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哲伦首次自由军腐败纪录(2005.3)——纹章师最前线战地报道 - [生活闲扯]

    2008-05-18

    发生了一桩悲剧…………我的无名博,大概因为太久没有登陆的缘故,被删除了………………于是所有那些还没来得及搬的贴子,所有那些只有无名上有的贴子,就这么……浮云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事手脚要利落。所以,赶紧把巴纳那边的东西搬过来算了,免得悲剧重演

    ————————————————————————————


    这是一个非常激动的日子,所以我早上七点就醒了,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当然,看看表再接着睡……直到太上把我叫醒,一切准备就绪后,跳上车开路,心里越发激动,在车上嘿嘿嘿嘿的笑个不止。

    跟诸君约定碰头的地点是上海博物馆后门的怪兽处,结果太上把我扔在了前门那里就自己去腐败了,貌似晚上他的同学请客,这就意味着今晚他不能来接我,我得自个儿早点回去,这点颇让人遗憾,毕竟粥君很快就要远赴某个南方小岛,下次再见面不知何年何月。

    绕了一个大圈跑到后门,却忘了那里一共镇守着八个怪兽。八怪底下远近散坐着不少人,不知道哪些才是我军成员,唯一见过照片的只有粥君一人,我只好笔直前行,犀利地扫视每一个人,回应我视线的……一个没有,看起来都不像等人的样子。于是我求助“泰勒风”大神,大神把我的呼唤传到了koko那头,当我自报家门的时候,第一次发现用上海话念数学符号很别扭,好吧,也许是我发音发错了。

    Koko说她们已经在人民广场上,两部车子之间……我心想这叫什么坐标指示,于是告诉她们我在怪兽旁边,叫她们来找我。等的时候因为无聊,还看了看怪兽的牌子,原来它们都是狮子来的。是狮子哟……嘿嘿。

    回头的时候koko和dp已经站在身后了,一时间三个人都很羞涩地看着对方,可以听见心扑通扑通地跳,koko凝视着我,缓缓伸出了双手,“你……就是一直在呼唤我的那个人么?”

    我拔出剑,向眼前的人宣誓效忠。

    好了,不扑棱了,转回正轨。Koko和稀饭发了消息,稀饭说火车晚点,可能要迟到一会儿,而和他分头行动的房子君,则华丽地迷路了,真不愧是火枪手。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目标出现了。稀饭从照片上下来,朝我们走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我笑话正说了一半,停住真难过。

    稀饭比照片精神多了,怀疑那些照片都是他熬夜之后拍的,而房子更是出乎意料,看上去十分忠厚老实,那种震撼就跟师爷一样。

    事后房子说他看见了三组女生,不确定是哪一组,就跟着稀饭走,而稀饭就毫不迟疑地朝我们这边走来。这么一说似乎稀饭的判断力很了不起,但是问他本人,原来他根本没看到其他两组候选……

    至此为止,麦哲伦腐败小分队聚集完毕,接着往徐家汇防线移动,在前往地铁的途中,大家都纷纷谦虚地表示“这地方我不熟悉”,其中,我并不是谦虚,同时回顾了一下北京腐败分队的过往,地陪的名言听起来很响亮,稀饭房子一边回顾一边乐。

    进入地铁后,发生了“遗弃房子事件。”

    房子独自一人很潇洒地下了楼梯,头都没有回一次。稀饭转身就往另一个入口走,途中我们多次回头,看房子什么时候发现我们抛弃了他。正期待呢,两边地铁同时进站,月台上一片混乱,我们突然开始担心房子会跳上这班地铁。可担心归担心,老实说我还蛮期待看到房子哭泣着挥动手帕离我们而去的。

    果然,当地铁消失在黑漆漆的地道中后,我们在空寂的月台上没有发现房子的身影。

    这个意外的插曲让剩下的四人一下子精神百倍,我们恶意地猜测着房子的现状,他是否发现我们并不在车上?他是否坐对了方向?大家个个笑容满面,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担心某个走丢的人。

    稀饭给房子发去了消息,问他人在哪里。回来的消息简洁明了,“车上”。

    四人欢呼了一阵,然后讨论下一步如何,有人提议让他反方向坐回来,但是估计这种提议房子会拒绝,所以稀饭让他下车后不要动,我们跟着跳上了下一班的车子。

    我们上的那节车厢很赞!昏暗的黄色灯管以每秒三次的速率闪烁,跟闹鬼一样,我们开始讨论这节车厢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能达到恐怖最大值,而稀饭则继续和房子互发短消息,几个来回之后房子才意识到我们和他在两列车上。

    地铁在徐家汇站停下,稀饭的眼睛一扫就发现了在月台上翘首以盼的房子,四人默不作声,悄悄从前面的楼梯上去了。

    要不要发消息给房子让他坐回人民广场呢?虽然这么想,不过稀饭最后还是让房子上来和我们碰头,koko和dp在一边打赌房子会从哪个楼梯口出现。房子上来的时候一脸郁闷,可惜这个表情没有拍下来。

    上到地面,为了决定去哪里坐下来吃点东西,稀饭动用了硬币占卜,不过虽然神明指示我们应当左转,最后
    还是选择了笔直前进,进到美罗城地下。转了一圈后集体选定各色刨冰,这也就开始了第一张腐败的照片。

    接着我们就一边吃一边聊天了,具体内容略过不提,反正一直都在笑。Koko和dp吃到了一种奇怪的东西,脸色古怪,房子不信邪,也挖了一勺子,表情更赞,稀饭前仆后继,结果半天没说话,他们都怂恿我也尝一尝,我抵制住好奇心,专心致志的吃我的红豆牛奶冰。

    稀饭又跑出去买了串烧,三串鱿鱼三串蘑菇,姑且不提鱿鱼,蘑菇这东西,大概是必点的。前面吃多了刨冰,蘑菇一下肚,立刻就温暖了我的心,赞不绝口。



    (未完别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