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四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8-10


        男爵夫人轻轻靠在爱人的身边——有着乳白色柔软长发的贵妇人和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庞大怪异生物,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这对组合没原先感觉的那么诡异了。夫妻俩人平静地凝视彼此,长久以来的默契平淡着两人的对话。

        “下一辈子,换我守护你六十年。”

        “我希望你算上利息,要有两个六十年才好。”男爵的声音温柔之极,仿佛能触及心灵最深处。

        “两个六十年,我都变成老太婆了,有什么好看的?”男爵夫人俏皮地微笑着,抚着自己脸说,“看,我现在脸上都已经有皱纹了,也长银发了。”

        “没有办法,我就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上年纪的老婆婆。那个时候对你唱的情歌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奇拉薇雅凑近我耳语:“听到没有?银发就是衰老的证明,你这个老棺材帮子。”

        我不动声色地回敬:“你不知道吗?蓝发是脑子进水的证明,如果蓝得发黑的话,搞不好还是阴沟里的水哦。”

        “你想被我脑子里的阴沟水淹死吗?”

        “我已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了,就不麻烦你了。”

        两个人都用一种很无趣的眼光瞥着对方。

        相比起这边好像下雷雨之前的低压,那边的气氛依然甜蜜温馨,犹如暮春三月,草长莺飞一般的温暖,男爵已经开始轻声歌唱起当年的情歌来。

        “……你的每一次微笑我都会小心收藏

        你的每一滴眼泪都让我心疼如刀伤

        不论你的目光落在何方

        我都会等你到白发如霜……”

        效果真的很不错,甚至还有合音的部分,伴以不知何处飘来的吉他伴奏,营造出柔情的气氛。法师扔下与我未完的斗嘴,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无法自拔。待到一曲终了,还有余音袅袅,不知道会不会绕梁三日。

        法师睁开眼睛,疑惑地看向男爵夫妇,那两人手拉着手,相互依偎着。

        “赛壬,他们的呼吸声已经没有了。”

        “你说什么?可是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除那个咒语啊!!”我闻言急得跳了起来,如果让他们的灵魂坠入深渊的最深处的话,那我所做出的承诺就全部落空了,而以后想起此事也会浑身不痛快吧。

        代表着生命逝去的清脆风铃声轻轻响起,我徒劳地冲上前去,想要阻止两人肉体的崩溃,却只抓住飘落的余辉。两点光芒在我手中一闪一闪,好像两只萤火虫。

        “怎么办?”我哭丧着脸回头问法师,“冥法王保持着沉默,没有给我任何回应,现在该怎么解除咒语?”

        “我脑子进水了,不要问我这么复杂的事情。”

        “你……”

        不等了无新意的吵架再度拉开帷幕,我们之外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伟大深渊的侍奉者,请把这两个灵魂交给深渊的仆人。”

        弗特拉仍未恢复意识,说话的不是他,法师和我立刻摆出防御的姿势。声源处,一个从头到脚都被黑袍所笼罩的人从黑暗隐现,他伸出手,示意我交出那两个光芒。

        我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光芒藏到了背后,警惕地看着黑袍人:“你是谁?”

        “深渊的仆人,畏惧死亡的人将吾等称之为‘纳卡’。”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特色。

        我还记得在地下图书馆里看到过相关的纪录,冥法王的法力碎片形成的死亡引路者被称为“纳卡”,他们没有自我个体意识,完全是冥法王意志的体现。

        “我不想交出来。”我慢吞吞地宣布我的决定,老实说我每说一个字都会后悔,一边后悔还是一边硬逼着自己继续往下说。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反抗自己的契约神明。“我和这两个灵魂有契约,一定要保护他们。”

        “深渊的左右手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仁慈的吾主并没有要伤害这两个灵魂的意思。”黑袍人弯腰鞠了一个躬,“吾主聆听了祈愿,同时接受了祈愿。这两个灵魂不再受到咒语的约束,深渊的仆人来此正是为了将两者送入轮回的轨道。”

        “啊?”我想我现在目瞪口呆的样子一定很傻,不用问奇拉薇雅也知道。在以为自己不得不背水一战的时候却传来了美妙的福音,实在让人幸福得难以置信。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越来越怀疑菲蒙和冥法王到底有什么亲戚关系。

        黑袍人伸出双手,等待着灵魂的让渡。我迟疑了一下,不再坚持自己对男爵夫妇灵魂的保护权,松开手,有着柔和光芒的亮点飘飘忽忽地落到了纳卡的手中。

        黑袍人再度深深地鞠躬:“在此告辞,吾主的权杖。”

        不等身体伸直,他的身影便变得透明起来,消逝在空气之中。

        奇拉薇雅一直用力地眨着眼睛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才缓过气来:“刚才那个是什么?”

        “那是纳卡。”

        “用听得懂的语言来解释。”

        “诸如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之流。”

        “下次不许你这么随随便便就把你的同事给叫来!!”法师很认真地对我说。

        “那不是我的同事,”我也很认真地回答,“我的同事现在都在克撒很悠闲地做着邪恶的侵略统治者。”

        ※※※

        法师轻盈地跃上祭台,她的动作行云流水般轻灵流畅,看着她运动仿佛是一种享受——当然这话我绝对不会告诉给她听的。让我们一路追查而来的两本失窃的书籍正好好地安放在祭台上,到此时为止,运送书籍的委托已经完成了九成九以上,最后的工作就只剩下把书安然送回罗塞尔城了。

        我招呼着法师把书给我:“四季,把书扔下来。”

        书从高台上飞了下来,正落在手上,我在其中迅速翻找着我需要的内容,翻到后沉思片刻,我对着法师说了一声“对不起”。

        双手合掌之间,名为《第四纪元传说》的古书瞬间灰飞烟灭。

        真是抱歉,各位,委托的物品毁在了我的手上,但我还是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本记载着各个高阶魔神真名的书籍,其中甚至有当今魔王的真名。召唤魔神的大多是有着各式各样野心的人,让这本书流传出去就好像在整个大陆下面埋下数亿吨的烈性炸药一样危险。

        奇拉薇雅目睹我的所作所为,依然一付气定神闲的样子,她从高高的祭台上跃下,悠然地说:“就算你毁了这书也太迟了。”

        “你什么意思?”我一时摸不清法师的意图,问道。

        “我的意思呢,就是——”法师的嘴角弯成了优美的弧度,灿烂的笑颜足以迷惑任何一个不知她真面目的人,“我也有听到男爵的召唤咒语,亲爱的米斯特利•布斯•柯迪罗拉•希•菲兹杰拉尔德•菲蒙……”

        真不愧是法师,拥有卓越的记忆力,平时就记惯了复杂拗口的咒语所以记个名字不在话下。

        “所以呢?”我继续问。

        “我正在考虑。”奇拉薇雅侧着头,用某种目光——确切形容起来的话就是菲蒙那种估量货物成色价格的非常恶劣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直翻白眼。

        “你要搞清楚一点,知道魔神的真名只是和对方签订契约的必须条件之一,到底能不能签主要还是看魔神这一方的意愿,所以就算你知道了我的、不对、是菲蒙的真名,我也不高兴和你签约。”

        法师闻言笑容愈加明艳动人,就连知道她真面目的人说不定也会被她骗了:“我有说过要和你签订契约吗?拜托你不要自作多情好不好?我只是用我那颗好像已经进了水的脑子稍微想象了一下,如果这个真名一不小心流传了出去,比如说流传到了我的同行圈子里,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事情发生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不需要丰富的想象力也可以预见到一幅名为“因真名外传而疲于奔波回应召唤的魔神肖像图”,虽然签订契约的要求可以一一拒绝掉,但是在上面花费的时间和精神却是无法弥补的。更重要的是无法要求召唤者体贴照顾到别人的作息时间表,极有可能我吃饭吃到一半时被召唤,到时候端着饭碗出现在烟雾之中,或者正好睡觉时被召唤,那就是穿着睡衣抱着枕头出现在魔法阵中,再或是……

        我不要想下去了!

        弗特拉醒来后便一直站在已经熄灭了火焰的祭台边,表情怅然,似乎在懊丧自己没能见证整个过程,我却在暗地里庆幸他的昏迷,不然我的真实身份就被他知道了。

        离开红兀鹰城堡的时候,太阳躲藏在厚厚的云层之后,我回头望去,城堡上的兀鹰雕塑也失却了生气,仿佛哀悼着斐姆斯家族最后一人的离世。弗特拉拨动琴弦,为这个灭亡的家族送上最后的挽歌,他的歌声温柔而悲伤,唱的却是男爵的那首歌,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首歌的,也许男爵以前就让他唱过吧。

        “我问自己为何会如此疯狂
        即使死亡也无法把你遗忘
        你的每一次微笑我都会小心收藏
        你的每一滴眼泪都让我心疼如刀伤
        不论你的目光落在何方
        我都会等你到白发如霜……”

        这确实是男爵一生的写照。

        就这样,我们和弗特拉道别,三人分别离开了南潭镇。延续了数日之久的运送书籍委托,终于告一段落,延续了六十三年之久的守护,也缓缓地拉下了帷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