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三集 第八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6-19

    第八章  塞兰弭尔奇特的追随者


        法师发觉到矮人的存在,挥手间消去了密语回廊。煎饼的香味仍然飘散在空气之中,但一时间我对面前的这位吟游诗人的兴趣盖过了手中的早饭,仔细打量着对方。

        主大陆上矮人族的数量并不多,除了主要聚居地吉尔多山脉和淘金山脉的三千族人,还有大约一千三百左右的矮人散居在外,人口数量与人族、半兽人族相比,显然是一个不足一提的小种族。不过在这种剑与魔法的世界中,单纯数量上的多少并不能决定一个种族的强弱。

        山的子民自有其生存之道,传说创造之神以岩石创造了矮人的身躯,同时也赋予了他们硬磐般坚强的性格,面对侵略的敌人会沉默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以自己的生命保卫着他们所热爱的家园,任何胆敢染指矮人领地的人都会付出超出他承受能力的代价。

        从另一方面来说,矮人是世上最杰出的工匠,在冒险公会资料中,当代最优秀的六位创师中有四个是矮人,还有两个带有矮人血统。况且没有比矮人更熟悉地下脉藏的了,不管是打制普通武器的金属矿也好,与魔法有关的秘银、精金矿也好,拉拢了矮人就等于掌握了无穷无尽的武器库,基于此,不论是那个种族,对于矮人族的人总是很客气的。

        一般来说,冒险旅途中的矮人大多选择战士,比如上次在王宫碰到的那位战斧手。偶尔也有选其他职业的,像我有一次就碰到过一个职业是盗贼的矮人,别看他手指粗的和胡萝卜一样,用铜丝开起锁来比我用钥匙开还快,不过选择吟游诗人为生的矮人,我倒还真是头一次遇见。

        据我所知,矮人和两样东西无缘,一个是水,一个是美妙的音乐。所有的矮人都晕水,在晃悠的船上作战战斗力起码削减六成以上,渡过一条没有桥的小河被视为一项艰巨的考验。在歌喉方面,或许是艺术之神塞兰弭尔[注一]遗漏了他的祝福,矮人们拥有将任何美妙的歌都糟蹋殆尽、化神奇为腐朽的异能,曾有人评价过惟一适合矮人唱的就是战歌,反正这种歌只要唱得杀气腾腾的就可以了,随便你去走音,更何况没有多少人能够在听到矮人唱的战歌后还能保持高昂的战意的。

        矮人吟游诗人,听上去和地精舞者,妖精狂战士,高山巨人盗贼,魔族光之神高阶祭司一样的不可思议。

        面前的矮人微微弯下了腰,行了一个吟游诗人特有的礼,每次瑞维尔在酒店里、广场上要唱歌之前都会做同样的动作。

        “愿歌与乐的塞兰弭尔的恩泽照拂两位,我可否有幸向优雅的小姐和勇猛的战士报上一个吟游诗人的姓名?”

        奇拉薇雅和我同时向他点头回礼,法师回应道:“愿风与冒险之神希纳瑞保护你一路平安,请问尊姓大名?”

        这话让法师来回答比较好,如果我说的话,肯定就变成“愿深渊的主人仁慈地降临到你身边”这种听不出到底是祝福还是诅咒的话来。

        矮人又深深鞠了一躬,胡子几乎垂到地上,等抬起头后,他骄傲地向我们报出了他的名字:“我的族名是多哥•沙克拉•津拉•战锤,不过我的朋友多叫我弗特拉,所以也请你们如此称呼我。如你们所见,我是一个吟游诗人,等级八。”

        等级八……我真怀疑他的等级是怎么长上去的,哪里的酒馆老板能够忍受一个矮人在他的酒馆里纵声高歌?除非把刀架在酒客的脖子上否则人不逃光才怪呢……

        等等!他过来和我们搭讪干什么?我突然想到这一点,难道他也想给我们来一个金曲大放送?不会吧,我刚刚打发掉一个,难道就又要接受神经上的攻击?

        正当我为此忐忑不安的时候,奇拉薇雅已经报上了我们伪造的假名,并且拐弯抹角地问他有何贵干,然后矮人也拐弯抹角地说了半天,两个人绕来绕去迂回了好久,才搞明白他是来结交的。

        冒险者们分分合合很普通,有共同的目标就可以组队,目标发生变化就可以散伙,没有在一棵树上绑死的道理,而且人脉越广,办事也会更方便,所以冒险者们大多相识遍天下,只要有机会就结识有力的伙伴,为日后打下基础。

        像我这种战士等级十四和奇拉薇雅召唤师等级九的,算是比较少见的高阶冒险者,矮人当然不会错过机会。我无意间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不少人都把目光投过来,目光相交,还会向我点头致意。

        我低声嘀咕:“怎么好像一下子身价涨了?”

        奇拉薇雅把我晒在一边,和弗特拉说得颇为投机,如果她遇到不感兴趣的人,就会变得惜字如金。而矮人似乎也更乐意和她拉近乎,这个我也能理解,拉拢实力强大者更优先,虽然等级上奇拉薇雅好像比较低,但是一个十四级的战士VS九级的法师,战士十有九输。

        法师的进阶远比战士困难,同样的经验值足够让一个战士上升两级却不能让一个法师改变等级,法师需要付出数倍的艰辛,而且如果不能达到某些特定条件的话即使经验值够了也无法升级。

        相对于这些艰辛,回馈的能力则让人羡慕,一般来说,低阶的法师能力低于同等级的战士,但只要熬过三级这个临界点,法师就拥有了和同级的战士一较高下的实力,而等级越往上,差距拉开得越大。法师和战士就好像两条斜率不同的直线一样,在某一点相交后就按照各自的速度上升着。

        不知道两人说到了什么,矮人捧起了六弦琴,我立刻用一种“大事不妙”的眼神看向奇拉薇雅,但是她一点自觉都没有,还兴致勃勃地等着乐声的响起。

        我在礼貌和听觉两方面犹豫着,不知道该保全哪一方。

        这时,弗特拉粗短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音符好像施了魔法一样,从我们耳边消去了周围的喧闹,一时间,嘈杂的城堡消失了,聆听音乐的人仿佛进入了独属塞兰弭尔的空间。在优美的弦乐持续了几个小节后,吟游诗人开口了,使我跌破眼睛的是,他的歌声沙哑粗犷,但是吐字清晰,重要的是旋律优美,没有一点走调的样子。

        虽然矮人选择了我所不了解的语言来演唱,但是系统是很体贴的,在我眼前飞快的翻译着他所唱的内容:

        “我满怀崇敬地向塞兰弭尔致意,

        准请歌与乐的神明允许他的侍奉者,

        允许我用我的口将种种传奇流传于世。”    

        这是吟游诗人开篇必诵唱的台词,在漫长的旅途中,我已经很熟悉这套开场白了。一般来说,只要接下来没发生火灾地震或者其他什么天灾人祸,吟游诗人就当艺术之神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矮人唱到这里停了一停,向我们解释道:“这是北方高地的妖精语,因为这首歌最初是由古代妖精谱写并演唱的,有能力的吟游诗人都会用原文演唱。”

        原来是妖精的语言,怪不得听上去那么优雅淡然,有一种易碎的感觉,但是由矮人来唱,未免有点奇怪。

        弗特拉继续往下唱,系统也继续翻译着:

        “天空一片灰暗,

         黑色噩梦潜伏枕边,

         孤独的沉睡,

         邪恶的灵魂渐渐苏醒,

         席卷着无尽的绝望,

         厄运从此降临。

         希望永远不会在世上消逝,

         即使黑夜狂风,

         未来也会点起灯光,

         像从海面呼啸而过的风,

         勇者无畏的挑战来自黑夜的君王。”

        琴弦声和吟唱声在此时暂时告一段落,因为矮人担心我们听不懂高地妖精语,便向我们解释着他所唱的内容。

        “第六纪元末期,接连发生三次封魔战争,对抗的对象就是黑王二世。第一次封魔战争四百年后,邪恶的黑王二世再度苏醒,当时主大陆上的统一国家亚斯特尼亚帝国忙于内部争斗,各大势力自顾利益,各打算盘,为保自身实力而不肯全力出击,而且还互扯后腿,在这种情况下,被国王所雇佣的幻影佣兵团被迫独立面对那个恐怖的敌人。”

        弗特拉拨动着琴弦,缥缈的妖精语再度飘荡于耳边。

        “出发的时候有二十九人,

         最终归来的是七人。

         第一位是有着罕世美貌的大法师贝洛纳,

         她的法术如她的容貌一样无人能敌,

         如同圣山峰顶的玛恩花,

         美丽之下蕴藏着无尽的魔力。

         第二位是来自加尼斯的卡尔希德,

         除了他还有谁能让大法师贝洛纳心仪,

         辉盾权杖高高举起,

         宣告着白昼的胜利。

         第三位是森林的爱女,妖精族的启明星,

         无论何时都不会失去她的雅致,

         流星连成金色的弓,

         玛奇丝的名字让她的敌人逃避不及。

         第四位是举世无双的剑士卡洛斯,

         神剑夏特尔选择的主人,

         他站立阵前厮杀的英姿,

         犹如光与影的轮舞。

         第五位来自勇敢骄傲的豹人族,

         猎头者之子巴尔巴尔更是勇气在凡间的化身,

         当他舞动手中的战锤碎星,

         你最好祈祷他是你同一战线上的战友。

         第六位是阴影之中致命的微笑,艾吉尔,

         姐妹会的花充满诱惑的毒素,

         令人心醉神迷而甘愿冒险,

         绽放的瞬间夺走一切。

         最后是阿特雷特广大领地的支配者加洛,

         比起权杖他更乐于手握利剑,

         热爱冒险远胜于权力,

         关键时刻没有人比他更可靠。

         琴音回旋于空气中,

         这些就是我们的英雄,

         他们让清新的风再度吹拂大地,

         他们赢得了永恒的荣耀和尊重。

        ※※※

         历史变成了传说,

         传说变成了神话,

         时间带走一切,

         如同风抹去沙上的脚印,

         歌儿就这样世代传唱。”

         乐声在空中回旋,渐渐低去,沉醉于中的人们好一会儿才如梦初醒,纷纷送上了自己的赞叹。不仅是我和奇拉薇雅,就连身边其他人也拍起了手,有人翘起了大拇指,看来矮人在这里的人缘不错。矮人作了一个四方揖,算是回礼。

        我正想让矮人多解说一点关于那次战争的事情,有人穿过人群,迈着方步快步走近,用一种抑扬顿挫的语调对弗特拉说道:“你怎么又唱这首歌了?”话语中带着责怪矮人的语气。

        没等矮人回答,旁边有人接话了:“这首歌有什么不好?我从小就喜欢听幻影七英雄的传说。”

        非常嘹亮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半兽人巴鲁已经站到了我的身边,只见他直着脖子低头看着来人,似乎要捍卫他所喜爱的英雄传说,看不出确实年龄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小孩子般的执拗。

        来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回视着巴鲁,继续用那种抑扬顿挫的语调说:“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要冒犯这位朋友喜好的意思。”

        奇拉薇雅一直都盯着那个人看,这时扯了我一下,耳语道:“你觉不觉得他说话的方式好像一个我们认识的人?”

        “显而易见,”我低声回答,“绝对是他。”

        不论是年龄还是长相,眼前的人都和阿秀达诺丝当初形容的R—2所扮演的古琦十分接近,更何况这种比中央广播电台主持人还标准的普通话,放眼四海,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得到的。

        在这种地方遇上熟人自然想打个招呼,不过这里人多眼杂,用上海话说又担心身边有盗贼公会的人,想了想搬出英语来应付,如果有其他什么暗杀公会的是用英语来做会内行话的话我也没辙了。

        “Are you R-2?I am Siren.”

        就算对方被我吓了一跳,表面功夫仍做得十足,慢条斯理地看过来,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只简单地说了一个单词:“Wait.”看来他的不动声色功夫可以和教主的一较高下了。

        那边巴鲁已经在请R-2解释一下为什么弗特拉不可以唱那首英雄传奇了,这个高大的战士似乎只要牵扯到他在乎的事物就会变得不依不饶,和他豪爽干脆的外表不符。

        R—2被巴鲁追问得一脸困扰,帮他解围的倒是矮人弗特拉,矮人一边抓胡子一边笑,“巴鲁,别问个不停了,古琦有他的道理。”

        “什么道理?你得说出个让人服气的理来。”巴鲁的感觉越来越像小孩子,我开始怀疑他到底多大了。

        矮人很帅气地一挥手,长长的胡子在空中飞扬,就在胡子末梢飞到最高点时,他用一种听上去很骄傲的口气宣称道:“因为我唱这首幻影英雄传说是想羞辱你们!”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只有R-2是一副“又来了”的无奈表情。

        “等等,我好像没听到里面有问候我祖宗十八代的话啊,你怎么羞辱我们了?”我竭力回忆着歌词,脑袋上方盘旋着成堆的问号,总不可能歌里唱的那个邪恶大反角黑王二世是菲蒙的祖先吧。

        弗特拉昂首站立,慷慨陈辞:“当年单以一个佣兵团就敢于对抗入侵的邪恶力量,幻影佣兵团上上下下二百余人,死守要道天佑城长达四个月,死战惟剩二十九人,最后拼个鱼死网破将生死置之度外才封印黑王二世。如此,残存下来的七人被尊称为‘幻影七英雄’,他们的功绩可不是被唱出来的!”

        说着他缓缓环顾我们,厉声道,“如今,同样的境地,英雄早已不在人世,可是要是他们在天上看着我们,恐怕他们都会为自己的后人感到羞耻!我唱这首歌,因为我尊重这些古代的英雄,却瞧不起现今的懦夫!”

        身边没有人说话,院子中的喧闹声仍然传来,只不过现在听起来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声音一样。每个人都像被矮人的话震骇住了,在失落的北域说这种话,几乎等同于谋反。在听了矮人的发言后,有的人细细咀嚼着他的话,脸上若有所思,有的人脸上羞愧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掩盖住了,有的人张口想说什么,又摇摇头被自己给否决了,也有人悄悄走开了。

        在这片沉寂中,奇拉薇雅先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然后说道:“有理,魔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有一天会死得很难看。”

        矮人没想到会有人这么明白的表示赞同,惊讶过后高兴得直抓胡子。

        我心里明白,魔族不过是受我的牵连才挨诅咒的,应该把句中主语替换成我才是奇拉薇雅真正的意思。

        因为人鱼法师这么明显的发言,结果周围人都划清界线地跑光了,最后还留在这儿说话的,就只有始作俑者弗特拉,矮人同来的伙伴R-2,喜爱幻影七英雄的巴鲁和我们两个了。就在弗特拉再度慷慨激昂的给我们上历史课时,我的肚子发出了哀鸣,不论是在游戏中还是现实中,我的胃永远都那么诚实。

        “啊,对了,你还没有吃早点,别去碰那块冷掉的煎饼了,让我们一起去餐厅,好好品尝一下热乎乎的馅饼。”矮人热情得好像是本地的主人,不由分说就推着我往城堡里走。但是进入大餐厅之后,不知怎么五个人大清早的开始猛灌酒精饮料,结果又上演了一次拉巴特美酒节的好戏,那可真叫热闹。

        最后R-2对着奇拉薇雅喃喃道了一句“还好那次你不在”,身子就软着滑到了桌子底下,火炉边巴鲁的鼾声早就让人捂着耳朵躲避一旁,弗特拉举着大扎的酒杯站在桌上高歌,只不过曲调大大走音,不复美妙。在跳跃的壁炉火光映照下,人鱼法师的脸红红的,微微侧头瞥着我:“怎么?就剩下你了吗?”

         不会醉酒的魔族不计算在内,人鱼族的年轻女子显然是最后的优胜者。我兔子般溜到厨房,问早饭还有没有。厨娘睁大了她那双丹凤眼,随即发出了抑制不住的笑声:“早饭?晚饭时间都过了钟点了,明天赶早吧。”

        看来我只能装着满肚子的酒水过夜了。


        注一:艺术之神塞兰弭尔,十二月份守护神明之一,第六个月份牧歌月的守护神。在一般传说中,塞兰弭尔以年轻男子的形象出现,怀抱六弦琴,只给特别的人欣赏他的音乐,而听过他音乐的人之后全都会把自己的耳朵弄坏,因为无法忍受其他的声音。惟独在月妖精的传说中塞兰弭尔是一个犹如雾气一样缥缈的少女,在风与木之间唱着一首首歌曲,听到她唱歌的人会获得幸福。塞兰弭尔也是十二月份守护神中惟一没有神殿的神明,他的信徒除了月妖精族外,大多为漂泊四方的吟游诗人,不过瑞维尔虽然是吟游诗人,却是风与冒险之神希纳瑞的信徒。
    分享到:

    评论

  • o 酱紫啊
  • 已经干掉黑王了,全了
  • 貌似天津的就两集吧…… 你确定全?
    如果你确定的话……
    就买了!!!
  • 为什么你不能买天津的?
  • 伤心了……难道我只能去买台版的了?
    唉 没钱啊
    谁知道等有钱了还找得到那书不……
  • 简体的只有天津出的
    慢慢等你的文哦
  • 灵 思涌动 反正是很诡异的名字
    然后 更新是不要要求太高了
    我还是学生 家里又没有电脑……
    这是今天的结果:
    作品大类:玄幻 作品性质:公众作品
    授权状态:专属作品 写作进程:连载中
    完成字数:3973 总点击:143
    总推荐:4 本月点击:56
    本月推荐:4 本周点击:90
    本周推荐:4 本书起点中文网首发
  • 毕业简体只有天津的两本吧?内蒙古……
    L申请起点小说叫什么,有空去捧场~
  • 不记得了 只记得你以前发过一篇日志 里面说了有简体的出现
    貌似就这样吧
    考完了 会考和期末都摆平了
    已经开始放假了 放到15号再上课 上到8月5号再放假
    话说……我居然到起点上申请了一本小说……我真是不想活了………………
  • 什么?内蒙古出版社?不明白
    话说,考试摆平了?
  • 话说 找了半天 还是只找到天津出版的 前两本
    记得有说过内蒙古出版社有出过全套的吧…… 还找的到那个网页吗?
    我看着下面的那堆数字就郁闷
    然后……我居然到起点上看小说去了…… 还好码出来的有3000字 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