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一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7-15

    第一章 难以置信的家族画像


        整片主大陆被纳入黑夜的统治已有近六个小时,与夜幕一起降临的还有倾盆而下的大雨,临近午夜时分,更是闪电加上雷鸣,要多热闹有多热闹。有着悠久历史的红兀鹰城堡走廊中,固定在墙壁上的火把散放着昏暗摇曳的火光,一个黑色的影子被拉长投影在灰色的墙壁上,这时一道闪电打下,黑影已经不见了踪影……

        唔,不必惊慌,在犹如古老恐怖故事发生背景的城堡中,行踪诡异的黑影其实是我。

        今天,或者严格来说是昨天,白天一整天都蹉跎在酒精上了,虽然肚子里哐珰哐珰全是酒水的感觉不太好受,但好歹脑子还清醒,好过烂泥一样醉死在桌子底下的那几个。法师两颊通红,说出来的话却证明她的大脑仍然正常的运行着:“你在明天第一丝晨曦之前,必须把城堡里的路全部记熟,要闭着眼睛也能走!”

        如果队伍中还有第三个成员的话,这项工作无论如何也是轮不到我头上来做的,让我来探路实在是事倍功半。因此我特地问奇拉薇雅:“干嘛你不自己记?”然后她就给了一个理由,“睡眠不足是美容的大敌!”

        言下之意就是反正我现在是男生,不需要对自己的脸太在意。

        所以这项工作就落到我这个夜猫子头上了,照奇拉薇雅所说就是“如果连你都能在城堡里行动自如的话,等铃鹿来了跟踪她就绝对没有问题了。”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半夜三更一个人像幽灵一样在地城堡里游荡,我总觉得如果这个时候有半夜起身的侍女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没准会像吸血鬼一样化为黑雾和蝙蝠消失在她面前。

        我一个拐弯走到最靠外的走廊上,外间的天气依然很恶劣,风雨交加,雷声阵阵,风夹着豆大的雨点从空无遮拦的大窗户打进来,宽敞的走廊地板有一半是湿的,我想明天我要是感冒的话一定要找奇拉薇雅算账。

        正想着,又一个震耳欲聋的炸雷打在耳边,低沉的频率就好像直接在人的心头打鼓一样。拜魔族绝佳的听力所赐,在渐歇的雷声背后,我捕捉到了轻微的脚步声,正朝我这边走来。我往后望去,火光照顾不到的走廊的那一头,仿佛有鬼魅要从黑暗中扑过来一样。

        如果我是处于现实中的话,估计现在会勉强压下心头的惧意,然后慢慢一点一点地后退,最后飞也似地逃回房间——我对于自己在试胆之类的游戏中的表现一向是不抱太大期待的,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有着冥法王做后台,如果会怕鬼的话,岂不是太夸张一点了。

        听上去踉跄不稳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了,当看清来人时,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愉快地向对方打了一个招呼:“晚上好啊!弗特拉!”

        看上去介于酒醉与清醒之间的矮人抽搐了一下嘴角,算是回应我的招呼,接着小声咕囔着,“石头作证,这个家伙喝起酒来就好像魔族一样,我弗特拉面对魔族的进攻不会皱一下眉头,不过和那个种族比拼喝酒是被我排出考虑的事情。”

        我抬高头,不让他看见我偷笑的嘴脸,等笑容平息,我问道:“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他慢条斯理地给了我一个经典回答,我差点脚底打滑摔倒在地。

        “那干脆陪我一块逛逛吧。”

        我以酒精饮料喝多了睡不着为借口,邀请对方一起在城堡中漫步。弗特拉单手打转,做了一个吟游诗人的行礼,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职业是游吟诗人的缘故,这位矮人说起话来总是有点拐弯抹角。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不过这一天下来,我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家伙患有严重的“解说强迫症”,一件事情不说得清清楚楚他是不会干休的。

        平时的话会觉得他聒噪,但在电闪雷鸣的夜间,有这么一个健谈的同伴也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漫步在红兀鹰城堡中,一边倾听着一个个古老的传说,一时间也有些恍惚自己所处的时代。

        以比平时走路稍慢的速度前进,将一层走个遍大约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其间时不时停下来聆听弗特拉对某个花瓶、某个摆设的历史的陈述。还算宽敞的走廊上隔五差三地摆着骑士盔甲的装饰,手中高举着利剑、流星锤、大斧等各色兵器,暗淡的盔甲加上拙劣的设计,感觉好像唐奇柯德的装备……算了,我无意评论他人的品位问题。

        从满走廊的骑士盔甲身边走过,一层的大厅展现在两个夜行者的面前。大厅壁炉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很久,夜间的寒气就像侵入其他地方一样占据了这个广大的空间,白天的时候,这里是城堡里最最热闹的地方,男爵雇佣的冒险者大多聚集在此,对比之下,夜间就分外凄清了。

        一层的大厅就像天井一样,二楼围绕着它形成了一个回廊。我的视线向上移动,停留在二楼回廊的画像上。

        弗特拉刚好在此时结束了战锤氏族第四十七代族长的冒险生涯,注意到我视线的落点,立刻就自告奋勇地担当起了现场解说的职责,一边上楼梯,一边开始介绍画像上的人物。

        “啊——各位游客,现在展现在你们面前的是斐姆斯家族的家族历代画像,首先你们看到的是这个家族的首代男爵,人称‘独眼威廉’的威廉•唐•斐姆斯,据说他得到爵位和领地的代价就是他的眼睛。”

        一只眼睛和男爵封号附带领地,我想现实中肯定会有很多人乐意做这桩买卖的。

        “接下来请大家往左看,你们可以看见一张小帅哥的画像,这个少年就是第三代的斐姆斯男爵,‘美男子威廉’,因为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曾是宫廷中最受欢迎的客人,年老的女王甚至有考虑过要让他成为有着大片领地的侯爵,交换条件是做她的入幕之宾。”

        “换句话说就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喽,那么后来呢?”我上下打量着画像问了一句,如果这个人是真人的话,绝对是一个超级偶像明星,什么哈日、哈韩的明星,全都不在话下。

        “不知道,还没等他给女王答复就得病去世了——当然也有种说法是政治暗杀,是生怕他得宠而夺走自己利益的大臣干的,这个我们就先不去考证了。传说他去世的噩耗一传开,无数的少女、妇人为他哭泣,甚至还有人进入修道院,发誓终身不嫁。”

        仔细想想,如果我是和他同时代的男子,一定会非常怨恨这个家伙的!

        接下来的画像看来都或多或少继承了美男子威廉的血统,虽然不能说个个都英俊潇洒,但也至少够得上眉清目秀,如此,不禁让我怀疑起现任的斐姆斯男爵的血统来。

        沿着回廊漫步一圈,将男爵家史回顾一番,终于看到了最后一张,在听到弗特拉介绍这就是当代男爵的画像时,我不由连连后退,直靠到栏杆才止步。

        “有没有搞错啊?这个人哪里像那头肥猪啦?”

        画像上一个仪表堂堂的男子,目光锐利,透着睿智的光芒,姑且不论斐姆斯男爵大人那双被油蒙住的眼睛是否能发出那种光芒,光看体形就已经是大大的谬误了,画像上的男人虽然不算削瘦,但最起码得有十个这样的男子才能抵得上男爵大人的体重。虽说这种画像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美化,但也不该彻底无视事实、彻底扭曲真相吧?

        然而矮人的神色却十分凝重,看着画像上画家的落款缓缓摇头,“恐怕这是真的,我知道这个画家,他可是以写实而出名的。”

        我哑口无言,只能无声地看着男爵当年的英姿,突然之间就想起了《瘦身男女》,就算是刘天王、郑美女,一旦胖成那样就没法看了,由此可见,每个胖子都有可能是潜在的帅哥、美女,斐姆斯男爵丢弃那一身的肥肉的话,也许真的能够拿出来看一看吧……虽然很难以置信。

        我一边感慨着,一边准备离开,但是矮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的眼睛盯着当代斐姆斯男爵画像旁边厚厚的帷幕,好像上面长出了花一样。我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这个帷幕有什么好看的?”

        “帷幕是没什么好看的,不过上面附带的东西倒很值得看一下。”

        听矮人这么一说,我也仔细打量起帷幕来,但是除了一只缓慢吐丝下降的蜘蛛之外,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难道这只蜘蛛就是弗特拉口中“很值得看一下”的东西?它是盘丝洞的妖怪不成?

        “这里需要好好打扫一下。”这是我做出的惟一一个结论。

        “那请你掀起这块帷幕来。”

        “我不要!”

        我想也不想就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先不提那只正做匀下降运动的蜘蛛,单说布满了灰尘、不知何质地的暗红色帷幕,就没来由的让我产生一股厌恶感,要我去碰它,感觉要我空手抓蟑螂一样。

        “果然。”矮人喃喃自语,用力抬头看着落地的帷幕,“这上面附着心灵魔法,不管是谁,都不会想碰它的。”

        “你是说有魔法保护着这个地方?”

        换句话说,这里藏着什么重要的秘密。

        我的好奇心不负众望地萌芽生长起来,跃跃欲试地想揭开秘密,说不定又可以触发新的剧情了。我刚一伸手,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战士,是不会知道太高深的魔法的,如果当着矮人的面解开咒语,伪装立刻就穿帮。

        哎呀!真是麻烦,找个借口把他支开算了。

        我正思忖着,矮人先开口了:“现在不是战士能够卖弄武勇的时候,乖乖往后退,不要碍事,让有经验的老前辈来吧。”

        说着,就像甩手上的水珠一样冲我挥挥手,既然如此,我乐得在一边偷闲,退到旁边看有经验的老前辈行动。矮人举起胖乎乎圆滚滚的手指,在空中划出破解心灵魔法的咒语轨道,嘴里同时喃喃念诵着咒语,从他对这类咒语的熟悉程度来看,恐怕在担当吟游诗人的同时还兼职盗贼。

        保护此处秘密的魔法在十秒钟后就烟消云灭了,那股奇怪的厌恶感也随之消失,我抢上一步,用力掀起厚厚的帷幕,想看看后面藏了什么东西。满天飞扬的尘埃明明白白地告诉我这是一个错误的举动,我和弗特拉全都大声咳嗽起来,想用风盾通通风,却因为不停地打喷嚏而无法念出完整的咒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