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水同人]代入2之十五年(完) - [同人小说]

    2008-03-26

    尤米开始唱诵悠久的歌谣,歌谣的曲调很熟悉,你和我甚至曾经唱过。

    “或许就在剑与盾交战的那七日间
    世界繁衍出了所有的悲伤
    闪耀着的是铁器的锋芒
    鸣响着的是剑戟的声音
    剩下的 只是满目的荒凉
    永远消失不掉的战争之炎啊
    这官能的火焰 时时如此美丽地
    将人们蹂躏 驱逐”

    那是世界的开始,是最古老的传说,也是秩序与混沌永不停息的战斗。

    小女孩说:“以战而始,以战而终。由秩序和混沌争斗而产生的这个世界,也将在秩序和混沌的争斗中走向终结。”

    路克保持了沉默,他也是看见过世界尽头的人。

    “但是,风的使者,为什么你只相信看到的那一个未来呢?”尤米看着路克的眼神充满了悲伤。

    路克闭上了眼睛,“因为我相信我的纹章。”

    “你选择相信纹章,而不是相信人类吗?”尤米温柔的问,但是大家都清楚,说话的不是这个12岁的小女孩,而是精灵们借着她的口在发问。“决定怎样使用纹章的力量的,是人类,让秩序和混沌保持平衡的,也是人类。”

    “口寄之子,你真的那样认为吗?你真的认为人类能真正的操纵纹章?真的认为决定未来命运的是人类?”路克恢复了往日冷漠的表情,“这个世界不过是秩序和混沌短暂休战之间的脆弱产物,最终之日到来的时候,也就是所有人哭泣的时候,如果未来注定如此,我宁愿选择现在就战斗。”

    尤米双手捂着心口,现在甚至可以看见精灵在她的身边穿行环绕,她直视着路克,仿佛直看到他的内心,“无情的风、残暴的风、难以捉摸的风、混沌的风,同时,也是温柔的风、仁慈的风,风的使者,虽然你那么说,但是你的心并没有坚定下来。”

    路克移开了视线。

    “如果他这么容易就被你说服的话,那我就要伤脑筋了。”尤巴笑了,双手轻抖之间,双剑滑落手上,下一刻,原地只留下黑色的残像,他已经鬼魅般窜到了尤米的面前,两条银色的毒蛇咬向小女孩。

    但是剑被架住了,与他有着一模一样容貌的男子挥剑格档,双剑对双剑,仿佛镜子的表里。

    “你还是选择那边。”金发男子的笑容少了平日的明媚。

    黑发男子有一瞬间避开了对方的视线,“纹章的立场最初就决定了,即使我不愿意……”

    “你总算明白了?敌对的立场在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别再犹犹豫豫了!”金发男子大力格开了对手的武器,双方全都敏捷地往后跃去。

    他继续说:“嘿,你的血告诉你想要杀了眼前的对手,渴望消灭阴影般的恶鬼,对吧?我也是一样,总是想杀了你,不过不只是你,所有生命的死亡、鲜血、毁灭,都是我喜欢的,我就是以破坏秩序为目的被制造出来的,从这方面来说,你还真是一个失败的瑕疵品,怪不得我们的母亲会抛弃你。”

    百修梅尔加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他握紧了剑。

    两个黑骑士分伫两端,凝视彼此,而在他们的身侧,风与土的兄弟以不同的心情打量着出生即分离的同胞手足,青雷的弗利克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漠然的小少爷。

    ——你是阴影,我是谁……

    ——你追逐死亡,我享受死亡。

    ——你是十五年前的那个人,为什么?

    ——你是完美的复制品,我是拥有世界记忆的瑕疵品。

    ——你是奥德沙的后继者,你是解放军的首领,但为何你最终选择了破坏?

    ——……

    我几乎忘记了呼吸,整个洞穴中充满了真之继承者们强烈的意志。我看不见萨娜,看不见托马斯,看不见其他任何人,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对峙中的继承者吸引住。

    ——对峙的不是继承者,而是真之纹章。

    一个陌生的声音流入我的脑海,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除了你之外竟然还有别人能和我进行纹章对话。

    ——你、你是谁?

    我慌乱地转身回顾,你的目光紧紧地盯牢那边的情形,yufy也是同样,和我说话的到底是谁。

    ——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倒想问你,你的立场在哪一方?剑的持有者,黑刃的继承人,代表着秩序的纹章支配者。

    ——呸,废话,当然是跟在水母身边。

    我忿忿然的在心中回答,陌生的声音中掺入了一丝困惑。

    ——水母……?八房的拥有者吗?

    陌生的声音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提过任何一个人的名字,这给我一种感觉,在他眼中我们都只是真之纹章的附带。

    ——死心吧,黑刃,秩序和混沌是不可能共存的,即使其他的真之纹章能够选择自己的立场,初始纹章的立场是一开始就决定的……

    “讨厌死了,哪个王八蛋在角落里胡说八道?!有胆子出来!!”

    我终于忍无可忍大叫起来,握紧拳头准备打人,身边的你和yufy都吓了一跳,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漆黑一片的甬道,从那片深沉的黑暗中,一个人影渐渐显现出来。

    然后,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他的蓝色长袍上绣着奇妙的圆形图案,看起来华贵精致,更引人注意的是他的相貌,同样清秀的五官,今天已经是第三次看到。

    萨萨拉伊大神官第一个有所反应,他恭敬地低下头,单腿跪下致上最高礼,“神官长大人!”

    你我的脑海中闪现出同一个名字。

    ……西格萨格。

    路克的眼神立刻变了,当他看着萨萨拉伊的时候,是憎恨中带着悲伤的表情,当他转向西格萨格,就只剩下纯粹的冰冷。看到他表情的变化,塞拉握紧了法杖。

    第一个打破沉寂的是尤巴,他对于突如其来的人好像很感兴趣,剑尖的方向甚至不再指向百修梅尔加。

    “你是谁?你身上带着我憎恶的味道,”尤巴的声音越来越低沉,眼睛越来越亮,“甚至比他的还要强烈。”

    哈鲁莫尼亚的创立者平静地说:“你会感到憎恶是正常的,八房是混沌忠实的追随者,而圆则是法的体现,带来秩序和停滞。”

    细长的双剑停在半空中,不进亦不退,黑骑士比谁都更憎恨秩序,但是他的对手不是西格萨格,而是身后的百修梅尔加,另一个黑骑士。

    “西格萨格。”一直都冷漠旁观的小少爷终于有了反应,“最初的英雄,最初的解放者,最初的天魁星……”

    西格萨格的目光转到了小少爷身上,然后露出了不含感情的笑容,他冷淡地说:“这么快就放弃了吗?生死的支配者。”

    “应该说是过了这么久才刚刚觉悟,”小少爷的声音充满了疲倦,“觉悟到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了。每一代的天魁星是开创,是终结,也是动乱中最痛苦的人。没有真之纹章的话就不会有天魁星,想要改变历史就用自己的手,不要把责任都推到继承者身上。”

    “奥德沙不是那种人!”弗利克大叫起来,脸色变得赤红,一眨不眨地瞪着昔日的leader,“她信赖你才将遗志托付给你,那和继承者无关!”

    “没错。”有人大声赞同,接着维克多扛着剑大跨步走了进来,无视紧张的气氛来到青雷身边,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新增的敌手,夜之纹章……这对我们这边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环顾四周,突然意识到现在在场的真之继承者数目之多,西格萨格、萨萨拉伊、弗利克、维克多(虽然只是夜之纹章的携带人)、百修梅尔加、路克、小少爷、尤巴、yufy、你、我……好吧,还有一个新献出炉的军师哥哥。

    单以数量上比较,是我们这边较占上风(就算扣除掉新鲜出炉的军师哥哥),更何况还有一个不比继承者逊色的塞拉。

    小小的巫女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唱起了剑与盾的歌曲,她唱着说这是混沌和秩序永不止息的交战,歌声悠扬悲伤,但却激起了你心中的无名火:“说什么秩序、混沌势不两立之类的混帐话,纹章对立继承者也一定会对立这种话全部胡扯!”

    百修梅尔加低声说:“我以前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那是事实。”

    你彻底豁出去了,不管不顾地反驳,“那我对卢卡陛下的感情算什么?我喜欢那个人,就算盾是秩序,兽是混沌,我也绝对不要和他战斗!这是我的坚持,我的任性!哪怕抛弃掉108星,破坏了正统的历史,我也决不后悔。”

    你站在那里,昂首回视旁人诧异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退缩,坚定、无畏、自暴自弃……

    漫长的岁月,你第一次当众宣布自己的感情。

    (叉叉圈圈的,被你提醒才意识到盾是混沌那边的,郁闷中,只好继续扯)

    西格萨格咳嗽了一声,“辉盾的继承人,我承认你的执著让我很佩服,不过……盾也是混沌的……所以你无需痛苦。”

    “哈,哈,今天天气不错。”你抽搐着发出笑声,悄悄伸手拧了我一把,低声说,“为了说服他们,你去跟那个水母表白。”

    “为什么?”我表示抗议。这和性别无关,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别人表白,困难不是一点两点的大。

    “要么我跟你表白……”你皮笑肉不笑地威胁。

    那我倒无所谓,反正双方都彼此心知肚明真相,于是我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了你,还用那种很戏剧的声音大声说:“雷汀啊雷汀,你为什么是雷汀?如果你没有继承辉盾,我也没有继承黑刃,那该有多好!我的爱人!”

    可以看见一圈人的眼睛比刚才瞪得都大,能让这么多继承者惊慌失措,我颇有成就感。

    你在我怀里挣扎了两下,探出头来呼吸,顺带踩了我一脚,咕囔着:“你指望他们相信这种烂到家的演技?”

    “我倒是不怎么高估继承者在感情方面的判断力。”

    “不要把所有人都当作你家水母。”

    “……我真的勒死你哦。”

    不知道西格萨格是否听到了我们之间的窃窃私语,但是他笑了,他环顾着整个洞穴,看着所有在场的真之继承者和非继承者,那种高高在上的表情让人觉得很不爽。最后,他的视线落到了路克身上,他的表情显明他很清楚路克的身份。

    他说:“我是圆,是法,是秩序,是停滞,是开始,是终结,是最初的天魁星,也是最后的暴君。如果最后的大战是我胜利了,那么你预见的未来将会降临。不完全的复制品,与其想着破坏你自己的真风,还不如想想如何能打败我。”

    这么说着,他傲慢地转身,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地没入了黑暗,只留下最后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回荡。“如果你有这个勇气的话,我会在圆之神殿等待。”

    跟随着西格萨格的脚步,萨萨拉伊也随之离去,在离去前他看了一眼路克,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未来改变了。

    尤米迷惑地宣布。

    小女孩一脸的困惑,她说精灵告诉她的未来就在刚才的瞬间改变了,星星的位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命运的少年,跟着星星的指引前进吧……”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然后我们看到莱克纳多老奶奶伴随着一阵白光出现在洞穴中。她看起来也满迷惑的,特别是发现小少爷和你都在此地的时候,你们都是承蒙她关照的“命运的少年”。

    “总之,这次的命运少年不是你们,”莱克纳多老奶奶结结巴巴地说,“虽然你们也有份参与其中。”

    说着,她取出了赫赫有名的“约束之板”,“按照指点收集同伴去吧,你们都是能自由自在的驰骋天空的星座,当漂泊的星座们都集中的时候,你们的胜利便是不容置疑的。”

    说完她就急匆匆放出白光,再度使用障眼法溜之大吉,扔下满头雾水的一群人。

    Yufy好奇地看着石板上的名字,然后发出了大叫,因为她发现在场人的名字几乎全部显现在石板上。

    天魁星的地方也刻着熟悉的名字。

    路克。

    天魁星路克。

    尤米走到路克面前,她看着惊讶的风的使者,“精灵告诉我,你将是最后一代的天魁星,真之纹章在这之后将陷入沉睡。这也是最后的预言,口寄之子的传承就到此为止了。未来就交给没有纹章的普通人类来决定。”

    路克看着附宿着真风的右手,慢慢握紧。然后他看到了站在他身边的塞拉,女孩子一直都紧张的看着他,无声地呐喊着他的名字。

    你也紧张地关注着这边的情景。嘿,路克,醒醒吧,你的确是复制品,但你也有人类的感情,别真的在最后的生死关头才意识到这一点,到时候可追悔莫及。

    路克松开紧握的拳头,拉住了塞拉的手。

    你爆发出了欢呼,我也一同扬声笑起来,yufy拍着手,维克多和星辰剑开始斗嘴,小少爷露出淡淡的笑容,弗利克无声的笑着,尤巴和百修梅尔加平静地对视着对方……

    即使知道就要迎来新的战争,即使清楚这次面对的对手有多么恐怖,喜悦依然包围着众人。

    因为,这次不会再是没有终结的战争。

    终于迎来了真正的结局。

    “纹章的时代,终结了。”

    最后一代天魁星这么宣布。



    (好了,不管这个结局怎么烂,怎么废柴,怎么让人暴怒也好,反正我就这么结束掉了,让我佩服一下自己,没有中心的东西居然也能曲里拐弯一路波折写超过4万7千字,真是一个奇迹,别拿来跟你的混乱三代比,我知道这个东西彻底没有营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