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集 第七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8-12-29

    “我看不出有何奇怪,殿下您挚爱这些美丽的花卉,而我同样钟情于有着柔曼的容貌、会说话的花儿,这些纯属于私人的爱好,没有其他魔神说三道四的余地。”

        “可是……我听到其他魔神都说有这么平凡的爱好一点也不像魔王的继承者。”

        “哎呀,殿下!您会说出这话来就说明您还没有掌握我族最核心的实质。我族个个狂妄桀骜不驯,惟有力量与荣耀受到无比的崇敬,而立于力量与荣耀最顶峰的就是王座上的那个魔神,也就是未来的您。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族宣誓效忠的永远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像不像这种说法,陛下该是什么形象,只有您自己才能决定,如果有魔神胆敢质疑这一点的话,我想我君的力量会好好匡正他错误的观点的。”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想我有些理解了……谢谢。”

        “该道谢的是我,刚才殿下没有向奇大人透露我躲藏的地点,真是万分感激。”

        “到现在才询问你的名字,是否有些失礼呢?”

        “能够向殿下报上名字是我的荣幸,我的名字是菲蒙,在此期待着殿下登上王座,我向您报上真名的那一天。”

        ※※※

        我静静地听着园丁述说他和菲蒙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当时的他或许是被长年的疑虑搞得太困惑了,也或许是因为菲蒙看上去与他同龄的缘故,才会向初次见面的人诉苦,结果意外地解开了心结,而且渐渐的,他被以自我为中心的菲蒙所影响,原本过于在意周围言论的性格也逐渐发生了改变。

        真没想到,菲蒙还说出过那么漂亮的话来,几乎就是改变了历史的流向。他也并非用一句单纯的“好色的冷血动物”就能概括的人啊。我感慨地摇头,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先前到底是在焦躁什么。

        我是在迷惑自己的定位,不清楚自己该怎么处理菲蒙的事情。

        我不是菲蒙,他喜欢的、无视的、憎恨的,经历的事情,都是他的选择,他的决定,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我又确实是菲蒙,他的名字、样子、身份、地位、能力、人际,所有的一切现在全都属于我。在初进游戏的时候我可以很确切地划分两者之间的区别,明白地表示对他的事情完全不负责,但在时间过去这些月之后,我已经开始模糊这条界线了。

        他的房间、他的侍女、他的部下、他的同僚、他的朋友,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房间、我的伊露莉、我的部下、我的同僚、我的朋友……

        不仅仅是他的,更是我的,甚至舍不得承认是NPC的朋友。

        当园丁回忆当年的时候,我在想,如果那就是我就好了。不是扮演,而是真的成为菲蒙,因为对园丁、伊露莉诸人的留恋,希望能真正和他们分享共同的回忆,就像和四季、芒果她们一样。

        但在遇到菲蒙的孩子弥诺斯的时候,我却是在厌恶自身的角色的,无情的恋人、不负责任的父亲,非常讨厌的混合体。对于自己必须为这样的人负上责任,让我十分难过。

        想要成为菲蒙、讨厌菲蒙,这两种矛盾的情绪,让我焦躁。

        我深呼吸一口,开始平静地说:“我刚才碰到了菲蒙的孩子,弥诺斯。”

        园丁微微张大了嘴:“那个想杀你的人?!”

        我继续说:“我刚开始知道他身上流着和我一样的血的时候,真的非常高兴。即使他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但仅凭血缘这一点我也会无条件地喜欢他。可是,他却说他憎恨菲蒙,从出生开始就憎恨,他活着的惟一目标就是杀掉自己的爸爸。我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只想哭,开始时如果有十分的高兴,之后就有百倍的痛苦。被叫做菲蒙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被自己的孩子这么憎恶的,为什么偏偏是我呢?这样混蛋的一个人,为什么你一直都这么庇护?为什么容忍?”

        我肆无忌惮一口气说了出来,说到后来几乎接近大喊大叫,声音在寂静的夜中传出很远,小巷中甚至传来了回声。

        园丁的表情变得很诧异,随后诧异的表情转为了欣然,甚至是高兴,他笑着说出了让我惊讶不已的话:“米斯特利,你变了呢,有时候甚至觉得在我面前的已经不是原先的你了……”

        我的心猛地收缩,惊讶到不敢去看他说话时的表情。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知道,为了排除不必要的麻烦,按照程序的设定,任何NPC都不会对玩家扮演的角色在性格上的变化产生疑惑,在程序员的控制下NPC会自然而然地接受玩家角色的转变,即使是当初问过我“你真的是菲蒙吗”的阿斯蒙迪奥斯,也只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问出这句话的。

        但是,园丁却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他继续说:“从什么开始,你已经会依赖人了。”

        “‘依赖’可不是褒义词。”这是我脑子里惟一连成句子的话语。

        “从前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绝对不信任别人,即使是对我,也不会拜托我帮忙任何细微的事情,你好像竭力避免和别人扯上关系。我常常想,你也许真的独自一个也能活下去,这种想法总是让我很沮丧。你是我的朋友,但我是否是你的朋友呢?我不确定。也许对你来说,我和其他人一样,是不存在了也没什么两样的人。我身为我族的统治者,因为私心而想为自己留下的惟一的最后的个人空间,却会苦恼是否是真实的,真是没有统治者该有的自觉,贝尔施布尔卿说得没错……”

        园丁说着,脸上尽是自嘲的苦笑。我惊愕到难以置信,总是平静温和地笑着的园丁,会这么在意和菲蒙的相处吗?他可是一国之君啊!不,也许就是因为是一国之君,才会格外烦恼的吧?因为国君和别人不一样,一旦失去,也许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与之平等对话的人了,所以才会患得患失。

        不等我说什么,他接着说:“但是现在,你会低头说对不起,笑着说谢谢,明显地显露出好恶,亲近喜欢的人,躲开讨厌的对象,很自然地和阿斯蒙迪奥斯、贝尔施布尔诸卿相处,过去那种和他人刻意拉开距离的疏远感完全消失了,好几次我都看到你和阿秀达诺丝卿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

        我连忙辩解,生怕阿秀达诺丝被菲蒙的恶劣名声拖累:“等等,她和我不是……”

        “我知道,”他打断我的辩解,“就算别人会误会,不过我知道那无关乎男女之情。事实上我甚至有种感觉,现在的你是否真的懂得恋爱是什么——虽然从前的时候你就从来没真的爱上过那些女孩子。”

        我彻底无语,看他平时总是一付除了园艺和王妃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没想到观察如此敏锐,菲蒙和我都被看穿了。

        “你的变化让我感到不安。”

        “为、为什么?”我诧异地问。

        “你对别人的态度完全变了,即使是对着你的那个侍女,亦是真诚的。只有对我,完全没有变化,一直都是一样的笑容,适当的玩笑,平静的相处,但是,还是不会露出丝毫依赖的感觉。”

        说出这话的时候,园丁的表情意外地犹如任性的少年,仿佛在对着自己的朋友大叫“你还当不当我是兄弟”。

        “听到你刚才说的话那些话的时候,我才彻底安心下来。因为在迷茫的时候,你没有隐藏,而是选择直接表露出来,我想,你还是把我当做朋友的吧。一想到这里,我就松了一口气,心想真是太好了!”

        “你一直在为这种事情担心吗?就因为没说清楚?但要说这个我也会觉得难为情的。”我支吾着说。从小受的教育使然,我们都绝少会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感情,喜欢也好,亲昵也好,即使是对父母也不会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朋友之间更不会确认似的说出“我们是好友”这种话。感情这种东西,放在心头就可以了,根本没想到要说个清楚。

        只是现在,似乎是不说清楚就不能让某个大龄小孩安心的样子,也是因为关系到他惟一的朋友是否是真实的缘故吧。

        “我跟你保证,不管碰到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背叛你的信赖。”不知道为何,说这话的时候喉咙一阵哽咽,鼻子也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拼命努力才以平静的语调说完这些话。

        “宣誓的话,用不着说第二遍的。”园丁温和地说。

        “不一样的,那时候是臣下对主君的宣誓,现在是朋友对朋友的誓言。”

        我知道,这并非只是我的誓言,同样也是菲蒙真实的内心,那个时候初次在花园里遇见园丁的时候就知道了,眼前的这个露出平淡笑容的男子,就是菲蒙最珍视的朋友,因为那时涌现在我心头的满是温馨安心的感觉。那是绝无仅有的,菲蒙的感情那么强烈而明显地传达到我心中。

        不是君王,不是臣下,只是惟一对等、相互关怀的朋友,仅此,而已。

        “果然还是要说出来比较好,我现在清楚了,不管你的真实是什么数据构成,但对我而言,你并不是NPC……”我轻声说着。

        超出程序设定的限制,惟一发现菲蒙和我之间不同的魔神,对我来说,已经不是虚拟的存在。说是被菲蒙的感情同化也好,怎么也好,即使曾经被弥诺斯的事情动摇过,但我还是庆幸现在的自己是魔界军第七军团长——菲蒙。

        “你说什么NPC?”

        “没什么。”我以笑容回答园丁的疑问,

        我想,如果现在亚林婆婆看到我的话,一定会说两种蓝色,刨冰海峡深海色和夏日雨后初霁天空色已经靠近,正在慢慢地调和。

        ※※※

        时间是风之月中旬,十一轮明月妥善的瓜分了天上的空位,气温已经降到零度左右,人们都已经做好了降雪的准备。回想起初进游戏的牧歌月,苍翠的颜色布满王宫的花园,风送来蝉的第一声鸣叫,伊露莉端上的瓜果总是冰镇过的……那样的记忆,似乎还是昨天般的鲜明。然后离都、冒险、追踪失物到南潭镇、菲蒙的孩子……短短几个短语就涵盖了长达四个月的经历吗?

        进入游戏到现在,也已经快半年了吧?这个奇异的世界,我还能拥有多久呢?只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还能陪伴我走出多远?

        “米斯特利,你快看这边的迷迭香。”

        园丁呼唤的声音远远传来,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管什么时候游戏结束,不管他们还能陪伴我多久,至少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

        “喂!路边的野花可不许采。”

        我拉着被路边的花迷住的园丁,两人一同踏上了回克撒的归途。
    分享到: