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衍生·大兵版]空中的河·片断 - [tf的oc世界]

    2008-11-25

     

    蒂娜挪动着两条腿,深一脚浅一脚奔跑着。眼前的景色看起来都一样,不论往哪个方向看,都看不见希望。那个男人跟她说你活下来了,说你跑吧,跑得越远越好。如果是平时,蒂娜根本不会理睬那个男人的命令,但现在她闻到了别的味道,死亡和疯狂铺天盖地包裹过来,她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已经转身跑了出去。

    她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道该做什么,连求救的念头都被废旧仓库里的黑色气息给吞没了。就算已经逃离了那里,蒂娜还是觉得那个男人的眼睛直勾勾地钩住了她,钩出了她的血肉,钳住了她的脖子,逼得她无法呼吸。

    上帝,上帝。蒂娜窒息般抽泣起来。

    然后,她听到了卢卡斯的嘶吼。她第一次知道人类能发出这么凄厉的吼叫。

    蒂娜止住了脚步。

    就好像寒冬腊月被兜头浇上一盆冰雪,她瞬间清醒了过来,所有的恐惧和迷茫都消失了,要去哪里已经很清楚了。

    卢卡斯需要她。

    蒂娜转身,毫不犹豫地沿着来路奔跑起来,即使道路的尽头有那个恐怖的男人等着。

    卢卡斯需要她。

    即使等着她的将会是地狱。

    卢卡斯需要她,即使她会……看到地狱……

    蒂娜捂住了嘴,呻吟还是从指缝间漏了出来。

    上帝,我到底看到了什么?

    很多年以后,蒂娜还是会做梦梦见那天的情景,即使在梦里,粘稠的血腥味仍会紧紧抱住她,像床厚重的棉被,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梦见卢卡斯眼眦尽裂,绷直了手铐鲜血直流而毫无知觉。

    而那个男人站在那里,像疯了一样大笑,手上的刀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滴血,猛地松开了另一只手。

    然后她就会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

    每次蒂娜都会尖叫、哭泣、哀求,希望自己能从梦中醒来,不要一次又一次重复看见这一幕。

    但每次她都只能僵硬地转动自己的脖子,看着噩梦继续。

    看着杰罗德再一次死在她面前。

    她听到所有的声音纠缠在一起,卢卡斯吼叫的声音,男人狂笑的声音,血滴到地上的声音,还有她本不该听到的,刀锋慢慢割过喉咙的声音。

    蒂娜以为自己会恐惧得哭泣,会颤抖到无法站立,但那时她只是呆呆地站着,就像所有经历太多打击而自动缩入自己世界的可怜人。真正的蒂娜躲在厚厚的壳里,只透过一条缝遥遥看着现实。

    杰罗德死了。只剩下躯壳的蒂娜这么毫不带感情地跟自己确认这个事实。

    倒在地上的是一具尸体,或者说即将成为一具尸体。他剧烈抽搐着,头往后仰,血的泡沫从喉部的切口蜂拥而出。

    然后,杰罗德慢慢安静了下来,像力气用尽了一样,躺在地上不动了。

    那个从她认识卢卡斯开始就阴影笼罩着她的杰罗德,和卢卡斯分享着她完全不知晓世界的杰罗德,不知道为什么总让她很在意的杰罗德,有时候会用难以言说的眼神看着卢卡斯的杰罗德,就这么死了。

    那个男人向蒂娜走了过来,军靴踩着血水,每一步都溅起老高。

    女人,为什么回来?他贴着她的耳朵说,像拿刀子贴着她耳朵一样令人毛骨悚然。他低下头,看着她细细长长的脖子,视线冰冷如刀。

    蒂娜咽下一口口水,没有退缩。

    但是男人没有碰她一根手指,只带走了卢卡斯,留下毫发未伤的蒂娜,和没有了声息的杰罗德。

    蒂娜梦游一样来到了杰罗德身边,俯身看着他。

    她慢慢意识到,原本,躺在这里也可能是她。

    三人三票的选择,她以为会放走卢卡斯,因为不管是她还是杰罗德,最在意的都是卢卡斯,她的丈夫,他的兄弟。

    但最后,那个男人对她说你可以活下去。

    因为卢卡斯和杰罗德都把生存票给了她。

    蒂娜坐在血泊中,开始哭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混蛋!老子好不容易真的开始写bl!结果看到的人全部打击说是bg!
  • 返回来说,这个哪里女性向了口胡!
    这明明是BG啊
  • T T
    ……
    …………
    简直不敢仔细看第二遍
    哭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