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快车谋杀案(22) - [自由小剧场]

    2008-07-07

    看了一下,这个接龙快接了四年了……居然有快结尾的一天,真是意外 

    本章执笔:leftdio 

    第二十二章(上) 

    库索捧着睡衣走进餐车,XR先生立刻眦着眼睛瞥他。

    “朋•友,我真的没有想到您还好这口,”他说。“大白天的带着女士的贴身衣物满火车显摆。”

    库索发现自己已经想起来了,那张IS09002国际认证诅咒大师的名片就搁在橱斗底下,但在跟亲王•马联系上之前,他仍然得在XR先生面前选择恭卑的态度,“您真是贵人多忘事,这可不是我炫耀自己奇妙爱好的道具。瞧瞧这直立行走智慧恐龙的刺绣图,昨晚上那位神秘女郎就是穿着它招摇过市。”

    XR富有经验的转移了话题:“那么,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也许……召开个记者发布会?”凯伊大夫兴致勃勃地建议。

    库索不无怨念地瞟了大夫一眼,心下盘算着把他也加到本年度申请诅咒名单上去,“不,不,先生们,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不能向媒体公布任何线索。”

     “如果我们手头有所谓的‘线索’的话。”XR先生冷冷地加了一句。

    “您这是在逼我翻底牌了,先生。”

    “说得对,”XR先生说,“如果你手头有所谓的‘底牌’的话。”

    库索提醒自己,回去后就给亲王•马打电话预约见面时间,一刻都不能耽搁。然后他勉强自己摆出最最温和的笑容,“我刚才已经告诉您了。一旦时机成熟……”

    但是XR先生已经不能忍受车上有一个凶手的事实——也许还不止一个,更重要的是这桩脱出控制的凶杀案已经大大挑战了他身为列车董事长的威严——竟然只死了一个被害人,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发展成连环杀人案件。他眼睛中的温度急速下降,如果有一个眼神温度计的话,它准已经降到无可再降的刻度了。

    “听着,库索•波洛……”XR先生以一种最最漫不经心的口气说出了库索的名字,后来他还说了些什么,库索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一瞬间,自人类诞生以来所有的不幸与痛苦,灾难与恐怖,死亡与绝望,所有一切的怨念全都在XR先生叫出他名字的一霎那突破闸门,从彼岸倾泻奔腾而来,席卷着他冲入地狱的最底层,他在血海池底挣扎,惨叫,颤抖,但是最后一切都将归于沉沦……

    库索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还坐在先前的椅子上,身上却已是大汗淋漓,湿得跟水里刚捞起来一样。医生担心地看着他,而XR先生……阿弥陀佛,这个煞星还是不要去看他较好。

      “先生们……”库索逼迫着自己发出声音来,“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就在生死关头终于明白了,虽然还有点不确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古怪太蹊跷了,可是除了这个解释外,还有什么合理的答案呢?”

    XR先生挺直了身子,“那么说,你终于决定要揭晓谜底了?”

    库索厌恶地点了点头,“面对永远的不幸,难道我还有第二个选择么?”

    XR先生心情显然愉悦起来,一点不在乎库索恶劣的态度,他猛地一挥手,“好吧,亲爱的,揭晓吧揭晓吧,可别忘了你面前还有两个迷惑不解的人呢。”

    库索深呼吸一口,拒绝了XR先生的提议,“我想,还是把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我在所有人面前解释这整桩事情吧。”

    “当然当然,亲爱的。”XR先生的脾气变得好得不得了,简直是百依百顺,张嘴就要喊人,“阿……”

    “不不不,这次我们就不要麻烦阿瑟了。”库索连忙把XR先生拦了下来,他出门喊了另一个列车员,交待了几句后回到包厢,“现在,朋友们,让我们去餐车等候吧。”

    餐车被一片安静所笼罩,虽然大家都坐在那里,但几乎没有人交谈。库索走进去的时候,注意到除了依维亚太太和艾蕾娜太太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不少人脸上神色泰然,一幅“就算杀人凶手就在我身边那又怎么样”的无所谓的嘴脸。至于那两位夫人,一位的目光强烈地聚集在XR先生身上,嘴里念叨着“帮我买单”,另一位则优雅地拨拉着念珠,或者算珠,或者随便它叫什么名字的东方计算工具,并对身边的依维亚太太念叨着:“亲爱的,相信我,这些药对治疗你的木马病毒有格外的疗效。”

    库索相信XR先生很快就会接到画着熊掌花押的转账单。

    列车员在门口徘徊,目光从没离开过餐车一角的酒柜。

    “需要我呆在这儿吗,先生?”

    “只要你保证别喝得太猛了,阿瑟。”XR先生省略了一句“否则我可不担保你的小命”。

    “各位亲爱的小姐们,女士们,唔,还有先生们。” 库索清了清嗓子,把“先生们”这几个字漫不经心地咳了出来,对他来说,男性的存在也就这点重视程度,“我用巴纳语来说,因为你们大家都懂一点巴纳语。我们现在研究一下塌•弗雷•危•平房之死。对这一谋杀案的结论,现有两种可能。我将把这两种情况都告诉你们,并让XR先生和凯伊大夫来裁决,哪一个是正确的。”

    “首先我假设你们都已了解本案发现的经过,还不了解的自己翻到前面去看,在此全部省略。”

    “现在,我告诉你们,女士们,先生们,第一种解释。这个解释就是,弗雷先生RP太差,于是他死了──”

    “正是这样。”艾蕾娜太太点点头说。

    库索赶紧殷勤地朝艾蕾娜太太笑了一笑,他老有种感觉,要是不获得这位太太的肯定的话,对自己的账单决无好处。XR先生似乎也深有同感,所以这次他破天荒没有咳个一嗽提醒库索转回正题。

    餐车里一片沉默。

    突然,凯伊大夫捶了桌子一锤子,所有人都跳了起来,库索跳得尤其利落,唯恐锤柄在某种不可抗拒外力的作用下突然断裂。

    “这种验尸报告叫我怎么写?嗯?RP衰竭?你还想不想让我保住这份饭碗?”

    库索确认锤柄目前没有裂缝,才小心翼翼坐回座位。

    “这我知道,”他说,“只是开个小玩笑,我还要给你们第二个结论呢。”

    他看到XR先生的脸色下沉了一些,赶紧回转身,面对其他人,说:

    “对这个谋杀案,还有另一个可能的结论。我是这样得出的。”

    “听了所有的证词后,我就背靠座椅,合上双眼,开始思考起来。某些关键词看来值得注意。我想你们中的有些人也许是太习惯这种说话的方式了,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在外人面前也不小心漏了出来。”

    库索顿了一顿,很满意地发现有几个人偷偷交换了一下眼色,尤其满意的是这“有几个人”中还包括他的首席陷害目标……唔唔,他想说的是首席怀疑目标。

    “我想你们中的这一些人一定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天上掉一块陨石下来个强行收尾——不过遗憾的是我得提醒你们这儿不是亲王•马的地盘,谢天谢地不是;而你们中的另一些人一定很好奇,我听到的到底是什么关键词,关键到能对案情有启发。”

    库索再次踌躇满志环顾四周,却猛然发现交换眼神的人群中多了一个他没实力也没胆招惹的人物。仿佛感觉到冰冷刀锋在自己脖子后掠过一样,他不禁缩了缩脖子,收敛了几分嚣张的笑容,慌慌张张说下去。

    “好、好吧,让我们继续。就是这些关键的词语,让我找到了突破口,并沿着这条线索,一路顺藤摸瓜,确定了凶手到底是谁。更正一下,我是说,确定了凶手到底是哪几个。”

    砰的一声巨响。

    阿瑟•米歇尔站在那儿,手足无措地承受着所有人责难的目光。他满脸通红,身前一地打破的酒瓶子碎片。

    “阿瑟阿瑟阿瑟,叫我说你什么好呢?”XR先生一脸不赞同的摇头,好像拿不准该对他这个老闯祸的部下下多重的诅咒。

    可是库索的目光没有偏移分毫,他扫了一眼他锁定的目标,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

    “好阿瑟,就不必劳烦你牺牲你心爱的酒了,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是没有用的。”

    这话引起了XR先生的警觉,他的护仔模式立刻自动启动,“我的朋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既然库索已经饱经风霜,一路挺到了“我•最•最•亲•爱•的•老•朋•友•啊”级别,区区一个初级的“我的朋友”再不能动摇他,不仅如此,他还把这攻击给扔了回去。

     “我的朋友,你当然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这是在指控我们的这位优秀员工劳动模范五好列车员,阿瑟•马歇尔,也是凶手同伙之一。”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评论

  • 还有一章,时间……未定
  • 我被雷到了……
    不过不是因为这个……
    而是下面的……
    用 户 名:leftdio
    注册时间:2007-08-11 11:09:46
    VIP 服务:
    性  别:男
    出生日期:01-01
  • 是快结尾,真正结尾还有几章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