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史纲读书笔记 - [小说闲扯]

    2008-07-28

    王徽之曾任车骑将军桓冲手下的骑兵参军一职。一次桓冲问他:“你在哪个官署办公?”他回答说:“不知是什么官署,只是时常见到牵马进来,好像是马曹。”桓 冲又问:“官府里有多少马?”他回答说:“不问马,怎么知道马的数目?”桓冲又问:“近来马死了多少?”他回答说:“未知生,焉知死?”
      
    王 徽之的答复幽默诙谐,但都有来处。西汉时丞相府曾设马曹,但东晋时军中并无马曹一职,王徽之为显示自己率性超脱,不理俗务,故意说成马曹。后来,宋代陆游 曾有“文辞博士书驴券,职事参军判马曹”的诗句,说的就是王徽之这一段典故。上述对话中“不问马”,来自《论语·乡党》,原是说孔子的马厩失火,孔子“不 问马”,只问伤了人没有。“不知生,焉知死?”一句,则来自《论语·先进》,原文为“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 生,焉知死。’”王徽之答非所问,令人捧腹,但句句有来历。其应变之妙,学问之深,令人佩服。

    ————————————————————————————————

    ok,我又把这则逸闻给翻腾出来了,这次不说kuso和otaku的问题,这次咱说正经的,真的!

    因为在我的好好学习之下,对此又有了暂新的认识,嗯,我是说崭新。所以这个是读书笔记。

    这个要说说两晋名士。

    晋朝的名士做派跟其他朝代的不太一样,好吧,是完全不一样,他们又磕药又酗酒,双亲故去还硬憋着不哭不服丧,要搁其他朝代不说精神病也得说搭错几根弦,大部分情况下还得革职回家吃老米永不录用。

    这都是托司马家大爷们的福。以前是曹家怀疑大臣们是不是忠于刘家汉室,现在是司马家怀疑他们是不是忠于曹魏,结果弄得一大批脑袋落地。落地的脑袋越来越多,士大夫们呜呼哀哉,在彻底呜呼之前,他们终于在生存的压力下发明了保命法术——清谈。

    清谈,脱离现实,头等境界以扯了半天都没人能明白他到底扯了些啥为上,这么说来我朝某些官老爷的这份功力也是一等一的,不愧是隔世大转生。

    总之,后来晋朝正式建立了,没曹家什么事情了。但清谈依然,而且愈加厉害,大家都觉得瞎扯才是风雅之事,事关实际事物就是下里巴人事。当然大家都想阳春面,没人愿意下巴,所以全都标榜自己不问俗务。当官的不管事,当将军的不带兵(估计兵血还是喝的),真想知道这种风气下晋朝怎么能撑了一百五十多年才咽气(而且还连着出了几个极品皇帝)。

    好了,扯回开头,所以说王大爷幽默有才令人佩服云云,其实很冷,那都是憋死了不敢说话情况下诞生的奇怪现象罢了。

    当然,在我们现在的河蟹社会,这种情况再也不可能发生了。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听上去马上就要打雷了
  • 雪最白的时候是在还没落地的时候,落地了,就不白了,也不白了,更不白了……天气好好,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