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问]我又high了 - [影视闲扯]

    2008-12-14

    该写的东西还有4000字没写,今天晚上又完蛋了……但这种时候,反而跑来写日记

    这是什么?

    这就是大无畏的找死精神了!

    一般人都拥有这种死到临头反而自暴自弃分心做其他事情的精神,该做的事情不做,却去折腾别的

    学生时代考试前夜是什么腔调,大家都是过来人,也不用多说了吧?

    有着强大自制力的好孩子请收声,我们是身处两个宇宙的存在,虽然彼此相望但下辈子都不可能牵到手

    昨天……嗯,其实是今天凌晨,和乌鸦、皮卡好high地聊天聊到3点半超过,该写的东西勉强蹭掉了500字……

    本来和leaf她们约好下午一点碰头的,结果睁开眼睛一看手机……………………一点零五分

    弹簧一样跳起来梳洗好咬着包子就往外冲,打车冲到百联,正赶上吃饭尾声

    我们就最近的电影扯了一下,结果扯到了《叶问》,不知怎么就变成了“那么下午就看那个算了”,再不知怎么几分钟后我已经坐在了电影院里

    鉴于压力我还是不多扯了……随便乱跳几笔

    1、我看得好high~

    2、比梅兰芳好看,那个就开场那些好看,王学圻、余少群看的我满天飞心,进入黎明期立马觉得爱下降好几个百分点

    3、打得畅快淋漓,从头到尾,没甄子丹的那几场也打得爽。
    高手过招,数招见高低。叶问被放在最高顶点,没法再进阶的那种,上来就金手指调满的,打谁都跟教训儿子似的轻松,还用上了鸡毛掸

    4、武戏赞,文戏也不弱。至少不开打的时候我没想睡觉也没想快进
    廖师傅开场很搞,明明是比武结果搞得像蹭饭
    虽然被叶问几下ko掉,但和金山找打的时候明显感觉其实手底下功夫很不错,只是先头撞上的是level99的叶大爷
    后面戏份居然还有,而且有点分量。血染的大米,叹气

    5、里头那日本人总觉得眼熟,和阿周讨论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是GTO里面一学生
    依旧和当年一样是板刷头,颇养眼
    话说最近看到了好几个板刷妩媚男……我说你们到底怎么做到板刷着同时还妩媚着的?

    6、甄子丹这时候看起来比长空时期顺眼多了
    前段时间发现原来新龙门客栈里面最后跟妖怪似的大boss就是甄子丹……
    还有新鸳鸯蝴蝶剑里头那个郁闷单恋男也是他
    他蹦跶了也蛮久了嘛,终于熬出头了,不容易
    其实他打得好,脸也不错,怎么就一直被压在下面没法出头呢

    “施主,这就是命啊。”
    by 错乱僧

    好吧……

    7、纯私人因素
    叶问的儿子叫叶准………………
    当他第一次叫出“阿准”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差点没喷出来
    当下翻手机发消息给乌鸦,于是乌鸦也喷了
    话说我们这里的阿准从来都是可怜倒霉形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噢噢,好久不见!
  • 为啥我觉得叶问不错呢……
  • 上半场甄子丹好像还没入戏,比较流于表面;导演好像多用了较多的长镜,背镜,侧镜给主角来补偿甄一贯脸部肌肉不动症。如果两个旗鼓相当的演员互动拉扯飙戏是观众观影最大享受,像两个顶尖运动员在网球场上或乒乓桌上我发一球,你还一球的比拼;那么《叶问》基本没有这种演技较量;甄子丹和熊黛林夫妻感情流于表面,就像各自各在演,甄子丹和任达华的角色交流也甚少。

    第一场打戏可能因为甄子丹还未入戏,感觉叶问有点分裂症,打起来忽然甄子丹上身,一下子从角色跳了出来,即使是同行间切磋比武也不忘脸露张扬之气。

    对于看得太多功夫片的观众,上半场的比武套路已经审美疲劳。洪成家班在8、90年代以经玩剩了的家居杂物作武器;拿着鸡毛掸子甄子丹突然变了A货成龙。儒雅功夫大师对北方粗旷大汉,吃了黄飞鸿对严振东,《咏春》元彪对徐向东的老套路,角色却没有后者对人宿命的深度。看到战争边源仍然忙着踢馆比武的中国人,感到一点悲哀,一点无聊。

    对于叶问这角色,好像没有特别的内心发挖,文字介绍他是武痴,电影又没有特别描述,上半场给人感觉是个A货中年黄飞鸿;然后是一个一面说自己很有气节,一面吃着祖粮,不屑生产,会武功的小资。当时应该是濒临战争,但叶仍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有点莫名。后来祖家被占,一个以一打十武功高强的人,有没有反抗过?对日本人入侵的感觉又是如何?可是叶问除了搬到战乱期间仍然保持清洁如新但较小的屋子外,儿子几年间没长高半寸外,内心好像又没有特别起伏。这些人生最重要的起落,全被导演省略。

    叶问那个好友棉花厂老板袁清泉(貌似有型无神的辛德勒)居然连两餐温饱的小忙也没有帮上老朋友;叶问为棉花厂出过钱,却没有考虑过到棉花厂干干活;叶问作为知识分子却没有考虑过当军官或文官或教官抗日,为国家出分力,反而通过林家栋的招聘去帮日本人打工,真莫名其妙吖!

    叶片继续发挥其小偷本色,剽窃他人创意,把别人的东西顺手拈来,把cinderella man招工干活的画面抄过来。可是人家是百份百真人真事,叶片基本是瞎编;人家主人公是个劳动阶层,叶是个资本阶层(虽然变小了); 人家背景是二十年代大萧条,没有知识的劳动阶层是被动的,叶背景是抗战年代,叶是名振一方的高手,又是有关系的大户人家,知书识墨的人,能做的应该比一个没有知识的劳动阶层多好多。除了那些指定动作外(道场,擂台)(所有民族英雄片都用上),叶问几乎就是个很被动的人,还要他的好友清泉低身的劝告:乱世之际,应该教些自保的武功给大家。好友的强劝,强于自己的觉醒,叶问的独善其身,令人吃惊。

    片中唯一高潮是中国人为米和日本人比武,但因过分弱化中国人的脑袋和体力而削弱了感染力。中国人都是一面倒无色无味无臭的笨蛋,苍白的饭团,只有叶问是高大全扁平,如果是这样,中国就可悲啦 ;日本人是典型的脸谱坏人。

    那场指定动作道场打戏百份之九十非原创-抄了托尼.贾《冬荫功》最后一敌几十人(扭锁关节招式);李连杰的《精武英雄》道场一敌十日本人(分腿一字马折骨,手挡飞身飞腿打法);《龙吻》一敌十个黑带(地上翻滚冲出人群突击,一打三连续快攻快挡等)。《冬荫功》那场是十分钟的打一个镜头不间断,现在是一分多钟而明显用了电影技巧来付助。最重要以上的片子是原创,叶片是拾人牙慧的大庸俗。以往港片为什么出名,是因为国外都是来抄港片;现在贱到抄别人的东西。

    棉花厂授徒没有像《赞先生》般详解咏春而成为国际有名的咏春电影教科书,作为咏春大师的伪传记片,实属可惜;而抄了《精武英雄》的套路,却没有陈真的浑然天成;棉花厂工人打架抄了洪成家班在8,90年代玩剩的杂耍套路,却没有洪成电影的热闹活力,熟悉的画面再没有新意。本来很期待叶问闻名的六点半棍却是很失望,太多近身镜快镜,镜头彻换过于频繁,几乎看不到甄子丹和的棍末端在同一镜头出现,那又如何可体现六点半棍的精妙?叶问在打伤三个日本人后才去工厂上班,教人咏春,难道不知道日本人在找他吗?不合情理的剧情硬伤处处。

    最后一场大boss决战大家都说过一面倒的打法比较假和缺乏高潮,又抄了什么在擂台摔倒,日本人暗算等的套路,然后大扇特扇一番。是不是说武功多好也不及一粒子弹?
  • to 乌鸦:有什么奇怪的么……

    to wood:说千道万,对于普通的观众,也就是我来说,“好看”两字就够了,真的,再包含别的太多深意我会睡着。叫好和叫座,我还是喜欢叫座的

    to mere:所以说大家都一样……
  • …………吾完全理解你
  • 相比《梅兰芳》的七分史实,三分艺术加工,《叶问》只能说是典型港片罔顾历史事实的商业运作片。

    如果《梅兰芳》是放了一匙的味精,那《叶问》就是放了一包的味精。吃了太多味精,自然不知味精是何味。

    作为传记片,对叶问内心的发掘只算是皮毛中的皮毛。

    除了林家栋角色有点层次以外,所有角色基本都是单轨的卡通。所有中国人都是一面倒
    无色无味无臭的笨蛋;只有叶问是高大全扁平,如果是这样,中国就可悲啦。日本人是典型的脸谱坏人。

    二十年后,再拿精武门,大侠霍元甲的套路翻炒, 第一个拍是天才,第N个拍老掉大牙的公式是庸才。当年的主创是二十多三十的当打之年,脸泛英气,青春气息;现在是四十多奔五十的中暮年。

    洪金宝作为二十多年前咏春电影的开山祖师 (刘家良的《洪拳与咏春》只算是半部咏春电影),动作设计保持水准但无新意。每个画面镜头不过五秒,动作是以快镜角度切换为主。怀念以前五分钟长镜头的真打实斗。

    甄子丹拳打心口只是重复了杀破狼打洪天明时的打法,是一贯甄的浮夸打法,并无新意。

    不能与老片《赞先生与找钱华》《败家仔》等咏春教科书对咏春的尊敬,一招一式对都显出咏春的智慧与意境比。
  • ……………………………………
    原来你和人约的是中午饭
    我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