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四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8-10

     第四章 六十年守护的落幕


        妻子回到人世的代价是女儿一生的幸福,可怜的男爵刚刚从绝望漩涡中艰难地游上来,却立刻掉进了另一个名为“自责”的大坑。内疚的泥石砸得他满头满脸,以致他一看到利雅的物件就会勾起回忆大受刺激,佣人们只好处理掉所有和利雅有关的东西,送的送,卖的卖,惟一还留在城堡内的就是那幅全家福画像,并且从此三缄其口,再不提起男爵小姐的事情。就好像捧着易碎的瓷器一样,周围的人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城堡的主人。

        时间慢慢的流逝,以残缺的灵魂来控制身躯渐渐显得力不从心,时常会发生明知不可为却无法停止的情况。一个是管不住自己的嘴,顿顿都以“吃了这顿没下顿”的气势来消灭食物,不出一个月体重就翻了一番,之后也照着这种喜人的长势继续增膘,看到他的人还以为主大陆上新添了一个物种。另一个则陷入了睡美人的困境,常常眼睛一闭就长达数个月的不省人事,而且还鼻息全无,心跳微弱之极,不知道算是“好像死了一样的沉睡着”,还是算“好像睡着一样的死了”。

        不知道当初男爵交出自己一半灵魂的时候在祈祷什么,反正这肯定不是他期待迎来的未来。当男爵夫人清醒的时候,斐姆斯男爵放下世俗的一切事务陪伴在她身边,而在爱妻看不到的地方,男爵阴沉着脸,命令他的管家尽可能搜集所有的亡灵之书。

        男爵的管家正好和男爵立于相反面上,看到这两个人站在一起会让人惊叹造物神的伟大。管家瘦得好像木乃伊,外加尖嘴猴腮獐头鼠目,让人见了就有踩一脚的冲动,怀疑设计人员在设计这个NPC的时候是不是受了什么严重刺激。不过别看他模样如此猥琐,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心肠,是个体贴、善解人意的大好人,而且办事能力卓越,对男爵更是忠心耿耿,对于给予的命令,丝毫不打折扣地加以完成。

        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男爵的重心只有两个,除了陪伴沉睡渐长的男爵夫人,其余的时间全都在狼吞虎咽地吸收一切有关深渊的知识,希望能够解除两人的困境。结果解决的方法一直没有头绪,召唤亡灵的水平倒是越来越高超。

        时间已经快没有了。

        自家事自家知,男爵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慢慢腐化到了什么地步,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无法支撑恐怖的体重,只好斥重金购买由矮人创师制作并附有魔法公会第四宫法师施加浮游魔法的特大座椅,坐在座椅上漂浮来飘浮去。男爵的心情就这样随着体重的上升而下降,构成一个完美的反比函数,当他收到静息神殿的回信时,心情函数到达了最小值。

        神殿的回复里看不到一点希望的火花,执掌的长老冷冰冰地给予答复,记载中被施以“裂魂复生魔法”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有善终,不过与其后在深渊中的命运相比,临终时短暂的痛苦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此时,管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解铃还需系铃人,或许当年的魔神能够挽回残局。这种时候也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男爵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开始寻找召唤魔神的仪式方法,在走了不少弯路经历许多周折之后,终于让他发现有一本书记载了他寻找的对象的真名,这本书如今存在威斯逊城明荃神殿的地下图书馆中……

        “后面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我雇佣盗贼公会的人,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书弄到手,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追来的冒险者居然是……”男爵苦笑着。

        我心想不要说你了,就连我都想不到,如果知道的话,大家何必闹得那么不开心呢?你直接给我发个邀请函不就结了?不过你运气真不错,如果早一段时间召唤的话,来的可是那个烂脾气的正牌货,鬼知道他看到你会是什么反应,反正绝对不会像看到你女儿那样好说话!

        “别发呆了,现在听完故事我们该继续推动情节了。”法师低声提醒我。

        “你怎么看?”我对法师的存在表示起码的尊重,不像她一天到晚把我当做透明的。

        “我?”奇拉薇雅沉吟,“你要帮他吗?不反对。”

        “如果他还是和变身前一样帅的话,你现在大概已经用刀架着我的脖子逼我帮他了吧?”

        “赛壬啊……”奇拉薇雅突然用非常甜美的语调呼唤着我的名字,我下意识地摆出防御姿态,“你知不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得太透?那样的话会很伤彼此感情的……”

        我和你之间有所谓的“感情”存在吗?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一种被称为“长久的怨念”的东西吧?

        我咳嗽一声,回过头看男爵:“好吧,告诉我,你的希望是什么?”

        ※※※

        她不知道这一次沉睡又有多少个日夜从她身边溜走,勉力让自己的意识穿过过混沌杂乱的梦境,醒了过来。

        无论什么时候,沉睡的人儿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都会看见一个身影陪伴在她的身边,尽管每次见到的样子都比上一次记忆中变得更加臃肿不堪,但停留在她身上的眼神却从来不曾变过。

        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模糊得好像隔着厚厚的幔纱看窗外的风景一样。但每一次,她都会努力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那笑容因穿越了太长的梦境而显得有些僵化——好让身边的那个人放下久久悬起的心,轻轻握住她的手……直到他胖得再也无法俯身握住她温凉的手。

        闭上眼睛就不知道能否再次睁开,但心中对未来的惶恐被她掩饰得很好。其实他也是的,对她隐瞒着真实的情况,两个人都希望独自承担起重压,为对方撑起一片宁逸的天空,结果就是两个人躲在各自的领域中奋战。

        她刚醒来就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把我召唤来,提出的愿望就是这样?没别的了?”

        召唤……愿望……定下契约的邪神……黑暗的代价……

        破碎的语句蜂拥入她的意识,构筑起她所认为的事实。

        她惶恐地大叫起来,尖锐的声音划破平静,犹如半夜呼啸而来的警车,将在场的每个人的悠然心境破坏殆尽。

        ※※※

        我正注意聆听着男爵说话,没提防身边极近距离突然响起了歇斯底里的叫声,魔族极其敏锐的听觉在此时成了一种负担,甚至在瞬间产生晕眩的感觉。等回过神来,便看见原本沉沉睡去的华服女子已经醒了过来,抓住男爵的衣角急切地说着什么,似乎在阻止他不要为了她而和邪神签订契约,一边历数着与残忍无道嗜杀成性的邪神订约的人的不幸下场。

        “为什么我做个好事都弄得好像坏人一样?”我仰天无语。

        我是那么用心地思索着怎样才能消除裂魂复生的后遗症,尽力且无偿,结果却被指责是窥视着某个破碎不完整的灵魂。

        我苦笑,不得不开口为自己辩护:“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一点也没有要你的丈夫签订什么灵魂契约的意思。首先我没有收集人类灵魂的业余爱好,其次就算我有这种爱好,也有大把大把的上好灵魂任我挑选,没有必要特意来打他的主意……基本上,因为今天心情很好所以善心大放送,一点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也没有……”

        费了半天口舌软硬兼施蜜糖高压全都用上了,最后才让多疑程度可以和R-2一拼的男爵夫人相信我所说的话,把我累个半死。

        “我是不是有点吃饱了撑着没事做?求着别人让我帮他。”

        “因为你有病……”法师面无表情地回答。

        我的确有病,居然会想从她这边寻求同情,摆明了就是找骂。

        陷入冥想状态,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在心底向菲蒙所侍奉的神明默祷:我主我君我王我家老大莫西亚,先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菲蒙无原则的偏袒,不管他怎么胡作非为也仍旧慷慨大方地把你的力量借给他用。既然这样的家伙你都能容忍,那我现在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应该不过分吧?就是这对夫妻的事情,因为那个什么什么法术的缘故,他们的灵魂被分裂成一半一半的,所以变得很麻烦,就算是死了也会被镇在深渊的最低处永远无法脱离。冥法王大人,希望你能够答应我的请求,放过他们两个。

        我这边在用心拜托菲蒙的靠山,那边两个当事人倒像无关的过路人一样,神色平静淡然得简直能感染身边的人,不禁让我有种剃头担子一头热的感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