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二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7-24

    史上最强剃须刀在冒险者人群中掀起了红色的浪潮,偶尔因为种族的缘故还会看到粉红色、绿色或者金色的血液,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在冒险公会册子上以战士等级十二、弓箭手等级十五这种高阶冒险者身份登记在案的冒险者们,就这样纷纷化为高额的经验值,结束了丰富多彩的一生。

    值得庆幸一下的是,这些敌手中,没有一个职业是法师,大多是格斗系职业,而擅长近身战的又在其中占了绝大多数。我这打起来真叫轻松,脑子也不用动,拿着剑来个“疯狂大回旋”,就可以搞定两、三个;接着再以手握镰刀割小麦的架势扫荡一番,又砍倒一批;然后又换独孤九剑方式,来一通“破剑式”、“破箭式”、或者“破剪式”什么的乱七八糟。这个时候攻击力、防御力的差别就出来了吧?就算我动作再难看,随便砍人一下,他的血槽就空了,他的招式再优美,砍我砍到累死,也不过伤我十点血。

    因为太轻松了,还顺便哼起了歌曲。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等飞过千山万水,一路走来不能回。”

    后面的法师发出了“真是难听到家了”的评价,前面的对手则是连鼻子都气歪了。

    风铃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宣告着设计员辛辛苦苦设定出来的NPC们一个一个还原成了二进制代码,在下次游戏重启之前是不会再出场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接受错误的委托,出现在错误的对手面前,这是他们最大的不幸。

    用不着数到底响起了几次悦耳的风铃声,扫一眼沦为战场的房间,除了被我忽视的三人组,目前为止还以自己的意志站着的对手就只剩下一个人了,我为难地垂下了手中的剑,这是一个我不想赶出游戏等待下次重启的角色。

    我以平和的笑容表达我不欲战斗的心:“我们之间胜负早已决出了吧?巴鲁。”

    “生死相搏和比试是不一样的,艾德先生。”半兽人认认真真地回答。

    伤脑筋。我说过我对与我有关的并赢得我好感的NPC相当友好,单纯的巴鲁同样也是被列在友好名单上的一个。

    该说些什么来说服他呢?是了,他是一个渴望成长的战士,并且,尊重长者。只要抓住这两点就可以了。

    “喂!巴鲁,你是一个好战士,更重要的是你很有潜能,假以时日,你会成长为一个让我也头疼不已的勇士的。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就扼杀这么好的苗子,没有强力的对手,实在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巴鲁的表情有了动摇:“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难得我会说这么道貌岸然的谎话……牙齿好酸……

    “当然是真的!身为战士等级十四的我,怎么可能说谎呢?”

    这句话说得实在太牵强了一点,一个人的等级高低和他的道德水平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不过巴鲁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相反还露出了感动的神情,很率直地低下头来道歉:“对不起,艾德先生,我误解了你的意思。我会珍惜自己的生命,请期待我有能力再度站在你面前的时候。”

    真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孩,我在心里暗想,不管个子长得有多高大,有那种直线思考不懂得怀疑别人的性格,真想摸摸他的脑袋加以称赞,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送走巴鲁,也就是没有需要战斗的敌人了,松了一口气后,我开始寻找那三人组,奇拉薇雅和矮人弗特拉都以看完好戏的表情迎接我,唯独不见了R-2。

    “R-2呢?”我左右环视未果,最后问法师。

    “刚才就离开了,”法师不在意地回答,“走之前还拜托我们最后离开这里时放把火烧了这儿。”

    我表示对此要求的不解。

    法师心平气和地解释着其中的原因““因为这样他才有理由把城堡里的财宝从灾难中解救出来……”

    “这算什么?坏人我们做,便宜他来捡?”我愤愤不平地埋怨起来。

    “只是举手之劳嘛,”法师对分摊到自己头上的坏人角色倒无甚在乎,“既然已经杀人了,就顺便放个火好了,反正自古杀人放火都不分家的。”

    “……你这是哪里学来的理论啊?”

    我真是无言以对了。

    这时独一无二的矮人吟游诗人凑了上来,脸上带着见证传奇般兴奋的表情。

    “难以形容的战斗,卓越的身手,”他高声宣称,“无论哪一个吟游诗人见到都决不会错过如此优秀的冒险者,请一定让我——塞兰弭尔忠诚的追随者跟随你的脚步,好将你正在创造和日后将创造的传奇编成歌谣,流传于世。”

    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一瞬间烧了起来,连耳朵都发烫,奇拉薇雅的笑意隐藏在闪烁不定的眼睛中。我听到自己的声带结结巴巴地发出声音,解释不能带着他的原因。接着我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岩石的种族执著的个性,弗特拉锲而不舍地再三要求,执拗到令我发疯,最后只能妥协让他跟到丢失的书籍重新到手为止。

    矮人吟游诗人对争取来的机会甚为珍重,甚至现在就开始琢磨编歌词了:“……鹰在空中盘旋,丢失的猎物绝对不会失手第二次,追踪着隐约的脚步……唔,还得想想,不押韵啊……”

    奇拉薇雅眼中的笑意几乎要满溢出来,下一刻她注意到了什么,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但还是很平静地说:“肥猪好像不见了。”

    “你说什么?!”我可不会像她那样保持悠然的神态,大叫着跳起来,瞪大眼睛环顾四周,于是她又异常沉着地重复了一遍。

    “我是说,那个你坚持有礼貌地叫做‘斐姆斯男爵’的肥猪不见了。”

    “你说这话的时候怎么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请你把这个叫做‘镇定自若’好吗?”

    我刚才一直忙着增加自己的经验值,弗特拉专注于观战,而法师根本没有兴趣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被赋予了生命力的脂肪堆上,所以,大约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有着男爵头衔的奇妙生命体是处于无人注意的状况下的。那种过于庞大的体形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认为他绝对不可能无声息地离开这个房间,结果事实证明我们的判断是错误的。

    “真想不出那种大象般的身材是怎么溜走的。”

    一边搜寻着房间,我一边发出疑问。如果说这个游戏中有四通八达的门的话……无论如何一头大象也没有办法挤进一道狭小的门吧?除非男爵还同时有章鱼的特点,把没有脊椎的身体压展得薄薄的,通过窄窄的通道……只要稍微想象一下就会觉得反胃的场景。

    片刻之后,奇拉薇雅转过头来说:“这个房间居然没有椅子。”

    “你该不是累得想坐下来了吧?”

    法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阁下的观察力好像是草履虫级别的。”

    我也重重叹了口气:“阁下的幽默感也是草履虫级别的。”

    现在的房间里看不到椅子的存在,可是在我们刚进来的时候,男爵确实是坐在特制的大椅子上和铃鹿说话——说起来铃鹿也不见了,不过我想这个NPC应该已经没有再出场的必要了。就算某人要逃跑,也没必要拖着一把椅子一起亡命吧?

    我们站到先前男爵座位的位置上,奇拉薇雅伸出脚尖踏了踏地板,反馈回来的声音很明显地表明下面有着空洞,大概是连着什么逃生密道,游戏的难度系数果然调得不高。我在地板上用力踹了两脚,灰石岩地板很快就合作地露出了口子,一阵阴冷的风从滑梯一样向下伸展的通道中吹来。

    “一点个性也没有的密道。”法师评价道。

    我想,所谓的密道,只要秘密就合格了吧?如果要在这种地方追求个性,到时候伤脑筋的还是自己。

    我们动手扯下房间里绣有兀鹰的斐姆斯家族纹章旗,裹住了自己,以避免在下滑过程中把自己的衣服给磨坏了,这样的藐视行为如果让楼下那些古老的家族幽灵们看到了,不知道会引发什么可怕的事件。

    我刚看向弗特拉,他就抢先开口了:“请不用在意我的存在,吟游诗人是历史的眼与舌,我们在一旁观察、记录、传颂,而永远不会参与其中,因此不必担心我会妨碍到你们的前进。”

    “你想太多了,”我把扯下来的纹章旗堆到了他头上。“自己小心。”

    包裹的好像粽子一样的三个人先后滑入了密道,追踪着这一代、同时更有可能也是最后一代的斐姆斯男爵。看得出密道是经过翻修特别拓宽过的,不然某人很有可能卡在里面呼天抢地。

    以进入密道的先后顺序来说是法师、我、弗特拉,但是因为我的下滑分力大于她的(此通道摩擦力过小,忽略不计),我反而慢慢地滑到她前面去了。因此最后到通道尽头的时候,撞上闸门的人体炮弹,就由我来担当了。我本身并无破坏那道闸门的意愿,但是那个该死的男爵居然在自己用过逃生通道后顺手就关上了闸门,害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撞了上去,在一瞬间释放了一路下滑而储蓄的动能势能,把厚实的闸门撞得四分五裂。然后冲势未尽,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扑通”一声跌落尘埃,落地的刹那眼角瞄见旁边扔着一堆厚厚的垫子——那个家伙连缓冲的垫子也随手收拾好了,居然那么勤奋……

    我自己没有用到垫子,却不幸地成为了后来者的垫子,法师比现实中的四季重多了,再加上冲量……我差点以为自己会因为这种无聊的死因而退出游戏。

    我希望弗特拉别把我这种窘态记到歌谣中去。

    在确认过自己的肋骨全都完整无缺后,我和法师开始了行动,弗特拉则跟在后面,安静到我们时常忘记他的存在。现阶段的任务是确定我方现在所处的方位,因为下滑的坡度和所花时间,此处霉潮的空气和糟糕的光线,以及其他一些因素,综合起来初步判断我们已经滑到了地下。没等我们做出进一步推断,从前面的甬道里突然涌出一堆敌人,白晃晃的一片,多到数不清数目。

    “哇!骷髅兵。”法师的语气中有一丝感动的成分,可能是因为她第一次在游戏中看到不死系的生物,不过感动归感动,她也丝毫没有上前和对方交个朋友的意思。

    白森森的骨架在我眼前以“打”为计数单位晃动着,不少骷髅手中还拿着杀伤性武器,周围的空气更加阴冷,磷火四下飘散,骷髅们的下巴下垂着,看上去好像正在狰狞大笑。他们迟疑不定地看着我们,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搞不好也是第一次看到大活人。

    双方都你看我、我看你,竟然没有一方先动手,首先按捺不住的是法师,一开始的新鲜感过后,她不再看向骷髅,双手一摊开始念召唤咒语。

    为了保险起见,我询问她这次要召唤什么恐怖怪兽出来,以免被殃及池鱼。此人向来对我没同胞爱,召来的召唤兽也一定不会在乎误伤到我的。

    “与我签订契约的异界生灵……对付骨头当然要用狗,看我叫三头犬出来啃骨头,对了,你不要打扰我使用咒语!……回应我的召唤,出现在我的敌人面前,三头犬葛贝洛斯!”

    比起我的咒语来,简单明了多了,更没天理的是居然可以中途加插其他无关的话。当我好奇地等待着三头犬降临的时候,周围响起了奇怪的声音,然后系统发出了犹如传呼台小姐一样的声音:“空间不足,召唤失败,请重新选择您想召唤的召唤兽。”

    我猜想接下来她是不是该说“重新选择召唤兽请选1,查询请选2,退出请选3,谢谢您的使用。”

    法师召唤没有成功,骷髅们却没有趁机冲上来,反而面面相觑,在白骨森林中窃窃的低语声海浪般传播开来,无数个声音重复着四个字:“荆棘之冠。”

    嗯?经济直观?那是什么东西?

    听上去好像中央台的节目专栏。
    分享到:

    评论

  • 快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