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六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10-09


        在知道自己要进高塔后,比起刚才的赞叹来,我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塔里有电梯吗?……算了,当我没问吧。”

        弗特拉困惑的表情说明设计员并未在这个世界中添加这项伟大的发明,或许设计员认为在一步一步接近高空的过程中能培养对神明的敬畏,但我敢肯定自己心中滋长的那股感情不叫“虔诚”而叫做“牢骚”。

        越靠近雷之塔,我的心情就越紧张,毕竟这里是反魔族者的聚集处,我顶着某个恶名昭著的家伙的身份来到此地,如果被人发现的话,就会和被狼群包围的小羊一样遭到围攻……虽然以实力等级而言,谁是狼谁是羊还不一定。我浑身好像绷紧了的弦一样,现在施展咒语“芸芸众生”大概是来不及了,我所能做的就是将所有防护结界全部展开。

        这次塔的入口处倒有两个守卫闲闲地坐着聊天,他们的武器都随便地堆在脚边,看来防范松松垮垮的,没我想象中的那么紧张。看到我们走近,连站都没站起来,只稍微挪了挪脚,让出个口子方便我们走路,这也未必太松懈了。

        “不,他们不是守卫。”弗特拉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开口解释道。“这座塔不需要守卫,不管怎么说,它也在马维克神的庇护下。”

        名义上是献给马维克神的礼物,但在建成后就直接被非神职人员侵占了,遭到如此藐视却还守护着这座塔和塔中的成员,从某种方面来讲,这个世界神明的脾气未免好得过分。

        “那他们是……”

        “一定是游戏输了被罚出场。”矮人笑呵呵地解释。

        我被噎得没话说,这里是反魔族统治的基地好不好……又不是游乐园,还玩游戏……

        穿过上次的走廊,展现在我面前的塔内空间远超出想象,甚至看不见对面的墙壁边线,我站在大厅入口惊讶地环顾四周。辽阔的空间中散布着好多各行其是的人,气氛上很像午间休息的教室,随意而散漫,不互相干涉但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群体,这种久违的氛围我十分怀念。

        但是,从走进这座塔开始我就感觉到了什么,稍稍有些心绪不宁,心跳和血液循环都比平时加快了少许,若要勉强形容的话,那种感觉有点像怀念,也有点像不安。

        离入口不远处聚集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声浪,引开了我的注意,我不再研究微妙的感觉问题,转而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声喧哗的那群大概有七、八个男男女女,我只注意到了被围在中间的两个身影,一个驳马[注一]和一个年轻女子,会注意他们的原因——前者是因为罕见的种族而后者则因为出色的容貌。他们俩的眼睛都蒙着黑布,手握裹着布条的武器,分别是剑和长棍。虽然是摒弃了视觉进行的战斗,双方却没有一点盲目的动作,似乎通过另一种途径掌握了对方的进退。

        唔,和他们简洁流畅的动作比起来,我那种拙劣笨促的对战只能拿来当笑话看。

        矮人的目光只在竞技的两人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接着穿过围观的人群,拉住其中一人,问道:“索尼穆现在有空吗?”

        那人回过头来,帽子上的绿叶青翠而飞扬,对我来说是比相貌更容易记住的特征,于是想起来他正是下午时和弗特拉在一起的那个游侠。

        游侠有些惊讶:“你不是回‘棺材板’休息了吗?”

        矮人简单地回答:“我带人来见他。”

        “噢?你现在就把那位新同伴带来了?”游侠说着扫视四周,当视线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微笑着点头致意,我忙还以同样友好的笑容。随后他回过头来对矮人说道:“你刚走索尼穆就叫罗尔萨去了顶上,似乎是调整塔的魔法阵,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空见人。”

        矮人挠着胡子说:“那我去看看,你帮我招呼一下艾德,他就在那边。”

        弗特拉迈开小短腿急急忙忙地跑开了,游侠一脸笑容地走了过来,我连忙站直身子,期待给他一个良好的第一印象。他向我致意的声音让我想起吹过树林的晚风:“向你致意,世界之初的元素血脉者,帕斯迪伦斯的吉米乐意为你效劳。”

        “向你致意,世界之初的元素血脉者,克撒的艾德同样乐意为你效劳。”

        模仿着对方的语气说话也是一种有趣的经验,我享受着在庞大的舞台上扮演陌生角色的乐趣。

        “不,我虽然是在帕斯迪伦斯长大的,却只有四分之一的妖精血统,这点从我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了吧。”

        对方会特地这么解释自己的血统,是因为我以“世界之初的元素血脉者”来称呼他,而这个特定称谓只给予四个种族纯血的后裔,那就是创造之神最初创造的智慧生命——水的人鱼、风的有翼、木的妖精和土的地下妖精。而菲蒙虽然来自异世界的魔族统治阶级,却有着迪斯普特最古老种族的相貌特征,因此常被人误会。

        我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半妖精,在北域很少能看见拥有妖精血统的人,因为当初魔族以最直接的手段夺得了这片土地的统治权,讨厌纷争的妖精因此南迁,位于北方的两大妖精都市诺斯莱斯和塞恩•帕格欧达被放弃,前者即为如今的学术之都——威斯逊城。

        “弗特拉很快就回来,在那之前,请允许我一尽地主之谊。”半妖精摘下帽子行了一个礼,简单的动作同时展现了妖精的优雅和人类的活力。

        “你们刚才所说的索尼穆,是你们的首领?”我问道。

        “你真能一下子抓住重点呢,”半妖精露出了俏皮的笑容,“介绍我们的伙伴的话,他如果排在第二位介绍,没有一个人会自居第一。”

        不知道这位排名第一的索尼穆先生要见我做什么,围绕我心头的那股不安与期待的感觉越发强烈,两种感觉冲着两个极端发展而去,一种感觉呐喊着让我快点离开这座塔,另一种感觉则控制着我驻足此地等待之后的发展。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声音:“Hi,boy,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好像一块石头一样站着,挡住一个老人家的路。”

        我忍不住露齿而笑,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奶奶,那么矮矮的,苹果一样圆的脸,眼睛虽然眯成细缝,却比常人更加明亮透彻,头上戴着一顶针织帽子,我简直已经可以看到一头大灰狼在她身后狞笑,而戴着红帽子的小女孩正远远走来。这样一个老人出现在反魔族基地,实在是和周围环境不协调。

        “对不起啊,奶奶。”说着,我让开了路。

        奶奶慢悠悠抬头,瞥了我一眼,又慢悠悠地露出了没有牙齿的笑容:“啊哟呀,真少见哦,有两种颜色呢。”

        我没开口,倒是半妖精惊讶地叫了起来:“哎!亚林婆婆,你在说他吗?”他那种惊讶的神色让我不安起来,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当然是那个boy。你的话,只有帕斯迪伦斯的桦树树叶的颜色,”奶奶慢吞吞地指了指半妖精,随后又指向我,“boy你却有两种颜色,一种是刨冰海峡冰层下的深海颜色,还有一种是夏日雨后初霁的天空色,相仿而又相反,泾渭分明。最好调和一下哟,过于分明的话,会很难控制的。”

        说完这些不明所以的话,奶奶颤悠悠地走远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机会提问,我眨了半天眼睛,最终问半妖精:“你们刚才在说什么颜色?”

        半妖精看着我的眼神像在看珍稀动物:“啊……我们在说灵魂的颜色,婆婆说你……有两个灵魂。”

        “两个?哦——这样啊。”如果说是灵魂的话,我是一点也不惊讶的,冰层下的深海色应该是指真正的菲蒙吧,没道理他会是雨后初霁的天空色,不过两者都是我最喜爱的蓝色,这点让我颇为高兴。想想若我也有能看穿灵魂颜色的能力就好了,这样就能从浩瀚的NPC海洋中挑出player了。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现在半妖精看我的眼神已经像在看灭绝动物了。

        “其实是因为惊讶过头了,反而表现不出来。”

        “果然是淡然、随性,喜怒不显于表的种族。”

        说得好像面瘫一样。

        “不是啦——小心!”我刚要反驳对方的想法,却看见矮人从旋转的楼梯上一路冲下来,一个收势不住撞到了楼梯边一个半兽人怀中,惹得周围人全都哈哈大笑。我小跑着过去,拉起了弗特拉,他看上去一点事也没有,倒是半兽人揉着被撞的肚子,抱怨着矮人坚硬的脑袋。弗特拉摸着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地笑道:“我的家人一直都说,我浑身上下都像战锤氏族的,就只有脑袋像锥子头氏族的,也许是因为我那位有锥子头家族血统的曾曾曾祖母的缘故。”

        “脑袋像锥子头的战锤,索尼穆怎么样?现在有空吗?”半妖精代我问出了关心的问题。

        弗特拉重重地点头:“艾德,我们上去吧,老大他现在就有空。”

        于是我们俩踏上旋转的楼梯,半妖精微笑着道别。这时那边的人群再度爆出欢呼,我好奇地回首看去,只见先前作着蒙眼格斗的驳马与女子两人之间的胜负已分,女子扯下蒙眼布高高举起,黑色的长发一缕一缕垂在肩头,宣告胜利的样子有如胜利女神。

        “果然又是米娅娜赢了。”弗特拉的口气听上去很像溺爱孩子的父亲。

        我没出声,看到名为米娅娜的女子的时候,我又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再次陷入无言的头疼中。由往日经验推知,对女子——特别是出色的美女——有这种感觉时,往往意味着某个没有节操的家伙曾经和对方有过一段过往……

        “弗特拉,你是要带我见那位最重要的先生吗?”我无精打采地问,心情的低迷连带着爬楼梯的脚步也变得无比沉重。

        “我希望介绍给你认识的人有很多,吉米,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位,带有妖精血统的游侠;刚德,能在百步外射穿金币的弓箭手;亚林婆婆,有着甚至能看透人心的眼睛;罗尔萨,聪慧过人但腼腆,不懂怎么和姑娘打交道;米娅娜,刚才你见到的姑娘,拥有暴风一般的武技,雷与剑之神的侍奉者……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真希望能一一介绍他们给你认识。不过既然时间紧迫,只有短短一个晚上不到的时间,那也只能把他介绍给你了。”

        “我刚才已经见到亚林婆婆了,的确很厉害,说的话全中。”

        “我就说你一定会高兴认识他们的。”弗特拉兴高采烈地说着,与我沉重的脚步正成对比。

        “你们老大怎么会知道我的?”关于这点我还是不明白。

        “我跟他说的。”矮人说,这个回答让我松了一口气,好歹对方不是因为久仰菲蒙的大名才特意邀请,“我向他说斐姆斯男爵的事情的时候提到了你,没想到他对你很感兴趣,问了不少你的事情,知道你也在伯里后,马上就拜托我带你过来……干嘛停住?”

        我突然止住步子愣在楼梯上,在走了几百层阶梯后终于想起来了,想起来在哪里见过米娅娜了。

        导游小姐!

        我想起了从斯特林回来的当天晚上在王宫遭遇的那队冒险者,他们把我错认为魔王而发动进攻,即使在发现自己的错误后也没有道歉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地打过来,之后传送第一王妃的魔法发动时扰乱我的魔法频率的,估计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那支冒险队伍最后活着离开王宫的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被我称为“导游小姐”的战斗僧侣,也就是弗特拉所说的雷与剑之神的侍奉者。

        “怎么了?”弗特拉再次问道。

        “没什么,”我摇摇头,继续爬楼梯,“夏天的时候我在王宫、不、我在王都克撒见到过米娅娜,那时候她身边还有好几个同伴,其中有个非常高大的半兽人,还有个拿斧子的矮人。”

        “噢,那个时候啊……”弗特拉的语气意味深长,似乎隐藏着些什么,“你应该没看错,美酒之月的时候米娅娜他们的确去了一次克撒,半兽人是帕尤德,我的同族是迪姆……结果最后他们都没再回来。但愿迪姆的灵魂在火炉边的神[注二]的指领下回到他挚爱的家乡,他是个好小伙,虽然有时候脑子不太够用。”

        在提到自己族群信奉的神明的时候,弗特拉依照习俗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我暗暗苦笑,果然,在我双脚踏入这座塔之前,就早已和这边的人有了恩怨纠葛,现在更觉得自己不该跟着来这边。

        “到了。”弗特拉停住脚步,楼梯已经到了尽头,但是我没有看见任何门扉。

        “门……在哪儿?”

        “敲了门之后门才会出现。”

        “诡异的逻辑。”

        在这里要求一件件事情都能解释得通是不可能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散布着难以理喻的事物,细枝末节中都体现着设计员们古怪的爱好,这点我早就有所觉悟了。矮人在墙壁上画出一扇门然后轻轻敲了数下,接着画出来的门变成了一扇白色的雕花门出现在我前面,即使发生这样神笔马良的事情,我也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

        矮人率先推门而入,我却在门前踌躇止步不前,冰冷的风从塔底一路追踪而来,凉意从心底泛上。从进入塔之后就一直纠缠着我的不安和期待在此时升腾到了顶点,从两个方向拉扯着我的脚步,不安的种子惶恐地喊着“快些离开现在是最后的机会”,而另一个声音则在耳边低语“进去吧你看到的不会是失望”。

        门的那一边,有什么在等着我,是让我产生进退两难感觉的存在。

        弗特拉发现我没有跟上,回头招呼着我,他疑惑为什么我站在原地不动。我该怎么和他说?说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只要进门就会发生了不得的事情?还是省省吧,矮人是务实的种族,感觉这种事情向来被他们视作不可靠,如果和他们说“我预感到什么什么”,他们一定会一本正经地劝你治一下脑袋。

        矮人再次催促,我横下心来疾步走了进去,曾有一句话说,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就定下心来往前行吧。我遵从这句话行事,并且作好了一进去就天塌地陷电闪雷鸣的心理准备。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有壁炉中的炭火发出“噼啪”的轻响,柔和的火光笼罩整个房间,映照着一边的骑士铠甲闪闪发亮,屋子里温暖舒适,一下子让我陷入了慵懒欲睡的沼泽。

        弗特拉站在房间中央,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正要向相亲双方介绍彼此。如果他要介绍给我的是一个帅哥就好了……不对,现在我是男的,迷恋同性的话我就是变态了;介绍美女呢……还是不对,我内在仍是女性,这样依然是变态。真是尴尬的立场啊,目前看来只有教主和我同病相怜。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艾德。”弗特拉不知道我心中的哀叹,开始介绍,“而这位就是我们的首领……”

        从我进房间到现在,反魔族团体的首领索尼穆先生一直都背对着我们站着,无视我们存在一般俯视着窗外的景色。我只能看见他的侧影,从整体感觉来看他还很年轻,这让我很高兴,比起伯叔婶姨之辈,我更习惯和同龄人相处——虽然这片大陆上的外表年龄经常是骗人的,例一:菲蒙本人。

        他终于转过了身,出声打断了矮人的话头:“弗特拉,还是让我来自我介绍吧。”

        我惊讶地看着他,仿佛吸走了所有光线的深沉的乌发,似曾相识的五官,还有那双眼睛……深邃绿色的眼睛……

        突如其来的晕眩侵袭了我的感官,一股莫名的颤栗席卷全身,可以清晰地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心脏有节奏的跳动,体内的什么东西苏醒了……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眼前浮现出了系统提示:血脉的共鸣。

        我听到从自己口中发出了菲蒙的声音,以那种清冷淡然的声音叫着对方真正的名字:“弥诺斯……”


        注一:驳马,主大陆上相当罕见的种族,在平地上奔跑的速度非常快。有些人会将驳马和独角兽混淆,但只要见过他们就不会犯下这种错误,驳马头上虽然也有角,但上半身却更类似于人,下半身则是马的样子。也有人称他们为半人马,但这种叫法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侮辱,所以请正确地称呼他们的名字。


        注二:火炉边的神,即创造神克利特•因凡特,同时也是工匠的保护者,矮人们视之为最高神明。他是雾之月的守护神,和他同时降生的女神即为生命女神阿提娜,既是他的姊妹也是他的妻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