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三集 第六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3-29

    第六章 龙领幻月


    与其说风从我的耳边呼啸而过,还不如说我从风的耳边呼啸而过。我在空中睁大眼睛,将广阔的景色尽收眼底,在我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瑞汶河曲折蜿蜒,消失在向量苔藓原的尽头。

    稍微调整一下视线,高速移动的幻兽以及坐在幻兽身上的人鱼法师落入我的眼中,她正低头看着高阶祭司给我们的方向仪,当她抬头望向天空中飞行的我的时候,我 冲她比了几个损人的手势——我们自己创造的简单的手语。奇拉薇雅皱起了鼻子,飞快地回敬了一个更损的手语,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立刻被远远的甩在了 身后。

    历数主大陆上各个种族的机动力,傲视天下的当然是龙[注一],接下来的则各有千秋,驳马是平原上的王者,妖精一族在森林中行动的速度是有目共睹的,而在与山有关的领域中,矮人是当仁不让的冠军,至于水中当然是人鱼的天下。

    上次追捕那个只值二十二个铜板的通缉犯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队伍中机动力最高的就是奇拉薇雅和我。等级九的召唤师可不含糊,已经和异界高傲的幻兽镰马定下 了契约,名为“踏音”的幻兽有着超凡的爆发力和耐力,当速度提升到顶端甚至还能产生残像,给人以瞬间移动的假象。

    至于我,虽然以菲蒙原本的能力而言,我现在能达到的速度可说是一种羞耻,但以“浮空”加上“倍速”的速度跟上踏音还是绰绰有余。

    当我们离开罗塞尔城时,至少已经落后了对手五个小时,根据米莎阁下的推断,对手的路线很有可能是走陆路,穿过鹤鹭森林后沿着阿兹瑞尔山脉南下,之后翻过连 绵的王冠群山再度北上,绕开幻月草原后进入北域的西领,而在那之后就能很快到达南潭镇了。这条路线是将路线的长短距离和沿途的安全度综合考虑后所能得出的 最佳方案。

    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取道的路线则是完全抛弃了安全度之后的选择,直接穿过向量苔藓原后越过天桥,接下来是半兽人亡命峡口、石化墓场、幻月草原这一系列有资格竞争主大陆十大死亡区域排行榜的地方。

    在神殿里的时候,高阶祭司就好像在介绍地狱五日游路线一样给我们指点着这条最快捷的路径,一脸的不忍仿佛我们已经接受了冥法王的邀请,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安慰她说:“放心吧,莫西亚是我家老大,他会罩着我的。”

    沿途的几个地方,各有危险,不过九成以上的危险都因为两个赶路人过于高速的行进速度而消失。食人魔、巨魔这种可以换取一大堆经验值的战斗怪物们,完全没有发现我们行踪,它们最多听见疾行的破风声从离它们不太远的地方呼啸而过。

    偶尔不巧有倒霉到家的家伙挡在踏音的前进道路上时,镰马也会老实不客气地把胆敢挡道的笨蛋踩在蹄下当踏脚板,于是在人鱼法师不知情的时候她的经验值又上升了一大截。而愚笨的食人魔发现自己的同伴在神秘的力量下突然飞出去死翘翘,还以为是惹上了某个神明的愤怒嘞。

    偶尔会有眼力超凡的怪物发现我们的存在,不过对于它们来说更可悲一点,它们会在我们身后张牙舞爪穷追猛打,最后累个半死。因为旅途很无聊,所以我还满欢迎 这种旅伴的,不时在半空中回身给它们加油打气,不过这种行为似乎引起了它们更大的愤怒。一路上我们身后不时挂着这么一、两条尾巴,其中最有耐力的一群追了 我们三个小时,其耐力和偏执度都非常的高。

    休息安营是在人鱼法师的魔力已不足以维持幻兽在这个世界的活动之后,此时已经入夜,空中的十轮明月排成漂亮的图案,众多的星星在程序员所指定的位置上发出 亮度不等的光芒,天际偶然划过一颗流星,不知道会不会砸到某个NPC或player的头上。我们已经处在向量苔藓原的边际,明天就可以离开这个会把人带往 错误方向的平原了。

    据高阶祭司说,这个苔藓原(别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广阔的苔藓原)的苔藓持续不断地转动着方向,虽然只是非常微小无法查别的一点点转动,但是累积起来的误差就大了去了,你以为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的,没准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出发点,吓得你还以为自己碰到鬼打墙。

    因为出发得太匆忙,两人的装备中没多少粮食,只带了一些水果和药品,还有一袋水,好在我们两个或因为玩家的缘故或因为角色的缘故,吃的东西都很少。法师喝了些药品道具“彩虹圣水”,将几近耗绝的魔力值补充满之后就沉沉入睡了。

    白天赶路的时候,我同时施用“浮空”、“倍速”以及“跟随”三项,一边飞一边睡,反正不用担心会撞到什么高楼大厦,补充足了精力。因为白天睡饱了,夜间警戒工作就由我来担当。我在地上划着井字格,假装火堆那边的黑暗中还坐着一个沉默的对手,在和我一起玩井字游戏。

    奇拉薇雅的睡眠很浅,稍有大一点的声响就会让她醒转,我在重复了五次“没什么事你继续睡好了”这句话后,不得不在法师的周围偷偷设下了“静寂之墙”,这下要是她再被什么声音吵醒,那我这个军团长也没得混了。

    在向量苔藓原上过夜,有89%左右的随机率会碰到食人魔之类的嗜血怪物攻击,不过这次食人魔们的运气很好,没有来找我们的麻烦。天色渐渐转亮,这时我和沉 默的对手已经厮杀了千余局,双方水平不相上下,平局而握手言和。在法师自然醒来之前,我收回了结界,然后活动手脚,准备在新一天的旅途中睡觉。

    随后的路程大同小异,只不过通过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危险潜伏,像天桥附近的沉睡花海、半兽人亡命峡口的羽龟、石化墓场的石化蜥蜴什么的,都让我们头疼了好 一会儿,好在最后也有惊无险的通过了。途中还有一只羽龟撞上我的脑袋,结果成了当晚我们的美味佳肴,直让我后悔怎么就不再多几只笨羽龟自投罗网呢。

    第五天的时候,旅程的最后一道关卡——幻月草原终于出现在我们的前方。这是这几天来我们所见到的最美丽宁静的地方,全然体会不到前几处危机四伏的气氛。微风吹拂,送来阵阵草原特有的清香,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让人有着策马狂奔的念头。

    不过用不着别人提醒,我也知道这片草原才是真正危险的区域,比起前几天一边打瞌睡一边通过的地方,这里是就算魔界军团长也无法抱着轻松的心情通过的恐怖地域。

    因为这里是龙的领地,更确切地说,是五爪龙的领地。

    我还记得高阶祭司在最后说到幻月草原时的语气和表情,那全部都是调整到严肃恭敬到max档的。

    “那里是伟大永生神圣全能……(此处省略赞美词一百零四字)的正弦的居地。”

    我第一个反应是想问余弦、正切、余切都住在哪里,吟游诗人在我张口的一刻踢了我一脚,低声阻止了我的冲动:“别说傻话,这个世界里,是个人都知道正弦是一头龙的名字。”

    反正我不是人。

    “……对了,那头龙是醒着的吗?”我突然想起一个事关生死存亡的重要问题。

    瑞维尔的脸色很不好,“唔,好像十几年前就结束休眠期了……”

    “千万不能让那个小混蛋知道。”

    我和吟游诗人彼此相觑,都感觉到有一股死亡的味道飘散在我们周围。按照我们原本计定的计划,是要查出处于休眠期的五爪龙,然后把小独角兽带去见睡美人,或 者睡王子,反正一开始他也没说清楚一定是要见清醒的龙。这样又安全又有效,轻松完成委托,所以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有处于活动期的龙的存在!

    前几天离草原还远,奇拉薇雅和我很有默契地将此事抛在遗忘的国度,决口不提。如今就站在龙之领地上,奇拉薇雅脸上的表情显明她也还记得高阶祭司所说的话, 嘴里嘀咕着自然女神的真名:“白色独角兽的化身,自然与幸运的女神啊,我知道你又漂亮又善良,绝对不会忍心看到我这样好的女孩一命呜呼,所以拜托帮帮忙别 让龙出现在我面前,以后一定到你的神殿去献给你漂亮的首饰……至于我旁边这个家伙,随便你管不管啦。”

    “真是谢谢你还记得我的存在。”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想如果遇见龙的话,她大概还不会扔下我一个人跑掉吧,最起码也会在龙干掉我之前抢先把我pk掉,以完成“让你这个混蛋死在我手里”的夙愿。

    幻月草原遇见龙的随机率是43%,比在向量苔藓原上遇见食人魔的概率低了一半还不止,不过我宁愿100%遇见食人魔也不想和龙有一点瓜葛,前者我有万分的把握将它们变成经验值,后者我也有万分的把握变成它的经验值。

    如果行进速度太快,可能会引起龙的注意,如果太慢,时间上的延长同样会引起几率的上升,夹在这种两难的矛盾情况中,我们最后还是选择了疯狂大逃亡,将自己 化为大地的流星,宛如奥丁的八足天马一样创造出了速度的新纪录,就像某本书中说的那样“只要一想到会死,突然之间什么事情都做得到了。”

    不幸的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尽管我们求神拜佛就差没烧香供奉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在那一瞬间,遥远的天际传来了奔雷般的吼声,昏暗如同涨潮的潮水一般涌来遮蔽住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我的身体猛地自动停止了前进, 可以感觉到大气中散布着强大的能量,手脚被这股力量压迫而轻微的麻痹。踏音同样停住了飞驰的脚步,任凭法师催促也不肯再挪动一步。

    该死!运气真的那么差吗?偏偏就摊上了见鬼的43%概率,我不由得发出了呻吟,“四季,我们挖个坑躲起来吧……”

    我向来都认为,当对手的实力远远超乎想象,即使集合所有的幸运和勇气也无法抗衡时,战略性后撤是明智的选择。

    如果连逃跑都失败……那我真的没话说了。

    这次我就没话可说,龙的速度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我怀疑我说的话还没有传到法师的耳边,神圣的幻兽已经从我的视线之外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带起的狂风甚至在草原上割下深深的痕迹,然而他(或她)落下的姿势又如此优雅,仿佛草都没有被压弯。

    ……死定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善良的金龙、智力低下的白龙、骄傲的红龙或是其他什么颜色的龙,而是最最恐怖的黑龙。好像东方明珠一样高的庞大的身躯仿佛黑暗之后塔克西斯在人间的化身,散发着黑曜宝石的光芒,同时附赠吓破人胆的龙威。

    虽然我是浮在空中也得仰头看着他(或她)……哦对了,这里不是《龙枪》的世界,也许黑龙不象征着邪恶……话又说回来,菲蒙这个魔族也象征着邪恶吧?不知道 能不能和对方沟通一下,结成个同盟什么的。怎么样龙兄你很有做恶人的前途呀要不要加入我们的行列到我的军团里来工作啊工资丰厚福利保障还有长假期哦……

    抱歉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我只知道我吼出了最大音量。

    “该死的破游戏----退钱!”

    下一刻,黑龙抬起连着膜翼的前爪搔搔头,说出的话让我跌落平地。

    “要是你们付过路费的话,我可以考虑不吃掉你们。”

    有没有搞错?

    “要多少?”法师眯起双眼抬头看着黑色的东方明珠。

    “六百六十六块大洋。”黑龙报出了一语双关的金额数字。

    “你啊……见鬼去!”

    法师在瞬间爆发了她的怒气,抓起口袋里最后一个梨子砸过去,动作快得我都来不及阻止她。

    “哇哇哇!你这么浪费食物,梨子大神今晚一定会来找你的!”看着心爱的梨子化为屠龙弹飞出我的视线,我痛心疾首地大叫起来。

    龙发出了远雷般的低笑声,不过此刻对我们而言他(或她)已经完全没有威胁性了。player 666,堂主的同桌兼作对的对头,在理科方面能够与堂主、教主一较高下,还有一个外号叫做“鹤顶红”,曾经在班中洋洋得意的宣称:“666杀虫,鹤顶红杀 人,你们中有几个是要我用666来对付的啊?”然后遭到暴徒们的围攻。

    他还有一个无人能及的本事,那就是当他不想出现在别人面前的时候,哪怕你跑断脚也别想找到他,所以又以“万年消失男”这个奇怪的名字闻名于年级之中。

    “666,人吓人吓死人,下次要是再这么吓唬我们,就不要怪我用暴力手段来对付你!”一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我马上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黑龙说起话来就好像连续不断的咆哮弹一样,仅仅是发音吐字就蕴含着将怀有敌意的对手震得心肺俱裂的魔力:“拜托,我又不知道会是同学……对了,你们是哪两位?”

    “我是四季,游戏角色奇拉薇雅,召唤师等级九,至于那边的笨蛋你就当他透明的好了。”奇拉薇雅一如既往地忽略我的存在。

    真的是很亲切的介绍词。

    黑龙笑了起来……那个表情应该是笑容吧,总归感觉有点恐怖:“会被四季这么说的,你应该是赛壬吧?说起来,你们急着去哪里?我进入游戏这么多时间,到现在还没看到过智慧生物,你们敢穿越龙的领地,胆子真不小。”

    我倒觉得不是我们胆子大,而是向来都觉得自己的运气不赖,认为不会撞到那43%的概率上去,换句话说只是没有现实的危机感罢了。

    “我们现在要去南潭镇。”法师把前因后果大致地讲了一下,大约花了十分钟左右,黑龙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表示愿意让我们搭顺风车,送我们到草原的那一头。

    “我说,你那种速度会不会死人啊?”法师这个时候变得谨慎又谨慎,其实我也差不多啦,顺风车不是随随便便都能搭的。

    “安心,我会张开结界的。”

    面对我们的质疑,黑龙做出了安全保证。说着,黑龙的前爪落到地上,我和奇拉薇雅对视了一眼,分别小心翼翼地踏上了一只爪,黑龙收拢双爪。还没等我抓紧他的 爪子,我的脚已经离地十米,我用力抬头看去,只见黑龙高昂起头,双翼张开遮住日光,庞大的身姿提醒着我这是一个堪与神、魔相抗衡的物种。

    接着他吐出一个我听不懂的字,两个透明的圆将我们两个乘客包围其中,下一刻,下方的景色化成了单纯连续的线条,从我的眼前流逝而过,没有呼呼的风声,没有超高速启动的晕眩感,一切都平静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托666的福,原本要走上一天的路程浓缩在一刻钟内飞逝而过,当从龙的爪子上跃下,双足踏上草原的另一边时,我还真有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虽然远远的就可以看见通往西领的大路。

    “我就送到这里,再过去就不太方便了。”黑龙向我们道别,南潭镇上的人听到了大概会以为是天边滚滚的雷声。

    在对黑龙的大翅膀表示感谢之后,奇拉薇雅特地作了一下确认:“666,你一直在这里不会出去吧?”

    “游戏对龙的约束太多了,我没办法这个样子乱跑,”黑龙低下头来,“怎么?有什么事吗?”

    奇拉薇雅露齿笑道:“也没什么,有人很仰慕你,想要索要你的签名,还想和你见个面,你愿意赏光吗?”

    “行啊,什么时候?”

    “大约两个星期之后吧,就这么说定了。”

    “唔,看来现在开始就要好好练签名了。”

    黑龙摆出受欢迎的大明星的姿态来和我们道别,我在心中发出偷笑,太好了,看来小独角兽要求见五爪龙的委托也没有问题了。

    天边的风暴再度飙响起来,行走在路上的人们心有余悸地望着草原那边的天空,相互耳语着黑龙的另一个名字,“‘黑色舞蹈者’又在巡视他的领地了。”

    我和奇拉薇雅相视而笑,迈开步子沿着大路往前奔去,前方的南潭镇正等着我们的大驾光临。

    注一:在主大陆种族体系中,“龙”和“龙族”是两个概念。此处所说的龙指五爪龙,关于五爪龙的诞生至今仍众说纷纭,无法确定。龙是雌雄同体的。龙族则诞生 于第四纪元,大魔导师威尔顿•玛格达鲁借助麦香神杖释放了混沌,之后混沌的力量波及整片大陆,在此影响下出现了原本不可能出现的混血种族——龙与人共同的 后裔——龙族。

     

    “‘黑色舞蹈者’又在巡视他的领地了。

    当初修改到这段的时候正好到手可蕊jj的《舞蹈者》
    算是向jj致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