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然,我们的母亲……但日子不太好过 - [生活闲扯]

    2008-09-07

    接获线人来报,外滩折扣书店未拆除,因为阿顾已杀去旅游,阿吴约了人看房,于是只能和阿杜相约外滩会师。我一脸面瘫地从公交车上下来,一路晃到那儿,在店门口绕了三圈,翻出电话来拨打。

    ——喂,我到了,你在哪里?
    ——人民广场这里,马上就到。
    ——哦,不用急……房子的确没拆,不过店铺换成画廊了。

    阿杜果然是个好汉,没冲着我吼叫“你说啥?!”更没有说什么“你得的好线报”,所以我礼尚往来,也没提议说“要不你也别下车了咱们掉头直接回家吧”。既来之则安之,两人会合后踱过马路,干脆上自然博物馆接受再教育去。

    自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虽然同为博物馆,不过待遇上来说相差不是一个两个马身,老旧到让人心酸。甲乙丙丁ABCD罗列感想如下:

    1、门票好便宜,才五个大洋。
    于是我顺便破了一下零钱,买票的小姐一脸郁闷,问我们就没零钱么,阿杜拿一张五块甩啊甩,说要不您收我们俩张学生票?我只好跟着一脸陪笑。

    2、合川马门溪龙先生依然傲视天下,和我二十年前拜会他老人家时一模一样。

    3、隔壁的黄河象先生就很抱歉,我一点印象没有。阿杜倒是对它感情颇深,还回忆说小学课文上有它。 

    4、三大人种塑像,为什么就白种人的看起来非常文艺复兴?
    阿杜对此嗤之以鼻:且,那男的还有腹肌。

    5、几个大型动物标本都给我带来了十二级台风般的心灵震撼,总有种下一刻它就该冲出来把我炮灰掉的恐惧感。特别是虎鲸那块。于是阿杜热情推荐我去看《博物馆奇妙夜》。 

    6、在我们头顶上摇曳咳嗽的吊扇也给我带来了十二级台风震撼,在能记得的情况下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冒冒失失走在那下面,如此古老的地段,谁知道会不会装有什么消息机关。

    7、一位姐姐从一楼追着我们到了三楼,一路杀过三个馆藏,一直告诫我们接下来该选择哪条路线才是正确的路线,一脸觉得我们看的太慢恨不得一边肩膀扛上一个赶在闭馆前大步流星冲到终点的表情。每次我们都诚惶诚恐回答知道了谢谢看着她走过我们身后,一回头她又从我们前面赶过来了……直到最后我都觉得她其实就是博物馆意志的化身,所以才能各时各刻出现在博物馆的每一个角落。

    8、海洋馆那边我们一路的感想就是“这个很好吃”“这个我一直想吃”“这个不知道好吃不好吃”。虎鲸那块除外,我光顾着考虑“它会不会觉得我很好吃”这个问题了。

    9、顺带温习了一下奇蹄偶蹄的分类,很显然阿杜属于奇蹄目。

    10、因为也温习到了猪肉绦虫,所以最近都不会有兴趣去吃什么烧烤。

    11、在阿杜的鼓励(或者说刺激)下,最后还是踏入了干尸馆,童年的阴影之地。事实证明我现在胆子也没比当年大多少,后来晚上还是没睡踏实。

    小插花,阿杜跑进洗手间的时候里面的小姐叫了一声“啊”,她立马回了一句“不是”,非常纯熟嘛。 

    继续流水账。

    回去路上商量回去玩游戏还是看碟,扯了半天结论是反正有时间,都来。于是买了《悬崖上的金鱼姬》和《ICO》,本来还想买《WALL E》,可惜还没出。

    困了,流水账不报了,回头再扔游戏闲扯影视闲扯上去。

    分享到:

    评论

  • 我这辈子就去过两次,一次小学二年级,一次就这次
    俩次都被干尸吓得够呛
  • 唉……我对自然博物馆很有感情的(重音),小时候去过无数次,好像高中后就没去过了~它2楼以上还都是老样子吧,一股浓烈的八十年代的怀旧气氛,掉扇、木地板和大玻璃橱窗里的动物标本,看样子有空我也要去怀旧一下。
  • 总觉得你们是想去看笑话的……
  • 我也想去*-*
  • 06年……嗯,我们还不认识
  • 我06年毕业就去上海长征医院了……

    TAT

    那段时间我断网大半年啊 泪奔
  • to 33:啊,你什么时候来过上海啊?顿足捶胸

    to h:你也去怀旧一下么?
  • ……于是我决定周末去自然博物馆走一趟

    ICO好啊(当年感动作之一

    电影方面觉得那机器人总动员不错

  • 在上海的时候没有去过博物馆和科技馆,现在很遗憾啊
    看了你的欢乐流水账后,更觉得遗憾了= =

    当初工作再累也应该抽空去一下而不是一有休息日就在家里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