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军大聚会兼记军师婚礼 第六回 - [生活闲扯]

    2008-05-21

    第六回

    上回书说到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树师爷开墙头


    我们到教堂的时候,一眼看见一身白色燕尾服的师爷正站门口当活招牌。那风度,那模样,那快不行的标准笑容,简直是逼得我们眼前一亮。大伙轮番上去大大恭维or大大损了一番,师爷依然保持着本日特技——新郎专有胸怀,不管是什么都照单全收,一概回以太极拳式的“呵呵,哪里哪里”。

    在外间嘻笑了一会儿,跟着人进了教堂,在后面找了空位落座,期间还有人给我们送上唱诗本,我虽曾经可以算是慕道友,但现在已是扑棱教的人,只能小心隐藏异教徒身份,唯恐被乱棒叉出,架上柴火堆。

    突然想起一事,忙四处环顾寻找神父踪影。因为稀饭八卦过神父和师爷的事情,结果大家都很期待一睹神父真面目,并据此调节是否支持房子抢夺师爷。

    转述者,稀饭

    以下八卦,涉及宗教,教徒注意跳过

    八卦一:神父说:“我们神父不能结婚,也不能找小姐。”
    欠人集团解析,不能找小姐,但是可以找先生,不能结婚,不求名分。师爷啊师爷,人家神父分明已经向你告白过了嘛。

    八卦二:师爷前日和神父约会,为此甩了稀饭。
    欠人集团解析,对于神父的告白,师爷终于做出了答复。稀饭不要伤心,你的备胎们在后面排队等着你。

    八卦三:……
    找来找去,看到一个白袍中年男在圣坛那儿捣鼓东西,大骇,忙指点过去,和身边人窃窃私语。

    ——看那边,神父?
    ——what?!那个?我不支持了。
    ——嗯嗯,房子,我们继续支持你抢师爷。

    ……不知道当事人有没有连打好几个哆嗦。

    白袍男就这么被我们舍弃了,我随手翻阅着唱诗本,直到有人在话筒前咳嗽,很标准的开场白。于是我抬起了头,情绪一下子高昂起来。

    站在圣坛前准备主持仪式的神父,并不是我们先前假定为神父的白袍男,而是另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看年龄出乎意料的年轻,看相貌,更是出乎意料的平方,居然和师爷有几分相似。稀饭事后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了,此言甚是。

    ——哦哦哦,如果这位是神父的话,可以考虑考虑哦。
    ——没错~房子,你危险了。

    房子的眼神也跟着危险起来。

    全体来宾起立,教堂深处传来了婚礼曲,标准程序跟着行进,新娘挽着爸爸的手臂缓步走来,两边闪光灯络绎不绝。虽然我是第一次参加教堂婚礼,不过托发达的媒体之福,所以也没觉得有多新鲜。只是觉得神父的发言好枯燥,我都快睡着了,恍惚间还以为自己是坐教室里,上头校长大人在喋喋不休,下面一群年轻气盛的学生时刻准备着冲出去庆祝即将到来的暑假。

    稀饭不停推房子,催他上前抢师爷,房子抓着椅背,在这种关键时刻失去了勇气,大概是看到了神父,觉得师爷应该拥有更明亮的未来。另外一点遗憾是,程序中居然没有“新郎可以吻新娘”了这句话,在差不多的时候,就听到后面稀饭还是房子反复嘀咕,“kiss”。

    反正最后神父终于把打在纸上的发言稿结结巴巴背完了,简直要用“谢天谢地”来收尾。

    我们自由军第一厚道军师,就这样在天上的父的见证下,和他的爱人成为了幸福的一对。

    顺便一提,师爷的气势明显不如师娘。

    之后我们就在教堂门口再合了一轮影,新娘轰出了捧花,萝卜等人兴致很高,可惜没有抢到,该好好磨练磨练。

    雨男威力时强时弱,天色阴雨不定,最后商定班师回客栈消磨时间,直到晚上酒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