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f同人翻译]雨将至 第三章(2) - [同人小说]

    2012-01-28

     

    I Think It's Going to Rain Today
    作者:akisawana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044413/1/I_Think_Its_Going_to_Rain_Today

     

    “飞火,”银剑轻柔地托起了她的脸,“真 的,我并不想下这种禁令。如果威震天没搞出什么神秘光线,使得我们变成现在这样,或者要是擎天柱大哥没派我们来这儿,情况混乱,治安让人担心,要是这些事 都没发生的话,我真不会勉强你的。话说回来,要是换了空袭现在是个姑娘家,遇到了这事,我照样会给她下同样的禁令。你的安全,还有兄弟们的安全,对我而言 永远是摆在第一位。被禁足不是因为你犯了什么错,明白么?天要下雨,粮要解营,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我明白。”飞火凄哀地说。

     

    银剑把她搂近,亲亲她的额头,把她抱在怀里。

     

    “虽然明白,却感到更不自在?”她猜测着问。

     

    飞火猫在她的怀里,点了点头。

     

    “我也不希望这么做,小火,可这也是为了你好。”

     

    飞火又点了点头,银剑试着顾左右而言他。

     

    “惊天雷说他明天能抽空过来,这样的话,我们 上班时候你就不用一个人待在家里了。”她说。通常情况下,提到惊天雷总能让飞火兴致好起来,遗憾的是,百用皆灵的这招这次失效了,飞火表现得淡淡的。可能 是因为自我厌恶,银剑想。可以的话,她宁愿飞火恨她而不要陷入自我厌恶的沼泽中去。

     

    “我该上床睡觉了。”飞火说,银剑有些不情不愿地松手,放开了飞火。

     

    “我也该睡了。”

     

    俯冲没睡在三人间卧室里。(这里的描述不明白,从这句看,感觉应该是银剑和飞火两人一间,其他兄弟仨一间。可是从后文看,又貌似他们五个分享同一个卧室。耸肩)飞火笨手笨脚脱下了 T 恤衫,银剑总想搭手帮忙,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也没提议帮飞火换睡衣——飞火觉得穿睡衣对现在的她来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干脆扔开不穿。幸好先前银剑照顾空袭和弹弓休息时,已经收拾过床周围一带,所以即使现在黑灯瞎火一抹黑,也不会有磕着碰着的危险。

     

    飞火不小心碰到了她手肘的石膏,闷响声让空袭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他依偎了过来,靠着飞火后又睡着了。弹弓躺在空袭另一边,睡得死沉,而靠墙睡的俯冲轻声说了一句,“我帮他们上好闹钟了。”

     

    “谢了。”银剑帮他们几个重新掖好了毯子。其实气温并不怎么低,刚入秋,况且他们的纬度也不高,不过,她的兄弟们并不完全同意她的看法。

     

    “她会好起来的。”俯冲等确定其他仨都睡着了,才再次低语。

     

    “我也那么觉得。”

     

    即使还在他们没变成碳基的时候,飞火就习惯于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待在一起,但转变后,就愈发变本加厉,有一段时间,她总是粘在其他几个人身边,而在擎天柱把他们派到底特律之后,她总务求至少有一人留在她身边。

     

    最初的时候,飞行太保多多少少都有同样的倾向,没办法,他们是组合金刚嘛,可飞火和弹弓太走极端了,飞火甚至为此丢了她的第一份工作,因为那时候弹弓一天到晚驻扎在那店里。

     

    银剑琢磨着,飞火的喜欢粘人,是不是兄弟姊妹们宠出来的。飞火对于被过度保护很在意,就算没了大无畏,银剑也很清楚这一点,不过他们真的有给她选择的机会么?

     

    未雨绸缪,预先禁止,这么做会不会反而会适得其反?

     

    md ,后面那段不翻了,都是那种从句里套从句的长句,都不知道到底是修饰哪里的,看得我累死。反 正就是银剑碎碎念反复犹豫着自己的做法是不是真的合适,会不会让飞火更难过之类之类的。大家族的长姊真不好做啊,光一个妹妹就让银剑快失眠了,要再多加几 个淘气弟弟的话……剑姐你辛苦了!!)

     

     

     

     

     

    下了班的惊天雷在电梯间和弹弓擦肩而过。虽然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两点,可弹弓还是一副宿醉未醒的衰样。他冲着 seeker 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都腾不出精力开口说些啥,甚至连做个鬼脸的力气都欠奉。

     

    上了楼,飞行太保家的门没锁,飞火正窝沙发上,单手随便翻着杂志。她抬起头,看着惊天雷走进房间。

     

    “嘿。”她小小地摆了一下手。

     

    惊天雷也摆了摆手,“胳膊感觉如何?”他一边问,一边顺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飞火耸了耸肩,“还疼着呢。”

     

    “你知道该怎么治好它么?”

     

    “顺其自然就好。”飞火微微一笑。

     

    她总是在微笑,惊天雷认识的人之中,她是最爱微笑的一个,可她的微笑总是那么诚挚,所以他从未萌生其他念头。

     

    不过,她笑起来的确很好看。

     

    非常,好看。

     

    “我只需要带着这些石膏啊绑带啊什么的六个礼拜就行,胳膊会自己好起来的,神奇得就跟魔法一样。这些碳基生物有时候还真是奇妙得不可思议,对吧?”

     

    “你说的没错。”惊天雷说。

     

    说实话,至今为止惊天雷用过丰富多彩的词来形容困住他的这个碳基身体,“奇妙”绝对不在这张词汇表上,不过嘛,这会儿他怎么也不想毁了飞火的好心情。

     

    “他们居然能用那些简陋的东西做出无比复杂的成品,甚至都没想过其中到底是什么道理。”飞火热切地说。

     

    惊天雷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已经太久了,久到他都不记得何时曾和如此天真无邪的小家伙共处。这么说吧,就算闹翻天曾经有过天真无邪的岁月,那也准是远在他们认识之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那会的事,至于红蜘蛛,自打他跟天火跑了那趟遭了瘟的长差后,就再没见过他给人摆过好脸色。

     

    “我带了部片子,”惊天雷说,“他们都盛口称赞说这片子称得上史上最棒。”他起身把《卡萨布兰卡》放进 DVD 机。等他重新坐下,简直就跟飞火贴着边坐着。他伸展着手臂搁在沙发背上,右手距离飞火的背仅差分毫,飞火一动也不敢动,绷紧了神经,注意力全摆身边的 seeker 身上了。

     

    “这片子我还没看,”惊天雷还在继续说,“闹翻天上礼拜买的,听说这里头有纳()粹。”

     

    “纳 () 粹是什么?”飞火张嘴问,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正常,这点让她自个儿都吃惊。

     

    惊天雷耸耸肩,“他们有点像邪恶的霸天虎。”

     

    关于霸天虎恶贯满盈这点,飞火听了不能再听,但话又说回来,她已经让其中一个恶贯满盈太太平平地坐她旁边,而昨晚,两个恶贯满盈出手救了她,其背后甚至没藏着什么霸天虎的阴谋。就算惊天雷是一个穷凶恶极的霸天虎,他现在也是孤身一人,( Even if Thundercracker was a terrible Decepticon, he still was one 不太确定这话指什么,大家随意吧)他整个晚上都陪着飞火,握着她的手,安慰她说一切都会好转,他把那些讨厌的人类赶跑,还给她吃巧克力。

     

    没错,她的兄弟指责她,指责她迷恋上了这个蓝色的 SEEKER ,但她从未幻想过和惊天雷发生些什么,而昨夜,那两个 SEEKER 的所做作为真正让她大吃一惊。

     

    “想象一下,威震天杀了所有的迷你 tf ,只因为他们生而为迷你,而不管他们是否忠诚,也不管他们是否有用,就把他们统统抓起来扔进熔炉,而那些想救迷你 tf 的,出声反对他的或是单纯不被他所喜欢的,也会一起被扔进熔炉。毫无怜悯,没有第二个机会。”

     

    飞火想了一下,不寒而栗。即使可怕如威震天,飞火的噩梦之源,她也知道这个霸天虎的首领有着一丝扭曲的慈悲心,或者说他最起码有点实用主义,这些都是纳 () 粹所没有的。

     

    惊天雷留意到了飞火的颤抖。

     

    “他们统治德国得是上一代的事了,最起码六十年前。后来爆发了一场战争,他们都死了。”

     

    “哦,”飞火说,摸索着找到了遥控器,开始放片子。

     

    惊天雷没再说话,飞火想着他大概更像俯冲,而不像一看电影就管不了自己嘴的弹弓,这时她感到肩上沉甸甸的,惊天雷的胳膊沉沉地压在了她身上。她转向惊天雷,想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但她的问话堵在了喉咙里。

     

    惊天雷已经睡着了。

     

    飞火记得他每天凌晨四点就得爬起来上班,(后面一句是 which really cut into Skydive s Euchre rotations. 完全有看没有懂,这句就……空白了吧)而昨晚他们到家最起码已经过了半夜,很可能他压根睡都没睡。

     

    飞火没有叫醒惊天雷,她依偎着身边的人,闭上了双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