倒的确应该算是的。

    但是接下来又会怎么样呢?到了捷克森联邦,确认麦克托尔小少爷的安全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仍能保持如此?姑且不提我对水母的执著,路克在你的心目中可也是排行靠前的心上人啊,搞不好排名比小少爷还靠前呢。说不定历史会再度重演,和那个时候一样,我们丢下青雷,选择敌对的那一方的boss势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