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一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7-15

     

    这倒提醒我了,以后得小心别人用胡椒粉之类的东西来打扰我施展咒语,如果咒语也能用快捷键什么的就好了。嘿嘿!ctrl+c,施展特别版风盾,ctrl+v,使用恒暝之纱,快捷方便,无需担心被人中途打扰!

        好不容易满天乱飞的灰尘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脚底下,我定睛往帷幕后看去,在我预计发现暗门、保险箱之类的保密物品的地方,只看到了一幅画。

        “有没有搞错?”我忍不住抱怨起来,这么郑重其事地用咒语保护起来的居然只是一幅看不出有何特异之处的画像。

        难道是藏宝图?如果是那样的话倒要仔细看看。

        可是不管我怎么认真研究,看起来也只是很普通的全家福画像而已。画上的男子就是缩水减肥版的当代斐姆斯男爵,他身边那个有着乳白色头发的贵妇人应该就是斐姆斯男爵夫人了,而立于贵妇人身边的女孩大概就是他们的女儿吧。虽然这么形容很奇怪,但是这个家庭中的人,无论哪一个都好像画上的人一样美丽。

        男爵夫人像是用色调很淡的笔描绘出来的一样,白皙的近乎于透明的皮肤,眼睛、嘴唇的颜色都很淡,拥有似乎不存于这个世界的美丽,而他们的爱女则是用相对强烈的色彩笔描绘而出,虽然五官的轮廓和她的母亲一样,不过却继承了父亲乌黑的发色,肤色则是奔驰于阳光下的小麦色。

        那个小孩子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我对她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仔细理了一遍进入游戏后的记忆,依然没有收获。

        我把画像从墙上取下,但是画板后面的墙壁也没有任何特异之处。

        矮人踮起脚尖仔细检查了一下画像,最终耸耸肩:“贵族的想法果然不是我们所能够理解的,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魔法把全家福保护起来,算了,把它挂回去吧。”说着失望地转身离开了,我本想依言行事,但是系统却判定我手中的物品有用,一阵NPC所听不到的悦耳音乐过后,画像已经被收到了我的道具栏中。

        真是奇妙,不过反正收在道具栏中也没有重量,带走也没什么麻烦的。

        我这么想着,赶忙跟上了矮人的脚步。

        古老阴森的城堡一共有五层,最上面第五层是男爵的居所,平时不仅雇佣的冒险者不能上去,就连深受信任的管家都不能在没有召唤的情况下踏上通往五楼的楼梯一步。因为好奇心而想来个秘密探险基本上很难,每个人都被告诫那条唯一的通道上布满了机关,在不经邀请的情况下贸然前进,只会枉送自己的小命。对于斐姆斯男爵的这种做法,别人大多以贵族的怪癖来作解释。

        矮人陪着我,将禁区之外的四层好好逛了一个遍,当我们漫步在第四层的最后一条走廊上,我注意到天边隐隐约透出鱼肚白,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

        “好难得可以看到日出……”我靠在窗边,大口呼吸着雨后清晨清新的空气,寒气扑面而来,脸上的皮肤立刻绷得紧紧的。我悠闲地往下看去,没想到这么早就已经有人起身做事了,其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对我来说有几分眼熟。

        “巴鲁!这么早啊?”我探出身子,用力挥着手,底下半兽人战士听到了我的声音,抬起头露出了朴实的笑容。

        “现在去买菜!”巴鲁的大嗓门即使离开老远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没有听错吧?冒险者在这里还需要帮忙买菜打扫的吗?不过当我的视线转移到巴鲁身边的娇小身影身上时,差不多也能猜到八成了。以一个和剧情无关的过路NPC而言,巴鲁身边的那个女孩子长得相当可爱。

        “那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去啊?”当电灯泡并非我的本意,我只是肚子饿到无法顾及其他,现在急着要到外面买吃的。

        从下面传来了热情洋溢的邀请,对于昨天早上的败北,巴鲁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经过把酒言欢后表现得更加亲近。

        问弗特拉要不要一起去,得到否定的答案。为了省事,我一脚踩上窗台,直接跳出了窗子,以“浮空”降落地面,等看到巴鲁一脸惊讶时才意识到此行为的不妥。

        “艾、艾德先生,你不是等级十四的战士吗?怎么会施展‘羽落’?”巴鲁结结巴巴地叫着我的假名,满脑袋的问号。

        因为要取得剑与魔法的平衡,游戏制定了一系列职业等级限制规定,虽然可以同时兼职战士和法师,但是这也意味着你在这两个职业上都无法取得深远的进展。教主和杜都向我说过具体的等级限制,我从来没认真听过,因为这套规则对魔族不适用,不过至少我知道一点,那就是等级十四的战士最多最多是二级法师,而二级法师是没有能力施展全部在五级以上的飞行咒语的。

        如果我向他解释我用的不是什么“羽落”,而是高阶魔族的天赋能力“浮空”……算了,还是少想点不切实际的东西吧。

        “错了,我用的不是‘羽落’!”我把脸上的神情调整到最最正经的档上,说着临时想出来的谎话,“这是神秘的东方功夫,叫做‘轻功’,和魔法一点关系都没有!等练到最高境界的时候,还可以顶着装满了水的水缸在水面上飞奔。”

        不愧是单纯的家伙,脸上瞬间布满崇敬的表情,弄得我都不好意思起来。

        ※※※

        我随着两人来到小镇上,虽然时间尚早,镇子上的人却已经起来个七七八八了。走到开门不久的早点铺子边,三人便分头行动了,巴鲁和名为“艾莉”的帮厨女佣前往菜街采购食材,我则坐在路边的早点摊边准备消灭期待已久的早点。

        程序员在吃的方面还算考虑到国人的饮食口味,虽然是剑与魔法的世界观,但是到处都找得到中餐,比如这里提供的早点就很中式,试着想象一下:欧式打扮的战士或是神秘莫测的黑袍法师大清早的坐在这里吃油条喝豆浆,比如卡拉蒙和雷斯林两兄弟……不知为何会顿时觉得无力。

        我要了馄饨和生煎,分量则是现实中的七倍,我想菲蒙的真面目大概是来自麦哲伦星系的食物魔,其险恶的用心就是要让这个世界陷入食物短缺的恐慌中。

        馄饨汤鲜美得就好像其中加了罂粟壳一样,生煎上面也撒了一层芝麻,轻轻一咬就有汁水流出来,几个生煎一下肚就将周围的寒气彻底驱走。

        不管这个游戏费用多么的昂贵,单单游戏中所吃的美食就应该值这个价了吧?不论是一流餐馆中的食物也好,路边摊子卖的小吃也好,全都有着无可挑剔的味道,设计员中肯定至少有一个人对吃非常的执著!

        正当我吃得兴高采烈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无意间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不过因为嘴里塞满了美食,所以一时无法发出声音来招呼对方,等我拼命把食物咽下时,对方已经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

        巴鲁到早点摊边来找我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他包揽下了所有的负担,高大的身躯扛着大大的竹筐,里面装满了各类蔬菜,另外一只手则牢牢地抓着一头羊,那头羊虽然行动被制,嘴巴却不闲着,努力啃着垂在它嘴边的腰带。

        “看好你的腰带。”我好心地指出,免得等会儿走到半路时,某人腰带掉落,发生不幸的事情。

        巴鲁不明所以,四下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慌忙从羊嘴里拯救剩余的腰带,手忙脚乱的动作逗得我大笑不已。

        回到红兀鹰城堡,奇拉薇雅正在房间里梳理头发,人鱼蓝色的长发绸子一般铺散开来,看上去永远都是湿漉漉的。我扔给她一袋还散发着热气的生煎,这个家伙吃了两个就说太油腻了不吃了,剩下的那些自然全部被我解决了。

        “路记熟了?”

        “托你的福,我昨天一个晚上都在城堡里逛啊逛的,好像充满了怨恨的幽灵一样。”

        人鱼法师露出一付——就算你是幽灵也没一点恐怖色彩——的样子。

        “啊,对了,给你看帅哥美女图。”我想起昨晚的事情,从道具栏中取出画像给奇拉薇雅看,并把发现的情况都讲给她听了。

        奇拉薇雅一开始也是不相信画像上的男子和当代斐姆斯男爵有关系,睁大眼睛倒吸着气,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很干脆地推翻了我的全家福假设:“不对!这一代的斐姆斯男爵没有小孩儿!”

        这么肯定的语气,又是和厨娘套近乎的时候得到的情报吧?

        “厨娘说的。”

        果然。

        “也许是厨娘所不知道的私生子。”

        奇拉薇雅用叹息的眼光看着我:“你能不能说一些有可行性的假设?”

        “我尽量努力吧……”

        “厨娘为这个家族工作已经超过了五十年,而且她家在几代前就为这个家族工作,关于斐姆斯家族的事情她搞不好比男爵本人还知道得更多。”

        “你真会找人打听消息。”照目前所知的各项信息来看,好像其中有复杂的剧情即将展开,“虽然听上去后面隐藏着很多内幕,不过现在没时间去查,装作什么事情没发生过怎么样?”

        “我也正想这么说。”奇拉薇雅对此也兴趣缺缺,只是对着画上的两位女性感慨了几句,随后话题又变了。

        “你大清早的出城堡去干什么?”我想起吃早点时看到她匆匆跑回城堡,就顺口问了一声。

        人鱼法师猛地回过头:“你在城堡外面看到我了?”

        “嗯,有什么问题?”

        “我没有出城堡!”

        人鱼法师的表情变得非常恐怖,我总觉得下一刻自己就会被她杀人灭口了一样,忙不迭的加上一句:“如果那个是机密的话,那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不是啦!”奇拉薇雅焦躁的打断了我的辩白,“我今天真的没有出去!”

        “如果是我,也许会看错,但菲蒙的眼睛不可能。”

        两个人沉默了半饷,同时叫了起来:“冒牌货铃鹿!”

        没想到我们追踪的铃鹿这次以奇拉薇雅的容貌出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