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五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08-25

    第五章 最后完成的委托


        游戏进入风之月的第一天,法师和我赶回了罗塞尔城,将剩下的书送到该城的明荃神殿后,运送书籍任务便圆满完成了。队伍四人会合,拿到剩下的委托金意欲去好好狂欢一下。

        唔……关于“圆满完成”的评定结果,这里需要稍微解释一下。

        失窃的《第四纪元传说》虽然被我毁了,但在男爵城堡的书房里我们发现了一本和它名字差不多的《第四纪元古传说》,这本书就被冒充成失窃的书籍,混杂在托运的书中,同时书目单也作了相应的手脚。

        当然这种做法是要瞒着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的,奇拉薇雅、瑞维尔和我三个人不用商量就达成了默契,对球球封锁了此事的相关情报。

        然而,冥冥之中还是有着因果循环善恶报应的,昧着良心的坏事果然做不得,在委托金到手大家相约去奢侈一把的时候,队伍的荷包被小偷光顾了。

        在发现后的第一时间内我们冲到罗塞尔的盗贼公会,向梅奇夫人投诉,梅奇夫人也不愧是罗塞尔地下脉络的一把手,没有用多少时间就查清楚了事情的始末。然而回馈的消息却是沉痛的:对我们荷包下手的是一个未在公会名册上登记的外来者,而且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把到手的钱挥霍一空……

        “你们打算给予对方‘告诫’吗?”

        在弄清楚梅奇夫人所说的“告诫”就是公会内部的私刑后,尽管心中还泛滥着对盗窃者的怨恨,但最后我们几个还是无力地摇头表示不用了,在对方身上划花、割断对方的小指之类的事情,毕竟不符合我们的精神卫生状况。

        出了公会门之后,我伏在法师肩上痛哭:“难道命中注定不义之财无法到手?”

        “什么‘不义之财’?”一旁的球球疑惑地发问。

        “没什么,他受刺激太重一时间神经搭错胡言乱语,你不用理他。”奇拉薇雅冷血地将我划分为高危险人群,同时用力踩了我一脚示意我闭嘴。

        四人一起哀悼着那袋放在身边还没有捂热就被偷走的金币,在发现身上余款已见底时,这份哀伤越发深沉真切。勉强在路边的小摊处解除了晚餐难关,这个时候连住宿的钱都已经没有了,队伍聚在街角商量对策。虽然靠着耶尼丝的介绍信和上海话,可以依靠明荃神殿和盗贼公会解燃眉之急,不必担心露宿街头饿死他乡的问题,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球球前去接寄养在莫尔处的小独角兽尤尼卡,剩下的三人前往冒险公会寻找新的委托,找来找去却尽是一堆难度系数大报酬低廉吃力不讨好的委托,即使有劳力程度和报酬成正比的,也是“城西面包店的罗格丢了看店的狗,找到的话送上两大袋狗粮”诸如此类的低难度委托,直让我们灰心丧气,瑞维尔骂骂咧咧地说着与其去努力获得那两袋狗粮,还不如在找到那条狗后杀了墩狗肉吃云云,获得余下两人的热烈赞同。

        球球和小孩一起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坐在冒险公会门外一筹莫展,她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接下新的委托?”

        “请看我们的表情。”奇拉薇雅指着自己皱起的眉头说。

        “看上去不容乐观呢。”球球陪着我们一起坐了下来,尤尼卡紧随着坐下,不忘狠狠瞪我一眼。

        我不想自降身段去和一个小孩子吵架,所以用很疲倦的声音问道:“毛毛,我们还要带着这个小子到什么时候啊?自己都要养不活饿死了。”

        “说到这个,我正要提这件事情,”球球拍拍小孩的肩膀,说道,“大家该没有忘记尤尼卡委托我们的事情吧?”

        “当然没有。”瑞维尔的声音明显缺乏热情。尤尼卡曾经委托我们带他去见五爪龙,而我们也应承下来了。但不管他提出的报酬有多么丰厚,这都是一桩涉及生命危险的委托,更何况以他的年龄来说,能付出的钱有多少很值得怀疑一下。

        球球的眉宇舒展开来,露出了高兴的神色:“对啦,既然没有忘记,那是不是该开始行动了?”

        “那得先查一下有关龙的信息才能……”瑞维尔的话里面故意漏掉了“休眠期的龙”这几个字。

        “不用查了,已经有合适的目标了,”奇拉薇雅扬手打断了瑞维尔的话,“幻月草原的正弦就是五爪龙,离得也近,照正常的脚程不用十天就可以到。”

        瑞维尔的表情几乎可以用“肝胆俱裂”来形容,这是不知道正弦真实面目的人的必然反应。他慌忙把法师扯到一边,要求对方给一个合理的解释,法师偷偷笑着,就是不肯爽快地告诉他正弦就是666,我们根本无需担心安危问题。

        “不要管那边,我们来谈谈正事,”讨厌归讨厌,关键问题我还是要和小孩说清楚的,“说了那么半天,我们还没有谈论过有关委托金的事情吧?具体来说,我希望委托金能够实在一点,不要虚无飘渺在天边比较好。”

        我已经在考虑明天的午餐着落问题了。

        “我族流传的宝藏如何?”

        “下一个!”

        “流传的宝藏”云云,初听或许充满了诱惑力,但其中的不可确定因素过多:首先独角兽一族和普通人族的价值观就截然不同,独角兽的宝藏中会含有金钱、贵金属之类人类珍爱的东西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极有可能所谓的宝藏对人类来说一文不值;其次,宝藏这种东西一般不是走在街头就可以找到的,非得走上漫长的路途付出相应的努力才能获得,而在到达终点前我们可能已经因为缺乏营养而集体挂了;最后一点,一个小孩子嘴巴里说出来的“宝藏”,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

        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小独角兽给我们一把他的头发。自古以来,有关于独角兽的一切都被奉为神圣之物,鬃毛是会带来幸运的吉祥护身符,独角是避邪驱魔的圣物,而其鲜血则被视为能够医治百病益寿延年的良药补品……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给独角兽的族群带来灾难。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自古皆是。

        经过鉴定师的鉴定,确定是真货,魔法道具店的店主欣喜地收购下了这把鬃毛,还绕着弯子向我们打听这是从哪里得来的真货。真话当然是不可能告诉给他听的,瑞维尔胡诌了一个关于“勇气、正义与幸运并存的大冒险”的故事,把店主唬得一愣一愣的。

        真不愧是靠一张嘴赚钱吃饭的吟游诗人!

        有了钱,队伍立刻复活,补充补给更新装备,带着焕然一新的面貌离别了罗塞尔城,骑着新买的马往幻月草原进发。这次取道和上次不同的安全路线,花了三倍的时间来到了五爪龙的领地。

        再度踏上幻月草原的心情和上次来的心情截然不同,上次是一边求神拜佛一边豕突狼奔,可说是战战兢兢狼狈不堪,这次则是气定神闲悠然自若,安逸得就好像在自家的后院里散步。

        瑞维尔深呼吸,把音量旋到了最大。

        “有人在家吗——666——666——快死出来——66——”

        剩下的话卡在了吟游诗人的喉咙里,大气中强大能量的涌来预示着最终幻兽的接近,浑身的麻痹感也随之而来,身下的马匹毕竟比不上奇拉薇雅上次的坐骑,在迅速逼近的龙威威吓下瘫软了四足,连嘶叫都没有了力气,我们只得下马,站在地面上等待着体形变化最大的同学。

        灾难性的狂风与鸣雷之后,睁开眼睛就看到黑龙出现在面前,用一种不知道是肚子饿想吃东西还是欢迎客人的表情看着我们。

        “是你们两个啊,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你们不是要去南潭镇吗?”

        尽管黑龙已经尽力压抑过了,他的声音依然像狂乱的爆炸。

        “666,你的时间观已经被龙给同化了吧?”法师昂起头,大声回答,“我们早就从南潭镇回来了。”

        “是吗?”黑龙优雅地舒展双翼,顿时遮盖住了我们头顶的阳光,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我身上,“你是赛壬是吧?和上次见面的时候相比,等级提高了很多嘛。”

        “不是‘提高’而是‘恢复’,上次碰面的时候我受了点伤。”我简单的加以说明。临界点是在斐姆斯男爵召唤的瞬间突破的,在那之前被我pk掉的那几个高等级冒险者成了最后的垫脚石,所以说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刚进游戏时的实力。

        “这几位呢?都是同学吗?”黑龙的视线落在了吟游诗人、鉴定师和小独角兽身上,虽然前两人明知道隐藏在黑龙伪装下的同学真面目,可他们看上去还是不太自在的样子,悄然避开了黑龙直视的眼睛。

        “666,你现在是一条龙,不要这么死命地盯着别人,没人受得了的。”奇拉薇雅提醒,然后指着身边人开始介绍,“这是毛毛,游戏名球球,职业是鉴定师。吟游诗人是阿笑,游戏名字是瑞维尔……这个小孩是NPC。”

        “我希望堂主那个家伙过来,我要好好瞪瞪他。”黑龙低笑起来,震得我们用力捂着耳朵。

        堂主和666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和我与四季略有些相像,都是以找对方麻烦为乐的,不过他们还多了一层同桌关系,所以在吵架的时间上比我们两个更加充裕,课上课下都能闹成一团。老师一旦有所警觉,他们就转化为学术上的争论,因为有着坚实的成绩做后盾,来找茬的老师也只能持枪而来铩羽而归。

        待到黑龙笑声稍歇,奇拉薇雅把尤尼卡推到了面前,扬声道:“上次不是和你说过有人想见你吗?就是这个小孩,他委托我们带他来见五爪龙。”

        在先前我们对话的时候,尤尼卡的表情只剩下了困惑与不解,当对话牵涉到“游戏”、“NPC”等名词时更是连眉毛都弯成了问号,看着他的反应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而当奇拉薇雅把他推到黑龙前面时,他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昂首挺胸,犹如接受检阅的士兵。

        黑龙低下头,专注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小小人儿,随后露出了理论上应该是笑容的表情:“没想到居然是独角兽,真是意外。说吧,应该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种族遗民,你要见五爪龙干什么呢?”

        “天空的王者,我恳求您告诉我我的同胞的下落。”小独角兽声音颤抖着说,尽管很有意志,但对龙的畏惧不是说克服就能克服的。

        从尤尼卡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们得知了事情的缘由,受到猎人和无良冒险者窥视的独角兽一族虽然数量上有所降低,但居住在灵旭森林中则受到自然女神的庇护,并未受到灭族的威胁。但某一天的早晨尤尼卡睁开双眼,却发现他的族人全部失踪不见了,没有血迹也没有被劫持的痕迹,所有的独角兽都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唯独遗留下了一个小孩。有关灵旭森林的不祥的流言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流传的。

        已经完成了委托任务的几人在一边又开始了小圈子讨论。

        “这可以被叫做‘独角兽全族神秘失踪案件’吧?”

        “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小混蛋要找五爪龙问他族人的下落。”

        “因为在主大陆居民的心目中,五爪龙的地位和神差不多,而且是全知全能的。”瑞维尔解释道。

        “全知全能神一般的666吗?”

        四个人一起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 =. 哦 更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