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同人]西北偏南(下)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08-11-22

    by ELENA

     

    魔界第五军团长,阿斯蒙迪奥斯,出身于高阶贵族海密巴莱西亚家族的旁支。在这个专门出皇后的家族里,他的实力也可算是数一数二,因此才会被沙耶兰陛下特意简拔来执掌一军。在魔族这个实力至上的种族看来,出身和家谱都是些可笑的东西,只有自己的实力才能说明一切。

    当然,在女性那一方面除外。对于小姐们来说,高阶的家族身份可以说是钓得称心夫婿的保障,除了那一个花心的风流鬼以外,大多数踏实肯干的好男人还是不太介意在自己的胸前绣上一朵代表古老家世传承的徽章的。

    然而对阿斯蒙迪奥斯来说,家世固然根本就不算什么东西,他还是很感谢神让自己出生在这个家族,因为,玛西蕾迪,那位高贵的公主,差一点就成为魔界王后,并且只用一眼就将自己完全俘获的女子,正是因为表亲的关系,才会对自己稍假辞色。

    现在,阿斯蒙正趁着没有被王后抓到的空当,急匆匆的赶往小市场,意图在探望堂妹的时候能奉上一件合她心意的礼物。

    这副冰晶手镯比较好吗?还是来自万里之外的雪国高原的白豹子皮?玛西蕾迪不喜欢红色,她是那么完美,透彻而高不可攀,像是万年寒冰制成的一朵花,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折射出炫目的光彩,却冷冷得不容人靠近。

    阿斯蒙去拿冰晶手镯的手顿住了,所以她喜欢银白色?相貌完美的无可挑剔,品味高贵的无可挑剔,脾气烂的……不可救药,她为什么愿意为这样的家伙生孩子呢?就因为他是银白色的?

    那个银白色的混蛋!他控制着自己的力量生怕把手镯捏碎,小心翼翼的付了钱,向城外飞奔而去。

    为了那样的混蛋生小孩,连家都回不去,独自住在森林里,这样的牺牲究竟是为了什么?阿斯蒙不得不反思,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能力,能让坚韧如此的堂妹把目光从那家伙身上调回来真正看自己一眼?哪怕,就那么一眼。

    事实证明,所谓的“梦想”就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妄想。阿斯蒙再次在堂妹的闭门羹之前败下阵来。冰晶手镯是送进去了,可没什么下文,侍女说小姐不舒服,暂时不能会客。阿斯蒙怏怏的转身离开,假装没听见屋子里面传来的小孩子的“咯咯”笑声。

    玛西蕾迪值得最好的,她也只要最好的。菲蒙捧着冰激淋傻笑的样子又一次划过眼前,阿斯蒙忽然对很多事情都产生了怀疑。

    玛西蕾迪,你确定你的审美观正常吗?

    沿着曲折的被落叶和杂草掩埋起来的森林小路,不受欢迎的第五军团长慢慢的踏上回城的路,这一天跑的地方真多,他叹口气,看看天空,已经是繁星点点。

    夏季的森林夜晚格外热闹,无数的飞虫在缤纷缭绕的花香中盘旋飞舞,清冽的水流伴随着树叶的沙沙声给自然添上最后一支圆舞曲。

    好像,以前,曾经和某个叫菲蒙的家伙,一起来过这里的样子。阿斯蒙几乎是不情愿的回忆起已经完全被封闭起来的那段记忆,不过,他说,我只是想找出玛西蕾迪喜欢那家伙的真正原因罢了。

    很久很久以前——就人类的时间来说,对魔族来讲,不过是青春期那么短暂的片刻时光,那个时候的阿斯蒙,还是天真好斗的,热血澎湃的天天用比武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出身于分家的他不甘于一辈子活在家族阴影下,发誓就算打到魔王陛下面前也要打出个名堂来。

    所以,他就千不该万不该的找上了第七军团长,花心萝卜菲蒙。那时候的菲蒙,是一个优雅高贵骂人一定要拐7道弯以上的标准贵族。阿斯蒙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自己,在初次见到这么出尘的人物时候,也不能免俗的心脏乱跳很多拍。

    而且那时候,阿斯蒙还听不懂拐7道弯的骂人话。

    菲蒙带着和煦的微笑在自家客厅接待了阿斯蒙,亲切而优雅的问候了阿斯蒙的亲戚家人(这一部分被阿斯蒙的记忆中枢屏蔽掉了,所以没人知道他是用什么方式问候的),看着他一脸傻乎乎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菲蒙挺无奈的笑了。

    “当真要比?”
    “当真!”
    “果然要比?”
    “废话!”

    “好吧。”菲蒙叹口气,张开双手,“你打过来看看。”

    阿斯蒙怒了。
    他用尽12成功力聚合的火焰冲天般燃起,火鸟一样冲向菲蒙,然后,好像什么有形无质的东西给包裹住一般,华丽丽的瞬间熄灭,连地毯都没有烧焦一小块。

    搁在现在,阿斯蒙当然知道菲蒙是用了空间魔法,将火焰统统通过矩阵割裂运送到异空间去了,但是那时候他还小,只是傻呆呆的听菲蒙跟他讲初中物理启蒙课程,关于空气和燃烧的充分必要条件。

    只要不牵扯到女人,菲蒙基本上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当然,前提是,你根本就听不懂他在骂你。很多年以后,当阿斯蒙在官场混到终于能听懂什么叫指桑骂槐了以后,他回忆起当初跟菲蒙聊天的内容,有一种自内而外想要把他烤成8分熟牛排拿去喂狗的冲动。

    不过,总而言之,当时他们的交谈还是很愉快的。菲蒙虽然不喜欢白天的工作,可是当时他至少还有正常的完成工作,偶尔还会拉上阿斯蒙出门游玩,不像现在一样整个的变成昼伏夜出的生物。

    他们游逛的足迹,遍及整个大陆,阿斯蒙一直很好奇菲蒙怎么会对这片陌生大陆的地形如此熟悉,不过在他看到菲蒙无论在哪里都能熟门熟路的找到(有美女相伴的)投宿之处以后,他对这个问题大体上有了答案。

    而在那时,这片远离王都的森林,几乎是他们出游的必经之路。

    也经常是日薄西山的时刻,两个人,沿着森林的小径漫步而去。也有流萤在草丛间飞舞,落叶一样会盘旋着飘落在头顶,枝叶间,一样有星光偷偷窥视。

    那个时候,阿斯蒙只是单纯的会觉得,这个男人真漂亮。完全不输给夜空中璀璨的星辰,好似妖异的银月般闪耀着魅惑的光。

    他直率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对方则会得意洋洋的一甩头发,警告他:“千万不要迷上我哟我对男人没兴趣。”然后他会接着反驳:“不要把人都当作跟你一样万年发情期的变态。”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阿斯蒙吸了口气,把似曾相识的草叶间的石头踢进似曾相识的池塘里,发出咚的一声轻响。池塘上面飞舞着的蜻蜓被惊起,在空中盘旋了一阵又安静下去。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来着?哦,对,从玛西蕾迪有了个秘密爱人开始,从那个秘密爱人跟自己分享泡妞心得的时候开始。罅隙就在一寸寸的裂开,慢慢的扩展成峡谷,再也无法补救。

    还是一样的道路,一样的人物,那时候每一步对阿斯蒙来说都像是无法忍耐的地狱,每听到一次玛西蕾迪的名字,他都得克制住把这个男人剐了的冲动。不行的,这个人不但出身高贵,而且魔力强大,他是玛西蕾迪千挑万选以后找到的人,自己只要在旁边看着,守护着,祈祷这是他最后一次花心,祈祷他会为了那个如冰山般清冷而高贵的女子停驻。

    然而,很显然,这个祈祷绝对不够虔诚。所以它完全无效。

    我们都知道,那时候的阿斯蒙单纯直率,心直口快。可是,在某个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的傍晚,菲蒙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跟他说:“我跟那个女人分手了。”的时候,他居然能笑着,同样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是吗?早该分手了。这次时间真长。”

    后来,他们谁也没再提这件事。只是阿斯蒙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学会了口是心非口蜜腹剑。

    时间磕磕绊绊的过去,第五军团长的名字不知何时变成了阿斯蒙迪奥斯,他不动声色的攫取权势,他拼了命的提升实力,尽管,他自己也清楚的知道,让玛西蕾迪动心的绝不会是这些东西——但是至少,能让她的父母动心,能让他们答应把这个女儿嫁给自己。就算爱的不是他,那又有什么关系。

    知道玛西蕾迪怀孕的那个下午,他几乎是冲着去找菲蒙,不过见到他时,却是嬉皮笑脸的一脸暧昧,戳戳他,说:“我可是听说,那位大小姐……”菲蒙马上截住了他的话,笑嘻嘻的问:“大小姐?哪位大小姐?你看上谁了?介绍我认识?”

    阿斯蒙同样笑嘻嘻的挥开他,说了句:“看上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情场杀手。”

    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阿斯蒙在心里这样说。



    乌龙一般的觐见事件终于在第二天的中午落下帷幕。日理万机的王后以“公文发错了”这样乌龙的理由,毫无诚意的向阿斯蒙道了歉。阿斯蒙看着对方嘴角斜挑的隐约笑意,深刻的体悟到这样的错误在未来很可能以极高的频率重复。

    他叹了口气,毕恭毕敬的问道:“尊贵的陛下,请问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失去了您的欢心呢?”

    “做错了什么?”王妃柳眉惊人的上挑,以至于不得不用手去使劲的抚平。一直隐约挂着的公式化笑容早已无影无踪,她以标准的冷笑面对军团长,声音清澈如同万年寒冰:“我也很想知道,对你来说是否比起我们来,黑王是更适合的效忠对象?”

    阿斯蒙有些懵懂的看着她。

    与黑王的战斗,是在最后由魔王陛下终结的。虽然中途起了想要跟他单打独斗的心思,但实力的差距令阿斯蒙非常清醒的理解到那是绝不可能成功的任务。尽管在那个某人的某位亲密女友自杀性攻击之后,魔王的援护才来到,但对阿斯蒙来说,那已经是比全军覆没好太多的结局了。

    “请恕我不懂您的意思?”他疑惑的看着王后。

    王后讥讽的笑了笑,挥手让他退下。

    阿斯蒙按照王后的吩咐,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威斯逊城。虽然其实他回不回来也没什么区别,因为王后很体贴的说,既然公文都那么写了,不如就趁机休假一阵子,就当是公休好了。

    阿斯蒙深感王后的美意,所以回到威斯逊之后,就没有再去上过班。

    第五军团的管辖范围,是以威斯逊为中心辐射出去,而且正在日日渗透新的领土。最高位指挥者一旦离职,就会产生很多乱七八糟,让谁也没心思去管的麻烦事。但是这并不是魔王不会撤换他的保证。或许离职一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魔王就会不小心“忘记”还有这么一位离职的部下,而重新任命一个管理者,取代他的位置。

    原则上,在以魔力为绝对指标的魔族来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要阿斯蒙的力量还远远凌驾于其他竞争者。但是,在动用了海密巴莱西亚家族的情报网之后,阿斯蒙终于开始正视起他一直没有注意过的那些若有若无的联系。

    菲蒙跟王后,第四军团长,宰相大人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人鱼法师经常出没于克撒某个神秘的院落,甚至连皇位继承人都是在那个院落里出生的。他们出生的时候,是菲蒙而不是魔王陛下第一个知道。

    那个院落还有一位不怎么经常,但是固定会去的访客,就是放假就回去克撒的——莉普斯参谋长。

    阿斯蒙看着这份报告,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或者,正视心底的想法,那是,愉悦。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笑着,暧昧着,伪装着,亲切着。面对那个人真诚无欺的笑容甚至是心虚的表情的时候,心里不可能没有踌躇。玛西蕾迪爱上他,那不是他的错,明知道对方是浪子还要去飞蛾扑火,那也只能叫做咎由自取。

    然而理智终究无法取代情感。他还是会在那个家伙漫不经心的语调中,生出杀人的念头。就算不是他的错,毁了那件无可替代的珍宝的,始终还是他。

    可是现在,阿斯蒙忽然有些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可是现在,他们谁也不欠谁的了,不是吗?心怀鬼胎的不只是他自己,两个人都打着算计对方的主意,却又笑得那么亲切甜蜜。多么美好,多么成熟,多么符合勾心斗角的官场交际啊。

    他微微的笑了,森林中的一切回忆在瞬间远离,本来那也就是很久远之前的往事了吧。他几乎记不起来那是什么时候,那一年,什么季节,哪一天。

    是谁在耳边放声大笑过,是谁肆无忌惮的跟自己分享泡妞的经验,是谁用刻薄的话把讨厌鬼们一一鄙薄,是谁傻乎乎的问:“阿斯蒙,你吃冰激淋吗?”

    是谁?
    是个从来不曾存在过的影子吧?

    他的笑容无法抑制,他按铃,将文件交给潜伏在影子中的部下,低声吩咐:“传出去。”然后站在窗前,耐心的等待窗外最浓重的黑暗里慢慢射出一丝耀眼光芒。

    “天气真好。”他伸了个懒腰,转身,梳洗,出门上班。

    分享到:

    评论

  • 我说过有肉么?【装傻】
  • 这就是你在开心说的菲蒙的BL同人?不是说有肉吗?肉在哪?在哪?
  • 死心吧!这两只没可能![斩钉截铁]
    by 官方发言人
  • 还有下文么?好想看啊,这两只会有什么样的进展呢?塞壬版菲蒙应该是受,对吧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