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三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8-03

    第三章 邪神降临


        在专门记录神器的宝典《幻一录》的记载中,荆棘之冠是诸多神器之中,少数既非出自创造神之手,也不是出自神佑创师[注一]的作品。它来自深渊,浸染着止息的君王沉重的祝福,在生命女神照抚之下的生灵无法承受它的气息,也无法用双眼确定它的存在,只有冥法王的信徒才能感觉到它的脉动,感受到它的威严,并且,在它的拥有者面前无一例外地表示顺从。

        系统在我耳边念叨着背景资料,我这才明白过来,对面的白骨先生们嘴里说的是荆棘之冠而不是什么经济直观。

        既然系统提到了这个道具,那么按照常理推断,道具拥有者就是菲蒙这个家伙——虽然还不清楚荆棘之冠具体是佩带的哪件饰物。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机会,怎么对得起亲爱的冥法王大人?

        我上前一步,扬手示意禁声,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一时间一道道无机质的目光全都聚集到我的身上,阴冷的暗红火焰在骷髅们深邃的眼窝中静静地燃烧。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应该说些什么,可是面对眼前这群已经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死灵,总感觉如果说错话的话就会死得很惨。

        说“你们都给我放聪明点”?不好,简直和打劫小学生的街头混混一样没品;那么,“各位父老乡亲,在下是冥法王在本地的全权代理”?算了,好像拉选票的一样;或者,“在开战之前,我们不如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吧,人与人之间不能彼此沟通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啊!”……如果这么说的话,首先就会被身边的战友踩死吧?

        果然,我还是一个不适合采用高压姿态的人,就算在游戏中扮演的是拥有足够实力到处嚣张的角色,可本身还是没什么自觉,要我放点有魄力的狠话出来,大概还要经过漫长的岁月。既然如此,精神训话一概免去,直接进入正题吧。

        “全体——向后——转!齐步走!目标斐姆斯男爵,前面带路!”

        就只听见一片骨骼摩擦声,白骨大军齐刷刷地遵照指示行事,争先恐后开路跑起来。一边的法师完全没有弄明白事态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一把抓住我:“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骷髅兵、冥法王侍奉者、冥法王,如此而已。”我每说一个单词手就往上拂一点,以表示阶位的上升。在另一个世界的领域中,冥法王的意志决定一切,而荆棘之冠可以称为冥法王意志的延伸,任何深渊子民都无法抗拒它的威力。

        “狐假虎威。”

        从某方面来说,我完全没办法反驳奇拉薇雅的评语。

        弗特拉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时赶上前两步,叫着我的假名:“流浪的战士艾德,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你到底来自哪一个领域?虽然自称是战士,却能施展飞行咒‘羽落’,若说是‘法师’,那先前面对九个冒险者以剑完胜的事情便解释不通,现在你更把对手的骷髅兵纳为己有……告诉我,什么职业能够做到这些?”

        很简单,和冥法王签订契约的魔族都可以做到这些事情。

        这句话在我的舌尖打了一个转,还是没说出口。法师转过身,意外地为我解围:“弗特拉,传奇的主角都是不问出身、来历的。”

        这个牵强的理由却能说服他,让他心悦诚服地点头。说话间骷髅兵已经出了视线,我们连忙赶上白骨大军的脚步,心里准备好彻底解决掉“书籍被盗事件”。想到这里心情不免有些烦躁起来,不过因为两本书就拖了这么久还没有完成委托,如果是普通游戏的话我早就关机不玩了。

        跑在我们之前的骷髅兵大概有三、四十个,堵在狭窄的通道里一起行进的场面,就好像在上午第四节下课铃打响以后的走廊中奔驰的学生,个个如狼似虎的扑向食堂。只不过跑得太急了,时不时掉点什么零件在地上让后头跟随的人来捡。

        “喂!前面的那个谁,你的脑袋掉了!”

        “哇!脊椎散架你还跑,输给你。”

        一路上我都在帮着失物招领,那些掉东西掉得实在太厉害的就不管它了,随它留在原地做碎骨拼图。

        可怜矮人人矮腿短,抱着六弦琴尽全力才勉强跟上我们的步伐,脸跑得通红却不说一个字。我见状提出我来背他,被拒绝了,于是我换了一种方式,吹着口哨招呼了三个骷髅兵,一个散架后自我拼装成白骨轿子,另两个托起弗特拉坐上轿子,然后稳当地抬起轿子,飞奔而去。

        弗特拉涨得通红的小脸瞬间变得雪白,奇拉薇雅和言安慰:“放心吧,不管是幻兽还是死灵,在契约的约束下绝对不可能违抗主人随便伤人的,我这个召唤师可以打包票。”

        弗特拉这时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了:“不、不是,我……晕车……”

        得到这样的回答,我差点滑倒在地。居然还有晕车的设定,那个设计人员真的很有空。

        结果还是把晕车的矮人送回平地,留下那架白骨轿子让它慢慢重新拼装组合回人形。

        接着,继续信心满满地跟着白色军团一步步杀近我们的敌人,其间遇到过路老鼠一只,没等法师和我有什么反应,骷髅们就围上去一顿狂踩,把可怜的老鼠踩得好像被熨斗熨过一样平。

        终于,狭窄的通道结束了,开阔的广场出现在眼前,虽然空气依然混浊难闻,不过好歹采光水平好了很多。忠实带路的骷髅们纷纷止住脚步,一个一个的手指都用力指向我们寻找的目标。

        一个仿佛祭坛的高台坐落在广场的中央,台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呈现奇怪的紫色,如果不是有特殊作用的话就是设计员独特的个人爱好,私底下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此次事件的幕后主事者正靠坐在祭台边上翻看着一本书,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追寻的书之一。在离祭台稍微远一点的距离,一个华服女子倚在椅子上,虽然衣着华丽,依然给人十分素雅的感觉。奇拉薇雅的搜索天线瞬间锁定目标,目不转睛地看着华服女子,发出了赞叹的声音:“真人比画像还要漂亮啊!”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那是全家福画像上的女子,从来没正式见过的斐姆斯男爵夫人。

        男爵抬起头看过来,表示了一下每一个尽职的反派都应该有的惊讶。

        “你们居然能够来到这里,了不起。”

        斐姆斯男爵的声音沉稳舒缓,韵味十足,即使对声音再挑剔的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喜欢上他的声音,那是他惟一的亮点。

        “没有创意,最多打4分。”我评价道,如果不是看在声音的份上,还会打成负分。

        “重点不在于创意,而在于说话的人,”法师发表了带有她个人色彩的观点,“如果是我所喜欢的八神说这句话,我会打9.8分。总而言之,就是脸长的不对,要怪就去怪设定你的人好了。”

        男爵和吟游诗人同时露出不理解的表情,这时法师发动了进攻——目标却是我!

        “这种时候就该你上了!”奇拉薇雅转身回旋,一招化骨棉掌准确地印上我的后背,一把把我推了出去。这个家伙虽然身为法师,力气倒是不小,我冲出去好几步才止住去势,回过头去对她怒目而视。

        “什么叫‘这种时候’?”

        说到底,情况还是和刚才的一样,我们两个没有一个想和眼前的敌人有任何接触。弗特拉警觉地向后退了一段距离,避开可能的牵连范围,虽然认识时间短暂,他倒已经看出了我们的同伴相处之道,不愧是观察敏锐、熟知人世百态的吟游诗人。不过这次的纠纷得以和平解决,因为无人愿接的烂摊子由新收的手下接手了。

        挥手之间,归顺没多久的白色军团倾巢而出,与原先的主人兵刃相见。

        “真听话,看来帽子道具挺管用的。”因为自己可以不用动手了,所以奇拉薇雅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好起来,轻松地等着事件的完结。

        我从牙缝里挤出纠正的话来:“拜托!是‘荆棘之冠’,不是帽子!”

        “不管名字怎么变,本质还是一样的。”

        弗特拉似乎颇为紧张,双手紧紧抱着乐器,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事情的发展。

        我和法师的心态是胜券在握,而祭坛上的男爵很奇怪的也是类似的态度,有恃无恐的表情让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他有着什么足以扭转乾坤的杀招?

        骷髅兵不会停下来研究一下对手的神态,依然以最大的马力向前冲锋,一心一意只想完成被交付的命令。我和法师飞快地交换了关于可能隐藏的阴谋的讨论。

        “三种可能,一,肥猪不是普通的肥猪,而是有足以让我们GAMEOVER的实力的超级赛亚肥猪……”

        “如果他有那种实力,我就能收到清华的录取通知书。”此条被我坚决否定。

        接着是第二种可能:这里隐藏着连想都想象不出的强大的外援,就在我们冲上前想解决一切的时候突然从肥猪背后冒出一个神秘的黑影,一个“M•B•T”(最大等级破坏飓风)就使我们悲惨地成为空气中的等离子,飘散在大气中发出零碎的哭泣声。

        “三,纯粹是我们杞人忧天,想得太多。”奇拉薇雅说出了最后一种可能性,在感情上,我最偏向于这一种。

        “最后一个最理想了。”

        所谓的“理想”,就是实现几率小到无以复加的梦想吧?

     

       注一:工匠公会成员达到大师级的被称为创师,而在创师中最为卓越的则是神佑创师,他们是创造神的选民,通常百年也出不了一个,他们终其一生能够创造出一件最高杰作,这件杰作即被称作神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